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奶头好涨快吸H,乖把腿开大点之调教h

2021-06-11 10:15:47情感专区
钱富贵十六岁高中毕业,那时候没有考大学那回事。作为老师的得意门生,领导给了他自主择业的优待。于是,他就自荐当了村里小学的老师兼校长。从此投身教育事业,至今已有三十几年,可

钱富贵十六岁高中毕业,那时候没有考大学那回事。作为老师的得意门生,领导给了他自主择业的优待。于是,他就自荐当了村里小学的老师兼校长。从此投身教育事业,至今已有三十几年,可谓桃李满天下。

期间,钱校长凭着优异的成绩得到了几次提拔,也因为众所周知的违纪违规被降过级。八年前,才终于坐到了乡中学校长的位置。在他的带领下,县里排名末尾的大树乡中学近几年已经跻身乡级中学前三甲。可以说,在当地教育系统,钱校长的教学和管理水平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于是,县教育局领导决定,给钱校长升官。

这本来是件极其了不起的大喜事。

可是,钱校长却另有想法。

当他跟全家人说出自己的打算时,众人反响强烈。

“老爸你就去嘛,那样我们就成了官二代了!”金小晗一副很神往的样子。

“你老爸我五十多岁的人,没什么后劲了。去也只能做个无权的清闲官,天天看报纸。”钱爸泼冷水。

“那还不好啊,轻松自在。”金小晗调侃道。

“一点都不好!不符合我发愤图强勤劳上进的生活原则。”钱校长不屑的回答。

而大哥钱国强想到的则是现实问题。父母老两口习惯了村里的生活,能适应城市吗?

“去的话,要把妈也带去,这样的话,得在城里定居了。”

“哎,我不去。城里有什么意思,我还是喜欢在家里种种菜砍砍柴。”钱妈田玉英毫不犹豫的拒绝,向钱爸表达反对意见。

钱富贵听了,给孩子们投以无可奈何的表情,像是说,看,你们老妈都不答应。

“你们都商量好了不去,还专门告诉我们干什么?”没当成官二代的金小晗假装抱怨,“老爸真是多此一举。”

“不说出来,你们怎么知道你们老爸我厉害。”钱爸认真的回答,不动声色的启动了吹牛皮模式。

“哦~~”大家异口同声发出感叹,纷纷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情。

一家人围绕着这个话题闲聊了很久,多半都是异想天开的乱扯,借题发挥抒发一下心中所想。父亲大人决定了的事,只不过是告诉大家一声罢了。而他们说的那些有的没的,也就是借此天马行空的幻想一下另一种不同的生活,倒不是真的有什么期待。

作为刚加入这个家庭不久的成员,刚开始的时候,高晟皓还真跟不上节奏。相处的日子久了,现在,连他也乐在其中。

当钱爸坚决表示不接受上头的升职嘉奖时,金小晗感到非常遗憾,转而用退而求其次的语气跟高晟皓说:“地主,你努力点。官二代是没希望了,我们现在只能等着当暴发户的家属,嗯?”

高晟皓十分配合的保证:“好,很快了。”

于是,大家又笑谈着陷入另一番天马行空的想象。

正是因为有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生活才会有滋有味。金小晗成长的路上从来都不缺这些,所以,他的世界里,人人都过着这样幸福快乐的日子。

比如他的老爸钱富贵,婉拒了领导的提拔之后,他依然一如往常的上班下班,去到学校是一校之长,回到家中是一家之主,日子还是那么悠哉乐哉。

这种平淡的幸福生活或许升官发财也不能相比。

虽然没有向城里进军,那次会议中被提到的另外两件事却进展得很是顺利。一是金小晗嫂子郭小芳从代课老师转正的事,另一件则关系到金小晗今后的民生大计-钱爸已经找到门路,准备在镇上给皓晗二人买一套二手房。说是,那房子原本属于乡供销社,由于体制改革那个单位很多东西都私有化了,房子也在转卖。

