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白嫩小嘴吸含巨龙,局长紧紧地咬住我的奶头

2021-06-10 15:36:13情感专区
于是蓝奎不再犹豫,抢先一剑刺出,这一剑又快又稳,直指要害,赤霞横剑阻他去势,蓝奎再攻,剑招虽然精妙,奈何却被赤霞全部接下。两人交手数十回合,还是不分胜负,赤霞一个错身,露出一个破绽

于是蓝奎不再犹豫,抢先一剑刺出,这一剑又快又稳,直指要害,赤霞横剑阻他去势,蓝奎再攻,剑招虽然精妙,奈何却被赤霞全部接下。两人交手数十回合,还是不分胜负,赤霞一个错身,露出一个破绽,蓝奎乘机猛攻,没想到她是虚晃一招,长剑一递出,立刻被她双剑架住,而后用力一绞,蓝奎的长剑脱手而出,赤霞顺势一脚将他扫下台去。

万圣龙王连连抚掌,大笑道:“果然巾帼不让须眉。”面上虽如此,他心中却仍有遗憾,他已看出自己这数个龙子,或者天性惫懒,或者资质驽钝,竟然没有一人是可造之材。

“公主武艺超群,在下倒想领教。”座上嘉宾中,有一人站了起来。在场众人看得清楚,黑衣白面,羽衣层叠,分明是那诨号九头虫的羽翀。也不知是哪座仙山上的龙子凤孙,偏偏要跑到南瞻部洲落地称王。

虽见他上场,赤霞心中也不惧怕,只说道:“今日是万圣龙宫的龙子龙孙比武较量,大王若是要上来,我父王岂不是认了个便宜儿子。”

羽翀此举本有不妥之处,却被赤霞当面戳破,全场皆是轰然大笑,九头虫只说了一句:“便宜儿子算不上,便宜女婿倒勉强做得。”

他这一句摆明了是占赤霞的便宜,赤霞也没想到他面皮竟如此厚,倒叫她下不来台。将脑海中思绪尽数撇开,她摆开架势,示意九头虫先出招。

“所谓主随客便,这第一招,大王先请。”

羽翀颔首:“在下却之不恭。”

“公主小心了。”九头虫一声轻喝,一枝亮银枪化形手中,他单手执枪,朝着赤霞心口疾刺过去,赤霞使一剑挡住,另一剑却如同灵蛇,贴着□□削了过去,羽翀挽了个枪花,枪头一转,生生将赤霞逼退。然而,□□适合远攻却不适合近战,赤霞见距离已近,一剑护身,一剑朝他脖颈刺去,羽翀扭身收枪,将身形移到她背后,剑刃贴着羽翀的咽喉划过,却伤不了他半毫。

而此时,赤霞背后的空门已露。羽翀捏着枪尾,枪头在肩上一压,猛地脱手朝赤霞的后背刺去,赤霞听得背后的呼呼风声,也不慌乱,使了一招反弹琵琶,将双剑相贴,合双手之力,将这一招勉强挡住,饶是如此,虎口也被震得发麻。一连退了好几步,才将余力化解。

这才勉强定住身形,□□带着锐利银光已钉至面门,似乎眨眼间便能将她戳出一个洞。赤霞一个旋身,右手疾挥,分毫不差地斩在枪头,用力将枪的去势带偏,羽翀再刺出一枪,仍旧被赤霞挡住,趁此机会,赤霞持剑再进,羽翀将□□舞得密不透风,见赤霞渐渐靠近,也不再犹豫,发动了最后一击。

□□与剑在半空中相遇,枪头撞上剑刃,拉出一连串火花,。两人虎口巨震,赤霞控制不住右手剑,羽翀也同时撒手。兵刃落地之时,两人擦身而过,赤霞手中还余下一剑,此时便朝着羽翀的心脏刺去,羽翀右手化拳头为爪,直袭赤霞面门。他躲闪不及,胸前羽衣被赤霞的剑锋划开一个口子。而赤霞却看似毫发无损。“公主武艺超群,羽翀自愧不如。”他略一抱拳,身化黑烟,回归原来的席位,羽衣上的伤痕,眨眼已经消失不见。

“多谢九头大王,手下留情!”方才脖子上有些凉飕飕的,她以为自己至少会受一点伤,哪想到,到最后竟然是毫发无损。

而羽翀依旧如此谦让,赤霞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说什么好。抬手将自空中坠落的长剑接住,赤霞弯了弯腰,扭身跃下校场。

