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浴室里被弄得好爽视频-鲤鱼乡惩罚

2021-06-10 15:17:21情感专区
“瑶瑶,上次我跟你说的事……”哈大门。“算了,别再说了,我不是已经同意了么。”陆瑶。“瑶瑶~!虽然你同意了,可是……你看你

“瑶瑶,上次我跟你说的事……”哈大门。

“算了,别再说了,我不是已经同意了么。”陆瑶。

“瑶瑶~!虽然你同意了,可是……你看你多不高兴啊。”哈大门。

“难道你还想让我高兴吗?”陆瑶。

“瑶瑶,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很难过,可是我……我真想要个孩子,属于我的孩子。我今年都45了,我真的……呵呵,我好多朋友像个这个年纪,孩子……都有上大学的了。”哈大门。

“大门,你去做吧,只要别让我知道她是谁就行,我可以帮你抚养孩子。”陆瑶。

“瑶瑶,我们不可以试试借个肚子吗?你不是没有卵子,如果那样的话,孩子也算是你的。”哈大门。

“我的?可是孩子身上还是流淌着别人的血,而且我觉得这样做对那个女人也不公平。”陆瑶。

“那有什么不公平的,她们要的是钱!”哈大门。

“大门!你去吧……,我能挺得住。”陆瑶。

“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忍心……”哈大门。

“大门,如果我是你,我或许也会去做的。”终于忍不住泪水的陆瑶,哭着说道:“不过我还是放不下这个心结,如果换成是你不能生育,你能容忍我去找别的男人吗?如果是那样,我宁愿不要孩子,也要保证我们的婚姻的纯净。”

“瑶瑶!你看,你这不还是不同意么!”哈大门:“我跟她不会发生肌肤之亲的。”

“她?方雪吗?那怎么能行,你们不是认识了吗?我同意的是让你找一个不认识的人,而且最好你们也别见面。”陆瑶。

“瑶瑶,我也没说是方雪呀,你现在太敏感了,如果连个面都不见……好!不见面就不见面,可是我总要知道她长什么样,智商如何,情商如何吧?我们哈家,一向都是比较重视这些的。”哈大门。

哈家,一直注重基因的传承,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自古讲究门当户对的“最”根本原因吧……

虽然古代并没有基因这个词,可是冥冥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一直影响着天朝的人们。

即使如此,哈大门还是没长成大个子,呵呵。

“可是当初你也不知道我脑子是不是好使,你不还是那样去找我了吗?”陆瑶。

“你跟别人不一样,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睁开眼睛,你眉宇间那股灵动就让我觉得你很聪明。”哈大门。

“……!”陆瑶,突然感觉这句话似曾相识,可就是想不起来以前谁说过。

哈大门,45岁的哈大门。

他现在对陆瑶还是很客气,但是他对陆瑶的爱,已经开始减退了,尤其是在他认识方雪以后。

其实,如果陆瑶没有这个缺陷,他或许不会跟方雪走到一起,可是哈大门的父亲曾经说过:“我们这一支三代单传,难道到你这一代,哈家的资产就要送别人了吗?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也要给我弄个孙子来,否则我是死不瞑目啊!”

这句话也深深地影响着哈大门,一个中年男人对子女的期盼,也已经让他有点坚持不住了,以前,他会因为对陆瑶满满的爱,抚平这个心结,而路遥不能生孩子,他也是有直接责任的,因此他还存有愧疚之心。

可是,现在的他还是跟方雪走到了一起。

方雪,比陆瑶还年轻,还漂亮,她的美貌甚至可以用妖娆来形容,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性感的一字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如花般的锥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肤如冰似雪,更值得一提的是她身材绝美,平常一走路都是妩媚含情,宜喜宜嗔。

虽然她的容貌未必赶得上大学时候的陆瑶,但是现在的陆瑶,已经是一名阔太的装束,少了那股青春气息,多了成熟,而男人这种动物,呵呵……最关键的是方雪和陆瑶的气质不一样,这是高雅的陆瑶不具有的那种妖气!

虽然哈大门坚持否认,而且伪装的也很好……

可是陆瑶多么聪明,多么敏感的一个女人,而且她此时,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她虽然一直都没有上过班,可是她确是一名特殊工种,这个工种比较敏感,不方便在这里说,反正您知道她是有官职的就行了。但她可不是吃空饷。

哈大门的这个哈拉骚夜总会,本身就是她的一个工作地点。

但是她的这个身份,连哈大门都不知道,不是陆瑶想隐瞒,而是因为那是纪律,神圣的纪律,不能破坏,任何人都不行。

所以,陆瑶想知道一个人在干什么,她可以轻易地得到准确的信息,可是她现在已经不想那样做了,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丑事被别人知道。

之所以她能确定这是一件丑事,还是因为她发觉了哈大门的不正常,

一个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他的变化还是能被敏感的女人发现的,除非他做得天衣无缝,可那是不可能的,总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陆瑶,可以通过哈大门身上遗留着的其它女人的香水味、头发丝,不小心留下的口红印,甚至是(屏蔽)来判断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方雪!都快两年了,你怎么还没给他生一个!?”曹定国。

“他不行我有什么办法。”方雪。

“什么叫不行,男人70都能生,是不是你有问题,我可知道你堕过好几次胎,是不是挂不住了。”曹定国。

“那也是你害的!”方雪。

“小雪!咱们俩那段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就办你的事,我给足够让你活一辈子的钱,咱俩现在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嘛!”曹定国。

“为什么哈大门能喜欢我,你就不能喜欢我。我比陆瑶差哪?我比她年轻,比她漂亮,学历也不比她差多少。”方雪。

“呵呵,你觉得跟我说这些有意义吗?”曹定国。

朝缘酒店,901房间:

“大门!你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啊。”方雪。

“陆瑶还是放不下。”哈大门。

“你就那么在乎她?你们都在一起过十年了,还没过够啊!”方雪。

“有的人是值得……呵呵。”哈大门。

“我想这次我一定会怀上的。”方雪。

“为什么这次这么有信心?”哈大门。

“不告诉你。”方雪。

“不会是我不行了吧?告诉你,孩子出生我会做DNA鉴定的。”哈大门。

“大门……!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样说……”方雪,欲哭无泪的样子,翻过身子把脸藏在枕头上,露出雪白的后背。

“呵呵!”哈大门,轻抚着方雪如丝的长发,柔嫩的肌肤:“孩子给我以后,我送你一套房,一台车,1000万!”

“不!我不要钱,我只要你!”方雪,紧紧地抱住哈大门的脖子。

而此时的腊月笙,正走在事业的转型期,他卖掉了属于他们的所有资产,来到了一个叫大东林的建筑工地,他通过墨镜认识了一个硬汉,他叫林大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