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与子乱小说,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叙述

2021-06-11 11:38:55情感专区
当听到荀彬的示警的时候,于贤堪堪把外围洒满了一圈朱砂水。他看到巫易和玉沉都往荀彬的方向跑去,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过去。“巫副使你看!”荀彬指着地上的手指,有些得意

当听到荀彬的示警的时候,于贤堪堪把外围洒满了一圈朱砂水。

他看到巫易和玉沉都往荀彬的方向跑去,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过去。

“巫副使你看!”荀彬指着地上的手指,有些得意自己第一个发现了异常,特别是看到于贤过来之后,他更是扬了扬下巴,一脸地炫耀。

这有什么好炫耀的……不是摆明了你最倒霉吗?于贤怜悯地看着这傻孩子。

接着于贤看到了地上露出的那排手指,脑海中仿佛闪过了一个人被竖着埋到了地下,而他还在高高举着双手,虔诚地向老天爷朝拜着什么的画面。

巫易蹲在地上,和手拉开了距离,正在仔细观察。

“巫副使,这是邪祟吗?”

“不确定,挖出来才知道。”巫易道,毕竟只有一双手,也很可能下面埋着的就是一具尸体。

“尼们往后退。”他道,然后从竹篓里放出了几只蝎虫,这些虫子形如蝎子,但身上的竹节却像某种长虫一样又长又滑。

蝎虫一落地,马上开始围着死尸的手打转,不一会儿,纷纷钻到了地下。

听到巫易的话,于贤三人都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按谢先生的说法,如果真的有血邪也是靠这位副使,他们基本帮不上什么忙。

于贤看到巫易忽然站起身,那根法杖被他插入地上,然后仰着头,张开双手,开始振振有词地念着什么。

没过一会儿,巫易前面的黄土忽然炸开,一团诡异的血雾冲天而起。

于贤顿时闻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他赶忙伏下身,有些紧张地看着巫易所在的方向。

他看到有东西从巫易前方爬了出来,先是五指,然后是手肘,那是一双惨白的断臂。

它用五指一点一点地往前爬着,这让于贤想起在华国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只是那部电影里的那双手带给大家更多的是滑稽和搞笑,而眼前的这双手则是让人头皮发麻。

它的手肘下还长着无数条血红色的虫子,它们又长又滑,形若蚯蚓,不断蠕动地翻滚,就像它的尾巴一样,有些甚至像脚一样支在坑边,慢慢将这双断手升起,它越升越高,到后面居然就像眼镜蛇一样直起身体,那双手停在半空,像是在俯视着巫易。

“这是什么鬼东西……”于贤看着那些交缠在一起的血蚯,觉得脑袋一阵阵发疼。

混合着周围浓郁的血腥味,他感觉自己快要吐了。

“快念清心咒。”谢先生的声音传来。

于贤赶忙低声念了起来,这才恢复几分清明。

就在这时,巫易忽然拿起法杖,一道绿光立即从杖身上射出,打在了断手邪身上。

断手邪的虫身瞬间被打散,但又迅速拧成了一团,下一秒,这些血虫猛地张开,又迅速缩小,一根根分裂开来,带着黏腻的血液,像触手一般朝巫易包围绞去。

巫易转动起法杖,前方立即形成一个小空气墙,将这些血虫触手暂时挡在了前方。

血虫不甘示弱,一部分将巫易的法杖死死缠住,另一部分则绕过法杖朝巫易的脖子飞快刺去,它们的头部都长着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牙齿,可以轻易刺穿人类的喉咙。

