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路边理发店露脸熟妇泻火/健身房调教

2021-06-10 14:35:49情感专区
影子转了身,玉彻便举目瞧去。她心中有所思,忽然联想起了一些往事,语带深意,说道:“有人故意将她困于此,我自然渡不了,除非一把火将这烧了。”此话语焉不详,意在言外。黄祖

影子转了身,玉彻便举目瞧去。她心中有所思,忽然联想起了一些往事,语带深意,说道:“有人故意将她困于此,我自然渡不了,除非一把火将这烧了。”

此话语焉不详,意在言外。

黄祖面色忽变,先是向等在一旁的扶桑看了一眼,而后走近至玉彻跟前,低声责问道:“你究竟何意。”

玉彻无邪浅笑道:“我烧你山槐灵木时,你问我可曾看到什么,你那时问的凶狠急切,我没敢说。现在我便告诉你,我看到了。你觉得我没看到、且你大概不想我看到的东西,我其实看到了。我告诉你哦,黄祖,你若再对我无礼,我就把这个事告诉别人。”

“你看到了什么?”

“总之我是看到了。你若、、、、、”

“到底是什么!”她怒声将玉彻打断。周身气息愈发冰冷。她急切的要知道答案,这是她的秘密,绝不许第二个人知道。

玉彻没料想到黄祖会气急至此,声音一下哽咽在喉咙里。正巧殿中闲聊散场,众神陆续行出,扶桑正要走近,山羊也在近旁,但他也不知玉彻话里有话说的是什么,几分疑惑的看着两人。

黄祖四下扫了一眼,此时万神聚集,玉彻若是真的知道什么,只要她一开口,便相当于昭告天下。

她由心渗出一丝慌张恐惧。

玉彻却对眼前状况毫无知觉,方才被黄祖吓了一跳,只觉得黄祖欺人无礼,也不管众人走近,她张口便要说话:

“你那山槐里何故囚着一女子、、、、、、”

黄祖忽的抬手、、

有结界落下、、、、

将跑过来的扶桑、立于玉彻身旁的山羊、以及众神们阻挡在了结界之外、、、、

“、、、的生魂。”

玉彻话落时,耳边骤然安静下来。她已身在黄祖设下的避音结界里。

“你、、、”黄祖声音极颤,身体跟着话语颤抖不止:“你、果然看到了!”

玉彻退了一步,道:“是,我真的看到了。是一位人类女子生魂。”

“你看到了你看到了你看到了你看到了你还、、、、、、”将她烧了?

玉彻又小退了一步,此时已退无可退:“她说她是生魂离体,被人困于山槐之中,家中父母还日夜守着她的半死尸身等她归去,央求我助她出逃。”

“她同你这样说?”

“是啊,生魂亡魂我一眼便能瞧出。确是生魂没错。我便好心助她一道罢了。”

“你好心助她之法就是烧了我的神树?”

“那是她自己说的。只有烧了禁锢之物,她才能逃出。”

黄祖顿时如被惊雷击中,失神低声呢喃:“不可能!绝不可能!”

玉彻疑惑:“我早就想问,你的神树,怎么会有生魂禁锢其中,是你做的?你禁锢生魂做什么?”

黄祖像失了魂魄,可她没有魂也没有魄,以往高高在上的精气神现下宛如落到了泥里,她将自己和玉彻关在避音结界里,此时又像将自己单独关进了另一个结界里。口中不停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

她转身要走,结界只笼罩在她其上,随着她一起离去。玉彻被结界退出,便立马跑去挽上山羊的胳膊,她被黄祖的样子吓着了。不知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山羊同样不解,黄祖这般失态,前所未有。可他只是将被吓坏的玉彻揽进怀里,柔声道了句:“没事,不怕。”

扶桑追着黄祖而去,追至悬崖边才触到结界,黄祖已无心力维持结界,扶桑伸手一碰便破了,他立马借力向前,一把拉住了黄祖的手臂。

扶桑用了力气,黄祖又反应不及,手臂忽然一松,手中所挽白玉玉如意应声落地,碎成两半。

玉碎之声引得众人皆回望过来。

那是连接四海神木之玉。黄祖于四海内布施神木以供人类祈拜,神木听命于玉如意,玉如意听命于黄祖。黄祖施命于玉如意,玉如意传达至四海之内。

而此时,玉却碎了、、、、、、

扶桑吓得一动不敢动。黄祖待他很好,但绝没有好到允许他作乱至此的地步,否则也不会将他寄养在茯苓山这么久。可扶桑心里还有一丝侥幸,从前他没试过,也许黄祖待他要比那柄玉如意重要呢。

他心存幻想。

黄祖却一挥手将他所有妄想打破。她将他的手打落,看向他,厌恶至极,好似眼前是天地间最令人作呕之物。嫌恶,厌弃,恨不能将其杀死,黄祖将这些情绪堂而皇之置于眼中,不避分毫。她就这么望着扶桑,直至扶桑怯生生的喊了她一声“阿祖?”

黄祖一声不应,甩袖乘风离去。破碎的白玉玉如意也不要了,她对这里避之不及,对扶桑避之不及,一眼也不想再多看,如此匆匆离去。

扶桑惊愣片刻,张口大哭。

摇铃见状,赶紧上前安慰,宝乐也奔向前去,化了原形,低头去蹭扶桑。

底下众人也都愣了,不知这是什么状况。

善渠行至玉彻跟前,问她:“你同黄祖说了什么?”

