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玩弄娇小可爱稚嫩的,啊你轻点这是厨房啊

2021-06-10 16:26:10情感专区
玉良昙划破自己肚皮,被那股血腥味冲的眼都要睁不开了。他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呕意,把孩子取了出来。见到孩子的时候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是个完整的宝宝呢。他不知道需要拍一下

玉良昙划破自己肚皮,被那股血腥味冲的眼都要睁不开了。

他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呕意,把孩子取了出来。

见到孩子的时候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是个完整的宝宝呢。

他不知道需要拍一下,让婴儿哭出声来呼吸这个世界的空气,不过幸亏,他割完脐带的时候觉得不对劲轻捏了一下孩子的小手。

“哇……”一声啼哭瞬间传满了整个山洞,并远远传出山林。

玉良昙虚弱的笑着,眼里还流着眼泪。

他甚至不想去管会不会有野兽被哭声吸引来,他觉得自己活不过今夜。

从来没有这么苦过。

明明害怕的要死却还是得剖开自己的肚子,任由血流了一地。

没有针线连破开的肚皮都没法缝,寒风奇迹般地吹走了些许痛意,玉良昙麻木的任由寒风灌进自己身体里。

他瞪大了眼,眼里什么都没有。

死了最好了,死了就不会遭人嫌恶了。

深夜玉良昙身上的体温骤降,孩子在一旁哭哑了嗓子也唤不醒他。

一只庞大的老虎领着三只小虎崽回到洞穴,发现洞里有了其他生物,立即怒吼出声。

一声虎啸响彻山林,也把昏睡中的玉良昙惊醒了过来。

他虚弱的睁眼,看见四双幽幽的兽眼吓得连身上的痛楚都忘了。

把孩子死死抱在自己怀里,玉良昙身体还发着抖,他瞪大了眼和最大的那只老虎对视着,一只手颤颤巍巍地缠好自己肚子的伤口。

他不敢移开眼,仿佛一移开那只老虎就会扑上来吃掉孩子和自己。

他找到匕首牢牢抓在手里,准备等老虎冲上来的时候狠狠刺进它的身体。

大老虎张嘴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歪歪头有些疑惑的慢慢往他跟前走,玉良昙高度集中了自己的心神,冷汗顺着额头滑下。

三步,两步,一……

就在老虎即将凑近他的时候玉良昙用尽全身的力气往老虎身上一刺!

“吼……”那老虎被刺伤了前肢发出一声吼叫,玉良昙趴在地上护住孩子眼都不敢眨一下。

三只小老虎见母虎受伤了跑过去嗷呜嗷呜的叫唤着,听着小老虎叫唤玉良昙怀里的孩子也跟着开始哭叫。

母虎看了玉良昙一眼躺下一边舔舐自己的伤口一边给孩子喂奶。

玉良昙见哭得可怜的宝宝,伸手轻柔地给他摸摸眼泪,宝宝抱着他的手就不撒开了。

还把他一根手指吸吮着,玉良昙看看母虎突然明白了什么。

自己是不是也要给宝宝喂奶?可……

可是他没有奶水啊。

他咬破了自己手指让孩子吮着,可能是真的吮出了东西,宝宝终于停止了哭闹。

吮着吮着没有血了,吸不出东西来宝宝就又开始哭,玉良昙又咬破另一根手指给他。

他精神高度紧绷,发现母虎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甚至三只小老虎也是。

它们吃完奶蹦蹦哒哒的在玉良昙身边跑来跑去,母虎休息了一会儿又朝着玉良昙走过来,这次玉良昙没有直接动手,他注意观察着母虎的动作。

母虎走到他身边偷偷舔了舔他的手指,见他没有反应高兴地把他流血的几根手指都舔了。

“……”玉良昙心脏砰砰的跳的飞快,近距离看着这么一只巨虎,他害怕的嘴唇都青紫了。

索性巨虎没有恶意,它似乎知道玉良昙没有奶水,躺下把自己的肚皮朝着宝宝。

玉良昙理解了一下它的意思,这是……让宝宝喝它的奶吗?玉良昙不可思议的看着母虎,母虎嗷呜一声似乎在催促。

玉良昙把宝宝抱起来放在它肚皮上,刚出生的婴孩寻着奶味本能的吸吮。

母虎拿长长的尾巴控制着力道轻轻拍着这个人类婴孩,似乎知道他受不了自己野兽的力道。

如此和谐的一幕让玉良昙慢慢放下了戒备,松了心里的弦才惊觉自己的身体是多么疲惫。

他阖上了眼静静地睡了过去。

何虎在镇上给人家干完活儿回来习惯性去看看玉良昙。

“奇怪,外面雪这么大,能去哪儿呢……”他在屋里转了一圈也没找到玉良昙,只得回了家。

路上想会不会被自己娘叫去了自己家……

那边皇宫里祁之韫早上醒来之后悲痛欲绝。

他疯了一样的把所有暗卫都找了来。

他到底都做了什么啊!

祁之韫狠狠捶着自己,他不仅把他的昙儿忘了,竟还对他百般羞辱!

甚至还怀疑他和别人有染!

祁之韫行尸走肉般的想着,自己平日里明明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对他说啊…

这次呢,这次不仅说他丑,还骂他是个烂货,让他跟了别人。

祁之韫感觉到嘴里一股血腥味,不适感让他吐出一口血来。

“陛下!”

