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轻点,啊,她把它含了进/奶水充足的妓女

2021-06-10 14:54:32情感专区
赵敏闭关当时和无极说的是快则三天慢则一月,眼看一月期限快到,无极的阵法已是初具雏形,本来打算三两下搞定,可无极一边改一边想一边不断完善,导致工程越变越大,到得今天,初见雏形仅

赵敏闭关当时和无极说的是快则三天慢则一月,眼看一月期限快到,无极的阵法已是初具雏形,本来打算三两下搞定,可无极一边改一边想一边不断完善,导致工程越变越大,到得今天,初见雏形仅仅是把阵法的关键复杂部位建好,其余零星的修建还剩下许多,预计三十个人干活的话,也还要月余。

无极已是想好,武当是不会多逗留的,赵敏一出关,立即动身离开,剩下的工程这些天已经和宋青书进行了交接,不得不说宋青书不愧是张三丰选定的第三代继承人,心性坚毅、隐忍,“武当四秀”张清澈死在自己手中,另外两人早早就离开阵法队伍再不与自己多接触,而宋青书却能够按照门派交代,继续参与阵法工程,抛弃恩怨耐心求教,越到后来宋青书也越是发现阵法能够建好和用好这个阵法,乃是武当今后的百年大计。

虽然才初见雏形,张无极一路从山下往上走,因为阵法的缘故根本看不清紫宸殿的形貌,进到阵法里面更是时空变换,树木遮天蔽日不知道往哪里走,如果要登到树顶驭树飞行,却是机关重重且把自己的身形暴露在众人眼中,若是对敌极为不利,从树丛间走,稍微走错就是原地乱绕和各种陷进机关,按照口诀慢慢前行,一路走一路记下需要完善修改的地方,最后一次,今天就是一月之期,等敏敏出关,一刻也不停留,去哪里呢,近期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就算有些许小事,让有心先返回光明处理,有道就跟着一起先去,要不去大都探望一下师傅,还有小师妹欢欢,自从出身自己还没见过,记得让人把备好的礼物先送到大都待命。

此去大都,路途遥远,和敏敏相处时日甚多,要不一路绕着先去苏杭玩赏一番,顺便回去古墓怀旧一下,沿着海路走,记得小时候都是在岛上长大,最近几年去得少了,还可以给敏敏展示几手自己的捉鱼技巧,最最重要的路途遥遥万一情动不能自已,还能够成其好事,那就是生米煮成熟饭,这汝阳王老丈人是不同意也得同意,想到得意处,不禁微笑出声。

很快到了紫宸殿,无极站在殿前回望山下,和来时不同,这阵法从外面看不清楚里面,里面的人却是对外面的情势一目了然,初升的太阳照射在整座铜铸的殿宇上,泛起冷光,山间的薄雾朦胧散去,空气里有泥土的花木的清新。

昆仑山系的森林更加繁茂,空气比这里还有冷冽清新几分,这一刻无极却觉得还是这个要清甜三分,因为心爱的人就要出现。

日查早就入内室为赵敏打理生活洗浴事宜,这闭关虽然不见外人,日常除了清水饮食等,赵敏却是还要三日一沐浴,蒙古人性情粗矿,就算是蒙古贵族,一个月不洗澡都是常事,可无极和赵敏却是从小每日药浴长大的,一天不洗澡就觉得差点什么,这也是这两位行走江湖最难以忍受的地方,闭关期间三日一沐浴却也是简单擦洗一下,没有放开来的洗,所以普一出关,赵敏最要紧的是赶紧舒舒服服的洗一个热水澡,日查天还没亮就着人热水抬桶,赵敏只待梳洗完毕就出来和无极汇合。

从太阳光刚刚出现到完全露出整个来,紫宸殿前的雾气也基本散尽,沉闷的开门声响起,赵敏跨出紫宸殿,一个月身居室内,乍一看到阳光还觉得有些不适,她微微用手挡了一下。

就见无极几步上得台阶来,紧紧拥着了赵敏,无极身上因为长年药浴青草的气息涌入鼻尖,赵敏微笑着也伸出双手拥住了他。

日查忙招呼几个下人轻巧的从殿后绕了出去,把这里留给两人。

好一会儿,赵敏轻轻把无极推开几分,双眸凝视无极,问道:“我听日查说,张清澈死了。”

“煞风景”无极心下暗自腹诽,正欲解释一下。

赵敏接着道:“一个张清澈无足轻重,问题是我这厢深受武当点拨之恩,那边你却对武当弟子下手,怕是有些不妥。”微蹙眉头继续道:“张清澈虽比不得宋青书等的身份,却也是武当的杰出子弟,他们这几天给有与你为难。”说完又把无极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完好无损似才放心。

无极对于赵敏的关心极为受用,微笑说:“没有,不知是武当理亏还是念在古墓武当早年的香火情,很是缓和。”想了想又补充说:“不过,我也送了他们武当一个大礼,你看——”说着指了指紫宸殿前初见雏形的阵法。

