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168章 滋润少妇,边做菜边摸边爱爱好爽

2021-06-11 11:23:34情感专区
1.浅淡的灯光勾勒出书房的一角,安宁而温柔。沙发上的男子微微变换了姿势,膝上的书页发出沙沙的声响。他背光而坐,阴影中的表情,显得模糊而暧昧。好熟悉,那舞曲。他放下书,缓缓地踱

1.

浅淡的灯光勾勒出书房的一角,安宁而温柔。沙发上的男子微微变换了姿势,膝上的书页发出沙沙的声响。他背光而坐,阴影中的表情,显得模糊而暧昧。

好熟悉,那舞曲。

他放下书,缓缓地踱到窗前。月光照亮了他的脸,苍白而削瘦的面孔,一双银灰色的眸子似乎深不见底。他侧耳倾听,用那苍白而纤长的指尖随着音乐的节奏在窗台冰冷光洁的大理石板上轻轻敲打着,嘴角不自觉地渐渐展开一缕微笑。那音乐远远地传来,就像一个孩子固执的小手,拉扯着他黑色斗篷的衣袖。温暖的,欢快的,然而他知道这温暖和欢快与这舞曲无关。他不拒绝它,任由它拖曳着他向那黑暗的回忆中漫溯。他像在无边无际的深海里漫游,然而透过那黑暗,他仍然感觉着那音乐围绕着他、指引着他,向着那光明温暖的梦。于是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放弃了一切的抗争。

是它了,四年级的圣诞舞会。霍格沃茨耀眼的烛光,女孩们五彩缤纷的舞裙,年轻学生们难捺的兴奋和期盼,他惊世骇俗的牧师制服……当然,还有她。赫敏.格兰杰。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透过黑暗,他似乎再次看见了她,那双倔强的褐色眼睛,那因为紧张和激动而绯红了的脸颊,还有那浅浅的微笑。

她倩巧地步下台阶,以他从未见过的娇柔和可爱。轻柔的烟红色裙裾,别住发髻的闪亮发卡。他涨红了脸,心中充满了沮丧和愤怒。他生气自己竟然妒忌起西伯利亚鸭子的好运,生气自己竟然对一个泥巴种动心,就连其他男生对她的心动也让他恼火不已。他生气,因为自己竟然是那样地希望与她共舞。

音乐仍在继续,然而他不再听了。他立在原地,突然感觉到周围的一切竟是这样的空旷和孤寂。书房里冰冷的空气围拥上来,窗外是无穷无尽的黑暗的光,这原本已经熟悉了的世界突然变得不可接受,变成了一个巨大而牢固的囚笼,将他牢牢地困在原地。他站着,感到胸膛里的血液迅速地漫上来,让他的身体发烫,喉咙被堵住。不,困住他的并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他的欲望。这欲望如此强烈,甚至超过了他的生命,他的意志,他的整个灵魂。

此刻,他只想与她共舞。

在那柔美的月光之下,整个世界都消失在夜幕之后,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将永远是他的,在他的怀抱里,她身上特有的气息是他的,她美丽的微笑是他的,她甜蜜温柔的吻也是他的。而他将紧紧抱住她不再离开,永远永远。

一声闷响回荡在这晦暗不明的角落里,握紧的拳头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而麻木,他抿紧了嘴唇,从那双睁大了的灰色眼眸中,透露出矛盾而痛苦的光来。

已经,无可挽回了吧。

那些曾经做过的梦想,曾经甜蜜的时刻,都被他冷漠的言行一点一点地摧毁了。他劝慰自己,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这样是他能够给她的全部,然而每一次违心地伤害,每一次看到她眼中的伤痛和泪水,他都更加地厌恶自己,更加地憎恨他的生命。每一次对她伪装的同时,他不得不运用所有的意志力来控制自己,才不会失控地向她大喊这一切不是真的,他爱她胜过这世上的一切。

他爱她胜过他卑微而灰涩的生命。

他发出一阵苦笑,干涩的笑声像灰尘一样在书房的黑暗里散开,就像那些黑色的不堪回首的记忆。他感到一阵眩晕,退了几步,坐回到沙发上。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他没有回头,听到自己的声音里充满了疲倦和无力:“潘西,我知道舞会已经开始了,不过我想自己呆一会儿,可以吗?”

