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巨大挤开小美女花苞,自己打开不然疼的是你床

2021-06-10 16:34:40情感专区
秦塞是云州边境一座半军镇,半民用的望城。大乾治下的城池分为京、陪京、牧府、大城、望城、朔城、小城七个等级。北地贫瘠,除了牧府上洛,大城几乎一个没有,能称之为望城已经是了

秦塞是云州边境一座半军镇,半民用的望城。

大乾治下的城池分为京、陪京、牧府、大城、望城、朔城、小城七个等级。

北地贫瘠,除了牧府上洛,大城几乎一个没有,能称之为望城已经是了不得的繁华所在了,像上原县城勉强能算是个小城。

秦塞能被评为望城,全然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太过重要,玄王帝恒踞此,北可出哈伦谷直入草原腹心,威慑草原诸部;东可达戍戎武威与朝廷兵马合兵一处夹击草原游骑;而往南直通关中,官道平整,还能接收朝廷的辎重补给,是一个四通八达之地。

这里早前只是一座军事重镇,但上代玄王认为,四通八达在交通便利的同时,也意味着是四战之地,虽有哈伦谷的险要可守,也难保万全。于是迁民于此,开垦荒地,设置牧场,并鼓励工商把这里建设成一座一旦烽火燃起,哪怕没有支援也能自给自足年余的雄关。

仇昆一行疲于奔命,终于在夕阳将熄之时赶到了这里。望着排着队有序进城的老百姓,他们心中俱都升起一种再世为人的感慨。

起先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他们还有些不以为然,觉得只是在一群乡野村夫之中,抓一个半大的孩子,居然调动他们四个内庭圆满的高手,简直是大材小用。

可谁知,先是被那小子瞅个空逃了,搞的他们很没面子,接着就在他们好不容易就要追上之时,不知从哪又蹦出个绝顶高手截了他们的胡,这也算了,谁叫他们出门没看黄历时运不济呢。能够在后面追踪,给家族报个信,已经足够他们自豪的了,毕竟那可是绝顶高手啊,不把他们自己搭进去就不错了。

可现在呢,一行六人折了一半,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们现在还有些懵比。期间他们不是没想过把那杀手揪出来,可无论他们用尽任何办法,都不可行,那人就真如同厉鬼一般躲在九幽,时刻窥探着他们,只等他们一个松懈,就上来咬一口,咬完就走,不留任何踪迹。

现在终于赶到了城里,可以暂时的松一口气了。

仇昆三人也不是没有常识,对付这种看不见影子的杀手,城市比荒郊野岭好多了。

在郊野树林阴翳,地势不平,对方可以躲在高处窥视,也能根据他们的生活遗留进行猜测判断,对他们的情况能够了如指掌,必要时还可以躲的远远的不被发现。但是在城市,大家一般高,又隔着茫茫人海,这就加大了监视的难度,必然要缩短窥视距离,这就容易露出马脚了。虽然这种环境更利于刺客出手刺杀,但其只要出手,也很难跑得掉。仇昆就很有信心,只要对方再出手,他就能将之拿下。

就连陈安对仇昆决定弃山道入官道的做法,也是赞赏不已,自己进入城市潜伏确实要花费更多的心思,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三个人一条心,只是现实情况明显不是这样。

仇昆一行进了内城,心里却还在嘀咕:对方应该早发现他们的意图才对,但为什么从戍戎边境一直到都进了城了,对方一点作为都没有,难道他在秦塞城中还有什么援手不成。

仇昆不敢大意,带着屠子与刀客,找了一家生意不错的客栈,要了一间房。

“三位要一间房?”掌柜的在仇昆和屠子庞大的体型以及刀客那略显瘦弱的身材上打量了几眼,一脸怪异地质疑道。

“嗯?”仇昆瞪起了铜铃大眼,吓了掌柜的一跳,忙不迭的给安排。这北地民风彪悍,虽然有着王法限制,不能当街行凶,但打你一顿也是白挨。

一番闹腾之后,三人安顿了下来,围坐一团,仇昆看着越发沉默的刀客和本就是闷葫芦的屠子叹了口气,率先开口确认道:“给上面的求援信都发出去了吧?”

