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水里面被教练啪,娇妻被黑人教师嗷嗷叫视频

2021-06-10 16:50:56情感专区
“别往心里去,你就当我多嘴了。”她连忙给我们的杯子里添了些酒,笑道:“只要过得幸福,珍惜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对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种体验,本应该是最亲

“别往心里去,你就当我多嘴了。”她连忙给我们的杯子里添了些酒,笑道:“只要过得幸福,珍惜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对吧!”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种体验,本应该是最亲近的人知道的最清楚才对的,可当你不知道,而外人却了解的一清二楚时,你心里会有种特别抓挠的感觉。而这个抓挠的感觉得不到解释,又不知道该如何去缓解时,会变成一种气。

我此时的感受就是如此。她说完后,我就把她和老婆一起给气上了。

不知她是不是为了缓解气氛,转移了话题:“你现在拿到注会证了吧?”

我没什么兴致地说:“嗯。”

“有没有兴趣自已创业啊?”

“呵,这个还没想过。”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有点数的,再说林梦琪已经算是独立单干了,我就没必要再创业受那个罪了。

她劝我道:“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跟我一起合伙。我有人脉,也有管理经验,而你有证书,也有多年经验。我们俩一起的话,可以扩大业务面,还可以互帮互助,赚的肯定比现在多,并且是自己的事业,将来也是份保障啊!”

我笑了笑,使劲地给自己塞了一大口米饭,堵住了自己的嘴。

恰好老婆来了,见我吃的起劲,笑问道:“你是真打算把自己吃成个小胖子啊?”

我对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你们俩点这么大一堆,自己又不吃,不浪费吗?我这牺牲自己保全你们的,你不领情还取笑我。那好,我要是真成个胖子了,难不成你还想休了我不成?”

她们俩都笑了起来,老婆还说:“生气啦?呵呵,我休你干嘛呀?你胖了我这靠着还舒服呢!”她说着就往我身上靠过来,我连忙躲开了问道:“好了好了,不吃了。你们聊完没?聊完了回家,这几天我都没睡好,困死了。”

见我这么说了,这俩位才算结束。她们在里面结账聊天,我先走到了门口,在旁边小店买了个甜筒吃着。等她们出来后,我对雪莉客气了一下,问她要不要吃?要吃的话我帮她去买。

估计因为刚才关于我胖的讨论,这俩位听到我说的又默契地笑成了一团。

无疑,这让我又不爽了。

刚才喝过酒的缘故,我们都不打算开车了。雪莉可算是打车走了,就剩我和老婆决定走路回家。

老婆挽着我的胳膊,时不时地把我手上的甜筒拉到她嘴边舔一口,我故意说:“想吃再买一个就行了,干嘛吃我的啊?”

她撅个嘴笑着说:“就想吃你的,不行啊?”

我无奈地撇撇嘴,假装嫌弃道:“我看你就是想让我吃你的口水。”

“哈哈,你怎么不说是我想吃你的口水呢?”

这女人,还学会颠倒词汇,翻转意思了!

我笑了一下,借着路边拐角,直接一嘴凑了上去,借此机会小舌一通乱搅,再松开时,只见某女两眼泪花,一手捂嘴,一手捂住后脑勺瞪着我。

我嘿嘿一笑:“舌吻而已,没必要激动到哭吧!”

话音才落,她已高举双手,气愤地朝我冲过来,嘴里吼着:“我这是激动的哭吗?”

哦,我漏说了一点,在我亲上去的时候,听到了很清晰的‘咚’的一声。

我一边跑一边笑着:“哈哈哈哈,谁叫你们刚才笑我的,这下受到惩罚了吧?”

她追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地吼我:“有本事你给我站住!”

站住就站住,难道你还能当街行凶不成?

我便一手拿着甜筒,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等她,结果,她没及时收住脚,直接一头撞到了我的怀里,接下来轮到我大呼小叫的喊痛了。

“哎呀,好痛啊!”

我一边捂住胸口,一边要把她的头推开。她倒是死死地抱着我的腰不让我挣开,还不停地大笑:“怎么样,怎么样?”

还怎么样?

我暗哼一声,歪头在她耳边说道:“你是要我扔了甜筒吗?”

非常有效,她立马离我三米远,一派正经的样子。

再看看周围三三二二的人们,早有好奇之人在驻足观看了,我伸手拉过她道:“早点回家。”

“干嘛?”

我一阵坏笑。

她尖叫着:“不要!”

“这由不得你,谁叫你先惹我的。”

“我是姐姐,你不能以下犯上。”

“那我还是妹妹呢,你可是残害祖国的花骨朵呢。”

“花骨朵?你太过份了。”

这好好的嘴斗到这里,她生气了,自顾自的往前走。

我连忙追上去,问道:“我过份什么了?”

