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男闺蜜拉开胸罩吃奶,两个丰满肥臀熟女撅着屁股

2021-06-10 16:49:25情感专区
王凛遥是个十分优秀的女孩子,赤司征十郎打一开始就知道,用完美来形容必然有失偏颇,因为她的确是任性得很,蒋珊所说的“主意特正”,他虽然不能彻悟含义,但也能从中明白些

王凛遥是个十分优秀的女孩子,赤司征十郎打一开始就知道,用完美来形容必然有失偏颇,因为她的确是任性得很,蒋珊所说的“主意特正”,他虽然不能彻悟含义,但也能从中明白些许——

她平时看着温柔而合群,大概率是因为她本身就想这样做,她自身的意愿刚巧搔到了大众痒处,才会产生一种她事事皆有规矩的感觉;而一旦她与众人背道而驰,女孩恐怕也不会因外物改变本来意愿。

王凛遥从来不是什么广义上的乖乖女,这一点从她明明白白和他培养好感就能得出结论。虽然没有过在中国接受教育的经历,但他对邻国严苛而紧张的教育制度也略知一二,如果王凛遥当真恪守成规,从一开始就不会敢迈出那条写进各大学校校规的高压线范围。

赤司征十郎反手关上门,他刚刚送王凛遥去上学,来到这里的时日良多,如今这间房子——除却女孩闺房这个禁地,他都已经极为熟悉了。

单论客厅而言,与刚开始变动不大,却又处处透露不同往常的气息,最明显的地方就是阳台和鞋柜,如今是实实在在地安置了属于男性的衣物和鞋子,而非迷惑变态的假象。

是属于两个人一齐生活的痕迹。

翻译的工作不忙,他不必赶着开电脑,如今还有些闲坐的工夫。少年在沙发上落座,即使是一个人闲坐,他的腰背也挺得笔直,毕竟他已经如此做了十几年,早就成了同呼吸和胜利一般的习惯。

少年信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毛毡装饰,那是王凛遥闲来无事时扎的。

赤司垂下眼睫——这是他思考时的常用动作。

王凛遥必然是喜欢他的,这件事连久不见她的母亲都看得出,而且赤司确定,女孩是知道的:她的感情并非单箭头。

如今处境,比起水到渠成还差一步,仅差一步罢了,但王凛遥没有主动上前,那他也不能走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好在,局势尚属他的掌控之中。

而且,明天便是他的生日了……

他将那毛毡攥紧,而后才慢慢松开。

·

被人惦念着的女孩此时还在教室里飙手速,她将额头抵上桌沿,在身体与桌子的空隙间隐蔽地针线纷飞。这东西的确不难,但十分繁琐,即使是她,大约也要用上半天时间。

宋叶午休之后来看她的进度,不过是敲了敲桌子,就把王凛遥吓得猛然抬头低声惊叫,幸好此时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已经结束午睡,也不会打扰到他们。

宋叶也被她幅度过大的动作吓得一个后仰:“我的妈,怎么吓成这样?”

王凛遥一看是她,这才心有余悸地抚了抚心口:“我本来就怕呢,快绣好了。”她看宋叶抻着脖子往桌膛里瞄,于是将其递过去,“喏,别让别人看见啊。”

后者相当上道地从桌子下部将那一方柔软的绸质布料接过手去,触手就能感觉到细细密密的针脚,她低头研究半天,语气带酸:“给我都没弄过呢。”

王凛遥哑然失笑:“快拉倒吧,你愿意要这个吗?我还不如送你副键盘呢。”

宋叶本来就是说着玩的,闻言也笑起来。

她将那段绸子送回王凛遥手中,肩背俯下,对女孩低声揶揄:“仙女入凡间,事先居然还得给董永绣个荷包。”

王凛遥抬头乜斜了她一眼:“少胡说八道,这不是荷包,他也不是董永。”

宋叶被她噎地说不出话来,表情变化几端,最后还是做西子捧心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王凛遥正往平安符上缀穗子,闻言笑骂了一句:“你要死啊。”

但宋叶的目的似乎不全是来臊白她,她随手拿起王凛遥搁置在桌面的自动铅笔把玩:“你生日打算怎么过啊?这次还去你爷爷家吗?”

爷爷早就给她发过短信,生日碰上休息日,连国外的蒋珊和王秋松夫妇两人也打来电话,让她去爷爷家里过生日。

王凛遥手上动作不停,“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宋叶抓抓后脑勺,有些烦闷地咂咂嘴。

女孩子显然误会了她的意思:“你要想来就来呗,反正我们家人都认识你。”

“哎呀不是,是文宣和大林他们,说想给你办个生日会,在外面吃顿饭唱个歌啥的。”

王凛遥一顿,连手里的活都慢下来了,她转了转眼珠,往后看了一眼,果不其然,钟林正眼巴巴看着这里呢。见她看过来,他立刻扬起了一个憨憨的笑。

女孩也不由一笑:“办就办吧,我白天去爷爷家,晚上能和大家一块儿,不过告诉他们,不要给我买礼物啊,我可烦拿礼物,大家凑一块吃顿饭得了。”

宋叶拍拍手:“妥了!”

