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奶头好胀喷奶水快点揉揉啊哦,爱妃喜欢它这样对你吗

2021-06-11 10:22:36情感专区
付小鬼近日都特别怕上学,每天到了有她课的时候就扒在家门上,可怜巴巴地苦着一张脸往里看,就希望有人能瞥她一眼,稍微理睬一下她。于清妍叼着苹果站在付文然面前,咔嚓咬了一口,蹦蹦

付小鬼近日都特别怕上学,每天到了有她课的时候就扒在家门上,可怜巴巴地苦着一张脸往里看,就希望有人能瞥她一眼,稍微理睬一下她。

于清妍叼着苹果站在付文然面前,咔嚓咬了一口,蹦蹦脆地响,然后大口大口吧唧吧唧地嚼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吃什么东西。

付文然瞪着于清妍,恐怕刚和未婚夫解除完婚约就能如此不当回事儿且还幸灾乐祸看别人好事儿的人,就仅此一个了。

于清妍又嚼了几口苹果,“小鬼,别装了,晗雅看不到。”

付文然当然知道,祁晗雅现在在厨房里做早餐,可是...没有她的份。付小鬼委屈的很,明明嘛...明明晗雅姐姐都知道的,知道自己和郑芷姗并没什么的么...狠狠的瞪了那个正在嚼苹果的人,都是这家伙在那儿添油加醋的说来说去的!

“你不上班么你,老往我们家跑干什么!”再狠狠瞪一眼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货。

于清妍笑嘻嘻的,“今天我给自己放假呀!”

付小鬼嘀嘀咕咕了一阵,这货从来就没有正正经经上过班儿,工作这么久了估计公司里的事情也没有多熟悉,晗雅姐姐在的时候都是晗雅姐姐扛着,晗雅姐姐一辞职,这货就彻底崩坏了,然后就开始不停的往这儿跑。然后付小鬼就每天每天晚上给祁晗雅吹枕边风,你可别再去清妍姐的公司,那货整天拿你当军师,然后就自己做甩手掌柜,啥事儿不管!这还了得!

祁晗雅当然也不会再去于清妍的公司了,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还要好好调整一下,指不定祁家又要做些什么,现在正是不好说的时期,不能到于清妍的公司去添麻烦。

煎鸡蛋的香味很快就从厨房溢出来了,祁晗雅也不知道怎么做的,她似乎有自己的特殊个人配料,普普通通的煎鸡蛋她就能给你做出肉香味儿来,每每都馋的付小鬼这个无肉不欢的家伙口水流满地。可是今天....好像木有口福。

“快点去上学啊,多大了还要我催你?”祁晗雅在厨房里也隐隐约约听到外面儿两人在说话,鸡蛋煎好了就握着个铲子出来,睡衣外围着围裙,头发也没打理好,显然是刚起床。

“唔唔唔...”付小鬼把小脸蛋儿压在门框儿上蹭啊蹭的,那样子看起来倒是有些怕怕的,像是幼儿园门口的那些抓着爸妈的小孩子。

祁晗雅看都不看付文然,把手里端着的煎鸡蛋递给了于清妍,朝付文然挥挥手,“撒娇没用,快点上学去!”

付文然是终于憋不住了,撒气儿地跺了跺脚,“我怕嘛!”

“怕什么?”

对对手指,“......郑芷姗...”

“噗!”于清妍一口嚼烂了的苹果往付文然那儿喷去,幸好付文然反应够快,哗的一下往后一退,这才险险的躲过。

一脸嫌弃的拍拍衣服裤子,“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吃个苹果还能喷啊!”

拿着纸巾擦嘴的于清妍瞪了付文然一眼,“我是笑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怕上学?”

付文然是怕,但当然不是怕上学听课,而是怕郑新的妹妹,她的新同学她的好朋友,郑芷姗。郑芷姗也才反应过来付文然的姐姐有很多,但惟独晗雅姐姐和其他姐姐是不一样的,基本性质就完全不同。而付文然看到了知道真相所以气鼓鼓模样的郑芷姗,也才朦胧的明白了这跟她玩了几个月的好朋友对她是个什么意思。

郑芷姗走的时候说,文然,我认识你不只这几个月。

付文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隐约能感觉到郑芷姗的感情很强烈,这丫头平常看起来身板儿柔弱,可内心绝对是很好强的,就光凭她从郑家逃出来还拐带了郑家的奶妈,而且这么久都没有被发现就能看得出来,这丫头绝不是省油的灯。

于是付文然开始怕了,其实她本来不应该怕的,她是公认的花花公子,同一段时间内同跨N条船这种事儿都干过的,一个小小的郑家小姐她又怕什么呢?可是她现在很认真啊,她真的把郑芷姗当成了朋友,她认真的跟祁晗雅在一起,所以面对郑芷姗的感情脑袋一片空白......以前那些泡妞甩妞的招数到哪里去了真是的。付文然嘟囔着,自己的花花公子功力还未到家。

她怕郑芷姗,所以怕回到学校去面对郑芷姗,而祁晗雅....付文然撅撅嘴,晗雅姐姐一点都不在乎似的,太伤人心了。

“我是多没市场?还是我没魅力了?你根本就不怕我出去乱搞么!”付小鬼白色的休闲短裤在门框上蹭来蹭去,都快成黑色的了。

祁晗雅很淡定的咬了一口煎蛋,然后抬起头来好笑的看着付文然,“你怎么就这么想我担心你出去乱搞?”

