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和小娻孑在厨房,衣柜里进入

2021-06-10 17:32:39情感专区
张宏飞和女孩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张宏飞得知这个女孩叫做文瑶,现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张宏飞自然不会对文瑶有什么非分之想。张宏飞生平最痛恨的就是渣男。尽管张宏飞自己偶尔也

张宏飞和女孩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张宏飞得知这个女孩叫做文瑶,现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

张宏飞自然不会对文瑶有什么非分之想。

张宏飞生平最痛恨的就是渣男。

尽管张宏飞自己偶尔也会客串一下渣男这个角色,但是张宏飞的原则性很强,张宏飞身边始终有且只有一名女朋友,绝对不会脚踏N条船。

以张宏飞的条件,就算脚踏一百条船,张宏飞也完全HOLD住!但是张宏飞却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一次也没有!

对于那些脚踏N条船的渣男,张宏飞绝对是深恶痛绝的!

张宏飞跟文瑶道别以后,突发奇想,想去黄浦江边一游,看望那些已经喂鱼的渣男们,顺便缅怀一下这些在“渣”的路上,遥遥领先的鬼魂们。

半个小时以后,黄浦江上,张宏飞一脸幸灾乐祸的站在一艘私人游轮上,俯瞰江上风景,大有一股“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意思。

“没想到啊!我竟然也有这么无聊的时候!特意跑到黄浦江上,看这些鱼渣!哎。。。。。。我现在究竟是有多无聊!”

张宏飞望着碧波浩渺的黄浦江水,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在张宏飞眺望的时候,岸边又有一艘快艇朝着江心驶了过来。

快艇驶到了江中心后,停了下来。

两名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将一个大麻袋从快艇上扔进了黄浦江里,然后快艇飞速的驶离了现场。

“哈哈哈哈哈哈!!!!!!”

张宏飞以为这又是一个可怜的渣男,被人丢进黄浦江里喂鱼,心里感觉十分畅快。

不过没看到就算了,既然看到了,张宏飞还是会“见死而救”。

“把船开过去,把那个麻袋捞上来看看!”

“是!少爷!”

张宏飞的私人游艇,开到了抛麻袋现场。

张宏飞的几名手下,脱光衣服,一头扎进了黄浦江里。

很快,麻袋就被打捞上来。

“打开它!”

“是!少爷!”

麻袋被打开了,里边的确装着一个人,不过让张宏飞大吃一惊的是,里边装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可以祸国殃民的那种祸水级别的超级大美女!

“我去!这不会是个渣女吧?被男朋友报复,扔进了黄浦江里喂鱼?”

张宏飞脑洞大开,开始自己幻想,这名美女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救醒她!”

“是!少爷!”

一分钟后。

“少爷,需要人工呼吸!我想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少爷您亲自来比较好!”

张宏飞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这名手下。

“真的?”

“千真万确!想要救醒她,必须要人工呼吸!”

“好吧!那我只好牺牲一下自己了!”

张宏飞走到美女身边,深情的吻了下去,不,是开始做人工呼吸。

“咳。。。咳。。。咳咳。。。。。。”

这一幕,像极了王子吻公主。

美女很快被张宏飞送来的新鲜空气给唤醒了。

张宏飞轻轻的在美女背后敲了几下。

“谢谢。。。。。。”

“不客气!”

“恩!咦?你是谁?”

美女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我还以为你认识我呢!”

“不认识。”

“你的口音不像是申城人。”

“啊!申城!”

“对,这里是申城。我们此刻正在黄浦江上。”

“我记得自己在酒店里,客房的门铃响了,说是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但是当我开门之后,突然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然后我就失去知觉了。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张宏飞听完美女的焱狱以后,表情瞬间变得很严肃。

“这个问题就有点儿严重了。我们要立刻报警!”

张宏飞话音刚落,张宏飞的手下就果断掏出了手机报警。

“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我叫张宏飞。”

“张宏飞!那就是张宏飞!”

“对,我就是张宏飞。怎么?你听说过我?”

“听说过!不不不!!!我没有听说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美女的反应,张宏飞突然感觉事情似乎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张宏飞心道,“这个美女到底是何方神圣呢?长这么漂亮,绝对不会是个默默无闻的女子!而且看她的样子,绝对不像是一个普通人!看她刚才的反应,她绝对听说过我的名字!可是她为什么又要否认呢?”

与此同时,美女的心里似乎也在盘算着什么,默默不语。

片刻后,张宏飞决定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主动开口道,“你!”

让张宏飞尴尬的是,同一时间,美女也开口了,“你!”

“你先说!”

“你先说!”

下一秒,张宏飞和美女同时笑了起来。

美女笑够了,开口说道,“张先生你好,我叫樱子,田中樱子。”

“樱子?你是外国人?”

“不,我是一半一半。我的父亲是大阪人,而我的母亲是申城人。”

“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会被人装进麻袋里,扔到黄浦江呢?”

樱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落寞,不过嘴上却说道,“我不知道。也许是我的存在,妨碍到了一些人吧。”

“那你现在怎么办?要回宾馆吗?”

“不了!我回去了,肯定会不安全!”

“那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我没有地方去了。要不我去你家里吧?”

“啊?!”

“我现在无家可归,而且还有人要对我不利。在这个申城,我举目无亲,现在只能依靠你了。”

“你母亲不是申城人吗?不如我送你去母亲那里!”

美女闻言,黯然神伤道,“我母亲。。。。。。很早以前就去世了。我一直以来,都是跟着父亲一起生活。”

“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我早就已经习惯了。每次在学校的时候,同学们都嘲笑我,是个没有妈的孩子。”

樱子的话,让张宏飞的心里有所触动。张宏飞情不自禁的将樱子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樱子,别伤心!你并不孤单!”

樱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过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