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花蒂喷潮双性h,岳风柳萱免费阅读大结局

2021-06-11 10:32:59情感专区
第二天,卢嘉和爱染一起,在这个庭院里等来了音梨都和她的母亲。美丽温婉的乾达婆王免了卢嘉的礼,笑容和煦,“我昨天刚到善见城,本来想带音梨都来涨涨见识,不过这几天都要奉召

第二天,卢嘉和爱染一起,在这个庭院里等来了音梨都和她的母亲。

美丽温婉的乾达婆王免了卢嘉的礼,笑容和煦,“我昨天刚到善见城,本来想带音梨都来涨涨见识,不过这几天都要奉召演奏,实在无法陪伴她,卢嘉你能代我照顾她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谢!”她诚恳的颔首致谢,“这段日子,音梨都就麻烦你了。”

这样郑重的嘱托,源于母亲对女儿的深切爱护,卢嘉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她一面压下躁动的思念,一面万分认真的应承下来。

乾达婆王放心的离开了,被独自留下的音梨都并没有表现出过度的依恋,显得相当独立。她像只蝴蝶,欢快的飞到新朋友们的身边,彬彬有礼的询问,“我们今天玩什么?”

卢嘉便向她介绍了一下拍皮球游戏的规则,她本来打算让音梨都和爱染一起玩,可音梨都听完后却将手里的竖琴举了举,委婉的表示,“因为练琴的关系,手指需要特别保护。”

卢嘉顿时就想到了她的一位高中同学,那姑娘准备考钢琴专业,整天把双手当宝贝一般护着,任何会用到手的运动都不参加。

不愧是未来天界第一的乐师,专业意识也够强!卢嘉默默的点了赞,却为接下来要给两个小姑娘安排什么活动而犯难。

音梨都主动提议到,“不如我来奏乐,你们俩根据节奏交替拍球,谁把球拍丢了,或者音乐停下来的时候谁手中持有球,就要完成另一方的一个要求,怎么样呢?”

爱染对这个新玩法跃跃欲试,卢嘉当然更不会拒绝。三个人各司其职,玩得不亦乐乎。

音梨都演奏的正是卢嘉此前哼过的旋律再加上她自己的改编而成的曲子。因为熟悉,卢嘉十有八九都能把握住结束音,她却有意让着爱染,爱染赢得次数便多了起来。不过她提得要求十分简单,比如转个圈、跳一跳,后来有了音梨都做参谋,才又增加了一些难度,比如讲个笑话、扮个鬼脸,却都不至于令卢嘉为难。

玩了半天,爱染兴致依旧不减,卢嘉却忍不住关心起另一个小姑娘来,“音梨都,你一直在弹琴,不累吗?”

“不会,我已经习惯了。而且,一边弹一边看你们玩,很有趣啊!”小姑娘歪了歪头,笑得天真无邪。

卢嘉冷不防的就想到了耍猴艺人和他的猴儿们,忽然觉得音梨都的笑容里似乎还透着几分狡黠。

短暂的黑线了两秒,卢嘉调整好心情,跟两个孩子商量到,“我们玩点别的吧?”

音梨都当然没意见,爱染兴冲冲的问:“玩什么呢?”

卢嘉不答反问:“音梨都是昨天第一次来善见城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转而征询爱染的意见,“我们带音梨都在善见城里逛逛,怎么样?”

“好!”爱染兴高采烈的应了,转头看向音梨都。未来的乐师之王仪态端庄的抱起琴,从草地上站起来,盈盈一笑,“那我们走吧。”

随着天帝寿诞的临近,善见城里往来的人流越来越多。亏得之前协助吉祥天完成准备工作,卢嘉对善见城的主要布局算是大致掌握了,此时便带着两个小姑娘,避开了正殿的喧嚣,挑了些风景别致的路径。音梨都津津有味的欣赏着,就连并非第一次来善见城的爱染也仿佛受到了她的感染,看什么都非常新鲜的样子。

当她们经过南面一处花圃时,音梨都忽然放慢了步子。这个地方不像其他庭院那般刻意雕琢过植株的位置和造型。这里更像是被四周的廊柱圈起来的野生花地,肆意绽放的粉色花朵接连成片。

将音梨都一脸向往的模样看在眼里,卢嘉装作不知,提议到,“走挺久了,我们在这里歇一会儿吧?”

