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黑人太大了太深了好痛 视频,玷污清冷仙女

2021-06-10 17:06:23情感专区
曹操,居然给他走脱了!刚刚在与江陵一江之隔的油江口[1]立下大营,第一个传来的,竟是这样的消息。决战前并不能明确判断曹操本人会从水路还是陆路奔逃,稳妥起见,莫如由联军双方水陆

曹操,居然给他走脱了!

刚刚在与江陵一江之隔的油江口[1]立下大营,第一个传来的,竟是这样的消息。

决战前并不能明确判断曹操本人会从水路还是陆路奔逃,稳妥起见,莫如由联军双方水陆并进,两路追击。是以事前议定由刘备率所部人马绕道黄蓬山之背埋伏,只待江上战端一启,便于陆上放火追歼,吕范、周泰为之后继,掩杀败军。

乌林,那分明是一块“死地”!我几乎可以想象出漫天大火下,曹操败兵进退失据、狼奔豕突、互相践踏的混乱场面。

“可恨那刘备,态度始终犹疑。开战之日,我见其兵马迟迟未有调度迹象,情急之下便命副将前去催促,谁知还是晚了一步!既走脱了曹贼,再四处放火也于事无补!”吕范扼腕道。

“泰追至华容道时,但见满路泥泞,北军多有羸兵陷于泥沼中,为人马所蹈藉,状甚惨烈,可见曹贼之狼狈。只怪周泰鲁钝,一心只待黄蓬山火起,却不知临事制宜,以至贻误戎机……请大都督治罪!”

吕范亦垂首道:“请大都督治罪!”

“事已至此,再说无益。”周瑜决然一挥手,“传令各军,原地休整。待程公所部会师至,本督部署大战!”

尽管处于休整期,军营中还是十分忙碌。伤员需要医治,钱粮需要补充,战具需要修复,大营内外陆续修建起各类防御工事,斥候向各路秘密散出,开始新一轮的战前侦察。

五日后的寅时末刻,当第一通聚将鼓敲响时,天空还是一团漆黑,只有隆冬时节的寒凉气息扑打着人们的脸。但这丝毫无法消减人们的热度!谁说乌林的大火已经熄灭了?它依然在热烈地燃烧着,在人们的胸腔中,在人们的血液里!就连吕范、周泰也一扫连日来的低迷,那摩拳擦掌的样子似乎在宣告:瞧着吧,本将军定要在江陵大干一场,一雪前耻!

是以,当第二通聚将鼓敲响、众将官鱼贯走进大帐时,那脚步竟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三通鼓响,主帅升帐,但见周瑜与程普联袂而出,程普终究未肯再进一步,向程普略躬身致意,周瑜上前于帅案后立定,双目绕帐一扫,眸光熠熠,神采飞扬。

“征虏中郎将吕范!”

“在!”

“横野中郎将吕蒙!”

“在!”

……

应卯声此起彼落,诸将的声音无不神完气足、高昂雄壮——还未开战,他们已在比拼实力,争抢头功了!

周瑜的目光一一自诸将脸上掠过,唇畔的笑意透露出满满的赞许与自信。他刚刚率领这支军队赢得一场惊世的胜利,然而此刻,那场辉煌灿烂的胜利仿佛已是遥远的昨天了,他已毫不留恋地将目光转向充满挑战的明天——江陵,他的下一个目标。

虽然刘表和曹操都曾对荆州的区划做过局部变动,然而传统上,荆州共分南郡、南阳郡、江夏郡、长沙郡、桂阳郡、武陵郡、零陵郡七郡。南阳郡位处最北与曹操势力范围毗连,江夏郡位处最东与江东接壤;长沙、桂阳、武陵、零陵四郡地处偏远的江南,非用武之所;位居荆州中心、地跨长江南北的南郡,既是荆州最大的郡,也是最具战略价值的郡。

南郡,除郡治江陵及作为荆州州治的襄阳,还辖有十五县及侯国。襄阳位处最北,往南依次是中卢、邔、宜城、鄀、编、临沮、当阳、江陵;自江陵沿长江向西,依次是枝江、夷道、佷山、夷陵、秭归、巫;向东依次是华容、州陵。是以位居南郡中心的江陵,乃是重中之重。

舆图早已挂好,在这张舆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江陵周边河流交错、湖泊密布,除南部濒临的长江,东、北部是汉水水系,西部是沮水、漳水水系,东南部还有发端于长江、最终注入汉水的夏水及周边水系。自江陵纵横四出,北可通襄阳,南可控荆南,西可进巴蜀,东可扼江东。不下江陵,则曹操“长江天险与我共之”的局面并未得到根本改变;不下江陵,则江东上下为之奋战十数载的开拓荆州的梦想,依然只是梦想。

斥候总领开始通报敌情——

原来侥幸逃脱的曹操已于日前返回许都,而留曹仁屯江陵,满宠屯当阳,乐进屯襄阳,徐晃屯樊城;刘表降将文聘驻军江夏,据汉水以策应各方;赵俨所督于禁、张辽、张郃、朱灵、李典、路招、冯楷七军则继续在章陵虎视。

曹操本人虽走了,却将其精锐部队悉数留在了荆州!

“此役绝非一城一池之争夺,”周瑜手指舆图,“我们的对手,是以江陵为中心,由数个点连缀成线,彼此相依,互为应援,进而结成的一张覆盖整个南郡的大网。”

说完他再度环视众人,目光明亮而深邃。上一次他曾评价曹军说:“恃国之大,矜人之众,欲见威于敌,谓之骄兵,兵骄者灭。”这一次,高昂的士气是必须的,但他显然在极力避免自己的军队变成另一支骄兵。

果然,短暂的静默似乎在表明,一开始的热烈已稍稍降温,大家转而开始冷静地思考起对策来了。

《六韬》有云:“兵胜之术,密察敌人之机,而速乘其利,复疾击其不意。”周瑜的用兵风格固然猛锐刁狠,这一切却是以“密察敌人之机”为前提的——知己、知彼;知天、知地、知人。要想制定出完备的的作战方案,无疑须将对方主将的履历、战绩甚至性情、风格摸清吃透,即使那些名字早已如雷贯耳——

曹仁,曹操从弟兼第一肱股干将。其人文武并亮,权智时发,在曹操破袁术、伐陶谦、攻吕布、征张绣、灭袁绍之数次大战中立功无数、从无败绩。

满宠,立志刚毅,勇而有谋。他最值得称道的战绩是在袁绍雄霸河朔时,以区区五百人荡平汝南。须知汝南乃袁绍家乡,门生宾客布在诸县、拥兵拒守,曹操视之为心腹大患。

乐进,以胆识英烈而闻名,随曹操南征北战,数先登有功。曾斩杀袁绍大将淳于琼,袁谭、袁尚大将严敬。

徐晃,智勇双全,治军有方。官渡一役先破文丑,复截烧袁绍粮草辎重;从攻邺城时,劝降易阳令韩范,并建言曹操以易阳为示范,兵不血刃翦灭邺城羽翼。

此四人将与我正面对敌,皆非易与之辈。赵俨所督七军主将亦为武力既弘、计略周备的强劲对手。而文聘,他最大的威胁乃是来自于他在荆州的人望。无法不引人注意的是,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曾与刘备打过交道,可惜大多数时候,刘备是他们的手下败将。尤其曹仁曾在官渡一役大破刘备,直接导致刘备弃袁绍归刘表。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朱灵和路招,在刘备依附曹操的那段时期,曾与刘备并肩讨伐袁术,只不过仗还没打袁术就病死了。

“诸君不必拘泥,尽可各抒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