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滋润新婚人妻,太大了不行好疼会坏的

2021-06-11 10:35:42情感专区
贺子俊回来后,贺府为此大排宴席,宴请乡邻、官府、绅贾等,流水宴摆了三天三夜才结束。白浣浣混在当中只是按常地吃饭、睡觉,小玉不用说早是没影没踪了,白浣浣自嘲地想:没有关系了,本

贺子俊回来后,贺府为此大排宴席,宴请乡邻、官府、绅贾等,流水宴摆了三天三夜才结束。白浣浣混在当中只是按常地吃饭、睡觉,小玉不用说早是没影没踪了,白浣浣自嘲地想:没有关系了,本来就不是这个家的一员,被冷落也是理所当然,反正贺子俊回来后,我就可以回家陪老爹了,现在才发现有爹娘的罗嗦也是一种幸福。

流水宴终于结束了,贺府又回复以往的安静,只是各个小厮和丫环却没有原来的本份了,整天没事就跑东院枫林,不是去偷看贺子俊和尹飞扬练功,就是去送茶水递毛巾,借故亲近两人。而白浣浣却是在等机会,找个适当的时机跟贺老爷、贺夫人提回家的事。

这天白浣浣刚踏出房门,碰巧小玉也同时进来,白浣浣不禁好奇地问:“咦,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刮来了,你的贺少爷不用侍候了吗?”

小玉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是老爷吩咐我来叫你去前厅吃饭的,说是自流水宴后一家人也应该好好的聚聚。”

白浣浣心一动,正是好的时机,趁贺家全家吃饭的时间提出来回家,于是连忙跟着小玉来到前厅,看见贺老爷、夫人、贺子俊、尹飞扬等都落坐等着她了,她低头行了个礼,然后坐在尹飞扬的旁边,尹飞扬裂开小虎牙朝她笑了笑,她也回以一笑。贺老爷举杯道:“自俊儿回来后,我们自家人也没好好的聚一下,今天是个好日子啊,难得一家团圆,来,老夫先喝一杯为敬。”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轮到贺子俊要敬酒了,他刚站起来,门外就一阵急促的铜锣声,坐上众人都脸色一变,认得是镇上有事发生的警号声,贺子俊问:“爹,镇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贺老爷道:“应该是,这样吧,夫人你们女眷留在府中吃饭,我们去镇衙看看。”说完带同贺子俊和尹飞扬往外走,没走出几步,贺子俊突然回头道:“浣浣,你跟着来吧,回头再吃饭。”

此话一出,众人都愕然,更愕然是白浣浣,她迷惘地应着,跟着他们一路走去镇衙,听到警号声的镇民也沿路跟着一起走。

来了镇衙,远远就看到围满了镇民,白浣浣一行人拨开众人走到里面,镇衙的官案上坐着知府大人,旁边是镇长、各乡绅,中间的地面上跪着柳大娘和李大妈,两人前面用白布盖住了一个类似人的物体,知府大人见到贺老爷他们立即叫人摆上座位,众人坐下后,知府一拍惊堂木大喝道:“堂下人等肃静!”左右衙差随即大呼‘威武~~~~~~~~’,大堂马上鸦雀无声。

知府再拍一下惊堂木,厉言问:“堂下所跪何人,所为何事,速报上来。”

柳大娘抬起头,眼泪、鼻涕挂满脸道:“呜~~~,禀大人,民妇的相公昨夜跟李大妈的男人一起喝花酒,至深夜才归家,回来后就累得倒床就睡,民妇以为他是在外花天酒地耍累了,也没啥在意,谁知下半夜他突然口吐白沫,不醒人事,民妇赶紧跑去叫来大夫和李大妈夫妇,李六儿他一听到民妇的男人出事了,便惊恐万状,大叫一声跑出门外不知去向,把民妇和李大妈吓坏了,待民妇赶回家中时,民妇的男人就……就死了,请大人和各位老爷为民妇作主啊!呜~~~~~~。”

