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唔…别吸h/王爷,别,会有人看见的

2021-06-10 15:43:32情感专区
姜之进了船舱后便立刻唤人准备热水沐浴。本来在海上淡水就是十分稀缺的存在,沐浴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大祁是一个海国,臣民靠海吃饭,所以发明了很先进的淡水蒸馏方法以供

姜之进了船舱后便立刻唤人准备热水沐浴。

本来在海上淡水就是十分稀缺的存在,沐浴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大祁是一个海国,臣民靠海吃饭,所以发明了很先进的淡水蒸馏方法以供海上渔民生活。

姜之刚得知时十分意外,觉得蒸馏器在这个时代出现很是超前,虽然是最初代的蒸馏设施,但是出现就是出现了,没办法,古人的智慧令人难以估计。

闻人澈跟着姜之进了船舱,知晓她要沐浴,所以便坐在外间等候。

一番折腾下来,等姜之绞着发出来时,闻人澈已经品完了半壶花酒。

看到她出来,闻人澈手上自发的放下了酒杯,接过布巾,为姜之绞发。

青年的动作温柔,手上的动作慢条斯理却是很是舒服,让人感受不到一点力道。

他放下布巾,眸中幽幽,极尽温柔地将姜之抱到自己的腿上,一下一下以手为梳为她捋着还带着潮气的青丝。

“备的有吃食,可要用一些?”

温雅出尘的眉眼,玉容之上满是温柔。

忽略这人如同深海静流的心思与手段,细致温柔起来恨不得让人溺死他的温柔乡里。

姜之觉得自己哪都好,吃得了苦,享的了福。独独就是过不了美人关,这两个世界以来,无论是念生还是闻人澈都长的太合她的口味,让她实在是忍不住不下手。

她微微一笑,乖乖地跟他去用膳了。

用膳期间,闻人澈简要的说了一下出海寻宝的来龙去脉,姜之边用着她素来最爱的胭脂鱼边很是不上心的听了听。

有他在,傻儿子的任务不怕完不成。

————————————————

等到在渺茫的雾气中隐隐约约地看到一座孤岛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海上飘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姜之每天看见都是无边无垠的海,飘的她是头晕眼花、无精打采,脸色发白。

闻人澈看着心疼,可是海上就是海上,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遇到陆地就稍微停靠一下,让人缓解一下海上的眩晕感。

十月的海风很是阴冷潮湿,闻人澈给姜之的披风又拢了拢。

水生带着人忙着确定地标让船尽快靠岸,大家看到岛屿之后很兴奋,长时间坐船带来的颓靡眩晕统统都不见了。

一波波的海浪冲击着沙岸,一层层的带走泥沙,然后再蓄力重新来过,带起晶莹的浪花。

上了岛以后,暗部的武卫门四处搜看了一下,四周是沙岸与大海,岛上有着十分浓密的荒草与树木,绿藤缠绕,看起来十分像是原始的亚马逊森林,地形不可知,危险更是不可知。

“回主上,在岛上发现有人居住的痕迹。”

姜之头皮发麻,感觉十分不好。

她心想着,不会是……野人吧?

然,荒草之间突然传来摸摸索索的声响,众暗卫皆绷紧了神经,手中凶剑蓄势待发。

细碎的声音过后,又只剩下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

闻人澈示意一名暗卫前去查看一下。

就在暗卫慢慢靠近草丛的时候,草丛里突然间窜出来了一批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皮肤十分黝黑,外貌邋遢,只有简单的兽皮穿在身上,嘴里呼喊着众人都听不懂的语言。

暗卫们迅速地将闻人澈与姜之围在中间,水生低声说道:“主上,倘若有情况发生,还请您先与小夫人撤回船上。”

闻人澈微微颔首。

野人们就只是站在那里,并没有进攻。

这时,野人们从中间让出了一条路,一个身材十分魁梧,皮肤黝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野人们也都停止了呼喊,然后睁着和皮肤一样黑的眼睛看着闻人澈等一众人。

那首领模样的中年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然后磕磕巴巴的开口问道:“中…中……中原…人?”

水生松了一口气,只要有人能交流就好。

他拨开围在前面的暗卫,向那人抱手,朗声道:“这位阁下,我行等人有要事上岛,还请行个方便。”

那首领好似没有听懂水生的话,十分迷茫的看着他,然后叽哩咕哒的说了一大堆。

众人静。

没有一个人能听懂。

那首领有点急,十分磕绊的又说了一句中原文:“人……太多,不……上岛。”

这次水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回身给闻人澈禀告:“主上,他们说我们人太多了,不允许我们上岛。”

他皱眉道:“现在对方情况不明,倘若硬闯的话,人员伤亡无法估计。”

闻人澈抬手止住了他的话,淡淡道:“不必增加不必要的人员伤亡。”

他放开姜之的手,上前去。

“诶……”姜之没拉住他。

闻人澈头也没回的吩咐道:“保护好夫人。”

众暗卫迅速又将姜之围了起来。

闻人澈慢慢地走出暗卫们的保护圈,看着野人前方的首领,正欲开口,却没想到那首领看到闻人澈的脸时却突然跪了下来。

其他的野人也纷纷跪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样子十分恭敬,看样子是在……膜拜?