赵敏不是那些不识货的武当诸人,整个武当上下,怕是只有张三丰和宋青书才了解这座阵法的势力,宋青书极力向父亲和武当诸人陈述阵法精妙,可是大家也是将信将疑,不甚关注。

细看了一会儿,赵敏点头道:“太极两仪阵……修改了东西的小阵,南边增加了一个生门,西边,西边要等我进去探一探才知。阵中用了套阵,套的是九宫格。恩——师兄于阵法一道又有进益,回去可以和师傅说道说道,说不定她一高兴,奖励你点什么。”赵敏调侃道。

无极得意一笑,也不介意她言语的调笑,说:“敏敏武道精进,应该是不惧我这还未完工的小小阵法吧,不如进去游玩一番,也好检验一下阵法效果。”

赵敏微一沉吟,应道:“善”。

脱下身上的月白披风,抛到无极手中,快步走向阵法中心。

看着赵敏婀娜的背影,无极心中爱怜,嘴上却是调侃道:“第二回合,若是输了就是打平,要得到东西,得等到下一回合,怕是你要备好赌注了。我想要什么,敏敏该是懂得。”

想要的是什么,无非是自己而与,赵敏背对无极,可是红红的耳朵尖出卖了她。

无极看得真切,心中又是意动。

一进去,立时感到周遭环境转变,明明是太阳高悬,却是觉得天色比之外面明显暗下来,脚下是松软的草地,前方还有小松鼠在蹦来蹦去,赵敏却是不敢托大。

孟庄学艺三载,她对于五行生克、四象、八卦、六合等基础阵法也稍有涉猎,也亲自见识过孟丽君修筑的孟庄和无极为古墓修筑的阵法效果,很是厉害。只是阵法一道要背诵和演算过于繁复且耽搁修习的时间,赵敏不喜,到得离开孟庄时,无极的阵法造诣已是远胜孟丽君当年,更不要说杨真了,杨真虽是师傅,可于阵法一道完全没有天赋,她也是志不在此,只喜欢研习道藏看书画画。而赵敏对于阵法的了解,和杨真差不多,属于背诵完阵法要义,按图索骥的程度。

不过这不影响赵敏破解阵法,只要进入之后根据阵型判断出阵法属于什么类型,就可以进行演算,只是费时费力些,且阵法一道高手可以掩盖阵型可以互相混合,这就要看布阵人的功力,凭着对无极的了解,赵敏还是可以推算出几分,然后靠着深厚的功力和古墓出神入化的轻功,还是有几分胜算。

且赵敏推测,这武当乃武林正道,张三丰一定不会设下阴狠的机关,最多被困住而已,只要自己小心些就算是困住了以现在的功力也可以试着自己脱身。

无极从阵外看去,赵敏走得很慢,口里念念有词,甚至有时候蹲下身子在地上画画演算,有时候又越到枝头观看一下地形,或者就着树枝在林间腾挪,并不时常用双脚着地,很是小心翼翼。

宋青书奉张三丰之命来到紫宸殿时,看到的就是赵敏在阵中探寻的身影,他微有些讶异地看着阵中的赵敏,即是惊叹也是涣然。

自赵敏入关以来,他一直在猜想这无极布的阵法赵敏作为师妹是否也是同样可以,那么着赵敏也太惊才绝艳了,小小年纪能够同修阵法和武功。

今日看到赵敏在阵中的情形,自然了解她于阵法一道虽然远不如无极多矣,但是也极为出色了,能够现场推演阵法变换,这份功力自己也是望其项背的,阵法里的每一颗树每一寸土地的建设自己几乎都有参与,可是经常施工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第二天基本绕不进去昨天的地点,每次都得有人带路才行,现在阵法初成,为了记住路线图和接下来的修筑工事,自己已经是连续十天每天睡两个时辰的努力学习背诵,其中光是记这路线图就花了三天的时间,而赵敏才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快走到阵心的位置,相信到不得天黑就可以靠自己的演算出阵了。

短短一个月的接触,让宋青书名门子弟的优越感荡然无存,以为自己在武林中算是青年翘楚了,可惜四人合力也不如人家一个,以为自己少时聪明博闻强记文武兼修,却是还不如一个小女子赵敏知道的多,以为就这样吧文学武功不如人家认了,总算是领教了江湖人外有人,可人家还兼学武林早就失传的机关术排兵布阵,宋青书不是瞎子,短短几天本来松散的武当子弟在无极的带领下变得纪律严明团结一心,这就是带兵的驭下之道吧。

张清澈输了,无论他是中了无极的计还是真的有了不该有的念头,对上这两个人,宋青书也是无力,再加上太师傅偏袒的态度,他知道复仇只有等待时日了。

这无极赵敏师兄妹二人,赵敏精研武道得到了太师傅的赏识,武当上下还没有一人有这份殊荣;无极虽然武功略逊却也是远胜自己许多,为什么武功不如师妹呢,因为他更擅长派兵阵法,在这个乱世中,这才是最为实用的技艺吧。