“朕没事。”祁之韫踉跄着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他把暗卫召进宫本来想让暗卫去找的,但现在他决定自己去。

不能第一时间看到昙儿,他心里不踏实。

他受虐般的想总要亲眼见昙儿过得什么日子,受了多少委屈,才好看清失忆后自己的丑陋面目。

等待的过程对于他来说太过煎熬,他从醒来反复回想着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是不是每一句都会伤了他?

最可笑的是自己看见他下腹的花纹都想不起来。

昙花啊!怎么就想不起他呢!

“陛下,可以出发了。”暗卫进来提醒他。

“嗯。”

为了赶路快他们没准备马车,祁之韫和他们一样骑马上路,路上风雪灌进嘴里祁之韫越发担心起玉良昙来。

他那么怕冷,这一个多月也不知如何熬的过。

想着想着祁之韫狠狠抽了下马背,马匹在风雪中不爱跑为了不被抽也只能加快了速度。

“什么?你把良昙赶走了?!”

“这么大声做什么!”张秀鸢被自己儿子怒目圆瞪的模样吓了一跳,“你没见他那肚子,那是人的肚子吗?哪还敢让他留在村子里!”

“那娘你也不能赶他走啊!这么冷的天你这不是逼他去死吗!”何虎急红了眼,“他去哪儿了?我去找他回来。”

“不准去!”张秀鸢死死拦着他,“娘替你找个更好的,你不能去找他!”

“我不要!我就去找良昙!除了良昙我谁也不要!”何虎挣脱她的手。

“你!你给我回来!”张秀鸢气得跺脚,何虎拿了把斧头就冲出了门。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保佑她儿子千万别把那个怪物找回来。

大雪封路祁之韫他们整整两天两夜才到了小山村,他却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去。

路上思念之心渐重,真要见到了却没了那个勇气。

他心里怕看到玉良昙过得不好,虽然他知道自己在的那一个月他就已经瘦了。

他更怕玉良昙真的听自己的嫁了他人,这样自己连让他回宫的资格都没有了。

暗卫兵分两路,其中一队留在镇上买马车,剩下三个暗卫跟着祁之韫来了这里。

他们跟在祁之韫身后却见祁之韫迟迟不进去,一人开口道,“陛下,这里风雪大,陛下何不进去?”

“嗯,进去。”暗卫的话让他没了懦弱的理由,只得踏了进去。

院子门开着,里面空无一人,甚至连人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

祁之韫慌了。

他转身冲进风雪中,跑到周围邻居家问。

暗卫对视一眼也觉不同寻常,紧跟着祁之韫身后保护他。

“你说那家啊?他家夫郎两个月的肚子跟人家七八个月的一样大,村里谁还敢让他住啊,三天前就被赶走了。”邻居没认出眼前这个穿着华贵衣衫的人就是他口中那夫郎的男人。

赶走了……

祁之韫听着猛地上前一个踉跄,暗卫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陛下…”

“没事。”祁之韫稳住身形,“暗三何在?。”

“属下在。”

祁之韫忍住自己想杀人的冲动,压抑着出声,“去召集所有人,把这个村子给朕围起来,连只苍蝇都别让它飞出去!”

“是!”

暗三施展轻功飞身离开,邻居吓得两股战战,“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能要你命的人。”祁之韫揪着他的衣领直接把他拎了起来,“你说的那个,被你们赶走的小夫郎,他往哪儿去了。”

“后后后…山。”

“后山……”祁之韫一松手,邻居直接瘫软在地。

祁之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冰冰的开口,“若是找不回他,你们全村人,都得给他陪葬!”

“啊……”邻居手脚并用的往前爬,仿佛爬进屋里就能摆脱祁之韫。

祁之韫没在管他,眼里划过一丝沉痛。

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找到他都要找到他。

后山太大,这样漫无目的的找可能几天几夜也找不到,祁之韫他们三个人分成了两队,暗一跟着祁之韫一起沿着山路向上找,暗二轻功好,负责往没有路的地方找。

玉良昙还在山洞里,这两天和大老虎熟悉起来,玉良昙也没那么害怕了,有时候出去捡柴火甚至可以让三只小老虎帮自己看着宝宝。

洞外呼啸的寒风吹进来,玉良昙椅靠在母虎身上忧心忡忡,雪下得这样大,再这样下去柴火烧完了却没法出去捡,自己和宝宝非得冻死不可。

自己死了倒是没什么,但是宝宝不可以。

自己差点豁出命才把宝宝生下来,他一定要平安长大才行。

玉良昙现在就是憋着一股气,他要让祁之韫亲眼看看,看看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他的,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甚至想报复他。

玉良昙自己也不知道要报复什么,他只知道他现在恨祁之韫。

恨他让自己受了那么多苦,恨他在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还在宫里逍遥快活。

洞里什么都没有,玉良昙甚至想喝口热水都不行,渴了就抓一把雪塞在嘴里的等它溶化。

只是他也不敢多喝,第一次什么都不知道塞进嘴里没一会就咽下去了,下腹疼的他在地上打滚,整整一晚才好了些。

后面他就等雪彻底暖了才敢往下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