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享受稚嫩的小身子小说,早上上班前还要做一次

2021-06-10 16:24:27情感专区
旖旎到底想如何,大抵她自己也是不大明白的。说出口这样的话便是觉得自己实在唐突,可这确实是她心里的话。对于孟廷川这个人她便是一直在好奇,好奇他竟会凭白去养一个毫无血缘关

旖旎到底想如何,大抵她自己也是不大明白的。说出口这样的话便是觉得自己实在唐突,可这确实是她心里的话。对于孟廷川这个人她便是一直在好奇,好奇他竟会凭白去养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姨娘。

且这个姨娘还是寻回来的,是父亲的临终所托。所以每每面对孟廷川她便总是显得与平常不同了一些,是好奇心作祟的关系。她又是一个直来直去的性子,不过过去她却不会如此唐突的说话。应对孟廷川到底有些不一样。

说完了旖旎便觉着这话有些多余。甚至又突然觉得此来是不是显得有些多余。不过她虽心中这样觉得,面上却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只是还是那样看着孟廷川。

而孟廷川则一直在皱眉,不过最终却还是回答了旖旎的话:“可是是不是也不能一直容着莫姨娘这样一直疯下去呢?”

这话不该问,可孟廷川既如此说了,那么这话便应该终结了。可是旖旎却又继续说了一句:“所以,你是觉得这种精神方面的病是能治好的,是吗?”

旖旎的言下之意有些透露出其实这样的病痛是不好治的。这当然也是旖旎的看法,她从不觉得这样严重的精神方便的病痛能治好。在她看来,这样的病若是开始便极有可能是一辈子,很难痊愈。

孟廷川的眉头便没有松开过。这丫头是在跟他探讨关于精神方面的病痛能不能痊愈这样,医者才应该关注的问题吗?

而这一句说完了,旖旎自又是察觉到自己是不是又说的多了一些。不过话已经又说出去了,自是收不回来的了。于是旖旎便还是方才的那一副神色看着孟廷川。

旖旎渐渐觉得,她是不是有些要将孟廷川给惹急了的迹象。不过最终孟廷川却还是不曾急了的,他只是对旖旎说:“姑娘,但凡笔者,都是如此吗?”

这话看来好似是不想再说下去的意思似的,只是孟廷川的语气之中却还是跟平时一般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悲喜来。

而这一次,旖旎也总算学乖了。不再说话,而是直接起身说道:“告辞了。”

这样一番下来怎么看都觉得是不是双方有些不欢而散的意思,只是妍儿在一旁看着却有些疑惑了。这样是闹掰了吗?可为何觉得却不仅仅是如此的呢?

妍儿最终还是将这疑问问出来了,是在出了孟府的大门之后,“姑娘,你觉不觉得今日咱们来的不对。上一次是送书,这一回怎么看都似乎显得有些多余。”

对于妍儿如此说,旖旎没吭声。

妍儿还如往日一般继续:“姑娘,我如何觉得你在面对孟廷川的时候便总跟其他时候不一样呢?”

“所以姑娘,今日你们两个是闹掰了吗?”

这话终于叫旖旎扭过头来看了一眼妍儿,不过她还是什么都没说。闹掰了吗?她倒是未有如此觉得。可是邻里之间的关系更好了吗?暂时,旖旎也未有如此的感受。

这一日回去之后,旖旎便又开始了赶本子的状态,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四皇子那边被敬王压了一些时日,却终是爆发了。

四皇子直接去找了二皇子,然后义正言辞的跟二皇子说道:“二哥,我定是要休了那刁妇的,我与她一日都是过不下去了。咱们皇家何时出过如此的刁妇有辱皇家的斯文和颜面。”

四皇子也是素来敬重二皇子敬王的,便凭着儿时他一个没有母妃的孩子总是被其他兄弟欺负,而每次都是二皇子出面制止这事上。自小,他便敬重正直的二皇子。虽然长大后他长成了一个完全不似二皇子的人,但却从来未有质疑过二皇子的性格不好。纵然从前或者上一回二皇子那样呵斥于他,所分析的那些道理,他也是有些不以为然。可却极少反驳。可是这一回,他当真是忍不了了。

敬王看着自己的四弟如此这般的模样,倒是有些惊讶。他倒是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四弟从来敬重于他的。他只当是他在怕他,当然了,长大了以后,他这位四弟的确比从前对他多了那么一丝惧怕。

“纵然发生了什么,也不可口出如此的话,你身为皇子的应有的严肃谨慎到底在哪里?”敬王听了四皇子如此说,也是有些生气的。当真是一丝皇子该有的都是无有了。

如此的话自又是震慑住了有些怒气冲冲的四皇子的,可是四皇子却还是不似从前的颇有微词道:“可是二哥,我是当真跟那女子一日都是过不下去了。你将我赶回府中,可每一日在那府中我都是过的生不如死。”

敬王见四皇子的怒气消减了一些,语调也变低了,他也未有大声呵斥,顺着问道:“那你且说一说,怎么一个生不如死?”

“你若是厌烦那样一个女人,她却总是想管你的闲事,二哥你烦是不烦?”

“若她是父皇赐给你的夫人,自是不能烦的。不然便是忤逆父皇。更何况夫妻之间本来便应该相敬如宾的,你若总是抱着烦她的心思,自是怎么看怎么烦的。”

四皇子皱眉,二哥这道理?他继续说:“若与一人品性脾气一概不相同,二哥也能相敬如宾的起来吗?”

敬王道:“自是的。”

四皇子不想继续探讨这个问题。二哥这个‘自是的’,到底准确不准确还不好说。虽然他跟敬王妃便是他二嫂倒是恩恩爱爱的模样。

“二哥你可知道她是武将之女?且从小习武?”

“自是知道的。”

“那二哥你若是娶了一位这样的夫人,且她成日里还打你,你可对她相敬如宾的起来?”四皇子本是打算不继续说这个问题的,可是说着说着却又说了回来。不过此时他没有心情计较这个,只看着二哥。

敬王也有些惊讶。这位四皇子的皇子夫人也是声名在外的,名声不大好。在子嗣上颇有手段,父皇也的确在此事上颇为不待见这一位,甚至也如四皇子所言,不喜,说不定当真有休了之心。

可是她竟是还动手打人吗?

蹙眉许久,敬王看着四皇子问道:“她打你哪里了?”

四皇子却一下子说不出口,不过若不说出口他又觉得他说的不够严重,那么哪里还会偏袒自己。那这个宫他哪里还进得?于是思虑良久终是说道:“她想叫我断子绝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