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和3个表妺作爱-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视频

2021-06-10 14:19:47情感专区
我习惯了一身运动服,有时寒冷的天气,也熬不住羽绒服裹粽子似的折腾。来这里时穿的便是一身藏青的黑色外装,个子不高,毛衣又多穿了几件,所以,此刻的我看起来应该还是蛮肥的模样。我

我习惯了一身运动服,有时寒冷的天气,也熬不住羽绒服裹粽子似的折腾。来这里时穿的便是一身藏青的黑色外装,个子不高,毛衣又多穿了几件,所以,此刻的我看起来应该还是蛮肥的模样。

我看了看满地的落花,已经铺了白白的一层,也不怕弄脏衣服,干脆在他五步远的地方盘腿坐下了。

经过这么一阵,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坐在地上望着天空,偶尔瞥他一两眼。他靠在树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

等日头偏西,他才又睁开了眼睛,看到我仍在他不远不近的地方坐着。

“你没走?”

我苦笑了一下,“我没地方去啊……”

他没说话,站起来就要走。我也跟着站了起来,想跟着他,可又怕像荫尸人一样被吊起来。咬了咬牙,豁出去了,我还是跟了上去,好在他没真把我吊起来。

我跟着他走了一段下路,来到了市集。虽然平素就不太爱上街,但是真亲眼见到古代的集市,还是很让人兴奋的。看到摆摊的小贩和商铺,卖餐点和各种货品的生意人,我不禁想起了自家楼下的那条小巷,虽然风格不同,但是人来人往,也都是在为生存忙碌着。

肚子叫了,我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以后吃饭怎么办……我可绝拉不下脸开口求人收留我包吃包住……太丢人了!

这么一恍神,我就再找不着剑雪的身影了。我有些着急地在原地转来转去,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全都盯着我看,我突然有些害怕,好像这些普通百姓都是豺狼虎豹般的猛兽,而我则是被他们盯视的猎物。

当我终于忍不住周围怪异的目光,想要逃离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喊喝,一名扎着粗布头巾的中年妇女从包子铺里冲到大路上,拦着要出门的人指着鼻子大骂。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听到她喊叫,顿时停下脚步围观,不一会儿就挤满了人。

“看你一副斯文的模样,居然吃霸王餐,真是个败类……小子!别走!”

人群里传来泼妇骂街的吵闹声,隔着十来米远都听得一清二楚,那架势,绝对一悍妇!我打了个哆嗦,正感叹时,又听那边传来一声凄惨的哀嚎,围观的人群让出一条路来,一名妇女哭嚎着蹲在地上,身边一个男人仰面躺着,一动不动,死了一般。围观的几双眼睛愤怒鄙视地看着信步走出的英俊少年,左手拿着个咬了一口的包子,正是剑雪。

他从我身旁擦肩而过,向市口走去,我不解地看了看背后骚乱的人群,赶紧跟着离开了。

回到梅林,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剑雪坐在梅树下啃包子,我在另一棵树下泛起了愁。低血糖的脑袋有点脱力,望着头顶繁复密堆的梅花,心里只想着,要是树上的花全都变梅子多好啊……

挨了一会儿,我还是决定再回市集一趟,想办法弄些吃的。

于是,我摸着原路回到了小镇上。快到晚餐的时间了,不少小摊都收了,只有沿街的门面铺和街拐角的面摊还在营业。

我在大街上晃荡,从街头走到街尾,寻思着到哪家铺子帮点忙换顿饭吃。路过白天那家包子铺的时候,里面传出了女人的哭喊声,不过门面只留着足够一人进出的入口,其余都让门板遮挡了,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从粮铺到客栈,再到布庄,我一家家试过,都被人推了出来。和善的向你摇摇手拒绝,凶的看你纠缠不放,出口便骂,自己都觉得窝囊。碰了一鼻子灰,我转到街角的面摊,想放弃,却又停住脚步,还是决定再试一试。

摆摊的是位老人,看起来还挺健朗,留着白胡子。破棚子下的两张木桌旁,有两三个客人,有的在吃面,有点在等,那老人锅里还在下着,低着头,看起来很忙的样子。我做了一番心里建设,迈步向小摊走去。

那老人见我站在他锅前,抬头看我,一脸热情地笑着招待我,声音非常爽朗,令我一下充满了希望。

“小姑娘吃面吃馄饨?先那边坐下来。”他伸手指了指桌子那边,我不好意思地吱唔起来。

“那个……老爷爷,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没有钱,肚子饿,我帮您做事,您能给我一碗白面吃么……”

我的声音说到最后越来越小,因为我看见老人洋溢着热情笑容的脸突然崩了一角。我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心里蛮委屈的,眼泪在眼眶中转没一会儿就掉了下来。我转身要跑,没几步却被人一把拉住了,回头一看,是面摊的老爷爷。他一边拉着我往桌边走,一边伸手大力地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别走,来,先坐下,爷爷请你吃面。”

听了他的话,我反而趴在桌上放声大哭起来,连道谢都忘了说。老爷爷又安慰地拍了拍我,才回去下面,不一会儿就端了一碗猪肝面到我面前。

我抽噎着向他道谢,老人笑了笑坐在我身边,这时吃面的人都走了,他也得了空闲。我一口一口吃完了面,看着碗里的猪肝发呆。

“怎么不吃?”

