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新婚白领少妇人妻-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陪你多久

2021-06-11 11:56:36情感专区
“你买了什么呀。”听声音像是些瓶瓶罐罐的东西。黎麦齐没正面回答我,而是把手里的两个三角饭团和一瓶橙汁塞进我手里,“先吃点东西垫垫饥。”“我

“你买了什么呀。”听声音像是些瓶瓶罐罐的东西。

黎麦齐没正面回答我,而是把手里的两个三角饭团和一瓶橙汁塞进我手里,“先吃点东西垫垫饥。”

“我不饿。”

“不饿也得吃。”黎麦齐的口气一点也不客气,带着由不得我辩驳的意味。

车子又往远离市区的地方开了二十来分钟,我虽然是个路盲,但周围的环境熟悉还是不熟悉,我还是分得清的。路两旁越来越稀疏的建筑物告诉我,这条路我肯定从来没来过。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一个你从来没去过的地方。”黎麦齐的这个回答简直废得不能再废,你现在开得这条路我都没来过,你说这地方我可能来过么?

又开了十来分钟,黎麦齐的马自达载着我,在一扇锈迹斑斑的,类似于老厂房外的铁门前停了下来。

“这是哪儿?”

黎麦齐指了指铁门外竖着的一块白色牌子,那块牌子被一束远光灯打得敞亮,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几个大字“S市民用建筑设计院”,这不就是黎麦齐上班的地方么?虽然我从来没来过,可这名号可还是听过的。

“你带我来你们公司干嘛?”黎麦齐说得能让我开心的地方就是这儿?可这里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显得很是萧条,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个会让人心旷神怡的地方啊。

黎麦齐没有回答我,而是摁了两下车喇叭。门卫室值班的大爷把脑袋伸出门卫室,看了眼车牌,晃晃悠悠地从门卫室里走出来给黎麦齐开门。

“怎么又回来了?院里人都走光了。”黎麦齐的车子缓缓经过大爷身边的时候,守门的大爷问道。

黎麦齐从口袋里掏出烟,递了一根给老大爷,“想起来还有事儿没干完,回来加个班。”

说着,便带着我,直接驶到后边的停车场。

车子在停去停车场之前,先经过了一个大大的院子。黎麦齐叫它前院,可我感觉怎么地它也能算个小花园了。然后,路过一排类似于以前大户人家住得那种大宅院。之后是风格迥异地一幢十来层楼高的现代建筑,才最终到达了位于最后方的停车场。

我下来车之后,仍然频频回头去看我们刚刚经过的那些个大宅子。那房子可真是好看,让我不禁就想到了李清照的一首词,“髻子伤春慵更梳,晚风庭院落梅出,淡云来往月疏疏。”于是我抬头看了看天,月亮果然也是这么疏疏地挂着,看着跟我一样惨淡。

黎麦齐从后排拿出刚才去便利店时买的一塑料袋东西,关上车门,锁了车。

“怎么样,还不赖吧。”

“你们公司可真有钱。”

黎麦齐原本以为我只多会说“哇,真好看。”“哇,真漂亮。”可没想到我竟然说得是真有钱,令他也着实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我了。

我指了指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停车场的那些把设计院里每一栋房子都照出特色的远光灯说,“这一晚上得废多少度电呀。”

“张希希,你还真是会瞎操心。”黎麦齐摇着头,把带到那栋相对高的建筑前。

“我们来这儿到底是干嘛?”我到现在还没弄清楚黎麦齐带我来这儿的目的。

黎麦齐诡秘地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开了一楼的玻璃门,对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有些不敢相信他,总觉得他夜黑风高的把我带到这儿来,不可能按着什么好心。于是,持着怀疑的态度,定在门口没有动。

“你胆儿那么大,害怕我吃了你不成?”