“你是花骨朵,那你想想我是什么?”

“你是什么?”我装作冥思苦想的样子,然后说道:“你是剪刀啊!”

“什么?”她哭笑不得:“凭什么我就成剪刀了?”

我搂过她,在她耳边小声道:“听闻世间有种姿势叫剪刀,我们赶紧回家试试吧!”

惹来林姐姐羞红着脸,抡着小锤子追了我两条街。

至于剪刀姿势嘛,怎么说她都不愿意,只好等机会喽!

吸取之前被人偷窥的教训,这一次我们租的房子是小区里最高的顶层,有一个小的露天阳台,不下雨、没有大太阳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在那里看书,看资料,或者喝喝茶聊聊天。

从老家回来后第二天是阴天,我便在阳台那里忙着兼职的审核工作,老婆也在忙她的工作。我们各占桌子的一边。当我在电脑上忙着核算平衡,查漏补缺时,她突然跟我说道:“雪莉说想跟你一起开事务所,你给回绝了。”

我头都没抬地回:“嗯。”

“为什么呢?”她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看着我说道:“昨晚她跟我分析了一下,我觉得对你们来说都是个机会,资源整合,利益最大化,挺好的呀!”

一听我笑了道:“她跟你说的吧?可惜啊,我没兴趣。”

“怎么说?”

看她一副不给个过得去的理由就不罢休的样子,我合上电脑,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跟我以前的上司成了好朋友的,不过,我并不打算和她成为好朋友。并不是说我对她有意见,而是……”

在我思考着理由的时候,她说道:“是因为她曾是你的上级,你心里会因此有芥蒂,还是说她有什么方面你不喜欢或是不认同?”

“这些倒不存在。”我笑道:“或许与我和你的关系有关。这么说吧,我们俩是很亲密的关系,生活中已经不分彼此了,在工作上,我希望还是保有一点自己的空间。尤其是你把她当这么要好的朋友,而她又跟我合伙创业,你说,如果有分歧了,我该怎么办?”

她不依为然地说:“公是公,私是私啊,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相信雪莉做了这么久的高管,应该能做到这一点。对她个人,其实你可能太在意她曾经是你的上司了。从生活中来说,她是个很热心、心地不错的人,并且能力强,关系网也厉害。包括我开公司初期,她也帮了我不少的。”

我会因为她曾是我的上司就这么介意跟她合伙创业吗?我真不觉得。想了一会,我对她说道:“这件事,我不打算听取你的意见。当然你可以跟我说你的想法,但是,我真的没有创业的打算。不管机会多好,我只想把手头上的事做好。”也许还是与我曾和雪莉有过的那一次有关,就像我不可能让她跟王志兵多接触一个道理。我的心很懒,没有那么多心思去平衡各段情史,尽管跟雪莉之间连情都谈不上,我还是希望跟老婆过简单一点的生活。说完后,我看了看梦琪,故意问道:“你会因为我不听你的意见生气吗?”

她有点遗憾地摇了摇头道:“生气倒不会,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就像明明是你事业起飞的好机会,却要看着它飞走。”

我能理解她想我好的心情,便握着她的手亲了亲:“我不觉得现在的工作有什么不好。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走的稳一点,这样,我才有很好的心态和更多的时间精力去陪你。就像你说过的,钱是赚不完的,对于我来说,爱你是第一要务,家人是第二要务,工作是第三要务,钱嘛……”

“怎么呢?”她一脸促狭。

“保证钱排在生存线的前面就行了。”看着她纯净的素颜,我说道:“你会不会对我失望啊?”

她又摇了摇头。

这件事就谈到这里了。

快到中午时,我跟她说道:“月底我要回总部一趟,你呢,有什么安排没?”

她看着电脑说道:“你呢,有什么想法?你也知道,我这边比较自由,如果你有安排,我可以配合你。”

真不知道她这么说是故意在显摆她的时间自由,还是随意说的?

我笑道:“有几个安排,一是去看看杜姐她们,好久没见了;二是去上海做个全身检查,我咨询了上海玩的好的朋友,让她给我们俩设计了一套保险产品,只要身体合格就可以买了;再就是当跟你旅游了嘛!”

她有些勉强地笑了笑,收了电脑起身说道:“这不还有几天吗?明天我去公司了排排时间再告诉你吧。”

我拉住她的手问她:“你干嘛去啊?不陪我了?”

“中午了,我去做饭,饭好了叫你。”

看着她进到房里,只感觉她身上的疑点越来越明显了,而我就在这些疑点面前越来越担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