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扒开岳肥白大腿,书记玩小嫩草 宁小小

2021-06-11 08:15:27情感专区
那少年叫颜麟,清河颜家麒麟儿,也是今年新入学的新生,倒不是来凑热闹的。他当初被人拉着一起,挑战贺兰玄,结果败落得很干脆。颜麟向来被称为少年天才,不肯服输,在奋发努力之余,每场贺

那少年叫颜麟,清河颜家麒麟儿,也是今年新入学的新生,倒不是来凑热闹的。

他当初被人拉着一起,挑战贺兰玄,结果败落得很干脆。

颜麟向来被称为少年天才,不肯服输,在奋发努力之余,每场贺兰玄的挑战都必要追着看。

只是越看,便越发觉得贺兰玄高山仰止深不可测。

如今贺兰玄灵台被封禁,不仅成为废人,还沦为学府清扫工,他觉得十分可惜。

想和贺兰玄说些什么,可是看到贺兰玄从容不迫地站在那里,又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想说的。

他站了有一会儿,贺兰玄便过去拍了拍他的肩,抬着一张莹白细弱的脸,一双清澈流艳的眼,问:“你是……?哦对了,颜麟是吧?我记得你应该算在我仆役里了啊,来来来,扫帚给你,一起扫。”

拜重生所赐,贺兰玄这一世的记忆好得很,打过谁基本都记得。

颜麟猝不及防手上就被塞了一把扫帚,惊讶地看向灰衫小少年,万万没想到他堂堂清河颜家麒麟儿,竟然会被拉着一起扫地。

然而他更心痛的是,贺兰玄这双应该拿剑的手,竟然拿扫帚拿得这么自然!

他一个恍惚之下,便忘了反抗,迷迷蒙蒙跟着贺兰玄从新生洞府开始扫起,一路扫到临近剑道大殿的那条小路上。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不对劲,愤愤不平地把扫帚扔到一边,抽出剑指着贺兰玄。

“你就这么认命了?你的剑呢?”

贺兰玄心想:我有剑骨,我的剑养在剑骨里了啊。

但他无辜地笑一笑:“岐山还在暗中追杀凤尾山弟子,我不认命还能怎么办?”

他想了想又安慰这个义愤填膺的小少年:“你也别哭丧着脸了,说不定我扫着扫着就突破了封禁,晋为道丹然后获得毕业的资格了呢。”

颜麟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确认自己没有像贺兰玄说的一样哭丧着脸之后,睁大了眼睛看他,好似看到的不是曾经暗戳戳崇拜过的少年剑客,而是看了个傻子。

“你不会是难过傻了吧,我可听说了,岐山大长老亲自下的封禁,怎么可能……”

他原本说得又气又好笑,可后半句却生生被自己咽了回去。

拿剑指着贺兰玄不让他认命的是他,人家说要突破封禁的时候他怎么能说不可能。

一时语塞,小少年于是拄着剑,一脸苦恼。

贺兰玄过去捡起被颜麟丢在一旁的扫把,复又递给他:“扫完这边我就要去另一边了,你今年应该是报的剑道基础课吧,帮我快点扫完这里就放你上课去。”

颜麟于是又睁大了眼睛:“你连课都不上了?”

贺兰玄顿了一下,疑惑地看向他:“我还在受罚啊你忘了?”

他无意提起这个话茬,似乎想直接结束掉,手上动作很快,一扫把扫向颜麟脚下。

颜麟连忙躲开,将手中剑收起来,气鼓鼓握好扫把,笨拙地跟着他扫,边扫边没忘记说:“可是你还是学府学生啊!凭什么不能去上课?”

贺兰玄没直接出声回答他,手中扫把只轻轻一旋,竟然生出一股奇异的劲力。

携着这股劲力,握在凡人手中的扫把冲开层层枷锁,毫无停滞地突破颜麟凝脉期的护体真气,最后一横,扫帚尖避无可避地停在了颜麟鼻尖之前。

贺兰玄倒持扫把,灰扑扑的衣衫,幼弱苍白的少年脸庞稍稍转过来,明明同凡人一般无二,却似乎裹挟了无边威势扑面而来。

颜麟额头上不可自控地滑下一滴冷汗。

太惊险了。

压迫感太强烈了。

仅仅是扫把而已,竟然让他生出胆寒的感觉,激得他浑身战栗。

可见就算是修为被封禁,成为凡人的贺兰玄,也绝非易与之辈。

何等高深的剑道。

比之号称同等天赋的那位清河薛家剑骨,高了何止一筹。

颜麟惊呆了,哑着嗓音问:“不是不让你上课,是你……不想去?”

“这是剑道基础四法“击”字法中的横剑,程度你看到了,你觉得我还需要上什么剑道基础课?”

贺兰玄缓缓收回他那把大扫把,低头垂眸认真扫着地。

颜麟于是就瞪着他,一副倔强的模样。

“你剑道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更应该刻苦用心,有朝一日真的能冲破封禁也未可而知!”

贺兰玄这次没理他,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他哪儿会说出来,不去上课是知道自己前边事儿干得不厚道,怕舅舅看了他就生气。

颜麟见贺兰玄打定了主意不理他,咬了咬唇,也不知道戳到了什么,顿时就委屈了,水润润的眼睛稍稍一垂就黯淡下来。

“我去上课了。贺兰玄,你这样的天赋浪费的话真的太可惜了,请一定坚持下去,我会为你寻求家族那边的帮助,说不定你真有冲击封禁的可能。”

他低着头把扫帚丢到一旁,垂头丧气地走了。

贺兰玄目送着小孩,见他的袖角在风中都折成一个黯然无波的弧度,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说完全不动容是不可能的。

不是人人都是周邑,会假装掏心掏肺地对他好。

也不知道到底图些什么。

可人人也不都是风无欺,明明相当于完全陌生的人,也义无反顾地护着。

毕竟舅舅他大概就这么一个。

所以颜麟的情他虽然心领了,但他还是很疑惑,这小孩儿似乎很在意他的天赋?

事实上颜家麒麟儿的天资根骨完全毋庸置疑,他反复叮嘱他不要浪费天赋,更像是劝诫吧?

这个年纪的孩子,本身就是天才的陌生少年,去劝诫他不要浪费天赋,怎么看都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