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餐桌下的手指进进出出,被喂了催奶药H文

2021-06-11 09:28:10情感专区
作者有话要说:万分感谢瑞大人指出某L的笔误,老九是慕容泠啦,可能是老想着慕容澈吧,所以写错了,真是羞愧啊,惭愧啊,脸红啊,地洞啊~~~~~~~~~~~~~~~~~~~~~还请各位大人原谅,某L已经调整过了,如果还有这种错误,还

作者有话要说:

万分感谢瑞大人指出某L的笔误,老九是慕容泠啦,可能是老想着慕容澈吧,所以写错了,真是羞愧啊,惭愧啊,脸红啊,地洞啊~~~~~~~~~~~~~~~~~~~~~还请各位大人原谅,某L已经调整过了,如果还有这种错误,还劳烦各位大人目明如电,一针见血的指出来,某L感激不尽!!!扣谢扣谢~~~~~~~~~~~~~~~~~  一出门,远远见着慕容浛拂袖而去,慕容泠立在当下,连连跺脚,咬着下唇不做声。

我扶了慕容泠一把,悄声道:“这是作甚麽?”

慕容泠紧紧握着我手,急道:“飞景,老十二说要是不赶你走,就要杀了你!”

我摸摸他头发:“王公子说笑呢,九王子又何必介意?”

慕容泠摇摇头:“老十二虽然心狠手辣,但是城府颇深,说出这话可见他是气极了,方才你们究竟说些甚麽?”

我一挑眉毛,顾左右而言它:“九王子莫急,飞景自有办法。”

慕容泠皱眉不已:“甚麽办法?”

我使个眼色,韩焉点头而去。我自拉着慕容泠回房坐下,沏热茶一杯予他,方道:“恕飞景僭越直言,十二王子对九王子怕是不止手足之情。”

慕容泠面上一红:“别听奴才们乱说。”

我含笑道:“九王子面嫩,是飞景的不是了。不过飞景想知王子心意为何。”

“心意?甚麽心意?”慕容泠面上更红。

我摇摇头,起身临窗而望:“王子且看,池中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不知是蜻蜓选的荷花,还是芙蕖挑了蜻蜓?”

慕容泠紧紧捏住杯子:“飞景,他是我弟弟!”

我轻轻一笑:“王子莫恼,飞景不问就是了。”

慕容泠叹口气,缓缓道:“我天性闲散怕事,若不是十二弟亲口说与我,我万万不信的。”

“那九王子买了飞景,是为堵了十二王子的嘴麽?”嘴角轻扬,一丝暗讽涌上面来。

慕容泠忙的起身道:“飞景莫要多心,我…对飞景,自是爱慕之极!”

我呵呵一笑,醒过来环住他:“可是王子却将飞景推至此等尴尬境地,莫非这就是王子口中的爱慕之极?”

慕容泠咳嗽一声,没有答话。

我又道:“飞景倒是不介意王子如此作,不过,飞景要死也要死个明白。”

慕容泠紧紧拉住我:“飞景莫恼,飞景莫恼!我对飞景却是一片真心,只是不想连累了你…”

我勾起他下颚,凝视薄唇一张:“若是王子当真喜欢飞景,那是否该为飞景想些甚麽了?”

慕容泠嘴唇一动,没有答话。

我缓缓垂下头来,鼻尖轻触他耳侧:“九王子,飞景没甚麽野心,不过想下半辈子过得平平安安,不知王子可愿成全?”

慕容泠身子一颤,我又道:“九王子,飞景早已说过,若是九王子想做甚麽,飞景定会拼死完成,就不知九王子是否如飞景所想了。”

慕容泠一愣:“你想作甚麽?”

缓缓滑过他喉间:“飞景不过是想王子过得轻松自在,莫非九王子不想?”

慕容泠垂下头来低道:“我不想有的没的,只想平平淡淡了此一生,若能得飞景相伴,自是惬意之极…”

我呵呵一笑,放开手来:“九王子,身为王族,只怕身不由己。就说十二王子,会让你如意麽?”

“十二弟不过是年少气盛,一心只想戏耍罢了。”

“戏耍?”我连连摇头,这个慕容泠,该说他是不知好歹,还是太过天真,“那敢问九王子,何以此次卫国之行,九王子要来?”

慕容泠摇摇头:“父王要我与十二弟一同前来,故而…”

父王?申王倒是想得开,就这麽轻轻容易派了两个王子?我面上淡淡的:“那不知九王子以为尊上是为何如此啊?”

慕容泠张张口,没有言语。

我一笑摇头:“恕飞景大胆,尊上之举,醉翁之意啊。”

慕容泠一皱眉:“父王只说是今年雨水颇丰,不止卫国受灾,我国境内也有损失,到卫国探查一番,也好有个应对。”

“那王子可知,无故匿身潜入他国,可是奸细之举,被抓住了,身死事小,被卫国借口攻打事大啊。”

“慕容泠一愣才急道:“可是十二弟说,卫国这边是知晓的,还是他们大王爷亲与接洽,怎会出漏子?”

不由一惊。刘钿有这麽大的胆子麽?还是父王故意下的饵?

