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惩罚走绳姜汁求饶,强壮的公么征服我46章

2021-06-11 11:06:36情感专区
文起眼前的大锅足有三个成年合抱那般大,说它是个鼎也不为过,因为锅身与鼎的模样一般无二,只是锅底少了三个腿作为支撑,而是被两根大腿粗的铁链束缚,悬在空中。下方的火焰,不是一堆

文起眼前的大锅足有三个成年合抱那般大,说它是个鼎也不为过,因为锅身与鼎的模样一般无二,只是锅底少了三个腿作为支撑,而是被两根大腿粗的铁链束缚,悬在空中。

下方的火焰,不是一堆没有整理过的篝火,而是被放在一个像灶台似的,不知有什么材质打造而成的器物上。

火焰如柱,径直向上升腾,那熊熊烈焰仿佛一根擎天火炬,丝毫不被开门后进入的气流影响,产生哪怕些许肉眼可见的抖动,这般直挺挺向上燃烧着。

锅身呈圆肚形,锅口比较窄,但也有两人合抱那般大,而在锅口与锅身靠上的位置锅颈,有一个像水龙头的装饰物,至少文起认为是个装饰,因为虽然被眼前一幕惊呆,心里感到不比震撼,但文起是清醒的,他没有找到阀门,也就是说,这个水龙头根本打不开。

而打不开的水龙头,不是装饰,又是什么,且做工很是精致,真是一个龙头样式,不过细看之下,却有点向虫子的脑袋,要不是水龙头是长的,不是圆的,文起真会认为这个奇怪的装饰,是个虫子形。

“你还会制药?”文起木然地说了句,震撼地有些不能自给。

文起不敢相信,这是他见过,认识的生存者里面,唯一一个懂得炼药制药的人,且是在迷雾星球,不是尖碑世界。

文起心里清楚不过,这些可以称作职业的,是来自尖碑世界,是已经被设计好的,就像锻造器具,需要图纸一般,只要有这些可以完全参照的工作图,制作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尖碑世界各职业中,单单没有制药。

另外,这里是迷雾星球,没有尖碑世界已经设计好的图纸,只能凭借记忆去复原,那成功率可就很难说了。

文起刚到迷雾星球,自己制作一个研磨器都是那般费力,更不用说建筑,或保障生命安全的必须品枪支弹药,这些杀伤力极大的热武器,所以才会去找遗落在迷雾星球的球形舱,强大自己。

那么眼前这口锅,还有身边的虫女,她会炼药制药,这就让人不得不为之惊叹与称赞了。

只可惜虫女不是文起部落成员,否则十人部落,就单凭这十人,想要活在这个诡异莫测的迷雾星球,且不断强大,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情。

文起出神遐想,但仍保留一丝清醒,就这么说不出古怪地瞧着眼前这口大锅。

只见足有三人合抱的大锅内,翠绿粘稠的液体在热能的催发下,拳头大的气泡不断向上炸裂开来,带着煮沸的声响传入文起耳中,而那炸裂开来的沸腾泡沫,却散发出让人心醉的香味。

闻着这种令人欲罢不能的味道,文起第一反应不是饥饿,肚子并没有因为饥饿咕噜噜叫个不停,而是一种感觉,是对精神力增强有巨大不可想象功效,不是佳肴只能填饱饥肠辘辘的旅人,只是粘稠液体的颜色,让冲动起来的文起止住了冲上去的念头。

隐隐地,除了增强精神力之外,文起还感觉到一种毒素存在在煮沸的液体中。

不是谁都能喝,只怕这口大锅中煮沸的翠绿粘稠液体,就连现在的虫女也无福消受,或许还要其它材料来中和,这是文起能够感知的极限。

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推测。

文起异样的眼光直勾勾盯着面前大锅,而他所问的话,并没有得到虫女的答复,这也在正常不过,虫女的冷漠与无情,文起深有体会,这个性格古怪,甚至扭曲的女人,天知道她会干什么,说什么。

不说,文起反而觉得轻松,通过猜测多少也能得到些答案。

大门打开,虫女没有迈步走进去,而文起老实地留在她的身边,鬼知道这个屋子,那些盲区里会有什么不为人知,却可致命的武器。

文起不会傻到不动脑子走进去,单凭两扇门的锁,就知道这里对虫女有多么重要,想想看,要是这么重要的地方,没有些可怕致人生死的暗器,未免太过大意。

只是文起散出感知力,附加更多精神力,却感面前有一堵厚实宽大不可侵犯,却看不到的墙,根本侵入不进去。

他撇了撇嘴,干脆安静地等着,什么都不用做,虫女会让他进去。

如果不是这样,那带文起来到这么重要的地方干什么,是观光还是旅游,除非虫女抽风,或把文起当闺蜜,无话不谈,否则不会出现在大门外,还亲眼见证大门打开。

文起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虽然抑制住了冲动,但心里难免不快,甚至有些焦急。

不过,就在他百无聊赖又百感交集时,那口大锅的后方缓缓走出一个人来……或许不应该称它为人,更准确说,应该是一只人身虫头的怪物。

怪物…这个词形容起来最贴切。

只见那人身虫头的怪物缓缓移步而出,它的脑袋是虫子,文起没见过,他并不喜欢虫女,但也说不上厌恶,只是眼前这么大一个虫脑袋,多少有些不适,鸡皮疙瘩都生了出来。

文起仔细看了看,觉得这个脑袋更像蜜蜂,昆虫里蜜蜂是多见的,所以第一个先想到。

不过,那怪物除了脑袋特殊以外,身子与自己没什么区别,并没有多长一对臂膀,或者尾巴,只是身体较自己小很多,像是大头娃娃,脖子上顶着一个有成年人两个头那么大的虫头,身子却只有普通七八岁孩子那般大,甚至更弱一些。

那怪物走路没有声响,但钳子一般的嘴却相互碰撞,发出刺耳的哒哒声,听了让人不寒而栗,总觉它的嘴,开合间,就要吃人一般。

“花…带来了?”那虫头人身的怪物发出刺耳的声音。

文起听的清楚,这分明是虫叫,非常艰涩刺耳,到了让人无法忍受,听了就会头疼的地步,若不是毛球创造的保护罩,以及逐渐强大起来的精神力,只怕文起根本抗不住,就这短短四个字的一句话。

虫女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异常反应,仍是面色冰寒,冷冷地点点头,随即指向文起,没有喜怒地说道:“你要的花就在他的身上。”

文起听着两人的对话,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原来不是虫女会制药,而是眼前这个让他说不上惊讶,却悚然的虫头人身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