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最刺激澡堂的同性故事,两个校花被校长双伦

2021-06-11 09:51:01情感专区
高三的假期像是在大学前的狂欢盛宴,有着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挥霍,尹小天和韩甜甜及双方父母给自己找理由出门旅行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把几个著名的景点都看了个遍。旅行的固然是

高三的假期像是在大学前的狂欢盛宴,有着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挥霍,尹小天和韩甜甜及双方父母给自己找理由出门旅行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把几个著名的景点都看了个遍。

旅行的固然是有的,但比不过太阳放纵的热情。

将韩甜甜和尹小天两人,都晒黑了不止一个度。

韩甜甜对这无关紧要,终归军训还是得晒黑,尹小天就不必说了,他这个注定几年沐浴阳光的就当事前准备了。

尹小天的报道日期是七月末,韩甜甜提前几乎一个月,她问过景洛水,尹小天好像要买30号的票。

她自旅行回来,早晚往外面跑,韩迪和霍伊人以为她只是出去逛,每天傍晚六点多韩甜甜都会准时回家,虽然不知道女儿在做什么,只当作高三一年读书憋坏了,触底反弹出去玩,担心她不够钱花,还给了她一千块花销。

其实,韩甜甜是去了一家手工店,近十天的时间报名学了烧陶,想亲手做一个可以挂包上的小饰品,可惜从捏陶土到烧制、上色,总共做了五个龙猫陶器,前面三个因为厚薄不一、变形等等原因,被韩甜甜扫到了垃圾桶里。

再报废一个才做成了她口袋里幸存的这个看着不止两百吨的肥龙猫,肚皮比宫崎骏动漫里龙猫的圆肚子还要大一号,尾巴也短得像兔子,不挑剔地看,勉强能称得上是丑萌吧。

“甜甜,今天不出去了吗?”

霍伊人手撕着韩迪昨晚烤好早晨加热的小面包,配着一杯鲜榨的橙汁,韩迪因为要事先处理食材,所以是韩家起得最早的人,每天都会给韩甜甜母女俩准备美味的早饭。

很难想象穿着考究得像中世纪英国绅士的韩迪会是一个整天和油烟打交道的厨师,他一般准备两套衣服,一件是用料讲究的常服,另一件是厨师的纯白衣衫。

韩迪穿的常服是霍伊人去一家老字号的成衣铺订做的,这样子的手工制衣的店所剩无几了,这家店坐落在胡同内的一隅。

“我不出去了,我去找景阿姨!”

“哎,你把早餐吃了再去。”

但韩甜甜早就跑出门了,霍伊人坐下从盘子里拣出几个烤得金黄的小面包,装碟塞进微波炉里。

叮咚!

“谁啊?”

景洛水坐沙发上看着一本新出的花艺杂志,不愿起来便朝餐桌那边喊了一声。

“小天,你去把门开开。”

尹小天叼着油条,含糊不清地应道,便跑去开门了。

“咦,你不是今天的车票吗?”

人字拖加一件松垮的肥T恤,尹小天的装束使韩甜甜有点奇怪,把门开了之后尹小天又叼着油条回餐桌去了。

景洛水回头看见了韩甜甜道:“是甜甜啊,来来来,到我这里来。”

所有人都以为景洛水会去做一个搏击馆当教练,但她大跌眼镜地去学花艺,并且成为了一名专职教人插花的技师。

教导韩甜甜插花以及女子防身术,是景洛水乐此不疲的事情。因为她可以趁机好好地蹂躏韩甜甜的小圆脸,韩甜甜的价值在她心里熠熠生辉,一个长着娃娃的真人放大娃娃,手感极佳,拥有丰富的表情。

景洛水热情地拉着韩甜甜坐到自己旁边,把杂志摊了开来说道:“今天阿姨教你插花,你看杂志上哪个好看,我教你插。”

家里两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常令她觉得自己谈插花是在对牛弹琴。

“不了,不了,我找尹小天有点事。”

韩甜甜连连摆手,景洛水热情的表情使她想起了从前受教导时的奇妙发展——最后都沦为了搓揉脸蛋及大型换衣现场,她觉得自己的脸蛋滚圆滚圆的,和景洛水那持之以恒地努力密不可分。

“哦……那你们两个年轻人聊吧。”

