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奶头好大,下面好多水水小说/搓澡师傅把我弄硬了帮我口了

2021-06-10 14:48:32情感专区
作者有话要说:22的一个段子特可爱啊T T 膜拜之!~~~~昨天因为群文的问题耽搁了,在此吾辈准备各种受虐T T孩子们抽打伦家吧~我发现我已经各种能贫了,大家会嫌烦咩T T。  到了天

作者有话要说:

22的一个段子特可爱啊T T 膜拜之!~~~~

昨天因为群文的问题耽搁了,在此吾辈准备各种受虐T T

孩子们抽打伦家吧~

我发现我已经各种能贫了,大家会嫌烦咩T T。  到了天字二号房门前,没等空着手的云疏推门,某人便一脚潇洒的问候上那可怜的门板,华贵的石木门被文雅的踢开,还不忘在另一块上面撞出美妙的回声。

云疏不知怎得竟有些慌张,准确来说是……没底。这江枫近来甚是喜怒无常,光说他方才那一伸手,本把她乱感动了一把。结果怎么着,她刚把爪子递上去,就啪的一下被拍掉了。挤眉弄眼的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人家要的不过是地上那包袱。而她就成了那江大少爷宁愿拎包袱去……都不愿拎起的悲催人士。

“啪”的一下,包袱被丢在圆桌上,散落开来,江枫坐上椅子看也不看呆立在门口的云疏。

“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走个路都能撞到人怀里去……?”隐隐含着怒气的声音低低的掠过云疏的耳朵。

“……路窄。”手不自觉的抚了抚后颈,委屈的解释道。

“我怎么不知道路由窄到撞上去还扒不下来的地步?”

“……意外。”云疏要怎么解释,当再度贴上那从来都属于她的温暖胸口,当空流了两个月的眼泪终于找到了最温柔的归宿,她又怎么舍得离开。

“你且收拾收拾,晚上随我赴宴。”江枫轻叹了口气,拂袖出门。

待云疏泡了个澡,披了外衫走出屏风的时候,却发现江枫已坐在桌前,轻啄着杯中凉茶。

“这么早……就回来了呀。”见他不吭声,似乎还在气头上,云疏便扯上无聊的话。

江枫抬头瞟向她,许是因为热水泡了太久而晕红的小脸上,峨眉微蹙,杏眼忽闪着傻傻的毫无防备,嫣红的小嘴抿着微微嘟了起来,让人看了不禁想轻轻扫过……注意到那湿哒哒的头发顺着两颊垂在胸前,他微微皱眉,起身绕进屏风。

云疏见他只是扫了自己一眼便起身绕到屏风后,似乎并未听到自己的客套话,她也觉得甚是没劲,便坐到桌前端起茶壶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记得有人曾经在耳边叨咕过……泡过澡之后再来杯凉茶消汗,再热的夏天都不怕了,咕咚喝去大半,果然效果甚好。

云疏正在那儿自顾自喝着,忽觉什么东西盖在头上,伸手一模竟是一块质地柔软的香巾。

她刚想伸手去摘,却被男子冷语的打断。

“别动。”

一个阳光不怎么浓烈的午后,男子就这么立在她身后,修长的手带着柔软的香巾擦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上,轻揉辗转,就连水珠都小心翼翼的并未飞进她有些呆愣的眼睛里。

“换上这个,随我出去。”

许是终于鼓捣好那碍眼的滴水脑袋,江枫将一套不知何时变出来的新衣裳往她怀里一丢,无视她埋下的眼,轻声吩咐道。

“……晚了可什么好吃的,都没了。”见云疏只是坐在那里,仍旧不动,他好心提醒道。

“……谢谢你。”江大哥,云疏轻轻在心里唤道。

她抱起衣服便往屏风后面奔,生怕那不争气的眼泪水就那样落下去。待展开那衣服才真的知道,什么是古代。原来红杏那妮子穿的只是最初级的袍子啊,这件扣归扣丝带归丝带的衣服怎么看都是四个字——无从下手。她唉声叹气,怪不得这丫这么温柔,还突然给她擦起头发,果然苦差事来了吧,让她穿着这种勾勾扯扯的裙子出去吃饭,不如让她什么都不穿去来得舒坦。

鼓捣了半天也只是把里衣塞到这精致的面袋子里,如此,惆怅的叹了口气。

“怎的,不合身?”

“没……”不是不合身,是不会穿……壮士。

“该遮的地方给我遮遮好……”

本来就会遮好,难不成露着肉跟你出去么,云疏一边折腾着那繁复的纽扣一边腹诽道。岂料下一刻一双手便扣上了她的纤腰……刚要出声,便被一句“别动”又给顶了回去,只得乖乖的不做声……任他把她的手臂举起又放下。

修长好看的手指扭上她腰间的盘扣,一个一个往上扭着,直到最后个包裹住那白皙的脖颈……她也如愿以偿的对上了那双深若寒潭的眸子。

“有没有人说过你笨手笨脚的样子……有那么点可爱?”江枫眼睛微眯,嘴角带出一个莫测的弧度。不等她反应便旋身绕过屏风,徒留云疏在那里,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

