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人妻的大肉蚌,男朋友在野外猛吃我下面

2021-06-11 08:14:15情感专区
天御与罗威罗这边联系之后,也告知了对方自己要离开很久,顺便也不在接单并且长时间会无法联系上的事,那边沉默了一会,只说了一句话。“家一直都在这里。”天御花费了一

天御与罗威罗这边联系之后,也告知了对方自己要离开很久,顺便也不在接单并且长时间会无法联系上的事,那边沉默了一会,只说了一句话。

“家一直都在这里。”

天御花费了一点时间来处理杀手屋的事情,毕竟她想要在离开之后,杀手屋能够屹立不倒。

在世界各地奔波了好几月后,天御再次站到了日本土地,这次,应该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停留了。

今天是日本的新年,而来年的三月也即将到来了。

看着天上不全的月亮,天御难得的对死神有了一丝的惋惜。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吧。

自己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哥哥还在等着自己。

在市区之内却方圆几里都不见人烟,庞大的家族坐落在这里,接近晚上,今天的家族聚会也要开始了,当然,在这样的节日里也不见得人人的心情都好。

落座在下位的好些人悄悄的看着坐在最上面的神,他们最近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甚至在这种节日没有到来的老鼠和猫都没有引起对方的情绪,不像以前充满了负面的情绪,现在的他带着浅浅的微笑,充满了让人想要靠近的气息。

“慊人..”草摩紫吴是最想要知道这其中理由的人,“阿夹和..”

话还没说完,草摩家的一个佣人打开了纸门。

草摩紫吴有些恼怒,但是上座的慊人却并没有呵斥这个佣人,微笑的看着对方。

说实话,自从醒悟之后,草摩慊人有些明了自己以前的行动了,是因为寂寞啊,自己并不想成为什么神,拥有这么一个破烂的身体,被圈养在这巨大的笼子里,只能等待死亡,变得扭曲和狂怒了。觉醒了之后更多对这些眷属有了一种想要放手的感觉,虽然当初的约定是一直在一起,但是流年变迁,世事无常,没有觉醒的他们没有约定的记忆,也许,是该到放手的时候来了,自己又何必为了所谓的约定约束众人呢,他不是傻子,不是可以任人摆弄的草摩慊人。草摩家很多的行为瞒不过他,以前是因为死期将至不去理会,现在...

既然要放手,那就彻底的不会留恋。

这大概是最后一个,属于草摩家的新年吧。

“家主大人...有一位小姐来拜见,她自称...”佣人有些说不出口,虽然家主最近变了很多,可是积威已旧,而且...从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犹豫的时间里,佣人被无数的眼光瞩目,一咬牙,说就说,要是真的是,那事后肯定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是您的未婚妻。”

佣人的话让整个场面安静下来,随后是按耐不住的私语,更有甚者,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正准备叱呵时,一阵轻笑传来,众人带着惊讶的看着坐在高位的神。

慊人最开始一愣,然后明白了对方话语的意味,友人的小玩笑让他露出了真实的笑容,无视其余人探究的目光,他径直的离开了大厅。

看着慊人的行动,一群人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当然,其中大家的心理活动可能就不太一样了。

而此时,在门外等候的天御遇到了意外的人。

两位少年拉着一位少女,略带青涩朦胧的爱恋,三人之间的氛围似乎插不进别的东西。

“我...我去会不会不太好?”少女略带不安的说道,说实话,上次给她留下的印象太差了,有些害怕。

“没事的,本田,这次是新年,红叶他们都在,不会有人敢对你做什么的。”少年温柔的说道,不会?这个温柔可真是又让人害怕啊。

“如果小透你害怕,到时候我带你逃出来吧,反正我不是被期待中的12生肖。”橘发少年沉默了一下说道,他没有老鼠那么大的反叛心,他还是很想接近神,但是他却不是十二生肖,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

天御总觉的,慊人的这份眷属,早该收回了,真的是糟心。

“阿勒?您是...”少女本田透注意到天御,看着对方那精致的面容,不由的有些脸红,“真是漂亮的人啊...对不起...我不该这么直视您。”感觉到对方的视线,少女不由的道歉,那么美丽的人真希望她不要生气。

什么都没有做的天御看着对方一个人表演,话说这位少女是不是脑补能力过头了?

