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门卫老董强开小嫩苞-我解开岳内裤

2021-06-11 08:11:22情感专区
“乱搞就是乱搞了,还不承认!你既然找了,为什么不敢说啊!”街上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的,有些人听到这边有动静便围了过来,陆振宏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紧张尴尬起来。“你&

“乱搞就是乱搞了,还不承认!你既然找了,为什么不敢说啊!”

街上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的,有些人听到这边有动静便围了过来,陆振宏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紧张尴尬起来。

“你……”

温瑜看到这种情况,自知这样下去影响并不好,便拉过了吴悠说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虽是难惟启口,但是温瑜还是叫了陆振宏一声“爸,你自己小心点。”

说完,温瑜便拉着吴悠离开了。

吴悠一边走一边骂,“真是岂有此理,看起来越老实的人,越靠不住!!”

温瑜却是一路都没有说话。

吴悠骂完了有点奇怪地问道,“小瑜,你觉得我刚才说的不对啊?我姑父做得太过份了,居然在……”

温瑜摇了摇头,“没有,你说的挺有道理的,我就是奇怪那个女的到底是谁,看起来太熟悉了。”

她一定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的,要不然印象绝对不会这么深刻。

“在哪里见过?怎么可能啊,我都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充其量就是比我姑妈漂亮点罢了!当小三的再漂亮也不是什么好人!”吴悠气呼呼地说着,把温瑜的看起来很熟悉当成了错觉。

“真是想不明白,我姑父都不年轻了,还想着在外面找……所以说啊,男人都一个样!”

最主要的是这件事让吴悠第一时间想起了程延那个花心大萝卜以后是不是也会这样对她,所以吴悠那是越想越生气。

温瑜自然也对这件事看不过眼,虽然说吴静芸一直给她找麻烦,但是她明白女人遇到这些事都不会太好过的,而且这件事的主角还是陆钦寒的父亲……

但是温瑜的脑海则是被陆振宏旁边的那个女的填满了,因而更确定在哪儿见过这个女人。

直到回到家里时,温瑜才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那个女人熟悉了。

因为YAN。

说起来YAN,温瑜有时候感觉很多东西都是靠缘分的,和YAN是在网上认识的,因为两人同是珠宝设计师,而YAN在网上看过温瑜的作品后,对她的设计理念非常欣赏于是找到了她的联系方式,两人聊过几次,比较投机,也算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而YAN也给温瑜发过她母亲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很漂亮,楚楚动人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地年轻。

所以,温瑜对此印象十分地深刻。

而她之所以会觉得今天陆振宏挽着的那个女人看起来很熟悉,是因为跟YAN的母亲长得太像了,虽然年龄看起来有点区别,但是更像是YAN的母亲现在的样子,因为YAN之前发的都是她母亲年轻的相片。

而这个女人年龄大概在四十多岁左右,保养得极好。

温瑜觉得实在太巧合,这会不会就是YAN的母亲呢?

不过,YAN好像说她的母亲很早便不在世了,所以温瑜也是考虑了好一会儿才决定跟她说起这件事。

YAN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也有点惊讶,她有点不相信在国内还有人跟他的母亲长得那么像,并问温瑜有没有拍下照片,发一张给她。

温瑜表示很遗憾,不过,那种场合如果她真的拍了,估计陆振宏不会放过她了。毕竟,这件事陆振宏是不敢让吴静芸知道的。

两个人就这么聊了一会儿,YAN对这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人来了兴趣,表示近期可能回国一趟,如果到时候方便两个人便见上一面。

终于要见到YAN的本人了吗?温瑜不禁有点期待,毕竟遇到志同道合的同行,也是不易,何况两个人那么聊得来,相信可以像吴悠那样做一对好姐妹的。

“那就这么说定咯,到时候一定要见一面。”YAN发过来一条信息。

“好,不见不散!”温瑜笑了笑,回复了过去。

跟YAN聊完天,已经是深夜,温瑜关上电话准备睡觉,却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她有点谨慎地打开门探出了头,才发现是陆钦寒回来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这个家里只要有了动静,温瑜便觉得草木皆兵,因为这两天陆钦寒基本都没有回来,让她心里的安全感莫名其妙地流失了。

陆钦寒松了松领带,在厅里走了一一圈没有看到温瑜,便往她房间里走来,温瑜吓了一跳,赶紧把头缩了回来,随着陆钦寒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脏飞速地在胸膛里跳动起来。

终于……

门外传来陆钦寒低沉沙哑的声音,“我知道你还没有睡。”

温瑜抽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后背紧紧地贴着门。

陆钦寒沉默了一会儿,便又说道,“这两天,很抱歉……不要生我的气……”

他说,不要生我的气……

所有的怨气,似乎都在他向她走来的脚步声中渐渐地化掉了……而现在他的一句话,让她心里顿时充满了别样的感觉。

她在生气吗,才没有……

“如果你睡了,那么,打扰了。”陆钦寒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低沉,带着一点点的疲倦。

良久。

外面变得安静起来。

他应该不在门外了吧?