这跟胆大不大没关系,这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在作祟。我和你黎麦齐再熟悉,那你也是个男的不是么?我也不可能把你当女的看啊。

黎麦齐看我还跟个矮墩子似的杵在门口不走,有些不耐烦地拽着我往里走。

边走边跟我说,“张希希,我要是想怎么你,也不用等到今天。”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老脸瞬间通红,不过还好楼里的灯光昏暗,不然,黎麦齐还以为是我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黎麦齐一直把我驾到了电梯里才松手,电梯里一共有12个数字,黎麦齐想都没想摁了个最高的。这厮不会是想跟我来个集体自杀吧,我虽然情场失意,赌场又不感兴趣,事业也没有,可我对于生活的热情还是很充沛的。这么冒冒然的去寻死,有失体面。

于是,我干咳了两声,打算对黎麦齐循循善诱。

可我还没开口,电梯已经叮得一声停到了12楼,这电梯的性能也忒好了吧,怎么就那么快又那么稳呢。

下了电梯,黎麦齐一个闪身拐得没了影儿,等我也跟着打了弯,才发现面前是一排只供一个人走的窄楼梯,而黎麦齐的身影已经快消失在楼梯的尽头了。

我又是一阵犹豫,可又怕黎麦齐一个人在天台上干出什么傻事来,于是还是硬着头皮地跟了上去。

当我第一脚踏入天台的时候,只听见黎麦齐兴奋地说,“当当当,欢迎来到我的秘密空间。”

说实话,看到天台的第一眼,我确实有些惊呆了。

这哪里是一幢楼的楼顶呀,那简直是个空中花园好不好。

“哇,好漂亮。”我看着满眼灿红的茶花合不拢嘴。

黎麦齐松了口气,说道,“还好你这次没说我们公司有钱了。”

“这些都是你弄的?”除了第一眼看到的茶花,我这才发现稍远一点的地方还种着一株株的风信子和郁金香,靠近顶楼边缘玻璃护栏的位置还摆着一排木质长凳,护栏上还挂着好几串星星灯,一闪一闪的,很是漂亮。

黎麦齐摇了摇头说,“也不全是,有一些格局是已经退休的老前辈们留下的。他们不在了之后,这儿就一直没人来过,直到有一次偶然上来这里。觉得就这么荒废了有点儿可惜,所以趁着有空,就一点一点地把这里重新又弄了起来。”

“其实,我也是刚弄完。”黎麦齐又补充了一句,“你是除了我以外,第一个上来的。”

“这么说来,我很荣幸咯。”我朝黎麦齐眨了眨眼睛。

黎麦齐有些不好意思地搔着脑袋。

“只是。”我站在原地边轻轻跳着边说,“有点儿冷。”

黎麦齐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就跑得影儿都没了。

过了一会,黎麦齐又重新出现在了天台上,手里还多了样东西,一个小型的取暖器。

黎麦齐边给取暖器通上电边说,“原本想夏天等这些花花草草再长得好一点才带你来的,不过。”

黎麦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我能猜到,这句不过的后面,到底是什么。

“还冷么?”黎麦齐把手伸到取暖器前试了试温度。

我朝他摇摇头,于是他便笑着坐到了我的身边,同时把他从超市里背来的塑料袋也放到了长椅上。

我好奇地打开那个白色的大袋子,发现躺在里面的各色各样的酒,还有一大包的花生米,觉得好笑。

“不是吧黎麦齐,我怎么觉得你上了班之后,品味跟你们门房的老大爷差不多了呢。”我们这个年纪的,还有多少人会就着花生米喝酒的。

“就你们女生被韩剧荼毒得不行,觉得啤酒应该配炸鸡,大老爷们有谁会这么吃的?”黎麦齐对我的嗤之以鼻也是不屑一顾。

我切了一声,兀自拿起一罐长得挺好看的,就着背后的星星灯,看了看度数。“诶,这个好,才3度,适合我。”

“张希希,你是不是从来没醉过?”黎麦齐也拿了罐啤酒,居然跟吴恬恬喝得一样,是雪花。

我想到我爸以前喝醉了酒在家难受得狂吐的模样,又想到上次卢铭在柚子里喝得跟个鬼似的,还有就是吴恬恬每回喝大了第二天都头疼欲裂,于是我厌恶地摇了摇头。喝醉这种事情,跟我半毛钱都沾不上边儿,小酌比较适合我。

“那真是你人生中的一件憾事。”黎麦齐说着又惯了一口。

其实我挺不理解那些男人们的,饭桌上就知道劝人家喝酒,还说什么感情深一口闷,说这话的八成都是些仇人,哪个好哥们会把自己兄弟往死里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