这原本又是一件人人求之不得的好事。

起初,金小晗也是兴奋得不得了。他甚至已经开始在幻想,每天早晨能跟家人一起去米粉摊吃早餐,而不是围坐在家里四角桌旁打油茶(虽然那是他的最爱)……

可是后来,由于性质比较壕,钱爸的这一行动很快就传开了。村里的人羡慕嫉妒恨之余也开开玩笑,说是钱大伯准备分家了,要让小儿子另立门户。

金小晗听到之后,内心就比较伤感。

他不要分家,他们一家人要永永远远一起生活的,怎么会分家?他宁愿早上不能去吃米粉也不要分家?况且,他才新婚不久呢,大哥结婚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分家,为什么要让他另立门户?

老爸不厚道!金小晗向钱富贵提出了严正抗议。

“我怎么不厚道了?”钱富贵反问,他感觉很冤枉。“这么好的老子你去哪里找?”

“所以我要在老爸的领导下积极生活,我不要另立门户。”金小晗顺水推舟,表达自己坚定跟随的决心。

“另立门户?”钱富贵对小儿子的说辞表示讶异。“你住到另外一个屋子去就不听指挥了?”

“呃……”这中间是有什么误会么?虽然仗着老爸对他的宠爱,金小晗不时会耍耍赖,但是父亲大人的话从来都是圣旨这点他始终是没忘记的。

知道金小晗心中的疑虑,钱爸对他进行了循循诱导。

金小晗才知道,其实老爸的这些决定中都包含了各人对未来的规划。比如说,大哥志在四方,一定会趁着年轻在事业上努力拼搏,将来一定不会屈居在乡邮政所这么个地方的。那么,对大哥大嫂而言,工作发展的前景更重要。又比如说,皓晗二人虽然还是树洞村村民,但两人中一个的工作单位在镇上,一个的项目更是远在东坪村,长期住在家里确实都不方便,因此才会想到另辟一处居所。

“所以,这其实也是皓子的打算。”钱爸透露了内幕。

“他向爸申请了?”金小晗有些意外,他不知道高晟皓跟他老爸已经亲近到会私下商量事情了。

“是啊,不然我操什么心。”钱富贵故作不屑。一直以来他都是孩子们最坚固的靠山,但是现在他们都长大了,他不能事事包办。

老爸的抉择永远是最英明的,老爸说的永远正确,金小晗对此从来没有怀疑过。但是,老爸也并不是无所不能的,这是近几年才渐渐形成的看法。所以,金小晗积极主动的交上了自己的工资本,并要求高晟皓将存折拿出来。

谁想,那个远近闻名的种植大户竟然,很穷。

纳尼?

从镇上的农村信用社查完帐出来,金小晗一时无法接受。因为高晟皓存折里的余额还就比他一个月的工资多那么一点点。

“家里给的那些聘礼呢?”金小晗用当家的质问小媳妇的语气问高晟皓。

“用了。”‘小媳妇’自知理亏,说话就没那么有底气。

“可是没见你带过来一点嫁妆啊?”当家的追问,记得当时媳妇儿解释说是把钱存起来了。

“用到别处了……”‘小媳妇’对手指,生怕当家的生气,赶紧加上一句,“应急。”

“哪里急了?”当家的继续问。

“这里,那里……”总之就是说不清楚具体用在哪里,还表现得似有难言之隐。

金小晗也不是喜欢为难人的主,虽然心里很多的想不通,但也没有追根究底。

事实上,金小晗其实对金钱并没有很深刻的概念,本来生活在乡下,也很少有遇到没有钱寸步难行的时候。而且,他一直都生活在家的保护伞下,更难得操心钱的问题。而今之所以想把两口子的钱都上交给爸妈,也是因为一直以来都吃爸妈的喝爸妈的,没有做过什么贡献。并且他也知道,自己娶个媳妇儿其实把家里都掏空了的,他们家还不是地主呢,更加没什么余粮了。现在老爸还要给他们置办新家,保不准他老人家又要举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