“你是谁?这里是私人领地,你怎么会在这里?”草摩由希锐利的视线盯着对方,属于动物的自觉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草摩夹更是一步上前将本田透拉到了身后,他也和老鼠一样,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不同于一般的危险,草摩夹觉的如果不是本田透在,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转头逃跑,他的本能是这么告诉他的,快跑..不然会死!

天御意外的看着面前两个人全身紧绷,对她充满了十二万分的警惕,看来这份神眷还是带给他们一些超出常人的能力啊,仅仅是那一瞬间的不满带出的一点点杀意居然让他们差觉到了,天御视线动了一下,看见两人身体微微的颤抖,轻笑了一下,不仅仅是因为眷属的关系,更多的是弱者的自觉啊,动物之间的强弱意味着生死,所以有十二生肖眷属的这两位才会感觉这么清楚,看那个少女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呢。

本来也没有打算做什么的天御正想说话的时候大门便打开了,天御看着来人便把刚才要说的话都吞了回去。

“好慢啊!小慊,我可是在这里等了好久呢!”略带撒娇的气息,天御虽然还是微笑,却让慊人感觉到了对方那调侃的意味。

“是是是,让我的未婚妻大人久等了,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敢拦住你了,我的东西都是你的。”神大人毫不客气的许下了重诺,在天御带着惊讶的目光中牵住了对方的手腕带着对方往里走去。

从随后跟来的人群中走过,视线丝毫没有移动。

完全没想到只是开个小玩笑居然能得到对方这样的许诺,天御有些惊讶过头了,毕竟,神的话语可不是简单的人类之间简单的浪漫和玩笑啊!

被带到座位上还在震惊的天御让看惯了对方一脸泰山崩与眼前也不会动摇表情的慊人终于有一丝对方原来真的是人类的感觉,嗯..感觉有个新世界的大门要打开了..

天御觉的自己确实担待不起对方这样的重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她正准备说什么,一块点心贴近了嘴唇。

“这是我最喜欢的点心哦,”微笑的将点心轻轻贴近对方的嘴唇,笑容里全是一种欣喜。

天御有些无奈的张嘴吃掉了这块点心,对方那种充满愉悦的感觉让她确实有点吃不消。

“跟个小孩子一样呢,”带着溺死人的温柔,少年轻轻的将少女嘴边的糖粉擦去,然后对方做了所有纯♂爱小说中会出现的动作。

当看到慊人真的舔掉手指的糖粉,天御更多的是一种控制不住的翻白眼,不行,不能做这种有损颜面的表情,不止是自己的脸面,代表的是哥哥的脸面,砂忍的脸面,整个风之国的脸面!忍住啊!

“慊人!你到底在做什么?!”

就在天御的白眼就要呼之欲出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从庭外走过来的一群人中为首的女人扯着嗓子的吼道。

慊人的表情一瞬间就变的冷漠起来,随后将视线移到了来者身上。

不得不说得救了,天御在心里松了口气,完全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开启了这种奇怪世界的大门?!

“你真的永远都不会看气氛呢,”慊人虽然表情冷漠,但是声音却一如天御所知的温柔,“来的也算正好吧,”慊人本来是想要过完这最后一个新年的。

“很感谢大家一直的陪伴,世界已经改变,我们都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们了,至此,契约破除,”慊人的话语中带着不舍,怀念,悲伤以及希望,破而后立,到了该放它们离开的时候了。  

话语落下,眷属的每一个生肖在被附身者身上隐隐出现,它们全部都看向了在高位微笑的神。

谦人站起来,看着陪伴了他几世的眷属们,诚然最开始是他给予了庇护,但是给予的陪伴是双向的,不过现在,被圈在原地的只有他了,他也..该有所成长了。

“下世安好。”谦人带着释怀的笑容看说出了这句话。

话音落下,所有的眷属以自己最虔诚的方式向它们的神道别,随后所有的眷属消散离去。

最初的约定在这遥远的未来已经达成。

“什么???”草摩泼春率先的站了起来,他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离开了,从出生就陪伴着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所有的附身者都有这种感觉。