温瑜听到外面没有了动静,才缓缓地打开了门。

可是一打开门,便看到了眼前高大挺拔的身影,她有些惊慌的双眼猝不及防地跌进他的墨色双瞳里,又急忙地收回,“我,我睡了……”

说完,温瑜急忙地要关上门,却是被陆钦寒一手挡下,“等一会儿。我有话跟你说。”

陆钦寒一手挡着门,一只大手把温瑜拉近了点,垂下眸来看着她清丽素洁的脸,“这两天,生气了?”

“没有。”温瑜几乎是脱口而出。

她怎么能让他知道她生气呢!

“不管你有没有生气,但我要为这两天的失责,说一声对不起。早点休息,明天我叫你上班。”说完,陆钦寒如释重负般轻呼了一口气,松开了门上的手,转身往他的房间走去。

“等等……”温瑜突然叫道,有点不太自然地看向陆钦寒长了些许青根的脸,“明天还是我叫你吧。;”

不知道为什么,在陆钦寒说出对不起的时候,她信了他。

信他并没有跟林月薇有什么关系,信他只是为了帮吴静芸承担那些责任……

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

陆钦寒俊逸的脸上掠过不易察觉的笑意,“随你。”

——

“你昨天去了哪里?怎么不回家?”吴静芸看着陆振宏不好气地问道,最近陆振宏总是不在家,而陆钦寒也不回来了,让她感觉这个家更加空空落落,于是看到陆振宏再次夜不归宿,不免得来了脾气。

陆振宏以免对于吴静芸的这些质问一般都是爱理不理,可是昨天的事却是让吴悠跟温瑜撞了正着,现在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跟吴静芸说了,心里没谱,不免得有些心虚,但是又为了不让吴静芸看出来他的心虚,于是粗声道,“我去哪里你不用管,管好你自己就行!少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这些跟吴静芸针锋相对的话,陆振宏一直没有说过,因为吴静芸的脾气他在二十多年前就很了解,他并不想与她有任何的冲突,可是现在他感觉自己被逼到没法了,绝对不能像过去一般任她处置他的感情。

本来陆振宏说这些话也没有特别地刺人,但是在现在的吴静芸听来是格外地刺耳,毕竟林月薇刚因为她受了伤,现在陆振宏又说什么少做伤天害理的事,就直接刺激到了……

“陆振宏,你到底几个意思?!”吴静芸喊道,“谁伤天害理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振宏听到这里,感觉吴静芸应该还不知道他的事,便不再搭理她,一个人上楼去了。

吴静芸在楼下叫骂了一会儿,累了才坐了下来,最近自从林月薇进医院后,她老是做恶梦,梦到林月薇拿着刀子来追她,总是半夜就吓醒了,这被陆振宏一刺激更是有点失魂落魄。

而更让吴静芸感觉有点受不了的就是,陆钦寒最近基本上没有接她的电话,即使是接了也是很冷淡地说几句便挂了电话。

这些年来,陆钦寒虽然不是时常在家,但是对吴静芸也算是尽了孝心,这一下子的落差让吴静芸的心里更加地不岔起来。

她拿出手机又打了一下陆钦寒的手机,结果还是无人接听。

吴静芸一气,就差上陆钦寒的公司去了。

看来这个时候,要把秦若叫回来了,再怎么样,身边要多个帮手,做事都踏实点,想到这里,吴静芸才慢慢地宽心下来。

秦若可是她的一个底牌,现在终于是派上用场了。

“是阿姨吗?”那边的秦若好像是在开什么会,很是安静,但是她还是很快便从那个会议室走了出来接听吴静芸的电话。

就凭这一点,吴静芸就是极其满意的。

“是我,阿姨这一次找你是有急事的。”吴静芸加重了口气说道,以显示自己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