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公朋友一起上我该怎么办,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2021-06-10 15:40:39情感专区
后来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这真让人感慨,断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被这个女子迷住了,她的深情和美好都令人着迷,引人发狂。念情从来都没有见过,断情会对什么人有

后来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

这真让人感慨,断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被这个女子迷住了,她的深情和美好都令人着迷,引人发狂。

念情从来都没有见过,断情会对什么人有着特殊的情感,就好像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兄长是永远不会动情的,可是,凡事总有例外。

这么一个美丽妖娆的女子,对于男子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哪怕再不懂情爱的男子,都会被吸引的。

雪莲就是这么一个人。

过去了一天一夜,雪莲姑娘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迷蒙的色彩,好像是在梦里一样,又像是飞在云端,总之,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她看着眼前这两个陌生的男子,心里一阵痛惜,这一切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她,她的玉哥哥不在了。

念情先看到她醒了,连忙兴奋的说:“哥哥,你看,她醒了,那个美丽的姑娘醒来了!”那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断情这才走进房间,仿佛不敢相信似的跑进去,直直的冲向床榻旁,然后手无足措的看着眼前醒过来的姑娘,脸颊涨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可是,她的心已经死了。

她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断情,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念情知道,他的哥哥喜欢上了这个女子,他也知道,这个女子的心上人和哥哥长的一模一样。

可是,雪莲姑娘刚刚才失去了心上人,那伤口怕是一辈子都不会愈合了吧!

就这样,断情和雪莲,他们两个人一直安静地看着彼此,只不过,雪莲其实是在透过断情看着她的玉哥哥,断情则是单纯的欣赏,眼睛里带着星光看着雪莲。

断情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只好带着调笑的语气开口说道:“雪莲姑娘,你看,你要是再伤心,就太辜负我了。”

她这才泪眼盈盈的说:“我怎么就辜负你了?”

“怎么没有,我辛辛苦苦照顾着你,你醒来了,却依旧这么不开心,平白的扫了我一天的兴致,哼!”

……

雪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只要看到这张和自己喜欢的人的脸一模一样,就一点都生不起气来。

时间长了,雪莲姑娘和断情相处的日子也过了很久,他们两个人之间渐渐地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她的身体也在断情的照料下,渐渐的好了起来。他们两个人准备外出游历散心,来摆脱这所有的阴影和所有的伤悲。

这一切,念情都看在眼里了,虽然他很是心疼自己的兄长,可是他知道,兄长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扳回正轨的。

他们情妖和凡人不同,念情一直以为,自己和兄长永远都不会动情,可是他们忘了,“情”这个字,本就伤人,更伤神,神仙尚且能够动情,他们又怎会逃得过呢?

后来,他眼睁睁的看着兄长和雪莲姑娘在一起,他知道,兄长是真的动情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一个是凡人,一个是情妖,注定不能够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世间之事本就是如此,哪里会有什么真正的圆满?

渐渐地,兄长成为了那个男子的替身,每日扮作那男子的模样陪伴着雪莲姑娘,她知道,可是她不愿意承认。

那一日,念情看到了雪莲姑娘对着兄长笑的开怀,可是,他看着兄长,分明是要哭的样子,一阵心疼。

他们之间,一个甘愿成为替身,代替那个人陪着她,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一个明知道残酷的事实,却不愿意承认,一味的活在梦境里……那样的笑容,又怎是真的开怀?

可是,这一切他都无权过问,他一直相信,兄长会处理好雪莲姑娘的事情,所以对于他们之间,他从来都不会过多的干涉。

可是,他错了,从兄长爱上那个女子开始,他就已经想错了,他低估了情感的力量,也低估了兄长内心的柔软。

那一日,兄长带着雪莲姑娘游历山川归来,两个人言笑晏晏的来到他面前,让他为他们做个见证,全然没有了当初那一片阴霾和伤悲,他们两个人都走出了那个人的阴影。

断情眼神温柔的看着雪莲姑娘,然后又看了看站在对面的弟弟,斟酌着语气说道:“念情,兄长有事要告诉你。”然后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哥哥要娶你雪莲姐姐了,想让你给我们做个见证。”

雪莲姑娘听了,心里也是一阵激动地看着他,很显然,这两个人都想让他做见证人,他自己也不好推辞。

过了半晌,他才犹豫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兄长,雪莲姑娘,你们是认真的吗?”

对面的两个人齐齐的点了点头。

雪莲姑娘看着他,语气坚定的说:“念情公子,你兄长都已经告诉我了,我知道,你只以为我只是把你的兄长当作他人的替身,可是我现在,想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爱上的人,是你的兄长,他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他只是我喜欢的人。”

念情听着这话,只觉得讽刺,心里一阵难过和愤怒。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爱上她?我一直以为你会安守自己的本分,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凡人?为什么?”念情一直大吼着问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脾气,总之他的心里很是愤怒,甚至是带着不可名状的疼痛,此刻的他只觉得眼前的两个人刺眼,刺的眼睛都要瞎了,心都要疼得不能呼吸了。

雪莲姑娘并不知道对面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敌意,只是眼神焦急的看着断情,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断情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然后才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念情,你是理解我的,对吗?我爱上了雪莲,她是我最爱的人,你必须要承认,她是你嫂子。”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带着怀里的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