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泰迪上我五六次,跨坐硕大噗呲

2021-06-11 08:17:01情感专区
这道厉声喝斥,惊得府衙内众人齐齐顿住。霎时,糟乱的场面静了下来,气氛变得沉闷压抑,像是一根绷紧了的弓弦。李悠然惊喜地转过身,见到李逢君,她心中忽然涌生出新的力量。李逢君面沉

这道厉声喝斥,惊得府衙内众人齐齐顿住。霎时,糟乱的场面静了下来,气氛变得沉闷压抑,像是一根绷紧了的弓弦。

李悠然惊喜地转过身,见到李逢君,她心中忽然涌生出新的力量。

李逢君面沉如水,大步迈进,行动间玉珏环佩随步相撞,手中握着锋芒毕露的出鞘剑,宛若一尊杀神。

他抬眸望向坐立不安的府尹,挽了个剑花,厉声道:“本王的妹妹,岂是你说抓就抓的?”

府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燕王的权势、手段,他是见识过的。正因为见识过,才会惧怕到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李逢君目光一转,纯黑幽深的眼映出李悠然慌乱狼狈的模样,可是好在她并无大碍。

他松下那口一直紧提不懈的气,又重新露出温润的笑来:“阿然莫怕,来我身后。”

李悠然听到他熟悉的语气,心里忽然被什么东西一撞,酸涩得就要流泪。她绕过呆愣住的衙役,奔向李逢君。

还未至,顾子杭便忍不住出声:“燕王,你可要想清楚了,李悠然并非燕王府的亲生血脉,难道你还要一味地护持她?”

李悠然的脚步顿住,心有顾忌地站在堂下中央,眼巴巴地望着李逢君。

李逢君却并不回应顾子杭,见她不动,叹了口气径自上前拉着她护在身后。

“燕王!本王同你说话呢!”顾子杭见他行为看轻自己,眼冒火光,显然被气得不轻。

李逢君这才冲着楚王从容地行了臣下之礼,“楚王殿下,这是我燕王府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

说罢,雷厉风行地就要带李悠然离开此处。众人心思各异,惧于燕王煊赫的权势,一时间还真未有人敢出言阻止。

但李不复岂能甘心?况且,若让李悠然这样轻易走脱,不说能不能认祖归宗,就是命怕也保不住了。

李不复挣开扶着她的仆从,快步上前,壮着胆子一把拉住李逢君的衣摆,面露哀戚:“兄长若是不认我这个妹妹,也没什么。只是我痴长到这年岁,无缘见得亲生父母,还请兄长发发慈悲,让我见一见老王妃罢!”

此言拳拳心意,人伦亲情,让人着实难以拒绝。

李逢君却毫不怜惜地拂开李不复的手,嗤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唤本王作兄长?”

李不复大怔,她故作的神态消散,只留下一股满含不甘的怨气在脸上:“我是什么东西?我是老燕王妃的亲女,是本该得封郡主的千金!李逢君,你先前将我从牢里接出来,还说有朝一日定会还我身份,如今,一切都不作数了吗?!”

楚王见李不复缠住了李逢君,趁势而起,亦是连忙道:“燕王,便是你偏心李悠然,但事实摆在眼前,岂能不认?若老燕王妃知道了,如何做想?本王明白了,你是养子,血脉不纯,故而才有意隐瞒真相,这样才能牢牢地攥住兵权,是也不是!”

李逢君温润的笑里含了一丝阴暗,他放眼望去,对顾沉舟谋划已然是明白过来,但心底觉得好笑。

“楚王,我劝你,还是回去问问魏贵妃再来淌这趟浑水,免得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至于你……”李逢君沉沉的目光压抑地盯住李不复,又不动声色地握住了李悠然冰凉的手,“李不复,不过是一个卞国的奸细,胆敢在此大放厥词,胡乱攀扯,本王不立时打杀了你,已是莫大的宽容了。”

奸细?!

楚王的耳畔如惊雷响起,他忽然觉得事态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自己可能真的被人算计了。可是,那个算计他的人,究竟是谁呢?

三言两语,局面翻覆。

李不复心里失去了之前面对李悠然的胜券在握,但她做到这份上,已是退不得了,“燕王好一张巧嘴,颠倒黑白。我人证物证俱在,血脉天生,岂会有假。”

“你要用证据说话?”李逢君眯起双眼,眸见闪出危险的精光,“本王告诉你,人证、物证,本王有的是。你是不是王妃亲女,本王不知。但卞国奸细的身份,本王清楚的很。”

自家人知自家事,李不复当然知道自己身份清白。但此前她能给李悠然设套诬陷,李逢君就能还治其人之身。她瞬间脸色惨败,原本紧攥的拳头也失了气力。

李逢君却不会怜悯她,对着心中慌乱的府尹道:“孟大人,还不快快将这个奸细收监,容后在审!这次,可不能再出差错了。”

李逢君意味深长的一眼,吓得府尹背冒冷汗,只得硬着头皮又叫衙役去羁押李不复。

李不复激烈地摇着头,失了分寸:“不要,我不要再去牢里。救命啊,救命!”

