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生亲你手还摸你下面,搓澡工

2021-06-11 09:52:16情感专区
“你说什么?怎么没有必要?法律不是应该维护正义和公道的吗?”林子涵重重的反诘道。潘凌斐淡然说道:“你觉得,我们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是直接去跟法院申诉,说有人做

“你说什么?怎么没有必要?法律不是应该维护正义和公道的吗?”林子涵重重的反诘道。

潘凌斐淡然说道:“你觉得,我们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是直接去跟法院申诉,说有人做假口供?OK,你便肯做证人,你师父呢?”他的音调一直保持着平静和稳定,连反问的语气也是平平淡淡的,连一丝高低起伏也没有,不像肖峰调皮,没有何涛冰冷,不似王一笑豪气,更没有李智文的自以为是,反而让林子涵顿时浇熄了心头涌动的无名火气。又听他说:

“你师父和人家已经达成契约,虽然我不知道内容是什么,但是他现在作出了选择,旁人要是再插一脚,不就成了狗拿耗子。”

他确是实话实说。她也自知,刚先自己的反应很是无礼,想来最近压抑到临界点,因此频频对着不甚熟悉的陌生人发脾气。

只不过她面皮薄,忍不住嘀咕了两声:“我家奶茶可会拿耗子了。”

“哦,狗都随主人,正常。”他这话让小花听着觉得哪里不对,不过还没来得及深思,又听他继续说:先前你师父说,刘光会代他坐镇银杉,当前的业务应该能维持,我考虑了一下,现在中联信名声臭了,我们反而可以低价收购,倒是不错的买卖。”

林子涵眨巴着眼睛,总算听他收了生意经,便说:“既然这样,你干嘛要我影响一笑他们?”

潘凌斐直截了当的答:“奇货可局也是一种风险投资,来之前,我让人查了下王一笑的银行账户,不过百来万的存款,从最近只出不进的流水来看,显然他帮麦俊顶罪并没得到什么好处毫。移植肾脏得花费不少钱。所以我希望你帮忙带一张支票给他。”

林子涵听完,眼睛转了两转:“师父一定不肯收。再说,师傅自己有买保险。”

“你没听说过,国内的保险不保国外的医疗吗?”

这点林子涵确实没有想到,她呆住了。

“我知道何涛准备陪他出国治疗,你可以将支票给何涛带着。”

“以何涛的性格,他不会代一笑收支票的。”

“Ivy,我知道他们要去的那家医院,院长刚好是家里认识的一长辈,王一笑这个病,手术费就过一百万人民币,还有住院康复期呢。所以,为了让你师傅熬过来,你应该帮这个忙的。如果你担心他们拒收,我给个私人建议,你把支票夹在私人信件,走的时候当大家面给何涛,等他过了安检,再发现支票,便退不了了。”

林子涵一听,顿时沉默了:“你也太高看我了,与其给何涛,我不如直接把信给一笑。”

潘凌斐忽然嘴角一翘:“你若直接给王一笑,在进安检前他肯定先拆了。”

“你凭什么断定何涛不会提前拆?”

潘凌斐斩钉截铁的说:“凭何涛对你跟别人不一样。”

林子涵闷了一声:“切!哪里不一样?”

潘凌斐看了她一眼,便不再搭话。肖峰这时才插嘴说:“Ivy小妹妹,你这个认人不明的习惯得改改了。不然,错过多少沿途风景也不自知啊。”

潘凌斐白了肖峰一眼:“你今天的工作只是司机的话,是不是应该少插嘴呢?”

“OK,比石头还硬的家伙,我闭嘴。”

潘凌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支票本子,抽了面上一张,递给林子涵:“我建议你先拿着,给不给何涛你自己拿主意。”

林子涵咬咬牙,收就收吧,大不了到时跟何涛约好,如果老大用不了这钱,就把支票撕了。

她接过支票,一看,1字后头跟了好多个0,便顺手数了数,乖乖不的了,居然是张一百万的支票。

她掂在手里轻轻一弹:“你也真是心宽,不怕我师傅不还钱,或是我给私自吞了?”

潘凌斐看了她一眼:“我既当这支票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就不会考虑其他可能。如果这王一笑用了不还,那是偿了我以往对他的一点敬佩,若是你吞了,那也是好事,起码我以后少一个需要提防的下属。”

林子涵干笑了两声,收了支票:“没想到你惯用钱来考度人心。”

“钱有时的确可以当照妖镜来用。”

“对了,刚才你的话里,还有收购中联信的可能,我可曾理解错?”

潘凌斐答:“是有这个可能,百分之五十的可能。”

“五十五十?不会吧,难道你每次投资都是先掷个硬币?”