九头虫输了?周遭妖王一阵宁静,这要不是因为赤霞的武艺确实极高,就是九头虫铁了心,要拿自己的面子给赤霞做垫脚石,这......,他们虽然在思索,手上的鼓掌的动作却没停下来。万圣龙王也是将赤霞大大地赞许了一番。

虽然赢了比试,但不知为何,她脸上半点笑容也没有。白寻眼尖,瞅见她右耳上的珍珠坠子不见了,便指给赤霞看,赤霞板着脸,低声道:“耳坠在方才打斗的时候,被那九头虫拿去了。”白寻便明白了,九头虫竟然能不动声色地取走赤霞的耳坠,要伤了她也应该不是太难,但他偏偏没这么做,而是故意落败,将风头全让给了赤霞。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哪怕只是些小恩小惠,受了也心里有愧。赤霞拧住了眉头,无论如何,她也得想办法还了这个恩情,这之后,两人还是各不相干。

连番大战,香汗湿透重衣,一坐下来只觉得浑身发冷,兼之疲惫不堪,赤霞起身向众人请辞,而后便带着白寻回了房间。

“公主,适才那人一直在看你。”赤霞一时心中气闷,面上却不见什么:“看便随他看去,于我们而言,也没有实质性的损害。”

一见赤霞离去,羽翀便狠狠灌了几杯烈酒下胃,酒入愁肠,他心中也烧起一股无名之火,勉强令自己镇静下来,但那些美酒佳肴,却失去了往日的滋味了。

又是一日清早,赤霞已将早上的修炼完成,堪堪从入定状态退出。白寻捧着一银盘果点,进入闺房,供赤霞取用。

赤霞正将发鬓挽起,一侍女匆匆而入,禀告道:“九风大王到了龙宫,他说近日九风山杜鹃盛放,朵朵浓艳,开满山头,想请公主一同观赏,如今车驾已经备好,正在殿外等候。”

真个阴魂不散,赤霞一时不慎将环髻压歪,倒在后脑勺,倒像个茶壶的把儿,她随意压了压,心中十分不悦,白寻见机,忙补上两根簪子定住发迹,又在前面发鬓上,点坠一圈流苏。赤霞左瞧右瞧,真比平时多了一股飘逸的劲儿,像个下凡的仙女,如此赤霞心里的气便顺了一些。

白寻再顺着她的脾气说道:“若是不想去便不去了,咱们也不必理他。”

然而,赤霞亦知自己受了九头虫的不少恩惠,去便去,算是还他一个人情。

赤霞吃了些果品糕点,又将自己打点整齐,换上一件水粉色宫装样式的长裙,裙摆逶迤,广袖流仙,与今日发式极配。特命白寻去禀告龙王,而后再于宫门之前汇合。

白寻气喘吁吁地两边奔走,赤霞一身轻松,她便将什么玉露果品糕点装了一些,又担心风太大,赤霞着凉,便将防风的斗篷装了一件,其余什么驱虫的香粉、遮雨的伞盖,顺手也拿了一些。东西虽然繁多,但龙宫有一件名为锁囊的宝物,可以放大缩小数倍,里面的东西却不受影响。

白寻将东西全收齐,急哄哄往宫门走,宫门前无人,她便往上走,刚从水面探出身,就见到了赤霞。她悬在空中,羽翀则浮在不远处,两两对峙,两人之间不知发生了何事。

四只巨型黑隼停在前方,眸光锐利,脖颈高高扬起,深黑羽毛上带着一圈光泽。两只在前,两只在后,中间摆着一辆云车,想必这就是羽翀所说的车驾。

赤霞朝着天上的鹰招了招手,羽翀脸色微变,走近她身前,劝阻道:“此鸟性情残暴,不易亲近,公主小心。”凶恶的鹰隼等鸟类,常以蛇为食,若是待会儿驾车的鹰隼突然暴起,赤霞便有危险。

见她召唤,黑鹰仰天长啸一声,挣脱了缰绳,飞到她身边,却并未如羽翀所想的暴起伤人,而是努力伸长了脖子,将最脆弱的咽喉要害放在她面前,赤霞会意,用手替它顺了顺脖子上的碎毛,拍了拍了它的翅膀,用头在她的手蹭了下,赤霞顿时笑逐颜开,用手指去戳他的喙。

这只鹰少说也有百年道行,虽说还不能化形,但约摸也有些灵智,先前羽翀担心它们因控制不住本性而伤人,现在看来,它不但不因赤霞冒犯了它的自尊而生气,还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