“对了,大人,民妇的男人与柳大娘的丈夫一起喝花酒的,回来就成这样子了,现在还不知死哪去了,请大人也要为民妇作主啊。”旁边的李大妈也哭道。

“这就奇怪了,你们两个可知他们平常去哪喝花酒的?”知府问。

两个女人都是茫茫然,李大妈似是想到什么的,忽而叫道:“大人,我家老六和柳璋,还有陈七、杂货店的孙贵他们经常走一块喝花酒的,大人可以问问他们。”

“对,对,对!”柳大娘也附合道。

“传陈七、孙贵上堂!” 衙差领了命令出去找两人,回来后报告说这两人亦是昨天失踪了。案件一下陷入了僵局,知府愁容满脸地望向各个乡绅,希望他们出意见,他们你眼看我眼,都不敢发表什么。

此时,贺子俊站起来道:“启禀大人,小侄有一个建议不知可行否!”

“世侄快说!”

贺子俊端了端衣襟,朗朗道:“柳璋突然身亡,应先确定是因何而亡,小侄提议传仵什前来验尸。”

“哎呀,我怎么把这给忘了呢,还是世侄提醒得对。传仵什验尸。”知府拍额叫道。

不一会儿,仵什带同工具来到了,一打开白布,堂下顿时一片哗然,白浣浣望过去,柳璋面带青紫,眼眶下陷,皮肤干枯蒌缩,简直就是一具干尸,白浣浣从没见过这种东西,霎时恶心、反胃什么都涌了上来。

仵什将尸体翻来覆去地查探了一次后回复道:“大人,小人查验了尸体几遍,没有发现致病的原因,但是……有个现象很奇怪……” 仵什吞吞吐吐地,知府喝了一句:“你知道什么如实禀报。”

“是,大人,从尸体枯蒌的外貌上判断,柳璋生前似是与人行房致精力虚脱而亡。”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哗然,柳大娘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句:“这死鬼!”

虽然查出了死因,可由于几名嫌疑人都失踪了,案件又陷入困境。知府以求助地眼神望贺子俊,贺子俊沉思了一下道:“大人,小侄怀疑此案不是常人所为。”

知府和堂上各人都惊道:“世侄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妖魅所为?”

贺子俊摇摇头道:“小侄目前只是猜测,尚没有实证,只是小侄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大人批准。”

“世侄请讲。”

“小侄想请知府大人批准我参与此案的侦察,小侄若查到任何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大人。”

“好,好,准。”知府听到有人为他分忧当然是喜上眉梢。

“那世侄需不需要什么人帮忙呢?”

“谢过大人,小侄另有安排,请大人勿担心。”

“好,那本府就静候世侄的佳音了。”知府大人笑逐颜开道。

“贺老爷,令公子真是文武全材啊……”一旁的乡绅马上阿谀奉承道。众人挠攘一番后都散去了。

贺老爷带着白浣浣他们一边走回家一边问:“俊儿对此案有何计划。”

“爹,您跟娘送我上山修仙习艺多年,今天孩儿总算能为您们争点光了。孩儿只是带飞扬去就行了,其他行装事宜由爹安排。”

“好,那爹马上回去安排。”

“先等一下,”贺子俊阻止道,继而问白浣浣道:“浣浣,这次我想带你同去,不知你意下如何?”

“为什么要我去?”白浣浣脱口而出道,开玩笑,查案子应该是男人的事吧,我们女儿家去干嘛?

“听说你住在山村中,对山中的情况比较熟悉,我刚回来,认识的人不多,只能依仗你来引路了。希望你不要推辞。”

见他言词诚恳,白浣浣一时也拿不出什么借口,加上尹飞扬在旁边鼓吹道:“去吧,浣浣,查案可是很新鲜刺激的,绝对比你困在府中好玩,而且有我们两个文韬武略的俊哥保护你,安全不成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