看着赵敏在阵中徐徐前行,宋青书却是五味杂陈,一时希望她安然出来,一时又想着哪个陷阱可以致人于死命,无奈这个阵法困敌居多致命甚少。

且赵敏一直很小心,走一步看三步想五步,手中一根随手扯来的细竹棍,不时在地上划一下,或者直接把竹棍投掷出去探路,之后又从旁另外抽一根树枝抵上,没有兵器。

宋青书心下暗自猜测,这殷姑娘是擅长拳脚还是兵器没有带在身边,看她一身月白劲装,身材纤细,混身上下无放置兵器的地方。

如果有兵器的话,怕是更添几分赢面,宋青书转头看相无极,欲要说上自己的想法,却看到无极望着阵中之人,眼神深深情意绵绵,突然没有了讲话的欲望,无极的师妹未婚妻自己瞎操心而已。

宋青书和无极二人就这样站在紫宸殿的台阶上,无言的观望赵敏破阵,直到太阳快要西斜。

宋青书初时抱着些看戏的心态,现在已是完全转变为敬服和羞愧。

习武之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宋青书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得上是努力,且还比一般人悟性高、条件优厚,青年一辈中武当的资源都是捡着他先来,而他也不负大家对自己身份的期许,远远超越同龄人许多,有天赋、努力还聪明谨慎,这样的优秀子弟自然骨子里带有傲气,理所应当。

赵敏已经进去快五个时辰了,再有一个时辰天就要完全黑了。

进去的时候是清晨阳光初漏,无极本来打算用过早餐再提阵法的事情,可是忍不住得瑟了一下,赵敏才踏出紫宸殿就又入了太极两仪阵。

从进去到现在,水米未尽,一天,武林中人算不得什么,可破阵极为考验耐力、心智和体力。尤其是忍耐力,有时候一炷香的时间也卖不出一步,有时候走了出去又要原路返回,原路,且一步错不得,你要用心计算找寻前路,还要记住退路。

每一步都要经过反复计算、实验。

别人设置阵法都是从外到里越来越困难,无极却是反其道而行,所以赵敏从里往外破阵,每前进一次穿越一个小阵,困难也就越发加剧。

两军对垒,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到了赵敏这里却是要越挫越勇还要留有余力对付阵门的杀阵!

是的,虽然这座阵法以阻敌为主,但是也设有一、二个杀阵,就在里面的倒数二、三个阵法中。无极的这个太极两仪阵,圈套了三十六小阵法,按六六之数排布,也就是赵敏至少要闯过其中的六个阵法才能够出阵。

运气不好的走偏,那就算不清楚了,陷在里面就是你三十六阵轮完一遍还是出不去,循环往返。

以赵敏的聪慧自然是不会绕原路,顺利地穿过了四个小阵法,其中还巧妙地避开了中心的核心阵眼。

现在准备进入第五个阵法,即倒数第二个。赵敏一身的月白劲装已经被泥土和树枝染色,斑斑地点似乎还有些微血迹,发带也已不知散落在哪里,现在是用一根树枝充当发钗斜斜挽起。

看看天色,如果不赶快一点,似乎就要输在天黑前的赌约了。

宋青书以为赵敏一定会加快速度,结果赵敏反其道而行,找了一棵不知名的树,从树上摘下了一串接着小指头粗细的圆颗粒果实的枝桠,捻了一颗放在嘴里,酸——眉头都簇在一起,慢慢的平复了一下口中的酸涩,赵敏又陆续捻起几颗,放在嘴里,后来再不停歇,飞身上树又摘了几串,吃下去了大概二两这样的酸果子,才在树下打坐修行。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宋青书终于是忍不住了,道:“为什么是这种果子,而不是她路过的梨、桃子那些。”

是呀,武当森林资源丰富,各种果树也是盛产,移植到阵里树就有许多正当季的梨、桃子,还有些半熟的橙子,那一种不比这酸涩的野果强。

无极诧异地看了宋青书一眼,道:“有药,我在肥料里添加了可以让人酸软无力的配方,只对果树有效,其余植物无效。”

“你怎么不告诉我!”宋青书语气不善。

无极转过头看着阵中,淡淡道:“不是什么要紧的是,毒素不深,过得一时半刻就可以解,这些事项我都会在留给你的图纸里备注。”言下之意是事情太小,不值得单独交代。

宋青书自然不会再去问赵敏是怎么判断出树木毒无毒的区别,虽然心里极度好奇可是也怕被无极奚落一番却没有得要想要的答案。这一月来从无极这里学到的阵法知识已经够他消化一生了,至于毒术,背会了这个这配方还有别的配方,关记住一个也无甚大用。

……

赵敏依旧在打坐调息,已经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无极知道赵敏肯定算好时间的,可是还是忍不住担忧,

无极依旧是早上的姿势,双手抱着赵敏的披风,站在台阶上,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她。

其间日查来了两次,问起是否用饭,都被无极回绝了,他这是打算陪着心上人一起。

宋青书极为好奇赵敏的破阵结果,也一边陪同。

“很简单,毒素的判断,再高明的□□都有迹可循,这天底下就不存在真正的五色无味,只要你够细心有丰富的经验就可以判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