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学长在浴室把我处破了小说

2021-06-10 14:21:17情感专区
十四.几年后,芭乐学院高中部出现了一个“终极一班”。之所以叫做“终极一班”,是因为里面集结了学院最终极难搞的家伙们。“终极一班”有一个&l

十四.

几年后,芭乐学院高中部出现了一个“终极一班”。之所以叫做“终极一班”,是因为里面集结了学院最终极难搞的家伙们。

“终极一班”有一个“老大”,名字叫汪大东,是个擅长打架的家伙。在他从初中升到高中的这几年里,不断地与本校或外校擅长打架的家伙们PK,并且不断胜利,终于成为了这一片学校里最能打的家伙。

这几年武风盛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居然出现了一个专属全国各高校学生的“KO榜”。榜上所列的,均是各院校擅长格斗的学生;以众人的综合实力进行比较排行,最终列出了全国院校格斗实力最强的学生排行榜。

而汪大东则是位列这个“KO榜”的第三位,人称“KO3”。至于榜上的第一、第二位,却根本没人清楚到底是何方神圣、也根本没人见过他们的庐山真面目,于是位于第三位的汪大东,便成为了各高校均认可的最强的家伙。

这位“KO3”的品行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就是为人比较冲动鲁莽,一旦看到不认可的事情马上便会以拳头理论;加上空有一身蛮力和格斗技,功课方面却烂到让人不忍心看,于是老师们都为其头疼不已。

而他所在的班级里的学生们都以他马首是瞻,一个个崇尚格斗却不会读书。虽然不至于经常惹是生非,但集结了这样一班既会打架又全体均是“吊车尾”的“极品”学生,还是让这个班级成为了让老师头疼、学生惧怕的“终极一班”。

更让老师们郁闷的是,后来转校而来的两个他们认为是好苗子的学生——王亚瑟和丁小雨,也因为认可汪大东的为人,居然都自愿加入了“终极一班”。

明明一个很会读书、熟读中外名着,另一个又很有音乐天赋,都是可以培养的好学生苗子,却为什么都要加入那个普通学生都害怕的“吊车尾”班级呢?为此老师们都郁闷地几近吐血,对汪大东这个他们认为的“始作俑者”也因此平添了几分厌恶。

可是老师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眼中的好苗子王亚瑟及丁小雨,其实却是“KO榜”中位列第四、第五、仅次于汪大东的“KO4”和“KO5”。

“铃——”放学的铃声敲响了,也叫醒了“终极一班”里面绝大多数的学生。上课在这个班级里面是形同虚设的,一是因为学生资质太差根本听不进去;二是因为连老师们都害怕这些表面上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学生,几乎没什么老师敢过来上课以致于大多数的课程都是自习课……

“啊……”汪大东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转头对身边的丁小雨灿笑道,“睡得真好啊!今天我又梦到自己吃了一大顿的霸王餐!”

“真不明白为什么你连到梦里也要吃霸王餐!”丁小雨白了他一眼,低下头继续摆弄着自己的琴谱。

“泰戈尔说,‘可能’问‘不可能’:你住在哪里,‘不可能’回答说:在那无能为力的梦境里。”王亚瑟立刻在一旁摇头晃脑道,“若是你真的想去吃霸王餐,就放胆去做吧!无须成天挂念这种念头以致于做梦也放不下。最多如果你被抓了,我和小雨会立刻去保释你的!”

汪大东无语地瞪了王亚瑟一眼,站起身一边收拾自己的书包一边转过头淡淡地吐了一句:“泰戈尔有没有说:‘丁小雨问汪大东,你现在想干什么?汪大东回答说,想揍王亚瑟’啊?”

听罢,丁小雨不由得扑哧一声低笑了起来,王亚瑟倒还是一脸嬉皮笑脸:“不错嘛,大东,最近套句的本领有所长进啊!”

“跟你在一起我能不长进吗?每天神经兮兮地在耳朵边念咒!”汪大东最后白了他一眼,“不说了,闪人了。”

“怎么?今天又要送你的那位安琪小姐吗?”王亚瑟对着他离开的背影问道。

“是啦!安琪的爸爸这几天没空,就由我送她回家啦。”汪大东摆摆手,转身走出了教室。

“这位安琪小姐也来这里好几年了吧?再说也都已经过了十八岁成年了,难道还需要爸爸或你每日接送吗?真是一位娇小姐呢!”王亚瑟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

“泰戈尔有没有跟你说,做人不要太八卦啊?”丁小雨在他身后凉凉地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回家吧。”

“嗯嗯,一起一起!”