王凛遥对自己的生日很不上心,怎么弄都行,但她对比自己长一天的红发少年的生日却在意得很。

赤司的生日正好是周六,能供她尽情折腾。

王凛遥一早起来就开始忙活,先是往两条街开外的西点屋订好了蛋糕外卖,特意嘱咐了少放些糖。

至于蛋糕上写的祝福语,进门开始就语气利落的女孩却沉缓下来,她沉默的时间超过时长,连店员都忍不住抬起头来询问,话还没吐出齿关,却见王凛遥半落睫毛,露出一个半是幸福半是羞涩的笑容:“祝福语的名字,就写这个吧——麻烦给我张纸,嗯,还有笔。”

店员随她的动作去看。

【あかし せいじゅうろう】

一串日文?

店员诧异地挑了挑眉,但秉着顾客至上的态度——更何况这女孩虽然年纪尚小,但气质上佳,脸更是不用多说,而且看起来财力也不弱,也就没有多问,只是低头称是。

她付好加急费用和外送费,在店员的“欢迎下次光临”和蛋糕店门口的风铃声中离开了。

本来这就要回家的,但她不经意间扫过几步开外的花店,那家花店似乎是刚刚开业,悬挂于门前的红色丝绸还没有收。

王凛遥的手指无意识地调整了一下围巾的位置,一种念头一旦出现就不可能平息,它会像春日的嫩芽,只憋着劲生长。她曾经经历过这种感觉,而如今所做种种,也不过是臣服于那念头之下。

她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迈步走向花店。

风铃声响,王凛遥注意到这声音貌似比蛋糕店的更清脆一些。本来守在柜台后面的店员立刻扬起笑容迎上来:“姑娘好,您真漂亮呢,想看什么花?”

王凛遥同样冲她点头回礼,目光得到店员回应之后才移到周侧的花朵上。

馥郁的花香浮在鼻端,她无意识深吸一口气,声调有些轻:“我先看看吧。”

她说着看看,其实心里早就有了主意,只是那想法太出格了,至少对如今的她来说是出格的。

王凛遥脚步不停,看似迟疑不定,实则目标明确,她缓缓蹲下身子,正好将那花朵完完全全装进眼睛里,那店员极有眼力见,并不来打扰。

女孩伸出指尖,轻抚丝绒质地的软柔花瓣,那花瓣红的耀眼,红的…熟悉,比起少年的发色,更像稍显深沉的瞳色。

她就对着那朵花撒癔症,人家比她后进来的顾客都结账走了,偏她还蹲着。

不知过了多久,连店员终于忍不住要上前询问时,王凛遥可算站起身子,转头对她抱歉地笑:“不好意思,考虑时间太长了。”

店员自然笑着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那麻烦你,把蔷薇给我包起来吧,要九朵。”

店员利落起身,她刚才在那朵花前蹲了那么久,想要什么颜色也不言而喻:“好的,不好意思,是深红色的吗?”

“嗯,是的,麻烦你了。”

赏心悦目的少女抱着一束红蔷薇,怎么说都是引人注目的,于是店员贴心地询问是否需要外送服务,保证在时间内送到。

王凛遥不过用了一次眨眼的时间来考虑,便同意了她的提议。

家里的菜还有富余,足够她做出一桌好菜,但是面条似乎没有存货了,于是上楼前又在楼下超市买了半斤手擀面。

进门时,客厅里并没有红发少年的身影,想必他还在书房工作,她上网的时候在翻译网站偷偷查过,由于能力突出,工作利落,蒋征居然颇为抢手。

自然的,他的薪酬也就水涨船高。

她把面条放进冰箱,他在任何领域都能拔得头筹,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到了十一点,王凛遥开始着手做饭,赤司还在书房没有出来,女孩切下茭白时突然无法控制地想道,这种情景好像结婚后的细水长流,温馨得让人有落泪的冲动。

厨房里就她一个人,女孩子便丝毫没有顾及地扬起嘴角,双颊生春。

待她把饭菜都端上桌时,门铃适时被按响,王凛遥把手往围裙上擦了两下,从猫眼里确认了来人的确是外送员没错,于是她一层层打开防盗链和门,将蛋糕接在手里。

结果她刚拎着蛋糕转过身没走几步,门铃又被按响,想必是花也送来了。

她踮了踮脚,同样从猫眼确认身份,将一小束深红而略带水珠的蔷薇拢在怀中。

这下准备万全,王凛遥抿出酒窝,刚刚转过身就对上一双看似平静无波的异色双瞳。

赤司征十郎一手还插在裤袋,像是刚从书房出来的模样,王凛遥不知怎的,突然生出一种被抓包的窘迫。

而红发少年像是没注意到她的不自在——这反而是另一种变相的揭穿,他有什么注意不到的呢?

赤司向前几步,自然地开口:“辛苦你了,娇娇。”话里话外竟像没注意花,还没待王凛遥松下气来,他又状似不经意,“花很漂亮,是给我的吗?”

王凛遥一口气上不来,险些被噎死,心说这坏蛋就会作弄我,但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喜欢吗?”

赤司征十郎并未回答这个问题,先把她一直拎着的蛋糕盒子接到自己手里:“啊,很喜欢,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