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生物老师用身体满足我,老乞丐把娇妻吸出奶水章节

2021-06-11 09:35:50情感专区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两人站在某富豪别墅的窗户外边,曙耀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俞熹多年未曾见过的舒畅,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没有表情的,只有面对她的时候还是带笑的,对旁人总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两人站在某富豪别墅的窗户外边,曙耀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俞熹多年未曾见过的舒畅,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没有表情的,只有面对她的时候还是带笑的,对旁人总是黑着一张脸,吓的人家都不敢上门了。

俞熹扯扯曙耀的衣摆:“要不要进去?”

“进去做什么?我们该走了。”

看着旁边的俞熹,银发银眸子,心里不知怎的开心起来:“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我们也去国外旅游,好好玩。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俞熹一下子扑倒曙耀怀里,挂在他身上:“我也要像他们一样;还有电视里边演的那样拍照片,我们两都没有拍过照片。”

“好。”

“我也要上电视,像电视里演的那样。”

曙耀皱了眉心,他的熹儿要是上了电视,会有更多的人看到,到时候会不会有更多的人抢她,这个不行。

“不行。换个别的。”

“那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我考虑考虑。”

俞熹笑逐言开的在他唇上快速亲了一下,道:“好不好?”

“好。”

日子照旧过着;惟蕊一直跟在俞熹身边,只是俞熹向来不是个能被圈着的主,先前因着不熟悉,曙耀又怕极了她出门乱用魔法,扰的人间不安,限制了她的行动。可他要时刻盯着店,有缘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只得让惟蕊带着她出去玩,也好看着她乱来。

天色微亮,迟暮的老人敲开了应遮的门。

没人来迎,却是自己开了;房间开的是昏黄的灯泡,一个青年男子穿了一身黑色长衫端了一盏茶放下:“请喝。”

迟暮老人颤巍巍坐下,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我快死了,但有一人我终是放不下。”

曙耀没答话,示意她继续说。

“我想请你帮我圆一个梦,做一场团圆的梦。”

“好。”

曙耀领了她去后面的院子。初升的太阳红艳艳的,借着夏日的朝露天空染上了一层橘色的气晕,院子里颇有一股子江南院子的委婉精巧,妙不可言;此刻迟暮老妇也已没了欣赏的心情,走的极慢,每走一步都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曙耀也不急,只等她慢慢的走。

“你只管躺在这里,好好做上一场梦。”

“谢谢你小伙子。等我死了,麻烦你把我火化了,找个有风的日子送出去。我带着积蓄来,不晓得够不够?”老妇看起来有些羞涩,生怕自己囊中积蓄不足。却听的曙耀说:“不要钱,只要你心尖上的一滴血,不疼。不用怕。”

“谢谢你小伙子。”

某天,你突然想起一个人,他在你的生命里曾经肆意穿梭,将你的人生搅的天翻地覆,你以为有明天;他却带给你一场兵荒马乱之后销声匿迹。

或许,你当初最该做的,是将他踹出你的人生从此风平浪静;可你知道你舍不得。

年少的那么一段被深深埋藏在心底的爱恋,它曾经被捧在手心怕花了,放在心底怕腐烂了,想说出来却怕惊吓了少年。在青葱岁月里爱人的时候最是奢侈;可细念在爱他的时间里大多都是沉默的,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故事,没有矫情的死缠烂打,有的只是埋在心里的歇斯底里。因为爱的太沉默,却又显得太轻描淡写;当后来再想起来的时候,那些深入心扉的爱恋却连呼吸都怕惊吓到它。

老妇躺在亭子下的躺椅上,缓缓闭上眼睛;好像看到了年少的两个人一同去上学放学回家。

当我独自向着我心所系的方向背道而驰,甚至距离我最爱的人越来越远的时候我竟然开始变得坦然。那个我曾经信誓旦旦的、费尽心机想要靠近的人,我最终的选择却是放弃。

如今,窗外风景怡人,我坐在车厢内看着极速倒退的风景。

或许,忘却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距离。

现在这一场梦,是不是会变得更加圆满。

她记得那时候分开时说的是:细念上了大学找一个喜欢你的人好好在一起吧。

她总是一遍一遍的想,细细的琢磨细细想,他那时候定是知道自己喜欢他的。

“阿念——”细念从阳台往下探了探,朝祁岳招手。

一把扯过书包,手里还抓着面包横冲直撞的就跑了出去。将一盒牛奶扔给他:“呐。今天好像早了些。”

“阿念,岳岳。路上小心,到了学校好好上学。”

“知道了。阿姨。”

所谓‘青梅竹马’就是一个人能够在你年少时闯进你平静无波的岁月里并且将它搅的天翻地覆,甚至但凡一提到他的名字所有人都会理所当然的将你和他的名字扯到一起。

然而这一场年少时的兵荒马乱,最后只能让我一败涂地。

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细念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那时候的细念孤独而又脆弱,当遇到坚韧温柔的祁岳时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不愿松手。

他眉清目秀,他聪明伶俐,他惹人喜爱。

细念依赖他,很依赖他。甚至,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渐渐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