付小鬼嘟嘴撒娇,“你不在乎人家!”

“我怎么不在乎你了?”手里拿着一盒打包好的煎鸡蛋,“给你路上吃,快点儿,等会儿迟到了。”

付小鬼

不清不愿的接过盒装煎鸡蛋,“一盒鸡蛋就想把人家打发了。”

“那你要我怎么样你才开心呢?”

付小鬼突然眼放金光,笑得灿烂,“过来缠绵个!”说着嘟着嘴唇就要往祁晗雅身上凑。

于清妍不禁打了个激灵,一阵恶寒,撅撅嘴往房间里走,“我睡觉去了不理你们俩。”其实也是留个空间给人家。

祁晗雅推了推付文然的脸,“快上学去啊,别怪我不客气了!”

付小鬼耷拉着脸,“知道了...”半步半步的挪着往电梯走,不情愿三个字写满了脑门儿。

付小鬼走到电梯了还不忘不停的给房门里的祁晗雅抛飞吻,爱心一个一个的满满的往房子里塞,生怕这粉红色的气氛营造的不够。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祁晗雅催促付文然赶紧上电梯,于是付小鬼看着祁晗雅笑笑,也不看路,脑袋直冲冲的往电梯里撞,结果狠狠的撞上了电梯里的人。

低着脑袋摸着额头,付文然不住的给人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一抬头,“郑新!?”眉头忍不住皱起来。

电梯里的郑新一身银灰色的休闲西装,头发也用发蜡胶起来,很有精神的样子,朝付文然笑笑,“怎么,不去上学?”

付文然嘟着嘴巴,一脸恶狠狠的,“你干嘛来这儿!”

郑新一点儿也不遮掩自己的企图,“我来找晗雅。”

付小鬼气的五窍生烟,猛的在地上跺脚,“啊你小子还有企图!不准你碰我的晗雅姐姐!”

郑新只是笑笑,似乎付文然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鬼头在乱发脾气,于是他绅士般的不予理睬一样,用手理了理额前短短的刘海,侧身从付文然身边走过去往祁晗雅家里去了。

站在电梯门口的付小鬼愣住了,电梯门关上的时候狠狠的夹了她一下,疼得她哇呀一声跳起来,拎着书包就气冲冲的往家里回走,“郑新你给我出来!”

一拉开门,看到祁晗雅和郑新很尴尬的面对面站着,于是皱着眉头侧身挡在了祁晗雅面前,晗雅姐姐还穿着睡衣,这睡眼惺忪的模样那么诱惑,当然不可以给这禽兽看了去!

不管郑新是来做什么的,好歹他也是个完完整整的大男人一只,只穿着蕾丝花边睡裙的祁晗雅慌忙的往房间里躲,过了一会儿,穿的整整齐齐的出来了,只是头发还是没有弄好,依旧披在肩上。

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语气缓慢的问道,“郑新,来这里有事么?”听起来似乎是客气的,可是那感觉却是十分不欢迎郑新的到来。

郑新依旧绅士温柔地笑,“晗雅,今天有空么?天气很好,我想约你出去。”

付文然皱着眉,幸好清妍姐姐去睡觉了,要不给她看见自己前未婚夫这么不要脸的样子,恐怕她也觉得丢脸吧。朝郑新不欢迎的挥挥拳头,“没看到我站在这儿?”还想约别人女朋友出去,果然不要脸!

郑新还是好脾气的笑,“晗雅,你爸爸也同意我和你交往的。”跨了两步朝祁晗雅走得更近了些,“我来除了是约你出去,还是来跟你联络感情的,毕竟...快要订婚了么。”

祁晗雅心里略略一惊,表面上还是稳住心神不动声色,沉下声音,“郑新,你什么意思?”

“嗯?晗雅你不知道么?连报纸都登了呀,祁家已经点头答应要把你嫁给我了。”

付文然愣了愣,随即缓过心神,猛的冲向家门外的报刊箱,伸手在里面儿掏来掏去摸出一份儿新来的报纸,仔仔细细的阅读了一下首页的新闻,顿时惊得她气息都不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