特使死了,联系上面的渠道也断了。所以等了这么长时间,他们都没有等到援兵。之前他们在荒野之中,消息不畅既无法通知主家,也没法得到主家的最新的指示。

现在好不容易进了城,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立刻通讯上面,将自己的情况传达,催促援兵能尽快追上自己等人。而为了保证渠道通畅,他们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同时向家里求援,这么做固然是因为特使身死,他们要一起进行阐述,但主要的还是要保证讯息传递的万无一失。

之于以上,仇昆才有此一问。

收获了肯定的回答,仇昆接着又道:“我感觉那人还没走。”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复杂的,自己一行人没死在绝顶高手手下,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敌人逼到这个地步,人生际遇当真难测。

他不认为对方也是绝顶高手,不然直接碾压过来就行了,哪用得着行刺杀之举。那天的绝顶高手劫了目标,没有顺手解决掉自己等人,恐怕更多的还是因为不屑。

“那人的手段狠辣心性残酷,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而且他忍了这么长时间都不出手,一旦出手绝对石破天惊……下一个目标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你们……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活下来,所以有些事情必须要现在说清楚。”

他边想边说,时而停顿,语气中各种不确定。

他仇昆一辈子笑傲山林,与人拼斗从来都是真刀真枪,正面硬撼,什么时候也没遇到过如今这种憋屈的状况,看不见的敌人,莫名其妙的杀人手法,让他耳目一新的同时,又不禁内心发寒。纵然他大风大浪也经历了不少,却从未陷入过如此凶险的境地。

他斟酌了片刻,继续说道:“根据我和胡老七的判断,掳走目标的神秘绝顶高手,可能是西域雪枭鸢杰,也有可能是参商杜牟,还有就是沙海主人,只在他们三人中间。“”

“沙海主人?那可是宗师啊,怎么可能?难道……”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刀客还是听出了不一样的地方。

屠子这次不傻了,苦笑着打断道:“宗师如何与我们何干,还是先想想眼下吧。”

想到眼下的境况,刀客再次沉默。屠子却突然对仇昆说道:“既然已经知道对方大概身份,现在报于家族知晓,应当能稍稍抵罪了吧,我们还有必要继续往前走吗?”

仇昆嘴中发涩,否定道:“恐怕不行,家族不会轻易开罪绝顶高手,若我们不追下去确定最终,光靠这条消息实在意义不大啊。而且这只是其一,其二,戍戎全是军镇,无法进入,还不如在云州安全。”

他没有说为什么不可以待在秦塞不走,但大家心里都清楚。秦塞对自己等人是个陌生的地方,对那杀手而言应该也一样,自己等人滞留此处,不给那杀手摸清环境的时间从容布置么。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只是把秦塞当成暂时歇脚的地方,没想过据此抗敌。

“前进是死,后退是死,待在这不动还是死,真他娘的……”屠子愤恨地爆了句粗口。

仇昆看了他一眼,低沉着身影继续道:“若是仇某回不去了,又逢主家问起,请两位代为说项,就说这里也有仇某的一份功劳,我小吴山上下三百余口,感激不尽。”

他说完,向着屠子刀客肃穆的抱拳一礼。

“仇大哥……”屠子语调沉哑,竟无言以对。

刀客却抬头看了仇昆一眼,心道到底和我们这些跑单帮的不一样,论笼络人心,在座之中他仇昆为冠。

不过他也没有说破,如今三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冲突,而实际上,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同样是为主家效力,当然都想在特使面前表现一番,争个长短。

三个人三条心,根本做不到互相信任,这么下去,只能被人各个击破。

仇昆首先放低姿态,博取自己二人的同情,这么做能有效地拉近三人的关系,即便不能使三人立刻戮力同心众志成城,也能让大家短暂的放下成见,暂时携手。悲情往往也是聚拢人心的最好手段。

那刺客至今不敢出手,肯定是没有那种短时间拾掇下自己等人其中一位的实力,只要自己等人放下成见的抱团,撑到主家援兵到来不难。

悲情过后就是敞开心扉。

“休整一天,我们接着往西,”还是仇昆拍板定下了基调,屠子和刀客也都没有异议。

不能停,那就只能走,后退不可行,那就只能前进,如此作为,家族若再派特使过来,也能有个交代。

三人计较已定,便开始抓紧时间休息。

他们要的这间房可以算是这栋客栈最大的一间,有两张床可以用,由于轮到仇昆值守,所以他把床让给了屠子和刀客,自己把屋中的条凳拢了拢,并在一块躺了上去。

他实在太累了,准备小眯一会,他不是想偷懒,而是到了他这个境界,精神浑圆抱丹,对自身掌控力十足,只是浅浅睡眠,外界稍有动静就能立刻清醒,与醒着警戒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