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疯狂的肥岳交换,我在开会他在下添的好爽

2021-06-11 08:42:40情感专区
元宝是鹿嫣然的儿子,早上出发的时候还见过他,就顺便拿他的名字来用了。鸾朝以女为尊,许多男子在弱冠之前不跟家族姓氏,平民只有名,也只有文人才会有字。而像晗和昭游这样以男宠和

元宝是鹿嫣然的儿子,早上出发的时候还见过他,就顺便拿他的名字来用了。鸾朝以女为尊,许多男子在弱冠之前不跟家族姓氏,平民只有名,也只有文人才会有字。而像晗和昭游这样以男宠和外室自居的,一般都不会拥有姓名。

夏天冷听我报上这名字,竟然抿唇,露出个笑容。他低头,伸手握拳,挡住上扬的嘴角。

“元宝是你的名字?”他问。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点头说:“是啊。”

夏天冷:“这名字简直像在叫小狗。”

“……”

夏天冷这名字很霸气?你家三姐叫夏肉饼我还没笑呢……

元宝这名字又不是我取的,跟鹿嫣然说去啊……

我在心里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转身去马棚取马。

我牵着红衣走向庄园门口时,一个仆从拿了罐香油说要送给我。

“这是四爷吩咐的。”

“他人呢?”

“少爷回军营去了。”

这或许就是女子和男子的待遇了。

如果是女子,主人一定会亲自相送,而不会让我一个人就这样离开。可能也是因为夏天冷吩咐的,我才能得到这罐香油,否则我连临别礼物都没有。

回到木屋时天色已不早。

可能是因为脑海里盘桓着夏家的事,当夜就做起噩梦。

我梦见老太婆佝偻着身子,被灌下那碗毒药。她挣扎嚎叫,却无法抵抗。喝完毒药后,她口吐白沫,神志不清,短暂昏迷又露出邪佞笑容。

她咒骂着天地,尤其提到飒澜神。

然后就是祭司们的吟诵教义的声音。他们的声音逐渐变成厉鬼的尖啸,充斥在我的耳中。梦境消失,眼前陷入昏暗。

我在梦中醒来,回到木屋的床上,被妖魔鬼怪压得动弹不得……

耳边传来不同人的声音,淹没在鬼哭狼嚎之中。

——快走……拿上诏令……快走……

……

——你真的能保护霜儿吗……

……

——反正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也没几天了……

……

——如果他真的喜欢我,不会再将我带回来……

……

——你终于一无所有了……

……

是鬼压床……

我挣扎半晌,才终于从睡梦中惊醒。

尽管知道是梦魇,我还是坐在床上痛苦了好一阵。

趁着清冷夜色,再仔细一想,我顿悟了整件事。

夏老太君给了我三个暗示。

第一个暗示是我的皇姐被远花下毒杀死,她想暗示说周围有人在下毒,而且是对她的孩子。

第二个暗示是她“痛恨”暄夜教。我母皇不信教,即使勉强算信,她祭天的时候找的也是暄夜教的祭司。既然她信仰飒澜,又为什么会往墨云庙中放毒米?因此,毒米不是她做的。

第三个暗示是让我快走。可见,她所忌惮的人就在现场。昭游这个家伙的存在太过明显,可他在庄园里是否还有其他同谋,这就不得而知了。

夏竹提醒我下毒这件事,到底指的是有人在控制她的子女,还是她的子女被下毒?

现在再仔细一想,倍感后怕。

我竟然孤身一人前往庄园,还找夏天冷要昭游的底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