想父王行事历来谨慎,申国又是他眼中钉,如此行事就不怕申国起疑?如此想,当不是父王之意;但刘钿怎敢假国之名行事,不要脑袋了麽?!申王居然会答应,也很奇怪。但从所派二子来看,信是信了,却也不敢全信。因着这两个王子都不是朝中极有权贵的主儿,带的士兵也不多,多半是来试探的。

再一想刘钿上的折子,父王回的话头儿,倒有点儿眉目。

该是刘钿也猜到父王想动申国,苦于没有借口,就想出这麽个阴招儿来。父王晓得他之意,没有明说,暗地里撑腰,刘钿才敢夸下海口来。但刘钿一是想在父王前邀功,二是想趁机捞点儿好处,若能削弱了我,于他而言,自是天大的好事!

想通此节,倒是坦然,也就一笑:“既如此,倒是飞景多想了。”

慕容泠亦笑道:“我就说嘛,飞景这麽聪明,该体谅的。”

我摇摇头:“体谅归体谅,可是夹在两位王子中间,飞景甚是难作,求王子成全。”

“你想作甚麽?”慕容泠一奇。

“王子,若是真愿远离朝堂腌雑之地,身在何处倒无妨,心中安宁才是上上。”我话里有话,且试探一句。

“心中安宁…王室子弟,有几个能得善终的?”慕容泠苦笑一声,连连摇头。

“王子,事在人为。”直直盯着他双眼,一字一顿道,“若只是求得一隅容身,总有办法。”

慕容泠眼中一亮:“飞景此言当真?”

“自然。”我傲然一笑,自信慨然。

慕容泠愣愣望我一阵,才轻道:“可我…”

“王子若是担心十二王子,那飞景有两个方法献于王子。”我轻轻握住他手。

“说说看!”慕容泠来了兴致,拉我一同坐下。

“其一,王子将飞景送予十二王子;其二,王子名面上将飞景赶走,实则飞景先回申国为王子打点。王子以为如何?”

慕容泠张口结舌,愣在当下。

我又道:“这第一,我离了王子身边,十二王子也不好再拿这说事儿。此外,我到了十二王子身边,自有法子盯着他,若有甚麽不轨之举,也好告知王子有个应对。”

慕容泠摇摇头:“不好不好。且不说我舍不得你走,就是跟在老十二身边,也没那麽轻省的,他不会放过你。”

我笑笑:“经过今儿早上的事儿,王子还觉得飞景会吃亏麽?”

慕容泠涨红了脸:“自然不是小看飞景你,只是老十二是睚眦必报!”

我轻道:“有王子这句话,飞景也觉得没找错主子。不是飞景自夸,我功夫寻常,却也不会任人宰割!”

慕容泠摇摇头:“你还是在我这儿好些。”

我不觉一笑:“也好,那就先让飞景去申国,回王子打点打点。”

慕容泠道:“飞景…你究竟是甚麽人呢?我觉得,你若愿意,就是把天下握在手中也不是难事。”

我一皱眉,正要说话,他却抢道:“不过,飞景心中也不会有这个天下吧…”

叹口气:“九王子,飞景就是飞景,不是甚麽了不得的人物,也盼着平平安安国一辈子罢了。”

慕容泠激动道:“那我与飞景现在抛开这些,纵情山水,且不美哉?”

我一笑摇头:“王子情真意切,真叫飞景感激,也叫飞景惭愧,但王子不妨想想,真抛得开麽?”

慕容泠想了一阵,眼中黯淡下去:“说得也是。”

我拍拍他肩膀:“王子莫急,总有办法。”

慕容泠复又雀跃道:“也是,只要有飞景在,何事不成?”

“王子谬赞了!”我口中淡淡的。

沉吟一阵。复又道:“飞景有一事不明,想请教王子。”

“你说!”

“听闻豳国的白槿王子要入申国为质,可是?”

“你消息挺灵嘛。”慕容泠笑笑,“确是如此,说是入我国潜心向佛,实则是为人质。”

“为甚麽会有如此举动?”

慕容泠压低声音:“飞景,你晓得不久前卫国刘锶送亲之事吧?”

“略有耳闻。”

“就是呢!刘锶去了这一次,豳国朝中巨变,大王子白栅明是戍边,实则暗贬,支持他的金杰也丢了相位,有关之人皆受到牵连,二王子白榆的势力如日中天!”慕容泠喝口茶方道,“但白榆也晓得这一切都是卫国的支持,特别是刘锶相助,才有此等局面,他怎能不感激,或说,怎能不忌讳?”

我左眉一挑,这事儿传成这样儿,也好也坏。

慕容泠又道:“现在豳国明是豳王掌着,实是白榆把持朝政。而白榆入主,与卫国管着有何不同?这才将白槿送入申国,免得各国惶恐,联合对抗卫国和豳国而已。”

暗自点头,这一点亦早想到。不由心下黯然,白槿弄到如此境地,与我,终是脱不了干系。

慕容泠见我默默不语,小心道:“飞景?想甚麽入神了。”

“哦,只是在想,白槿王子据说比女子还美,不知是真是假。”勉强打个哈哈。

“原来飞景也会想这些个,你且放心,只怕天下除了刘锶,没人能与你相比!”

“刘锶?”我一挑左眉,明知故问,“九王子见过刘锶?”

“不曾,但久闻大名了。不过我以为,不过是夸大其词罢了。”慕容泠摇头笑道,“刘锶可能长得英武些,战场上多是血腥厮杀,男子硬气居多,那刘锶智多诡奇,也就显得不同些罢了。”

“也是呢。”我呵呵一笑,不提此节,“那王子可想好,究竟要飞景如何呢?”

慕容泠一抿嘴唇:“我是万分不愿你离开,不如你留在我身侧,等卫国的事儿罢了,你与我再一同回申国去,如何?”

我转念一想,顺水推舟道:“也好,飞景也舍不得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