因为出现的眷属只有慊人能看到,天御也只是能感觉而已,看着慊人释怀的表情,天御明白,草摩家已经没有任何能牵住他的东西了,神,本来就该是端坐九天之外的存在啊。

不希望有人打扰慊人现在的心情,那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自己看到七实时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

“虽然你们看不到,应该也感觉到了,神与十二生肖的约定,已经完成了,”天御站到了谦人的面前,看着有些骚乱的人群,“神眷已经离开了,作为附身者的你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明白了就离去吧,”

“你们还不明白吗?”听着下面各种嘈杂的话语,天御难得的冷下了脸,对于原来的草摩慊人来说,他在意的更多的是这些人吧,但是现在的他,天御停顿了一下,“慊人他想要与之一起过新年的,从来都不是你们啊。”

没错,作为神的草摩慊人是想要与立下约定的眷属一起度过新年,度过这最后一个,大家在一起的新年。既然眷属已经离去,当无任何留念了。

“这不是你们一直想要的吗?”慊人回过神来,带着微笑说道,“从今天开始,这座宅子,草摩家的一切,你们所有人,都将与我无关了,”慊人牵住天御的手,慢慢的往庭院外走去,他慢慢的扫过每一个人,他们曾经都是他最期望的存在,期望着有人能爱他,能陪伴他,但是最后,却是他将所有人都囚禁在了原地,诅咒啊,这就是他们的对自己与眷属之间约定的称呼,怎么能忍,怎么可以忍,他们之间的约定,是不容外人置喙的。

“吾与十二生肖的契约已经完成,从今,再无草摩慊人。”神的话语是被世界,被规则承认的,从今之后,草摩谦人与他之间是不在会有任何因果了。

草摩家的十二生肖明显的感觉到了,从前他们之间深深存在的联系消失了,突如其来的空旷感觉让所有人回不过神。

“喂喂喂?这是什么意思?”草摩夹看着失落了一地的十二生肖,有些惊恐,慊人的话语让他不由的心惊,是在自己体内存在它在惊恐。

神看着眼前的橘发少年,说真的,最开始的约定中并没有猫,“是了,你啊,就这么想要跟着我吗?”

草摩夹有些恍惚,眼前的慊人带着的笑容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心里悸动的想要接近他,但是从小受到的遭遇却让他挪不动脚。

神看着眼前的猫,手轻轻的抚过对方的脸。草摩夹感觉似乎有电流通过全身一般,让他的身体以及心灵战栗不已。

神怜惜对方的执着,但是终究...

“我其实也很喜欢猫哦~”被神带着走出了两步的天御突然微笑的说道,毕竟她已经是要离开了,如果能有陪伴着他的家伙也算不错啊。

愣了一下的神明看着眼前的少女,似乎明白对方的意思,该说,不愧是友人吗?神轻笑了一下转身看向猫,伸出了手。

“过来。”

草摩夹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想要抓住那只手,但是下一刻,他感觉到了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扑了出去。

“喵~”

神轻抚了下猫的头,天御看着眼前的大猫!说是猫,这比豹子都还要大了吧!

草摩夹感受到了体内突如其来的无力,猛地双膝跪地,感觉连呼吸都沉重了起来。

猫的存在还是依附着草摩夹的,毕竟猫与神之间并没有任何契约,而这个少年,也不属于神眷附身者,神看着地上的少年,然后他走过去用手指点了一下对方的额头,生的气息瞬间包裹了少年,草摩夹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了,他有些发愣的看着眼前的人,明明眉眼都是他记忆中那可怕的存在,但是为什么?会让他产生这无限的眷恋?

“喵~~”猫很不满的在神的身边蹭了蹭。

“草摩夹,很抱歉猫附身与你,”神有些好笑的收回了手,“作为代价,我许你一个愿望。”

“什么...?”草摩夹有些不明对方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