音梨都看了看卢嘉,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爱染更没有不同意见。

三个人便在花地中席地坐下,却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

“应该带点心来的。”卢嘉觉得这里的环境正适合野餐。

“我们来编花环吧。”音梨都提议。她难得的把琴放到脚边,腾出双手,摘了身边的几朵花枝,递给爱染和卢嘉,“不会的话,我教你们。”

“好呀。”爱染不管玩什么都兴致高昂。卢嘉当然更不会扫她们的兴,她忽然想起,在原着里,已经成为乾达婆王的音梨都在治愈苏摩的时候、在被天王邀请外出的时候,以及她回忆幼年与当时同样幼小的迦楼罗王一起玩耍的时候,都有花环相伴。

看来这姑娘还真是喜欢编花环。卢嘉想着。

爱染学得慢,音梨都和卢嘉也都有耐心慢慢陪着她。等两个“学生”都能记住要领、并独立完成一个入门级难度的小花环时,天色已经暗了下去。

三人将花环分送给侍女们,又约定第二天再来这里挑战升级版,才相互道别。音梨都跟着乾达婆族侍女回了住处,卢嘉则将爱染安顿好后,返回房间。

此时夜幕已完全降临,善见城内灯火通明。卢嘉站在阳台上眺望远处的夜景,在清爽的晚风中愈发清醒的脑袋猛然记起,她今天一天都在跟两个小姑娘玩耍,虽然她自己是玩开心了,但这似乎不是她来善见城的目的?

她立刻转身去了吉祥天那里。黑发的公主正和侍女们说笑,见她来了,便打趣她,“卢嘉,你编得花环都不送我一个吗?”

“吉祥天,”卢嘉哭笑不得,惭愧到,“不好意思,今天没能帮你准备庆典。”

“你在说什么呀!”吉祥天掩嘴轻笑,“庆典的准备工作已经结束啦,本来昨天就该放你回去的,但没想到你那么擅长带小孩子,无论是爱染还是乾达婆族的公主都喜欢跟你在一起。正好这些天,各族的贵客陆续前来,其中有几位会带着他们的爱子爱女,所以呢,我就私心想留你在这里帮我招待这些小朋友,直到为期三天的庆典结束。”她看着卢嘉,语带诱惑,“你答不答应?”

卢嘉本来就喜欢孩子,跟他们一起玩,她求之不得。再说,现在的这些“小朋友”里,肯定有未来的夜叉王和迦楼罗王,卢嘉根本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会拒绝。

只不过,吉祥天的询问听上去那么笃定,让卢嘉有点小介意,“吉祥天,你已经问过王的意见了吧?”

“呵呵,你本来是服侍阿修罗王的神女,我要延期借用,当然得先问他的意见啦。”吉祥天一点儿都不在乎被拆穿,顽皮到,“阿修罗王说,随你意愿。我可没见过他这么纵容过谁,你不觉得受宠若惊吗?”

早就这么觉得了,所以真的很感激他!卢嘉在心底对那位王虔诚的道了声谢,嘴上却不打算让吉祥天继续得意,“反过来说,就是在庆典期间,王都不需要我呗。”

不被王需要,对神女来说,是最大的耻辱。

“呃……”吉祥天一时有些尴尬。

卢嘉立刻察觉到她的玩笑开过头了,马上改正,“抱歉,吉祥天,我没有那个意思。”

吉祥天当然清楚这个单纯得甚至有些迟钝的朋友根本不是那种玩弄心术的人。她摇了摇头,自省到,“不,该道歉的人是我,我的言辞过于轻率了,请你忘了吧。”

阿修罗王已经有婚约在身,吉祥天却出言挑唆卢嘉对他的念想。幸亏卢嘉心态平正、不为所动,否则只怕会陷入苦恋。这实在不是一个朋友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