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别啊这是餐桌-娇妻被几个老外玩惨了

2021-06-11 08:52:47情感专区
“嚓嚓……”一个亡命的人影,在此时突然间走在一片路上。路上很泥泞,并且多出了树根和积水。他的身体拖沓着,双手垂落,四肢颇为柔软。他没有什么精神,就像

“嚓嚓……”

一个亡命的人影,在此时突然间走在一片路上。

路上很泥泞,并且多出了树根和积水。

他的身体拖沓着,双手垂落,四肢颇为柔软。

他没有什么精神,就像一个死尸一样,在死命拖着自己的身体,飞越艰难困苦,奋勇前进。

“咻咻咻……”

一阵风声传出,萧鸢殇身体的一抖,不由自主地停下动作,并且向着四周左顾右盼。

他的浓眉大眼挑了起来,突出了一种不知不觉的惊讶。

他的头发被风吹开,在眼前擦过,多出无关痛痒的感觉。

但是可以发现,他的头发上,都多出了根根银丝。

在这几天之内,他已经成为了如此落魄的一个人。

身上没有发现任何其他情绪,萧鸢殇就像是一个死魂一样,飘飘悠悠。

他等着什么?

漫无目的地迁徙跋涉?

他在诅咒着任何东西?

突然间,他的头抬起来了,脸上露出了一种喜悦神色。

他头发已经很乱,多出了湿漉漉的感觉。

身上的衣服都湿了,水一滴滴地下落。

还有种不知不觉渗透出的可怜。

不知是不是什么在召唤他,但他却瞬间改变方向,伴随着“唰唰唰”的声音,没有一句话,他就朝着一个特定的地方,对准那一条狭窄的小径,跑去了。

他的身体,是什么样的力量,才将他驱使的?

如此厉害,到达了变态的地步。

但是他却已经跑了出去。

飞溅起的泥土还有水,都混在他身后。

他的身体像发动机一样,源源不断的体力,很快就暴增而来。

所以,“萧鸢殇”索性就这样做了。

身体兔起鹘落,他很快就消失在小径的尽头了。

他在跋涉的时候,一意孤行,向着前方。

一团紫色的东西在水下呈现,他的脚已经没入水中,膝盖上凉飕飕的,泡在水中,已经有些发白了。

他实际上是一个死人,但是却有了一个人的灵魂支柱,所以没有死去。

他的身上,一切都是晦暗的,但是这一条河的中央,是萧鸢殇的目标所在。

所以,他是这样做的,也是这样子说的。

一步一步地趟水过去。

萧鸢殇像是一个死尸一样,此时浮在水面上,好像是如履平地的。

水波荡漾,这萧鸢殇趟河,这是在作死吧?

他的头,突然消失了。

但是,他在最后到了河心深处的时候,已经是一个猛子扎下去,如是在将什么东西夺取一样。

“终于得到了这东西。”

片刻时间,他已经爬上来了,脸上带了一些水珠,但是声音却是恰到好处的希望。

他的笑容,也是很温暖的。

现在,他手上小心翼翼捧着的东西,就是紫乾了。

那紫乾已经是黯淡无光,但是如果将它照亮,它却会像紫水晶要闪亮。

它的身上,有种沧桑的感觉,但是却像一颗鹅卵石一样,即使大了许多。

这里的世界,作为被水湮没的世界,已经没有了鸟鸣声。

那些树的高度已经被湮没很多。

一些事物的游走声音,只在水下了。

这里只有鱼虾和水下掠食者了吧。

那些蒙受巨大打击的尸体,是这里曾经威风凛凛的猛禽。

鸟类已经迁徙,奔赴到高地。

而此刻,萧鸢殇久久伫立墨色的水中。

他笑着,将这凝聚着他无数希望的紫乾,轻轻举起。

“月神,让我重返之前的辉煌吧……”

他身上,有种悲悯的感觉已经产生了。

“萧鸢殇”,并非是一个什么纯洁之人,也不是白莲圣母。

他的身上,或许还有什么原因,因为他的心脏很奇怪--

隐隐约约是两颗心,但是他最终却只能竭尽全力,让一颗心跳动起来。

他举着紫乾,早已笑得一塌糊涂。

“呵呵……月神,征战,变星,天之陨落……”

现在,萧鸢殇的笑靥很猖狂,并且多出了不可一世的感觉。

晏熹歆懒洋洋地笑了笑,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这肉身,是什么人的东西?

是萧鸢殇的。

现在,她转动眼珠,突然间已经有了什么打算。

“好呀,就这样子吧……”

心中是一种无力的希望,晏熹歆其实很感伤。

“我都已经面目如此,还能活下去吗?”

突然间,一阵刺目的光亮,晏熹歆的手上,是突然间爆发出的紫色光亮。

“嗯?”

她的身上,突然间涌现出无数的力量。

确实,她有些惊讶了。

身体如被什么东西融合了一样,但是晏熹歆又感觉到不对劲。

这……

不得了了!

是一种浩瀚的天地之力,在将自己的身体感染。

“呵呵,你个头东西,拿我怎么样?”

晏熹歆知道自己要完,但是却笑得很轻松,而且欢畅。

她知道这是干什么了。

难道……一个法器和人合体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