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生物老师带我进她的身体,亲爱的,我想要,给我

2021-06-10 15:03:58情感专区
陆文武到底比陆文博经历的更多。所以,想的也就更多。他算是看出来了,《西游记》这本书,不仅能让自己的弟弟沉迷其中,就连自己的爹爹,对其也是兴趣盎然。他呢,因为习武。白天肯定是

陆文武到底比陆文博经历的更多。所以,想的也就更多。他算是看出来了,《西游记》这本书,不仅能让自己的弟弟沉迷其中,就连自己的爹爹,对其也是兴趣盎然。他呢,因为习武。白天肯定是不在家的。也只有晚上才能有空看看这个书。但按照家里人沉迷的程度,根本就轮不到他。所以把仅有的一本《西游记》再找人抄一遍。然后抄出来的那一本就算是自己的了。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

陆文武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拿到了书,把书扔给小五,自觉完成了一件大事儿。就继续补眠。

第二天一早,小五正拿着毛巾伺候自家少爷洗漱。

“怎么样?书抄完了没?我还得找个时间把书还回去呢。”

“少爷,放心,已经抄完了。”小五回答道。

看着自家少爷洗漱完了,小五才从怀中拿出自家少爷冒险偷的那一本粗糙不已的《西游记》。

“行了,我现在要去还书了。你在门口等着。”

“可是少爷,老爷已经早早醒过来了。他现在在练武场呢,他肯定已经发现书不见了,你现在过去还书,不是自投罗网吗?”小五有点担心。

“发现就发现呗。反正我也没指望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我的本意就是,只要拿到书能把它抄完就好。其他的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过我爹醒来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喊着书不见了,去找书。反而像平常一样,还是去了练武场。他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家就这几个人。估计除了我,也没谁会胆大到在我爹那头老虎头上拔毛。所以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整理好衣服,结过小五手上的书,陆文武大踏步的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爹!”还没走到书房门口,刚出了自己院子,就碰到了练武回来的靖远侯。靖远侯穿着紧身的练功服,衣服已经被汗湿了很多。从早晨微凉的空气中走来,他整个人都蒸腾着热气。一看就知道,这是运动多了的。

“嗯。这是去书房啊,怎么,昨天晚上才偷的书,半个晚上就看完了。”靖远侯打趣道。

“我还没来得及看呢。”陆文武老老实实的回答。

“咦,这书偷了你不看就又还回来,这是打的什么主意啊?”父子俩边走边说。

“嘿嘿,没什么,我就是找了几个人让他们抄了一晚上,然后把书抄完了。所以现在《西游记》就有两本了,你的那本是属于文博的,我的这本儿那就是我的了,想什么时候看都行。”陆文武还挺得意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嘿嘿笑道。

“行啊,你小子。你这脑子看来比你老子我好使啊!这方法不错。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别的想法,不过这事儿我得让文博问问青雀。好了,你赶紧把书给我还回去。早早吃完早饭就去好好练武,对了,我还给你准备了两个惊喜,可不要辜负了我啊。”靖远侯拐弯去了沈氏的院子。

留下了一脸迷茫的陆文武。

“惊喜!什么惊喜?不对,我爹的这个态度不对呀。这我昨天晚上明明偷了书,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竟然跟我说是给我准备了两个惊喜。不对,这所谓的惊喜一定是陷阱。”陆文武思考了半晌,终于确定自己的爹没有安什么好心。

可是即使知道了又有什么办法呢?既然自己的亲爹已经做了决定的事,那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能怎么办?受着呗。反正,如果,可能,应该看在自己是他亲儿子的份上,会手下留情吧。陆文武不确定的猜测到。

先不说陆家父子兄弟在这儿因为一本《西游记》,各种斗智斗勇的过程。另一边,秦安远终于说服了自己的爹娘,爷爷奶奶,让他们答应自己能够去京城一趟。不过前提条件是要有家里的人跟着。而且不能单独行动。得跟着一个靠谱的商队。

商队这个好办,四海杂货铺每隔十天,就会有自己的商队,来往与京城和长治县。给卢掌柜捎个话,当天下午就得到消息,正好明天就有一队拉着红糖的队伍要去京城。

至于家里人要派谁去,就有点吵闹了。秦秀才当然觉得自己去最好,一个是年轻力壮,还有一个是因为他是秀才的身份,当然最重要的是因为秦安远是自己的亲儿子。他去了最放心。可是,青山学堂又一时半会儿离不得他。这不是去一天两天的事儿。而是去了最少都需要五天时间。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让孩子们不读书,不年不节的在家休息五天吧。所以除了他自己赞成外,其余人都很反对。