玉彻眼神闪烁:“没什么。”

黄祖走时虽没同她说不能外传,但玉彻总觉得这事比她当初预料的,要可怕。

善渠不罢休,追问:“说实话。”

“不能说。”

此时,善渠便知道,这事非同小可,再追问怕是也问不出什么,况且,山羊护着玉彻,这时眼神都变了,他若再问,怕是那只狐狸就要冲上来咬他了。只能作罢。

善渠回身又向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众人囫囵解释了一番。解释虽然牵强,众人也不敢再多问,纷纷乐得接受,施礼告辞。墨浮路过玉彻身侧,还不忘一逞口舌之能,讽了玉彻一番才翩然离去 。

他一走,樾岭都跟着走了,神殿一下空了大半。只剩茯苓山诸位及中古一人。

茯苓山小神们也不多留,小月老率先告辞。摇铃携着扶桑,安慰了半晌不见成效,向善渠无奈摇了摇头,而后也离去了。

至此,中古还不走。只有玉彻携山羊,善渠携长欢,及中古孤身,五人在此。

山羊这时将玉彻紧紧护在怀里,也欲告辞。

善渠忽然道:“黄祖的事我便不多问了。现在说说方才在殿中定下的事如何?”

中古一脸“我就等着此刻”的看好戏神色。就差搬着凳子坐下,再嗑上两把瓜子。

山羊道:“水神都大费周章让墨浮君吃了哑巴亏,心中还能没完整的主意吗?我往生殿尽力便是。”

善渠道:“那你何时召阿凉回来,此时也需与他细商才是。”

玉彻从山羊怀里漏了个眼睛:“阿凉?不是花无吗?”

中古忍不住笑道:“花无?哈哈哈,那个丫头就是个蚊子胆。在你殿中也就做个摆设,你指望她能做什么。”

玉彻一记白眼过去:“你好似那哑巴刚会说,废话好生多。”

中古真是吃了一记哑巴亏,“你、、、”了一声,反驳不出。

善渠略惊讶,向山羊笑道:“阿彻竟还不知道吗?”

山羊也是苦笑:“别说阿彻,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从前阿凉寸步不离往生殿的,五年多前不知为何,忽然开始频繁外出,也没有信翁来往禀告他的行踪,但是因他从小就养在往生殿,阿彻很信他,便没有多过问。前些天,才偶然得知他这五年一直化名混迹于临安城里。”

善渠道:“何止是混迹。长欢潜于汕水时,从临安百姓那听来的消息,如今大梁朝廷三分,两温一徐。一温为从前总跟先太子来茯苓山的大将军一族。一徐为当今皇后一族,其父为当朝宰相。而剩下那一温,想必你也猜得到。”

玉彻,中古两位不知情者,皆竖起耳朵来听。

山羊道:“我只知他化姓为温,化名为谨行。”

善渠道:“那就是他了。长欢听人闲聊也未听得全貌,只知还有一温是为翩翩公子。不曾受封特殊官职,却一直深受皇帝信赖,待人温和处事公正,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世人都唤他一声温公子。我起初刚听这形容,一点也不敢信,还以为是重名之人。”

山羊心里只道:原来善渠也知道阿凉的真名。

玉彻道:“你怎么就想不到是他。椿奚不就是那样的人。大概学他母亲呢。”

善渠一想:“也是。”

山羊心道:他也知道椿奚是阿凉的母亲。

善渠又道:“今日天色也晚了,茯苓山路远。便先回吧。一切且等你将阿凉召回再行商量。”

山羊道:“你跟谁说。”

善渠不解:“自然是你。往生殿如今不是你在管事?”

话虽如此,山羊却从未像今日这般对往生殿之事毫无掌控感。他低头望着正冲他笑的玉彻,揉了揉她的脑袋。心头微凉。

离去时,长欢化为蛟龙腾空,善渠立于其背,乘其而去,顺便带上了搭顺风车的中古。

玉彻与山羊趁着夜色,在大殿屋顶又坐了一会。

那影子就在玉彻身侧。大约能看出她的人形,是位少女,除了晃荡的双腿,不见她有一丝动作,眼睛也不眨,不做一丝表情,只紧紧盯着太阳将要出海处。

玉彻想起同黄祖说起的那个少女,被困于山槐之中,她也是坐在山槐树顶枝丫上,日日夜夜盯着太阳,从日升至日暮,从日暮至日升。但她会笑,她向玉彻笑了,同玉彻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后悔了。”

玉彻至今都在想她到底后悔什么了。因为直至玉彻在她的恳求下烧毁神树,她都没有解释过一句。神树被烧毁后她去哪里了?回到父母身边了吗?还是重新转世了?

玉彻忽然想起她没有将少女说的那句“我后悔了”讲给黄祖听。现在想来,这好像是很重要的话。她那时太害怕了,竟然忘了。

她想的失神。被海风吹得打了个寒颤都没有意识到。山羊喊了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阿瓘还在神殿等着她呢。

而此时的往生殿中,却有一人毫无察觉的穿过守护结界,踏着夜色悄然离去。殿中睡到一片,只有萧瓘瘫坐于大殿廊下,惊恐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人离去的方向。

他张了张口,喉咙发力,若是以往,只是一声气音发出,此时他却感觉到了喉咙震动,带出了一声轻微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