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话/男人吵架后疯狂要你什么心理

2021-06-11 11:31:21情感专区
他们追出去的时候,罗轩已经不见了踪迹,伴月舞兮摸了摸下巴,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砸了咂嘴说道,“这瘪犊子跑起来倒是快的冒烟。”“女孩子家怎么可

他们追出去的时候,罗轩已经不见了踪迹,伴月舞兮摸了摸下巴,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砸了咂嘴说道,“这瘪犊子跑起来倒是快的冒烟。”

“女孩子家怎么可以这么粗鲁!”还没等苏慕遮搭话,旁边的无弦冷冷开口,手中关刀往地面上重重一砸,一砸一个坑,气势如虹天地变色。

伴月舞兮当时就觉得地面动了三动,他立刻十分没有出息的躲到了踏竹歌兮的身后,“爹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其实我是一个网骗人妖号,你别看我现在穿着秀坊的衣服但是其实内裤下面有着路西法的恩赐物啊。”

无弦当即表情陷入了谜一般的沉思。

而站在无弦旁边的苏慕遮这个时候静静的看向了站在那边的无弦,独属于苍云的玄色盔甲,在阳光之下隐隐的金色浅光,头上飘荡的白色狐尾羽,无论怎么看都不属于低级的门派套装,而是拓印而来的高等级外观。

当时在稻香村的时候,多多说有人真的购买了商城的拓印,看来说的变就是眼前的这个苍云。

所以苏慕遮才感到惊讶。

剑网三和别的游戏不同,商城外观仅仅只是好看而已,在那个优化水平几乎就和学动画三年做出来动画水平持平的游戏之中,基本大家就是你屏蔽我我屏蔽你,买件外观也只不过是自我满足而已。

更何况,那华而不实的东西还需要用命来换得时候,又怎么会有人去换它。

但是对面那个苍云玩家,却就偏偏穿着那样一身玄甲,玄甲冰冷如黑云压城,尾羽雪白如朔雪绵延,苏慕遮微微的眯起眼睛,然后从无弦的身上将目光收了回来,不留一丝的痕迹。

但是就算如此,旁边的朔凛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靠了过来,厚着脸皮对着苏慕遮喋喋不休,看上去就算对方的薄情寡义也阻碍不了他半点的热情洋溢,他说,“哎呀小慕你是不是也喜欢盔甲的威武帅气,我跟你说我们天策的盔甲才叫做一个正统大气,就那一身红色的打底就足以描述苍云半里地去,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换上一身随时随地让你欣赏。”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盯着苏慕遮,眉飞色舞,苏慕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垂下眸子道,“你随意。”

“反正花的是自己的寿命,与我何干。”

朔凛听到这话冲着苏慕遮夸张而又张狂的笑,“哎呀小慕我跟你说着玩玩的你不要当真么,我一个大老爷们才不在乎那些外观呢,而且你看我长得脸这么帅穿什么不是一样的帅气逼人英俊潇洒风华绝代绝美无俦……”

……

苏慕遮默默地假装不认识这个人。

其实他还是有些好奇,他看着无弦的时候明明表情已经很自然的不会引人注意,为什么这个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家伙还能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再看对面的那个玄甲苍云?

对方的示好实在是来的太过刻意,苏慕遮居然发现自己一向清晰的头脑有些抓不到头绪,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慕遮突然觉得自己头上一阵风掠过,他下意识的想要蹲下身,但是旁边那人手中的武器却比他反应更快,抬手出招,干净利落。

苏慕遮回过头,就看到罗轩站在他的身后,手握成爪,看起来像是要偷袭苏慕遮,而旁边的朔凛手持八尺□□,目沉如水,脸上却挂着浅淡笑意,一开口,依旧是平日那惬意而又随意的音调,仿佛这人天生就是半的随心所欲,“哟,定军了。”

天策府强制引怪仇恨的技能,定军,一枪敲下去,罗轩的注意力立刻被强制引到了朔凛身上。

朔凛立刻迎了上去,招式大开大合,动作轻灵优雅。

两秒钟后。

“奶妈奶我啊QA□□□□□□Q,我是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奶我奶我啊QA□□□□Q”

伴月舞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两个小扇子,在那里摇啊摇,对面朔凛看了一眼自己缓慢整张的血线,当时就哀嚎出声,他说奶妈我跟你说你这样可使不厚道啊,你看我身为一个T那是用血肉之躯来保护你一线生机,你怎么就这么吝啬到一个风袖都不肯往我身上甩去。

伴月舞兮差点将自己的扇子给扔到朔凛的脸上,“你以为老子想么,老子级别不够学不了!再废话老子砍死你!”