景洛水说话的语气怎么听都带着遗憾的色彩。

算起来总共有两个月零十天的时间了,她可是相信得紧那怡人的手感。

“你们两个聊吧,我去店子里看看。”

心情不太好的景洛水决定去找自己闺蜜霍伊人聊聊,顺便看看她的店里又进了什么新的品种。

景洛水一出门,韩甜甜便像只兔子一样蹦到了尹小天旁边,拉开他旁边的桌子坐下。

“喂!讨厌鬼,你的行李准备好了吗?别忘了收拾东西。”

尹小天咽下最后一口油条,并且喝了小半杯豆浆,嘴里的东西全咽了下去,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没有告诉你,我事前请了个假,可以玩到九月份才去学校吗?”

“不可能!”

韩甜甜立刻反驳。

她特定上网查过,国防生的规定更严,没有哪个人说过可以请假的。

“怎么不可能?这就是优等生的福利,蠢甜你是没有机会享受到了。”

尹小天笑得格外欠扁。

“哼!”

韩甜甜有种受到欺骗的感觉,如果她知道尹小天九月份才去报到,那她就不会拿一个“次品”的小陶偶过来了,再给她十天的时候,她肯定能烧出一只完美圆润的龙猫。

“蠢甜你手里拿着什么?”

韩甜甜的一个拳头始终攥着,尹小天好奇的目光凑了上去。

把手藏在了后背,韩甜甜气鼓鼓地说道:“没什么,什么也没有。”

“是吗?”

尹小天是不信的,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轻易地就抓住了韩甜甜藏在背后的手。

“给我看看!”

“都说了没什么了!”

韩甜甜慌乱地把那个小陶偶换到另一只手,尹小天打开她的手心空空如也。

于是又去抓她的另一只手。

“放手!”

韩甜甜挣脱得厉害,但尹小天还是成功地拿到了韩甜甜手里的龙猫陶偶饰品。

肥肥的龙猫的头打了一个小孔,尼龙绳穿过去打了一个结,刚好能挂在书包或者钥匙扣上面。

“笑吧,笑吧,我知道丑爆了,一点也不好看……”

“挺好看的。”

韩甜甜自暴自弃地说着的时候,却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心里有点小窃喜。

“你说什么?”

“和你一样,矮矮的,圆圆的。”

在尹小天亮出的八颗大白牙下,满脸期待的韩甜甜完全地吸收了他喷洒出来的毒液。

“尹!小!天!”

暴怒的绵羊韩甜甜握紧了她的小肉包子拳头。

她是脑袋抽了,才会以为这人嘴里会冒出什么象牙。

尹小天躲避着韩甜甜的粉拳,将那个丑萌的龙猫玩偶举得高高的,以免误死于韩甜甜的拳头之下。

“我明明在夸你。”

蠢甜小小的一只,包子圆和龙猫的脸七成想像,他难得地夸奖了蠢甜,怎么又惹她生气了?

“啊啊啊!讨厌鬼,去死!”

韩甜甜怒捶逃到了沙发上的尹小天。

尹小天把那只小龙猫抱在胸前,把后背趟开来,韩甜甜的大力粉拳,似雨点一样敲打着他的背。

“你再来我要生气了啊!”

“我才不怕你。”

如果尹小天敢打她,她就跑去跟景阿姨告状。

尹小天反手从沙发上蹿起,抱住了挥舞着拳头的韩甜甜。

“看你怎么打我?”

他得意洋洋的说道。

可是却忘记了两个人都不是小时候了,虽然韩甜甜发育比较迟缓,然而该有的还是有的。

两人抱在一起就像夹心饼干,韩甜甜的敏感部位抵着尹小天坚实的胸膛,还有发丝上萦绕着的柑橘味洗发水的香味。

韩甜甜和尹小天意识到了某种状况,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素面朝天的两人脸蛋像上了腮红。

“我……我回去了!”

韩甜甜像是被烫着了一样,推开了尹小天,夺门而出。

回到家的韩甜甜把门嘭地一声反锁了,又跑到了自己的房间,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好像不属于自己的一样,幸好霍伊人已经去上班开店了,否则,韩甜甜一定会被盘问一番。

家中客厅的尹小天傻傻地坐在沙发上,把鼻子凑在刚才揽过韩甜甜腰的两手上嗅了又嗅,寻找着刚刚闻过的味道。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变态,尹小天赶紧把手放下。

实在……实在是太变态了,韩甜甜……

从那一刻起,尹小天意识到有些事情已经不同了。

九月三十日,韩甜甜拖着行李箱在高铁站,检完票之后进了候车室,却在这里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尹小天?你怎么在这里?”

