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不要…这里是公司做/不同大小的玉势挺进她

2021-06-10 14:22:51情感专区
看似平常的一天可以发生很多事。大叔一夜未睡,坐在客厅沙发里等着侄子的归来。而那侄子又是个没定性的,手机常常关机,也不知在哪个地方和谁疯玩。身为一个年满三十岁的大叔,已经

看似平常的一天可以发生很多事。

大叔一夜未睡,坐在客厅沙发里等着侄子的归来。

而那侄子又是个没定性的,手机常常关机,也不知在哪个地方和谁疯玩。

身为一个年满三十岁的大叔,已经没有那样充沛的精力了。

像自己这般的性格,即使是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安分守己的家伙,几乎没做过几件出格事。

做过最过分的事,也不过是去了一次酒吧,但仅仅在门口张望了下便走了。

人生的乐趣完全没有尝到,就开始面临身体的衰老。

曾经有过一次恋爱经历,因为性格太过无趣,被女方拒绝了,女方甚至还换了手机号,来表示彻底断绝关系。

被人用这样无情的方式对待,也造成了大叔胆小自卑的理由之一。

之后便从此与桃花运绝缘,看到女人的时候也不再有年轻时候的性冲动。

这么说来,果然,是老了吗?

大叔愣愣地看着天花板,不知不觉细微的光亮从窗帘的缝隙透了进来。

天已经亮了,大叔的视线也渐渐模糊,耳边传来轻轻的开门声。

大叔霍地抬起头,揉了揉疲惫的双眼,看向玄关处终于晓得回来的身影,“啊,回来了?”

明明想问他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叔叔很担心,可这样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于是最后出口的只有“回来了”这样的废话。

“嗯……”晓航的喉咙里发出模糊的敷衍,看也没看大叔,绕过他的身体走进房间。

只听房门声猛烈闭上的声音,然后,客厅一片寂静。

又要回到以前的相处模式了吗?

不,现在的冷暴力甚至比从前还要更甚。

大叔后悔当时和侄子说出那样故作开朗的话,明明自己就不是个开朗的人。

手机震动了几下,大叔看也没看来电显示就拨通了语音键,“你好。”

“侄子回来了?”对方甚至没有自报姓名,也没有询问接通者是谁,开门如山地发问道。

对方已经那么快就得到消息了?年轻人办事的速度果然不一样。

大叔没有往深层次想原因,这样说来的话,大叔的天真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回来了,一切都是龙部长的功劳。”大叔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温和。

想起上次在车上和年轻人的对话,大叔想想自己还是不要在意比较好。

一味地怀疑别人,对别人是无礼的表现。

既然年轻人没有同性恋的倾向,那么从现在开始,要和年轻人处好关系,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上司,因此,和上司搞好关系,是一个好职工的职责。

“私下就不用叫龙部长了。”对方的语气依然强硬。

但这也算是想要和大叔进一步发展的讯息。

“那叫什么好?”大叔按着对方意愿的思路问道。

“叫……叫我龙。”对方的声音不知是不是手机信号不好的缘故,竟显得有些气息不顺。

“那我叫你阿龙好不好?”大叔的微笑着。

这份微笑似乎能沿着信号一直传到手机另一位似地,只听得对方一瞬间哑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随便你。”还是那听上去有些凶巴巴,很不好相处的声音,“还有,不要忘记还衣服。”

“哦……”大叔马上领悟过来,昨天龙史翔给自己披上的衣服还没有还给对方,“那件衣服星期一我会亲自带来的。”

“星期一?你想等到什么时候!现在给我送过来!”

说完,对方就挂断了,完全没有考虑大叔的想法。

“啊……果然年轻人脾气都不太好。”大叔仅仅对着发出忙音的手机说了一句感叹。

这一次年轻人不知道在生自己什么气,一开始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

大叔的脑袋不能弄清其中真正的原因,便也不再去追究了。

尽管牺牲自己美好的星期六给脾气摸不透的新部长送衣服并不是很乐意,可毕竟之前欠下了这份人情,于是亲自去还衣服变成了应尽的义务。

再说待在家里,侄子也不理自己,所以在家里守着也失去了意义。

还是亲自去跑一趟吧。

从旧部长那里要来了新部长的家庭住址,大叔提着一个工作包,带上要还的衣服就出发了。

“你就这样来还带着包?”

龙史翔开门后,用看怪物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大叔,最后发出这样一句挑剔的感慨。

大叔很不能理解怪物的眼神究竟是为何,带上包很奇怪吗?

他天天带着包也没有人说他奇怪,如今却被一个后辈说了,免不了尴尬地杵在那边。

“受不了你……进来吧。”

龙史翔不满地走进屋内。

玄关处似乎早就放好了合脚的拖鞋,大叔只好无言地跟着他进去。

“衣服,还给你。”大叔并不想进入,穿着准备好的兔子拖鞋,双手举着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的、叠地整整齐齐地衣服。

并不想和龙史翔有过多的接触,因此大叔仅仅是站在玄关以内的位置。

可大叔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只要是个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

“以为还完衣服就没事了吗?”龙史翔仅是随意地接过衣服丢在一边,单手撑在大叔的头侧,另一手插在口袋,一副“你别想逃”的恐怖表情。

“……”大叔心中波涛汹涌着,外表却还是那副文弱的模样。

果然被人如此对待,和大叔的长相脱不了关系。

只要看着他,就会让人生生产生一种想要欺负他,将他狠狠地压在床下□□的冲动。

长成这个样子并不是大叔自己不好,或许是命运这个东西在作怪。

可长成这样的大叔,居然不能适应同性恋的存在?

大叔还不知道他是多么地吸引同性注意吗?

公司里那么多男人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他,而他本人却毫无知觉。

甚至在那次公司经济不景气的阶段,那么多人被辞退了,只有大叔还留在公司。

只有大叔不知道,那是多少上层男领导一致通过的决断。

龙史翔通过各种关系才能接近的大叔,却在被别人一起分享着。

想到这里,龙史翔的脸色更加难看。

“就那么讨厌和我相处吗?”龙史翔突然说出一句让人摸不清头脑的话。

那双一向深不见底的眸子里像是燃烧起了隐形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