而对面的罗轩身为一个NPC,本来血条并不厚,却在变成了红名怪之后整个血条暴涨,基本就可以当成一个五人小本BOSS怪,无弦手中盾牌举起,眼看就要使出盾飞,却被苏慕遮拦了下来,“留好盾立。”

踏竹歌兮一边抓紧输出一边抽空和苏慕遮道,“盾立对NPC是无效的的。”

苏慕遮抬起眼,抽出手中轻剑,“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他们虽然有五个人,但是朔凛现在需要抗怪,而伴月舞兮为了不让朔凛倒下,也抽不出来手攻击,更何况他们还有好多技能又都没学会,只能慢慢的磨怪,眼看罗轩的血下到了百分之二十,罗轩似乎有些暴躁,双手重重想要往下捶,苏慕遮一重剑拍飞了打算硬抗的朔凛,对无弦道,“盾立!”

无弦手中盾牌立起,红色光芒迸发而出,罗轩躲闪不及,被无弦一盾砸中,还没来得及回复,就听苏慕遮道,“盾毅!”

无弦毫不犹豫,手中盾牌由击改成推,将罗轩猛然推了出去,苏慕遮此时一个扶摇跳上了无弦的盾牌,无弦手上猛地一抬,苏慕遮借着那力足尖一点,一跃而起,紧接着挥着手中重剑狠狠落下,“鹤归孤山!”

重剑猛地击中罗轩额头,罗轩受此重击向后倒去,苏慕遮毫不手软,手中重剑抡起,如同飓风入境,一招风来吴山直接让罗轩的血条见了底。

看到罗轩倒在地上,血条化为乌有,身体也恢复了原本样子,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朔凛连忙跑过去抓住苏慕遮,“哎呀小慕你好厉害啊,不过你这个级别的话应该还没有学鹤归孤山和风来吴山吧,你到底是怎么使出来的?真是吓了我一大跳的你突然就跳出去了,说到这里无弦你没事情吧,不要做出来这种让别人看着就觉得疼的动作啊,就算很帅气也是啊!胳膊没有骨折么?”

无弦被吵得脑袋翁翁直响,当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示意朔凛接着去看苏慕遮,朔凛这才松了口气,转头去看苏慕遮。

苏慕遮一双黑色的瞳孔幽幽的盯着朔凛,朔凛当下就毛了,“哎哟,小慕你说句话啊不要吓我啊,干什么这个眼神看着我啊?”

苏慕遮盯了朔凛一会儿,张开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结果哇的一声吐了朔凛一身。

“QAQ为什么看着人家的脸吐出来?太过分了!”

朔凛一颗少女心碎成了饺子馅。

踏竹歌兮走上去翻了翻朔凛的眼皮,缩回了手说道,“没什么,大概是刚才转晕了,如果你现在立刻松开他而不是用一种琼瑶剧的姿势抱着他问我医生他怎么样了的话,我觉得大概三分钟之后他就会好了。”

朔凛听到这话悻悻的松开了手,苏慕遮在原地做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回过神来,扶着自己的重剑站起身来。

无弦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盾牌,对苏慕遮道,“所以,你现在能说你到底是怎么使出来大风车的了么?”

苏慕遮缓缓将重剑背回悲背上,淡然道,“招式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就算没有学,玩了那么长时间这游戏,动作看也看会了。”

他说着,抬起头来,一双幽黑的眼睛仿佛能直刺进人心之中,“活人总不能,被那些死物打败。”

罗轩既然已经被打败,他们的任务已经应该完成,但是等到他们回到小镇的时候,却发现,人们又一次的在公告栏里面聚集而又散开,一切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他们对视一眼,急匆匆的朝着武家大宅走去,却发现刚才还大门四敞的武家老宅,此时已经悄无声息的关进了大门,那朱红漆的大门对着他们,仿佛在看着一场无声的笑话,踏竹歌兮走上前去,手上微微用力推了推门,大门纹丝不动,“怎么办?”

“无所谓吧。”苏慕遮有些别扭的扭过头去,看都不看那大门,在外面干脆的坐了下来,“同样是玩家,他们自然就可以解决问题。”

解决不了,就只是技不如人,命数已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