“韩叔叔怕你路上被人拐跑了,特意派我过来送你去学校。”

尹小天今天穿得清爽整洁,配上他俊秀的脸,给人一种阳光帅哥的感觉。

“切!”

韩甜甜压根不相信他的鬼话。

尹小天买的票隔了韩甜甜两排座位,上了高铁他去找坐韩甜甜旁边的一个大叔换了座位,他的座位靠窗边,票价都是一样的,所以那个大叔同意了交换。

高铁在飞速地疾驰,窗外倒映着的景色,犹如油画大师的笔触。

韩甜甜脑袋磕了几下,支撑不住头一歪就小声地打起了呼噜。

时间是下午三点,尹小天轻手轻脚地调节韩甜甜的座位,将她的头轻柔地放在靠背枕着。

到了学校,人山人海之中,尹小天与韩甜甜的组合引人注目,没见过秀恩爱这么嚣张的!

尹小天手提着粉色的行李箱,另一只手揽着韩甜甜的肩膀,两个人站在一起无比养眼,他们没有注意到旁边面瘫假装高冷的少女,紧张地瞄来瞄去的小眼神。

有尹小天这个男生的帮忙,韩甜甜被安排得妥妥当当的,连床铺都被尹小天一丝不苟地铺好了,另外,他跑外面的超市买了一大堆零售,招呼韩甜甜寝室的几个女生一起吃。

在韩甜甜没有注意的时候,神神秘秘地和几个女生交换了联系方式,明里暗里说道自己的学校管得严,希望大家好好“照顾”韩甜甜。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开窍之后的尹小天提前去宣布主权了,他偷偷地把尹建国珍藏的一瓶景洛水送的法国名牌香水拿了出来用,出门前在自己胸前喷了好几下,提前去发廊剪了一个干净帅气的发型。

临别之际,尹小天和韩甜甜站在寝室门口,韩甜甜猝不及防地被尹小天大大的拥抱抱了个怀。

“蠢甜,你在学校不要被人骗了。”

尹小天在韩甜甜的耳边轻声说着,韩甜甜觉得耳朵痒痒的。

“我才不会呢。”

韩甜甜扬了扬自己毫无威胁力的小拳头说道。

到了高铁站,尹小天没有回C市,而是立即买了去学校的车票。作为推迟一个月报到的代价,等待着他的是两个月的加倍训练。

景洛水找了朋友帮忙,但是告诉尹小天,自己做的决定,就要做好承担的心理准备。

时隔一个月,毒辣的大太阳底下,国字脸的教官与尹小天两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偌大的操场底下。

“尹小天!”

“到!”

其他穿着迷彩服的学员坐在场边的阴凉处休息,看着站了两个小时军姿没有一点变形的尹小天,都不自觉地佩服。

尹小天请假一个月延迟报到的事,他们都听说过,开始还以为是个娇生惯养的怂蛋,可这人到了之后,天天在大太阳底下加训没喊过一句求饶的话,硬气得很,一句话,纯爷们!

最令他们津津乐道的就是,尹小天自己说的,为了送媳妇上学而请假的彪悍理由。

“后不后悔?!”

汗水不要钱地从额头滴落,汇成了一条小河,咸苦的汗水流到了尹小天的眼睛里,但教官在他面前盯着,所以不能眨一下眼睛,否则就是违规,又要加训,薄薄的帽子顶着大盛夏的暑气。

“不后悔!”

尹小天大声地回答道。

国字脸教官冷峻地笑着,显得不近人情。

多亏了这个刺头儿,不然这帮新兵dan子还没那么听话。

他当年在景洛水手下呆过,拿过全国比武第三的名次。

也不是说报复,军人没有那么小气,严格要求也是景洛水的意思,正好他也在景教官的儿子面前耍耍威风。

“都给我看好了,这。”他大声说着,指着站得笔挺的尹小天:“所有不遵守纪律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

所有人齐刷刷地喊道。

“大声点,我没有听见!”

于是,所有人又重复了一遍,差点没把嗓门喊破。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