……

梓苑山庄的主人沈英武是江恒的旧部,如今已是朝堂上威风凛凛的护国将军,虽已长年不曾出事边关征战,却余威犹在。今夜云疏与江枫便是被一架暗金镶边的马车接到了沈大将军的府上,老远便见一身清爽打扮的中年男子迎在门口。

“沈世伯,十年不见,您仍是老当益壮,风姿不减。”江枫微微欠身拱手道。

“江贤侄,此番若非事态紧急……沈某也不会这般着急把大家聚集在这,想必江盟主已跟贤侄交代过了罢?”沈英武本是苍劲的脸上竟是泛起了一脸的愁容,瞬间老了几岁。

云疏定定的立在江枫身侧,打量着这个中年“鹦鹉”,发现他的手一直在不停的抖着……莫不是早早便得了那传说中的帕金森。待随“鹦鹉”进了大堂,发现灯火通明的大堂内寥寥数人,其中竟还有熟识的面孔!

“林大哥!”

“流氓姐姐!”

云疏一口林大哥刚甩出去便被一个健步而来的小团子扑了个满怀,她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最后被江枫长臂一伸揽在怀里才得以幸免。来人还好不知足的在她那件扣了半天的新裙子上使劲蹭……她似乎一瞬间听到了扣子被蹭开和缎面被撕裂的嘶啦声。

“你才流氓!你全家都流氓!”一只爪子拎起怀中小鬼的耳朵的云疏并未注意林念生额头一闪而逝的黑线。

一袭墨绿衣衫的林念生缓步上前将赖在别人怀里不安分的小家伙扒了下来箍在怀里,面上带笑,“江兄,云疏,你们也来了。”

“林大哥怎么回事?这捣蛋娃娃怎得成了你儿子?”老子这么文静儿子却调皮捣蛋如脱兔……这世道不对了。

“云儿,私事回头说,眼下几位前辈尚有要事。”江枫柔声提醒道。

云疏白了眼江枫,扁了扁嘴不吭声了,真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怎的不让她继续叫少爷了?切……

“江贤侄,这是小儿苑扬与小女凤娇,都不是外人。”鹦鹉指着身侧各立的倜傥的白衣少年与鹅黄衣衫的少女介绍到。

“江兄少年英雄如雷贯耳,久仰久仰,在下沈苑扬。”白衣男子一张俊俏的脸上绽放了一抹神采,“这位想必便是江兄那未过门的妻子红家小姐吧……果然玲珑佳人。”

云疏正琢磨着这是怎的一家子,一个鹦鹉老爹带着只鸳鸯和杂毛凤凰的组合……实属不易,于是竟未来得及做作何表示便被人接过了话茬。

“瞧我这蠢哥哥……人家玲珑佳人有愁眠公子江大哥虚揽在怀,你这凡夫俗子又怎入得了那眼?”娇滴滴的一声含怨带嗔的调笑生生哽住了在场人的喉咙,也成功把云疏那转得不快的猪油脑子加了把油。

“瞧姐姐我这眼拙的,都没看出来这杂毛的凤凰也还是跟鸡有的一比的,生生没把妹妹认出来,想必这便是鸳鸯大哥的鸟人妹子吧……呵呵……久仰久仰,失敬失敬……”云疏拱手弯腰,把能客套的客套话都丢出来了,一口气下来竟都没打夲儿。

再看这千金小姐一张美宝脸此刻已是绿莹莹的,却无奈被身旁的自家哥哥捏住了小手,江苑扬低头冲她笑笑摇了摇头,示意她别胡闹,这才作罢。

岂止这温柔的一笑还触动了云疏的小心肝儿,曾经也有人那样宠溺的看着她,笑的一脸温柔。

“江贤侄,不瞒你说,近日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江红二家神器皆被盗一事……不知是否属实?”沈老爷子一声轻咳后把话题又拐回了正轨。

“确有此事。”江枫点头,手依旧不放松的揽着云疏。“据查很大一部分可能是画月楼做的。”

“他们向来亦正亦邪……此番竟是要做那覆世之人么。”鹦鹉抚上下巴沉声道。

“如今画月楼漂散在外的十三香主均已返回无回谷,就连各自不合的四大领主空、王、神、色,也都言传近日便会往返谷中……怕是要变天了。”沈苑扬眉头紧皱,云疏却意外发现在提到“四大领主”的时候,那单薄的眼里竟有了一闪而逝的恨意。

“都不是好东西……保不齐要成那第二个覃正楠!”沈英武厉声说道。

云疏捅了捅拥着自己的江枫,压低了声音问道,“覃正楠又是哪根葱?”

“覃正楠是当今圣上的御弟,亦是家父的拜把兄弟。二十年前,他独创黯然销魂十三式,一身武艺天下无双,只是并不甘心人臣之位,终究狼子野心,一步错步步,聚齐了三样神器试图颠覆天下……最终是他夫人大义灭亲,才得以天下太平……”

“莫不是画月楼也跟他们一样妄图集齐神器……”不等云疏继续问下去,便听啪啪啪三声拍掌的声音。

“好一个狼子野心……天下太平!子虚化乌什么的,在下今天算是受教了……”

磁性的声音低回婉转的语调,和那微微扬起的尾音……

尚在江枫怀里的云疏猛的一震,下意识的挣脱那双有力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