秦大伯田里的活计倒是不重要。但是秦大伯除了认识几个字,一辈子跟田里打交道之外,为人有些憨厚木讷,如果带出去的话估计还得秦安元操心他是否会被骗。

秦二伯呢,被秦安远安排了很多的活计。就是不吃不喝不休息的去做,也很难在规定时间里做完,他还得找人帮忙。所以肯定去不了。

最后想来想去,商量来商量去。夏老太太一锤定音:“行了都别嚷嚷了。就让你爷爷陪你去吧!”对于夏老太太的话,秦老头在旁边点着头同意。他也觉得自己陪着孙子去京城是最好的。

首先关于接送幼儿园小朋友的活儿,在自己不在的时间里,大儿子完全可以替代自己。其次自己虽然不是秀才,但好歹也是个童生,识文认字那是不在话下的。而且年轻的时候,他也是在外面闯荡过的人。虽然近些年来有了孙子孙女才慢慢的不再出去,但外面的那些门道多少都懂一点。虽说自己现在年纪大了一点,但身体还很健康,精神也很旺烁。

秦安远自己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他又不是真的不懂事的小孩儿。而且再说了有什么事儿,卢掌柜也已经安排好了。更不用说自己手里还有平南王的玉佩。只要自己愿意,凭着这块玉佩也是可以找到帮忙的人的。

现在确定了去京城的人有秦老头、季洛璃,还有自己。但秦安远一直都很犹豫要不要带小胖子。带吧,如果在路上或者是京城有个什么意外,自己肯定担待不起。不带吧,小胖子已经在东青村待了一年多了。虽然说他现在看着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秦安远是知道的,他也是分外想家的。再说这一年多来小胖子的表现他可都看在眼里。即使是为了奖励他,鼓励他,他也应该带着小胖子出去走走。

毕竟怎么说小胖子也是平南王,现在唯一的世子,如果一直窝在东青村这个小地方,那真的会局限了他的视野,缩小了他的格局。毕竟小胖子又不像自己一样是个伪小孩儿。即使自己已经有意识地为他讲外面的世界,讲遥远的未来。但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小孩子来说,秦安远说的这些东西他根本没有深刻的体会,也没有深刻的认识。

“灵宝,灵宝,你们明天是不是要去京城啊?”小胖子眨巴着自己的眼睛,一脸期待的问着。

“是啊。刚才你不是听到了吗?”秦安远一边收拾自己的包袱一边说道。

“那我呢?你和洛璃妹妹都去京城了,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吗?”小胖子脸上的表情看着都像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那你的意思呢?”其实秦安远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但还是故意逗小胖子。

“我,我的意思是当然带上我了。你别看我人小,但是京城里就没有我不认识的人,没有我不知道的东西,没有我不晓得的地方。真的,灵宝,你带上我可省很多事了。而且如果到了京城没有住的地方,我们不仅可以住到王府,如果嫌王府规矩多的话,我还有个小院子,我们还可以住到那儿。我奶妈她男人经常在外面跑。你不是想买人吗?找他肯定没错。”小胖子绞尽脑汁的给秦安远举例说明如果上京城带着他会有什么好处。

“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在京城很熟,可是……”秦安远笑着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说话故意留一半。

“可是,可是什么呀?没什么可是的,灵宝你不用再思考了,真的去京城一定要带上我,我保证我一路上乖乖听话,你说东我绝不敢往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真的我保证,我发誓。”小胖子熟练的举起自己的右手做发誓状。

“行,这可是你说的,我没逼你啊。一路上你必须乖乖听话,咱们约法三章,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可别怪我无情,要么半路上派人把你带回来,要么到了京城我就不管你了。当然以后如果你想再回到东青村也就没那么容易了。”秦安远说这话并不是威胁,而是认真的。因为他知道,如果去京城的话要把小胖子带上,他会担多大的风险。小胖子听话还好,如果不听话的话那真的是出了事儿了,想哭都来不及。

小胖子连连点头,像小鸡啄米一般。得到了秦安远确定的答复,小胖子也欢呼着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但现在在秦家,收拾东西这件事对于小胖子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的,也是最简单的了。

秦安远无奈的摇摇头。看在小胖子这么欢快的份上。那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就是有意义的。

除了小胖子,因为兴奋的半夜辗转难测,秦仲季夫妇因为儿子第一次出远门有点忧愁,睡不着之外;其他要出门的人都一点感觉没有,睡的很早睡得很香。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时候,秦安远就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起床推门一看,原来是自家爷爷奶奶爹娘,已经在开始装车了。虽然出门时间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十天。但儿行千里母担忧,所以家里为他们准备的东西还真不少。不说吃的,喝的,就连被褥,木炭这些都有。还有一些锅碗瓢盆儿什么的。

“灵宝,来把这件衣服穿上。”看到自己儿子起床了,秦安远的娘手里捧着一套崭新的里衣里裤走了过来。

“娘,这衣服这胸前鼓鼓囊弄的是什么呀?”接过衣服,秦安远就摸出了其中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