老人看我没有动猪肝,奇怪地问。

我能说我不吃荤吗?会不会太挑?好浪费……别人的一片好心……

“唔……我…我不想杀生……”

来这儿之前,无论在学校还是去饭馆,吃饭总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不过好歹我也坚持了一年多下来,这一会儿真的要破功了吗……‘不想杀生’这个理由会不会太冠冕堂皇?可是我真的没有找藉口啊!虽然确实闻起来挺香……

“不想吃就算了,放着吧。”

不知老爷爷是不是可怜我才没有指责我浪费食物,不过我还是很感激的。

他人不知从哪摸出一个茶壶,倒在茶碗里,喝了一口。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冷清雪。”

老人的声音很爽朗豪迈,让我想起了大学里最尊敬的太极拳老师,不由倍感亲切。

“看你穿着打扮,不是本地人吧,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

“我不是本地人……”这是真的,两个世界隔太远了,但是穿越这种事情怎么解释呢?

“我是和家人走散了……我是从中原来的……”

想了想,这里可能是北域,虽然我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中原,但我是中国人啊,中原当然就是中国,这样不错,也好理解些。

“哦……那你父母呢?”

“我父母……找不到了……”

“你家在中原哪?爷爷送你回去,可好?”

“呃……我没有家了……”我发誓绝对不是想让老爷爷收留我!

“那你干脆到爷爷家来吧,爷爷一个人过,你给爷爷当个孙女,可愿意?”

我一惊,抬头望着老人慈祥的笑容,灿亮的黑眸里是热切期盼的光。鼻子一酸,嘴角一撇,我又要哭起来。

“哭什么呐,别哭,吭?”老人拍拍我的背,震的我整个人跟着一抖一抖,心里却觉得非常温暖舒坦。

要答应吗?我真的差点就答应了,如果没有想到剑雪还在梅林里的话。

“谢谢老爷爷,可是,我还有个朋友……想去找他。”

“哦,你朋友在哪,离这儿远吗?”

“不远。”

“我送你去?”

“没关系,谢谢老爷爷……我可以再拜托您一件事吗?”

“你说。”

“我以后可以来您这帮忙吗?我会努力学习做各种事情,只要一天三顿白面就好,我不要钱……”

“行啊,你来吧,呵呵,傻孩子。”老人爽快地笑起来,见吃饭有了着落,我心里也有了底。

“嗯,那爷爷您每天什么时候开铺?”

“天气冷了,我现在差不多卯时将尽才开,你迟点来没关系,不帮忙也行,爷爷请你。”

怎么能白吃白喝……我算了算十二辰,卯时将尽,也就是快七点的样子。

“爷爷,我会早点来的。”

说着,我站起来,向老爷爷道别。

“丫头,回去小心点吭?”

“知道了!”

我离开小镇的时候,时间已经挺晚的了,街上的店铺差不多都关门了,冬天的风有些冷,可是那碗面和老人的笑容很窝心,很温暖。我又回头望了一眼,老人已经在收拾摊子了。

循原路回到梅林。林中一片漆黑,我心里一凉,难道他走了吗?

没有燃烧的篝火,夜空也是暗灰的一片,见不着月亮,我失魂落魄地在林子里晃。

“唉……”

早知道,我还不如到老爷爷那儿去呢……我背靠着梅树,忍不住叹气。

“为什么叹气?”

“啊!!!!!!!!!!”

近在咫尺的背后,突来一道清亮的嗓音,在寂静的夜色中炸响,我尖叫着拔腿就往林外狂奔。跑到一半,才反应过来那好像是剑雪的声音……

顿住脚步又折回头,梅树下,一颗脑袋幽幽地朝我转了过来,在黯淡光线的映衬下散着阴森惨绿的光,诡异无比,我吓得差点又要转头跑开。

这小子上辈子肯定是个鬼胎!大晚上出来绝对吓死人!

是说他确实是鬼族魔胎……

看清他的身形,我松了口气。

“你没走?”

“去哪里?”

“……怎么不升堆火?”这样我就知道你在林子里,也不会被你吓个半死……

“火是什么?”

“……”

“……燃烧时会发出光和热的形态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