一边嚷着,一边围着柱子奔逃。衙役们听出自家上官话里的不情愿,知自己若是太过卖力,轻易拿住这女子,日后指不定秋后算账挨板子,因此行动上也是敷衍。这样,一时还真捉不下滑不溜手的李不复。

李逢君也不去管,冷哼一声,就带着李悠然望府外走。此次,是真无一人敢阻他了。

李悠然也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逃过一劫。这时她才恍然发觉自己的手被李逢君用力地握住,她低头细细一看,不免红了双颊。

“兄长,多谢你。”李悠然轻声细语,可心里却下了决心再不能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了。

李逢君冲她一笑,“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李悠然被他这笑迷了眼,忍不住就想问,你这样好的人,究竟喜欢我什么呢?

可还不等她问出来,迎面就遇上了满脸凶相的晋王和冷若冰霜的赵王。这时,她和李逢君还未来得及踏出京兆府的门槛呢。

李逢君敛住笑,无端地手一紧,将李悠然捏得生疼。身后的衙内还在你抓我逃,热闹非凡,此处却沉闷得快要窒息。

三人皆不言语,但顶着两位皇子灼灼目光的李悠然却不能装哑巴,“见过晋王殿下,赵王殿下。”

顾荣焉呵呵一笑,道:“看郡主这样子,想来是无事了?”

“多谢晋王殿下关怀,多亏兄长及时赶到,已无碍了。”李悠然在这朝代带了许多时日,世家小姐该有的仪态都有了。

顾荣焉侧过头对着顾沉舟道:“你看,叫你快些来,现在本王白跑一趟什么也没看着,你也做不了救美的英雄了。”

顾沉舟这才冷淡淡地开口:“经过燕王府时,正巧见了老燕王妃担心,也要来这儿,怕她出事,便一并护持着赶过来,不想竟迟了许多。”

语气虽冷淡,话语内容却像是在给她解释。

李悠然没有接话,其实她心里对顾沉舟已经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她想,她早该听兄长及母妃的话,远着这个凶人才对。

李逢君将李悠然又往身后藏了藏,对着两位皇子客气地作揖:“若是两位王爷无事,臣便带家妹回府了。还有我母妃,也该教她放心才是。”

“下轿后,老燕王妃脚程慢,想来就快到了。”顾荣焉见无戏可看,失了趣味,也懒得多话,也是打算打道回府了。

才说老燕王妃,她便被婢子们扶着走到了。一见李悠然,便高呼道:“我的悠然,可受委屈了吗?”

李逢君松开握她的手,放她去同母妃宽慰。

“母妃……”李悠然缓缓地叫了一声,出现在老燕王妃的视线中,叫她宽下心思。

母女二人刚说得几句话,忽的听见身后府衙内一阵巨响,不知发生了什么。

老燕王妃肃着脸,不满道:“这府尹是作甚吃的,还不快些捉那奸人下狱,任着他人大闹公堂,像什么样子。”

顾沉舟意外地接了老王妃的话,道:“是不像样,本王去看看。”

“孟大人,平日里你办事也利落,怎么今日……”李悠然听着顾沉舟冷冰冰的话在耳边响起,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府衙,心里忽然一跳,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李逢君伸手要阻他,一旁的顾荣焉却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来了兴致,反倒拉住了李逢君。

李悠然见兄长作为,哪里不明白这一切都与顾沉舟有关。她张了张口,大声地惊呼:“顾沉舟!别去!”

顾沉舟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李悠然,向来冷漠的脸上竟然破天荒地露出一丝微笑,仿佛是冬春交接时候的风,又寒又暖。但李悠然却觉得如坠冰窟,她听见他说:“不好意思,你说得迟了些。”

府尹听见顾沉舟的声音,心中一转,就有了法子。他咳了三声,衙役们闻声知意,脚下速度更缓上一倍。李不复也是个精明的人,飞快地穿过衙役,跑了出来。

李不复喘着粗气,重新出现在李悠然的视线中。

顾荣焉惊奇地看了看她,对着老王妃道:“这人和老燕王倒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李悠然原本放宽的心忽然提起,她觉得冥冥之中有一根线,在操纵着她的命运。

老燕王妃皱着眉,觉得晋王说话真是不着调,不过她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顺着顾荣焉指的方向望去。

李逢君却忽得上前,站在两人之间,挡住了李不复的身形,淡淡地道:“母妃,时辰不早了,回府吧。”

“是啊母妃,我们回去吧。”李悠然的语气几近哀求,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老燕王妃觉察出不对,但在场的几人,她终究是向着自家人的,因此也不去深究,顺着一双儿女的意,就要离开。

顾沉舟半垂着眼帘,仿佛是不经意的一个动作,瞟了一眼正看着他的李不复。

李不复如梦方醒,跌跌撞撞地冲向老燕王妃,咚地一声跪倒在对方面前,昂着头悲恸道:“娘,我才是你的女儿!”

老燕王妃骤然见到李不复这张脸,好像又见着了年轻时的老燕王。她又转过头看了一眼在她身侧的李悠然和李逢君,一瞬间明白过来。原本就大起大落累着的心脏陡然一紧,血气上涌,控制不住地沤出一滩血来。

扶着她的李悠然感到脸上一片温热,抬手一触,指尖染上了绯红,鼻间充斥着腥气。

老王妃推开李悠然,伸着手摸那李不复的脸庞,软的,绵的,和梦里那虚飘的触感不一样,那么的真实。

她看着李不复,撑着最后的力气一字一句地说:“你才是我的,女儿!”

“娘,我找你找得好苦啊!”李不复抱着老王妃,痛哭流涕,像是要把这些年来蒙受的苦难一并在今日哭完。

李悠然惨然地看向李逢君,他还是那样的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