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师,奶水喷出来了/硕大的头抵在嫩缝上

2021-06-10 15:52:36情感专区
当夕阳的余晖斜躺在李小狼的课桌上时,教室里的人早已走光了。李小狼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让思绪这么乱着,慢条斯理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蓦然想起今天没有人约他一起打球,起先

当夕阳的余晖斜躺在李小狼的课桌上时,教室里的人早已走光了。

李小狼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让思绪这么乱着,慢条斯理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蓦然想起今天没有人约他一起打球,起先略觉得有些奇怪,随即又喃喃地自言自语着,不,这样子才比较正常吧。

在发生了,这样令人失望的事情之后。

李小狼起身,抓起书包转身就要离开。回头看看木之本樱的桌子,隐约记得今天她有约自己一起回家,但是被他冷淡地直接拒绝了,原因是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心。想来当时木之本樱的神色有些担忧,只是当时心情低落,并没有仔细观察。

李小狼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他知道木之本樱的关心绝不是那种为了维持同学关系的例行公事,而自己却如此冷淡地将别人据于千里之外。想想自己的念头不禁又有些奇怪,难道木之本樱不算“别人”之一吗?

李小狼没有选择再想下去,顺手带上了门,低着头步履缓慢地走着。

如此说来,自己对木之本樱的态度真的有些奇怪。亲热是绝对说不上的,但对她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去观察她的表情,看她是不是被自己的话逗笑了,看她是不是相信自己随口编造出来的故事。只是每当木之本樱的目光转移过来的时候,他又会装作是观赏风景一样,急匆匆地移开目光,生怕她发现。

至于原因他也说不清楚,他本来就不是很擅长国文,所以从来不花费力气去归结他心中这种别扭的心态究竟代表着什么,就任这种感觉自己漂泊着,停到哪里算哪里。

走出教学楼,迎面就是一阵寒风。李小狼急忙裹紧了衣服,加快了脚步,想着早些回家,家里应该温暖不少。日本干燥而严寒的天气,他始终是不能适应。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可笑,家里怎么可能会温暖不少。

这么大一栋房子,只有自己与管家两个人,怎么暖的起来呢。

走到操场的时候,一半的夕阳已经隐在教学楼之后了,在操场上投下一片阴影。这个时间还留在操场上的,应该都是田径队的人了。李小狼看见半个操场的人转过了头,随即又被教练呵斥着转了回去继续训练。李小狼抬头看见教练向他走来,目光是说不出的复杂。

他忽然觉得有些害怕,不是害怕责罚,不是害怕嘲笑,而是害怕教练和同学们眼中,那隐隐绰绰的,失望。

李小狼转身就跑,没有回头看一眼。

风打在脸上很疼,似乎要将他的脸刮出一道道口子才肯善罢甘休。但李小狼没有反应,只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前跑去。风声在耳边呼啸,他却隐约听见了木之本樱的声音。

李小狼慢慢地停下脚步,回头张望。

木之本樱手上提着一个袋子,费劲地追赶着他,不时地用手去按住随她身体剧烈摇晃的书包。看到李小狼听见自己的呼喊并停下来,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李小狼看她似乎是从操场上跑来的,不禁想她是不是从放学开始,一直都在操场等着自己。看到木之本樱跑得气喘吁吁的样子,想起了下午的时候对她的态度,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开口。

木之本樱看出了他的尴尬,便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的呼吸平稳,然后开口,“那个……李同学……其实叫你也没别的事情……其实……”木之本樱为自己不连贯的语言组织感到有些窘迫。李小狼便温和地接过了话,“先把呼吸调整好,慢慢说,没事的。”

木之本樱理顺了呼吸,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李小狼呆滞了一瞬。

“其实,比赛失利的事,不用太过在意的。”李小狼没有想到她会和自己讲这件事,表情不免有些僵硬。木之本樱见状急忙解释:“不,其实我的意思是,失利是正常的事……”李小狼看着她慌乱的表情,结果就是导致木之本樱更加慌乱。

李小狼叹了一口气,看来她和自己一样不擅长安慰别人,反而会使情况更僵。李小狼干脆转移话题,“你袋子里装的是什么?看起来有点沉的样子。”木之本樱闻言,将袋子放在地上,递给李小狼一张纸条。

李小狼打开纸条,顿时傻了眼。

纸条上写的是,“Flower heart”。

李小狼立刻调动自己的脑细胞,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通,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让木之本樱会用“花心”这个词评价他。

他疑惑地看向木之本樱,后者却从袋中取出了一盆花。李小狼诧异地发现,那是一盆紫阳花。可是他记得清楚,紫阳花分明是开在夏天的。

木之本樱对上李小狼错愕的眼神,浅浅地绽开一个笑容。“李同学,其实我想说,比赛失利真的没什么的。你虽然是田径队里最被看好的选手,但是并没人规定你一定要胜利,一定要赢得冠军。人谁没有失利的时候呢,你看我上次考试的时候数学不是不及格吗……当然我平时数学也不是很好说不上失利……所以说,不要灰心好吗?”木之本樱紧张地看着李小狼,担心自己这么一番长篇大论会不会使他变得更不耐烦。

李小狼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倒是若有所思地盯着那张纸条,然后询问木之本樱,“可是就算这样……为什么说我花心呢?”木之本樱一声惊呼,吓得李小狼差点把纸条甩开,木之本樱的语言又回到了慌乱而含糊的状态,“怎么会是花心?我没有说花心,绝对没有!”

木之本樱的脸微微泛起一点红晕,吞吞吐吐地说,“这个词的意思是……希望李同学……你的心能够像紫阳花这样坚强……紫阳花的花语是,坚强和希望……所以……”李小狼忽然明白了,木之本樱这两日为什么一直缠着山崎问这问那,老是缠着大道寺打听外国的事情,老是自己埋头看着一些资料。

原来,只是为了找到,冬天的紫阳花。

“知世说,地中海那边的紫阳花,总是在冬天开放。所以李同学,不要灰心好吗?机会还会有的。总是开在夏天的紫阳花也能在冬天开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下次比赛努力就是了,对吧?”木之本樱捧着那盆紫阳花,显得有些吃力,但仍尽量维持着不让手颤抖。

李小狼接过木之本樱手中的紫阳花,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不介意的话,一起回家好吗?”木之本樱看到李小狼的微笑,一时没有反应回来,直到看到李小狼将花放回袋子里再次起身时,才缓缓地迈开了步子,跟在李小狼的身后。嘴角不由自主地呈现了一个上扬的弧度。

夕阳剩下的最后一点余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木之本樱微微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李小狼的侧脸时,又默默地把话吞了回去。她想,不用她再多说,李小狼应该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