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吃饭下面还连在一起,他一边吃奶一边摸下面网站

2021-06-10 16:38:05情感专区
第五章雾隐剑庄雾隐剑庄位于森雾山中,一直以来,雾隐剑庄是专门打造神兵利器的,江湖上一大半有名的兵器是出于这儿。近日雾隐剑庄祁晔之子遭人暗算。而琴魔现身山庄偷走了&ldquo

第五章

雾隐剑庄

雾隐剑庄位于森雾山中,一直以来,雾隐剑庄是专门打造神兵利器的,江湖上一大半有名的兵器是出于这儿。

近日雾隐剑庄祁晔之子遭人暗算。而琴魔现身山庄偷走了“百蛇轮”,祁晔带领庄内护卫寻着琴魔追去,却意外地撞上了蓝音一行人,便有了上一章的误会。

“实在是对不住各位,祁某一时不慎着了妖女的道,险些将诸位当成妖女同党。”祁晔满脸的歉意,看向堂上几人。

蓝音淡淡一笑,回道:“哪里的话,庄主也是心急所致。”

“可误了各位的行程。。。。。”祁晔有些为难。

“没关系,反正也不急。”

祁晔想了想,又道:“不如这样,几位先在庄内住下,随几位住多久都可以,权当祁某的赔礼道歉。”

蓝音考虑了一下,他也不是那么着急着去江南,住几天便住几天吧。而且雾隐山庄又是打造兵器的地方。他也想见识一下古代传说中的兵器。例如有名的血滴子。“那便打扰庄主了。”

“不会,不会。”面对如此的美人,是人都有些手足无措的。突然,又问道蓝音,“对了,还没有请教姑娘芳名。”

姑娘?蓝音满头黑线。

身旁的水摇请笑出声,就连火离也撇了撇嘴。

怎么了?他说错了话吗?祁晔莫名其妙极了,不明白他们的表情怎么各不相同。

还是水摇善解人意地解释着:“祁庄主误解了,我家主子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虽然看起来不像。

男的?这么美的竟是个男的?

祁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见的,接着在心里叹了口气。男身女相,总觉得未必是件好事。“失礼了,那么请问,公子贵姓?”

没有丝毫的犹豫,蓝音脱口而出:“香祈月。”

“如玉。”祁晔转身吩咐丫鬟,“你带香公子他们去西厢住下。若是香公子有吩咐,照做就是。”

“是,庄主。”

名唤如玉的丫鬟乖巧地应着,转身恭敬地对蓝音他们道:“几位请随如玉来”

老车夫莫叔顿时受宠若惊。没有想到他一个糟老头子也可以住豪宅。这家的主人可真是个好人,差点忘了身前的那位香公子也是个好人,车费不但给的多,还带他住在这大屋子里。他打定主意回去要把这件事和家里人说说。

略略打量一下屋内摆设,虽极不上君家的奢华,但也算是精致。身旁的如玉退了出去。

坐了一天的马车,他的确是有累了。走到雕花大床边,刚拖去外衫,却听见门缓缓地开了。

“如玉吗?我说过不用准备什么,你不用忙了。”背对着门口说着,等了几秒却没有听到回答,,难道不是如玉?蓝音好奇地回头看去,却吓的退后了几步。

不知何时火离已站在自己的背后,一双深蓝的眸子盯着他,一动不动。

“有事吗 ?”蓝音一边问着一边猜测着,这火离到底是不是人类。走路都不带一点儿风声,突然出现在别人的身后,不吓死人才怪!“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盯着眼前的美玉般的人儿,深蓝色的眼眸变的深邃起来:“你。。。。真的是君霜桐吗?”自从他醒来后,整个人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不止一次怀疑过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君家五爷。

蓝音一僵,几秒钟后,他轻轻地笑了,媚眼儿微微上挑,慢慢道:“我是不是君家五爷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火离看着他,没有说话。

蓝音又笑了,问道:“你为什么认为我不是君霜桐呢?君霜桐自从受伤后就在君家养伤,相信君静夜可以肯定在期间不会有人动君霜桐的身体。而且君霜桐身为天下第一美人,这样的容貌,身体可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假扮或替代的,你凭什么认为我不是君霜桐呢?”说完似笑非笑的看这少年。

少年看着他,眼前的笑颜如罂粟般美丽而邪媚。这样的一张绝世倾城的脸也只有君霜桐才配拥有。“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失去了记忆,但我知道。君霜桐一直对君家之位誓在必得,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人也可以下的去手,他一直是站在旁边冷眼看这个世界。君霜桐是个没有感情没有心的修罗!”