水生一脸不可思议。

自家主上的威名连野人都拜服,水生感觉自己在怀疑人生。

那首领抬起头,结巴道:“祖……降临……”

闻人澈虽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一向都是十分淡定的主儿,所以如同神祇降临一般站在那里任他们膜拜。

想来是把他当做了自家祖宗,十分敬畏。

他也乐意省了麻烦,淡淡道:“起来吧。”

野人首领站了起来,一脸恭敬地请他进去。

闻人澈率先往前走。

暗卫也拥着姜之跟着往前走,可是那野人首领却一脸凶狠地看向他们,想要阻止他们进去。

闻人澈对着那野人首领十分自然,“他们都是我的人。”

众暗卫听到以后,心潮澎湃,更加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闻人澈从来都未将他们当做下属看待,一句我的人,从本质上和一般的暗卫区别开来。

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任人驱使的奴隶。

虽然闻人澈用人要求十分严苛,但是对他们都是优厚从待。暗卫们大多都是孤儿,对于他们来说,闻人澈是救他们出火海的神,是他们奉献一生也要侍奉的人。

自己的神从未将自己当做奴隶,暗卫们感动之余忠诚更坚。

姜之表示世子大人好手段。

野人首领看了看闻人澈,又看看了一众人等,然后往后退了退,终是放行。

野人首领将他们带到了部落栖息地,并十分恭敬地将自己的住所也就是整个部落最好的房间让给了闻人澈。

姜之环视了一下首领最好的房子,却发现屋子里也只是有一张床和一张石桌和几个石凳而已,不过是比外边的露天栖息好了很多,至少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闻人澈打发水生前去和部落首领交涉一下,另外吩咐一部分的暗卫前去探查藏宝之地。

不过是一炷香时间,水生和暗卫们便齐齐回来了。

据水生所说,这个部落应该是大魏先祖走出去的地方,很多地方都有着大魏相同的行为习俗,本来他们应该是深山老林,与人隔绝的状态,不过近些年来陆陆续续地寻宝者也有找到这里的,所以部落首领会一些简单的中原文,但是宝藏之事从未有人发掘过。

“那部落首领对宝藏之事毫不知晓么?”按道理说既然大魏先祖原先也是部落之人,甚至是有可能是部落最早的首领,所以部落首领应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宝藏之事的,姜之很好奇。

水生立刻道:“回禀小夫人,部落首领表示此事要和主上面谈,此时他已经等候在门外了。”

闻人澈点点头,水生立即喊部落首领进来。

部落首领一进来,便朝着闻人澈跪下来了,然后又拜了几拜:“先祖…可…是来取所藏…之物?”

可能是和水生已经交流过一通了,所以他的中原话已经比最初流畅了许多,但是听起来还是很费时费劲。

闻人澈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

部落首领依旧跪在地上,磕磕巴巴地道:“当年先祖…嘱咐…看好后山…之物,先祖可…自取。”

刚才暗卫禀告时,确实是在后山发现了异常。

他黝黑的脸通红,说这些话费了很大力气。

粗犷地喘了几下,随即又道:“我们…每一代……族…族人守护…终于……安息。”

部落首领很激动,手舞足蹈的,像是完成了巨大使命。

姜之推测,大魏先祖应该也是部落的首领或者一份子,走出荒岛创立大魏之后,回来将重要之物藏于后山之中,嘱咐历代族人看护,等待他自己或者后人来取。

闻人澈淡淡颔首,温声询问道:“首领可否带路?”

部落首领行了一个古老的敬礼,恭敬道:“遵命。”

闻人澈微微沉思了一下,最后决定速战速决,于是他看了一眼姜之,然后淡淡道:“明日我们就去后山,届时还请首领带路。”

部落首领称是,然后下去准备了。

姜之只觉得这次的寻宝之事有些简单,顺利的有点不太正常,可是又是想不出来哪里不对。

水生十分疑惑为什么部落首领唤自家主上先祖,但是问到此事的时候首领又是讳莫如深,他开口问道:“属下有一处疑惑,主上从未来过此处,但是部落首领对主上……很恭敬?”

姜之刚开始也迷惑,但是后来一想,估计闻人澈和这大魏先祖有一些相似之处,所以部落首领便以为是先祖亲临。

闻人澈专心翻看姜之的手,并不回答。

自从出了海以后,青年就像是服了什么灵丹妙药一样,身姿挺拔,嘴唇不再苍白,每天都泛着花瓣般的粉色光泽,衬着那张精致出尘的脸,令人眼煊神迷。

此时,闻人澈正在专心的揉捏她的手,仿佛找到了喜爱的玩具一样,再成熟的男人也有孩子的一面,姜之不由得心生怜爱,将他因为低头而垂下的发丝轻轻地拨至耳后,眼神里多了笑意,挑眉大胆猜测:“或许咱们世子大人和那位先祖长得一模一样呢?”

闻人澈捏她的手一重,抬眼瞥了她一眼,随即看向水生。

眼神淡淡,但是还是让水生感受到了习惯性的威压。

水生正欲夸奖姜之,却收到了自己主上的眼神警告,于是压下眼中的兴奋,恭恭敬敬道:“属下这就下去准备。”

临走前还不忘给姜之竖了大拇指。

姜之好笑,这人还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