没有回答,然而他听到了一阵轻柔的脚步声正渐渐走近。

“潘西,我是认真的,我想——”他皱了皱眉,转过头来。

走廊上的灯光温柔地涌进了房间里,逆光的女子,面容和身影皆是模糊不清的,然而他的血液还是猛地在胸中澎湃起来。她缓缓向他走来,脚步很轻,却是不移和坚定的。而他愣在那里,喉咙被哽住,所有的神经却已经活跃地向她延伸而去,她的气息,她的动作,她的全部。她在离他两三步远的地方站住,正好处在桌灯灯光的边缘,用那双蜜色的眸子静静地望着他。他不能动,也不敢动,这一切都像极了梦境。

她望着他,那张苍白的削瘦的熟悉的脸。从门口到沙发,只有十多步的距离,她却好像穿过了千山万水,跨越了千万年的距离。泪水在眼眶里渐渐聚积,她将眼睛睁得更大,这个时候她不想哭泣。

“ HI,德拉科。”她动了动嘴角,说道。如此轻描淡写,就像他们只是一会儿没见,就像曾经隔绝他们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就像她刚才没有那样痛苦而迷茫地在他紧闭的门前徘徊。她看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有那么一刻,她以为他将要冲上来抱住她了。

有那么一刻,他以为他将要冲上去抱住她了。然而他没有,尽管血液在他身体里面乱撞,尽管他全部的灵魂都在向她狂喊,他还是强迫着自己作出一副冷漠的模样。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往常更没有说服力。“格兰杰,看来你并不明白,这个舞会是专门为——”

她看着他,冰冷的词汇从他的口中吐出,然而他的声音却是生硬而勉强的。他的面孔冷漠而高傲,眼睛却躲避着她的注视。只要稍微细心一些,就可以看出他眼中的痛苦和挣扎,可是为什么她仍然会相信?看着德拉科拙劣的伪装,赫敏的心都快要碎了,“你究竟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他转过头来,眼神震惊而迷惑。她望着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沉默占据了他们之间的所有空间。

许久,德拉科终于开口:“我没有骗你。”

眼泪终于涌出了眼眶,赫敏摇了摇头,就像这样就可以将所有的悲伤都甩掉似的。然后她抬起头来望着他,褐色的眼眸从来没有这样的平静和坚定过。“我只要听见你一句话,你不爱我,,然后我会永远地走开。”她一字一句地说,“德拉科.马尔福不爱赫敏.格兰杰,说啊。”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她转过身来,慢慢地向门口走去。一步,两步……每一步都沉重而疼痛。他急促的呼吸在她的背后沉重地响着,将她的心向下拉,拉进越来越深的黑暗里。

please.她在心里狂喊着。

终于,她听到了——“赫敏——”

她飞快地转过身,风一样地扑向他,用两只手臂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德拉科愣了片刻,然后犹豫地张开了双臂,将赫敏抱进了怀里。“赫敏,我……”他开口,然而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到最后他还是没有办法眼睁睁看她从身边走开,所有的伪装都前功尽弃。然而他又该怎样向她解释?是她的声音解救了他:“什么都不要说,我都知道了。”

2.

他终于结束了那平静而不动声色的讲述,似乎这只不过是别人的故事。然而她却可以体会到他所经历过的每一次痛苦和绝望,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滚落出来,他温柔地帮她擦干。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宁静而温柔的白光。宴会厅里的音乐也传来,同样的温柔宁静。他们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说话,就这样依偎在沙发上,失而复得的相聚时光,让他们都有种恍惚的感觉。他们用眼睛,用耳朵,用鼻子,用手,用所有的神经来感受着对方的存在,一遍一遍地相互确认着。有时他们望着望着就笑了起来,然而笑着笑着,鼻子又有些发酸。

德拉科微笑着吻了吻赫敏的额头,就像他刚才想象的那样,然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里突然掠过一抹阴影,脸上的微笑也僵住了。他放开赫敏,站起来走到了书桌前,在黑暗中他的背影显得格外的萧索。

“怎么了,德拉科?”赫敏走过去,然而德拉科却向后退了一步,闪开了她。

“我不能,赫敏。”他说。

“我不明白。”赫敏说道,他背对着她,然而她还是听出了他声音中重新浮现的痛苦和恐惧。

“我不能这样做,赫敏,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德拉科疾步走到窗前,扶住了窗台,“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他随时都会重新控制我,借助我来伤害你。每一次失去意识,我都害怕就这样落进永无止尽的黑暗里,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我,而是一个恶魔,你该怎么办?”

他恐惧而无助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个孩子的哭泣,于是赫敏缓缓地走了过去,将手轻轻地搭上他的肩膀。“看着我,德拉科。”她说,温柔的声音仿佛耳语,“听我说,我不知道以后究竟会怎么样。可是我知道,无论你到什么地方,无论哪里是多么深多么重的黑暗,我都会找回你,将你带回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