巫易一手挥动法杖,另一手则摸到腰间的竹篓,只见他拍了拍那个蓝色的竹篓,一群巨大的毒蜂立即嗡地一声飞了出来,如一团黑色的潮水,瞬间挡住了飞舞来的血虫。

这些血虫被毒蜂蛰过后立即萎靡不少,攻势一下便减缓下来。

两只断手在空中张牙舞爪,朝毒蜂抓去。

只是毒蜂实在太多了,又非常机敏,一击不成不成便会迅速退开,不过断手也迅猛异常,一抓便能抓死一堆毒蜂,双方一下进入僵持。

“我们是不是要去帮一下巫副使?”荀彬正是冲动的年纪,见这场大战如此精彩,一时热血沸腾,忍不住开口。

“暂时不用,现在巫副使还有余力,我们贸然去帮他只怕会打乱他的节奏。”于贤却不赞成。

如果是玉沉道人说这些,荀彬可能还不怎么样,一听是于贤的声音,他立即冷哼一声:“我看你是怕死吧?”

于贤撇撇嘴,不想理会这个中二少年。

“我去旁边掠阵。”荀彬见他不回话,更觉得是坐实了他怕死的事实,不由更看不起于贤,又看巫易似乎对血虫无从下手,便想主动绕到一旁看能不能帮一下忙。

“师弟!”玉沉道人见他起身连忙喊住,但是荀彬速度实在太快,一下就窜出去一米多远。

也就在这时,原本还和巫易僵持的断手忽然分开一只,竟然转身就朝荀彬的方向扑来!

原来它还有余力!

“小心!”巫易大喝一声,“护住头颈!”

这孩子果然倒霉……看着断手邪往荀彬的方向追去,于贤默默吐槽,手上动作也没停,连忙抽出两张张黄符,一张贴到自己额头,另一张贴到玉沉道人头上。

“老谢,能救吗?”于贤问。

“取铜铃。”谢先生盯着血虫,丝毫不见慌乱。

于贤立即从百宝袋中取出铜铃,又是一张黄符贴了上去,“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急急如律令,摇!”

“叮——”平常怎么都不响的铜铃此时忽然传出一道清脆的铃声。

与此同时,那飞向荀彬的断手邪身形也跟着一顿。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于贤已经拎着桃木剑跑了出去。

“倒霉孩子,看符!”

于贤轻喝一声,桃木剑卷起一张黄符,剑身一抖,将符纸打向了荀彬。

断手邪此时又缓了过来,于贤赶忙又是一摇,又争取到了两秒的时间。同时两枚铜钱打去,可是打在断手邪身上宛如碰到坚硬的水泥一般,噌的一声立即弹开,而断手邪却毫发无伤。

荀彬此时已经吓得脸色发白,赶紧灌了一瓶丹药,风一般地在空地里狂奔起来。

“绕着空地边缘跑!”

于贤朝荀彬大叫。

他也不知道朱砂水能不能挡住断手邪,担心荀彬直着跑很快会被断手邪追上,便让他沿着朱砂水的边缘跑。

荀彬闻言,立即绕着空地跑了起来,也不知道他吃的是什么丹药,此时一步顶平日五步,速度如风,一时半会儿那断手邪竟然也追不上他。

也幸好这断手邪没有灵智,只会追着荀彬屁股后面跑,否则前后一个包抄这货估计就要成为断手邪的腹中餐了。

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于贤掂量了一下,看着刚才那两枚铜钱,他就知道自己是打不过这只断手血虫了,所以只能默默为这荀彬祈福,希望他能撑到巫易抽出身为止。

铜铃摇了两次之后上面的符纸已经变得暗淡无光,恐怕再摇那么一次符纸就会直接碎掉。于贤只得先收了回来,根据场上的情况,在紧要的时候再救一下急。

断手分出一只后,巫易那边的情况显然也好转过许多,不过谢先生却在此时皱起了眉头。

“老谢?怎么了?”于贤顿时有些紧张。

“我要回去休息了。”谢先生转过身,“你的法力不足,我的灵体维持不了,暂时要先回去。”

它说着就要离开,却看到于贤抱着一根烂木头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就当这是你的大腿。”于贤拍了拍木头,坚定地看着谢先生,“不要走,哈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