“我的意思是,东西我想买,但卖不卖决定人不是我,如果李冠中不肯按我们的价格来卖,我一样不会赔本来买。”

“哦,早说清楚不得了,跟你说话真费劲。”林子涵有些放松,小小伸了一把懒腰:“对了,你给我取的英文名是什么来的?”

“Ivy,常春藤,跟你的名字很像。”他解释完,话锋一转:“你刚才说,费劲是什么意思?我的话很难懂吗?”

妈呀,小花心里叫苦连连,这个潘总还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成为自己的老板,怎么就敢串掇他,她瞟了肖峰一眼,那货装着一本正经的开车,仿佛自己是空气一般,不参合,她硬着头皮解释说:“嗯,我的意思是,你说话太——”她憋出一个词:“太专业了,果然不愧是商业投资高人。不如,我们继续刚才的问,为什么常春藤跟我名字很像?”

“都是植物啊。”潘凌斐目不斜视的答道。

“……”

肖峰把林子涵送到小区门口,等她下了车,才一副玩味的表情看着潘凌斐:“我英文不好,请问,Ivy是植物的意思吗?”

潘凌斐正眼也没看他一眼:“不然呢?”

“那我的英文名还是小羊肖恩的意思咧,不过,你才是老板,you love it,you do it。” 肖峰重重一脚油门,路虎绝尘而去。

林子涵回到家,还没掏出钥匙便听到门后一阵哼哼唧唧,门一开,果然见奶茶摇着尾巴在她跟前打着转。小花很是高兴,一把抱起奶茶搓了搓,文青从房间走出来,出奇的说:“你不是复工了吗,怎么今天这么早回来?”

“是啊,琢磨着你把奶茶带回来,特地回来陪你。”她随口答道。

文青当然不信,一搂她脖子便说:“该不是被炒鱿鱼了吧,可怜的乖乖,早知道就把你带去,给姐姐当几天模特。”

林子涵嫌她手劲大,挣了开来:“我这身材相貌当你的模特,非砸了你的大片不可。”

“小样,看不起姐姐是不,我可是素人摄影高手。”

“是,高手,采风如何,出啥好片子了?”

“当然有好片子,我跟你说啊……”两人一狗叽叽呱呱的聊了会风土人情的闲话,文青便主动把话头带回来:“我出去的时候,你还在为核桃和笑面虎的事情烦,如今回来,看你这状态不错,怎么样,笑面虎的病大好了吧?”

林子涵便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一一跟她说了。

文青很是感概:“这么说来,笑面虎也真是痴情啊。”

林子涵想起杨颖的泪眼,便答:“等老大好了,应该能给杨颖幸福吧,可是,”何涛的脸一闪而过,她叹了口气:“何涛怕是要失望了。”

文青撇了撇唇:“你的幻想力太丰富了,怎么就给何涛加戏了?他喜不喜欢杨颖还两说,倒是你自己,既然怀疑,何不问问当事人?”

“这万一给我猜中了,多尴尬啊。”林子涵连连摇头。

文青不禁失笑:“你这人,算了,核桃就不讲了,你倒是说说,怎么又跟那个潘凌斐搞在一起?”

林子涵差点没跳起来:“什么搞一起?我就是跟他见过一两面,刚说了一会子话而已。”

“呵,是啊,才见了一两面就请你上车,又是谈心又是随手塞你一张一百万支票,啧啧,啥时候咱家林子这么值钱的。”文青故意挤兑她。

林子涵听得直翻白眼:“首先,请我上车的不是他,是肖峰,而且他找我不是私事,还有,那个支票也不是给我的。”

“还不一样,那些霸道总裁和小家碧玉都是这么搞起来的,机会难得啊。”

“还霸道总裁咧?你以为电视上咧,我根本和人家不熟好吗,要不是肖峰,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肖峰也好啊,青年才俊,比荔枝那种毛头小子好得多了,你考虑看看,他的支票本子即便没有一百万,也该有十万呐。”

“不跟你说了,满脑子拜金思想。”林子涵一跺脚,站起来抱着奶茶就回房。

文青追了过去:“你倒是考虑考虑嘛,荔枝真的条件不行啊。”

“以财取人是不对的,我先眯会,晚饭的时候叫我,去吃牛肉面。”林子涵站在门里向文青摆摆手,做了个鬼脸,门碰的一下关上。

说是睡觉,林子涵却也睡不着,趴在床上,拿小笔记本写购物清单,打算在笑面虎他们出发前送过去。

写着写着,六点,她接到荔枝的电话:“涵涵宝宝不在,我饭都吃不好了。”

林子涵对他的软言伎俩很是熟稔,答:“这几天我还得请假,等我回来,吃饭算我的。”

荔枝一听,很是兴奋:“真的吗,宝宝,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他顿了顿,换了一个语气:“宝宝怎么请那么多天假期?家里出什么事了,需要我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