静静地听着少年说完。白衣美人甩了甩了衣袖坐在床沿,才道:“其实,你对我。。。。感到万分厌恶吧。火离。”

“你自己心知肚明吧。这世上根本没有任何人会喜欢你!有的只是。。。。恨你恨到想杀了你,或是爱你爱到想杀死你的其中一种罢了。”少年的右手扼住了白衣美人纤细的颈子,看着那长长的黑发披散在乳白色的被单上,白皙的肩膀露在外面,仿佛只要一使劲便可折断那纤细的脖子。

“你不是我所认识的君霜桐.”

“那是。。。。因为你杀了我?火离。”对于自己的脖颈落在他人的手中,蓝音却没有半点着急和害怕。

仿佛听了个很可笑的笑话,火离大笑出声。赤红的长发落在蓝音脸侧,另一只抚上对方白皙的脸颊,“你好象对我有些误会,但是我可没有杀你,虽然。。。你死掉我会很高兴。”

蓝音皱起眉头,火离放开手,起身向门口走去。手搭在门上,侧过头对躺在床上的人道:“你好好休息吧,尊贵的君家五爷。”

门关上。蓝音闭上双眼,轻叹一声。

低低地叹息在房内旋绕,消散。接着是空灵的铃铛声响起,伴随着冰质的嗓音。

一觉醒来,天色已转红。满落霞,蓝音从爬起来,看了看窗外,猜测着是不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这时,如玉已来到了门口唤他们去用晚膳。

因为还在养伤,少庄主祁初夏在房内没有出来。在场的只有祁晔的两位夫人以及二房所出的一双儿女。

看见蓝音等人出现中厅,祁晔笑着招呼着:“香公子来了,请落座。香公子,这是祁某两位夫人以及长子祁文,三女祁菲。”说完后又对家眷们介绍蓝音一行人,“这位是我在外认识的香祈月公子,以及火离少侠,水摇姑娘。”

祁文一直是个纨绔子弟,风流花心,一看见水摇便高兴,而再看见蓝音时已是痴了。真是个天仙般的人啊!他见过不少的美人,却没有见过美成这样的,简直是雌雄莫辩!他想得到这个极品!”

蓝音一落座,祁文便开始搭讪:“看香公子衣着高贵,气质不俗,必是富家公子吧!”

蓝音一楞,他怎么觉得这个人看他的样子像在大街上向小女生搭讪的变态欧吉桑,“恩。。。。。”

“香公子打哪来?”祁文又问。

“。。。。金陵。”见祁文又要问,蓝音赶紧问道对面坐着的祁晔,“祁庄主,听闻贵庄兵器闻名天下,可否让我参观一下?”

身旁的水摇瞄了眼满脸犯花痴的祁文,在叹气,又一个迷上爷的,下次出门她一定要为爷包的严严实实。

“哦?香公子也对兵器之类的感兴趣?”祁晔大敢意外。

蓝音笑着解释着:“其实,我是想在贵庄买下一样兵器用来防身。”

“恩,是应该的。”祁晔点点了头,顶着那样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出去的确有危险性。

饭毕,祁晔带着蓝音三人向武器库走去,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各样的武器,琳琅满目。

整个一私人武器库,蓝音想。

“香公子,这些便是了,请挑选适合自己的兵器。”

“兵器可真多呢。爷,您想买什么样的呢?”水摇拿起一把离自己最近的剑晃了晃。用起来手感不错。不愧是雾隐山庄制造的。

“我比较喜欢刀剑之类的。”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一排剑,从上面取下一把,蓝音问道身旁的祁晔,“祁庄主,这把叫什么?上面还有奇怪的龙纹。”

“青烟。。。。”

“青烟,武痴段十七曾用过的剑。”火离冷冷地打断祁晔的话。

祁晔用惊赏的眼光看了少年一眼,道:“没有想到火离少侠年纪轻轻,却是如此的见多识广,没错,十几年前,在本庄定制了这把名叫青烟的剑。凭借这把剑纵横江湖多年。”

蓝音看了看手中的青烟,又放了回去:“是把好剑,但不适合。”

看着蓝音挑选了那么多却还没有找到适合的武器,祁晔便对他说:“香公子,也许你可以试着自己打造一把适合你的武器。”

金陵城君家

白色的信鸽落在书桌上,白皙的手一把抓起,鸽子红色的腿上绑着圆形的小桶,白玉制成,用金丝绕成奇特的花纹。

取下圆筒,放开鸽子,白鸽拍拍双翅向窗外的高空飞去。

修长的手指取出圆筒内的东西,是张白色绢布。展开来看完后却把绢布往桌上随意一扔。

俊美秀丽的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随意披散的长发带着自然的微卷,乌黑的发丝中夹杂着几束白发。却依旧难掩其自身的美丽。

无忧的风窜进窗来,调皮地掀起卷布,上面只有两个飘逸的大字:“天变”

“来人。”

下人推门而入:“家主。”

“备轿,去北静王府。”

“是。”

红唇微扬,转动着手中的一枚玉佩,玉佩是用上好的白玉制成,成半圆形,似乎还有另外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