汪大东站在隔壁的重点实验班的门口,等着拖堂的老师赶紧下课。路过的学生一见他,一个个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低下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便匆匆从他身边经过。

汪大东也不以为意,他已经习惯了其他同学这样的态度了。在这个学院里,除了“终极一班”的学生,也只有安琪不怕自己了。

过了好一会,安琪终于下课了。女孩从教室里跑出来,对着汪大东微笑道:“不好意思,大东,让你久等了!”

“没事,走,回家吧!”汪大东笑笑,把手中的机车帽递给她。

很久以前他连跟安琪说话都会脸红心跳手足无措的,努力了好久,现在终于才可以正常地与她对话谈天。

是为了什么?很久以前有个人对他说,那是因为他喜欢她。

真的是因为喜欢吗?汪大东也说不清。反正安琪对他来说还是特别的,起码她是唯一一个既不怕自己、又肯跟与自己交朋友的非“终极一班”的学生啊!

而那个断定他喜欢安琪的人,是他的“大脑”——雷克斯。雷克斯已经离开四年了,在这四年里音信全无,于是汪大东也一直没有机会好好地问问他的“大脑”:自己对于安琪,到底是不是就是他所说的“喜欢”……

但不管是不是“喜欢”,反正他愿意跟安琪做朋友、也愿意偶尔送她回家,因为每次安琪坐在他的机车后座,好像都会笑得很开心呢。

送完安琪回家,汪大东对着机车的后视镜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先把头上那些立起来的头发弄平,再扣上随意散开的校服扣子,最后再戴上一副粗框平光眼镜。一会的功夫,“终极一班”那个最能打的不良学生老大,立马变身为一个看起来有点傻的书呆子了。

这是汪大东几年来的坚持:不管在外面如何叱咤风云,在他那从事神职的父母面前,他还是愿意装成一个乖乖男。因为他知道自己那位侍奉天父的父亲一向反对暴力,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就算装得再傻一点也无所谓的……

回到家乖乖地跟妈妈打了招呼,又跟着老爸一起在天父神像面前做了祷告,汪大东溜到院子里,扒着墙往上一跃,轻松跳到了隔壁屋的院子里。

那是雷克斯的家。自从雷克斯去美国后,这个房子便一直空置着,房门和窗户也都锁着。汪大东偶尔会翻到他们家的院子里,拔拔草稍微收拾一下。屋子他进不去,但也会顾着看一下门窗有没有破损什么的。

他总想着:要帮雷克斯照顾好房子,等到雷回来了,才不用那么辛苦收拾屋子。

可是这一天,他却发现屋子里的窗帘被拉开了,露出了屋内的光景:明显已经被收拾过了,盖在家具上的遮尘布也都被掀开,整个房间显得干净整洁。

这就意味着:有人曾经进去过!难过说,是雷克斯回来了吗?

汪大东欣喜若狂,立刻跑到门口大力地拍门,但拍了半天却没人答应,最后只能沮丧地翻墙回家。

“妈,隔壁今天有人来过吗?”回到家,他迫不及待地问自己那一直在家做家庭主妇的母亲道。

“哦,”汪妈妈一边准备晚餐一边回答道,“是有人来过。好像是清洁队的,花了一整天收拾屋子呢!”

“那这样是说有人要回来住吗?是不是雷和他妈妈要回来了?”汪大东激动极了,等了四年,他的雷,终于要回来了吗?

“好像不是。说是房子出售了,现在要搬来的是一对新婚夫妇。”汪妈妈的话却如一盆冷水般浇熄了他的希望,“不过也不奇怪啦!雷克斯他们都去美国好几年了,可能也打算定居在那里不回来了,房子也是时候出售了。”汪妈妈不以为然地一边摆放餐具一边说道。

“不可能的!”儿子突然的大吼却把她生生地吓了一跳,抬起头,汪妈妈惊讶地发现汪大东赤红着一双眼瞪着自己吼道:

“雷说他会回来的!他是不会骗我的!”如同一头失控的狮子般,汪大东猛地狠狠地锤了墙壁一拳,力度之大让汪妈妈感觉到整个屋子似乎都震动了。

汪大东从没有在自己父母面前展露过实力,但在这一刻,怒火却让他完全忘却了自己的顾忌。

雷克斯,他的雷,他的大脑,明明跟他说过:只要处理完美国那边的事务,就会立刻回来,回到他的身边的!

他的雷,是不可能对他说谎的!

但在隔天上午,汪妈妈的话却应证了。房子的确重新有人入住了,入住的人,的确是那对传闻中的新婚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