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下面给你吃啊-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

2021-06-10 14:09:19情感专区
将近凌晨一点才睡下,早上起床的时候都有些精神不济。容年捏着小勺搅动面前的白粥,小心问道,“阿婆……今天我可以出去一下吗?”容可兰面色瞬间沉下来,&ldq

将近凌晨一点才睡下,早上起床的时候都有些精神不济。

容年捏着小勺搅动面前的白粥,小心问道,“阿婆……今天我可以出去一下吗?”

容可兰面色瞬间沉下来,“去做什么?”

“和同学约好了去游乐园。”

容年啪的一声搁下筷子,“容年你能不能别整天只想着玩,把这股劲用到学习上多好,就你现在这个表现,脑子又没别人好用,你靠什么考上北大!”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平息胸口的火气,问道,“是什么样的人,成绩怎么样?”

容年咬咬嘴唇,“班里的同学,成绩大多都比我好的。”

容可兰面色稍霁,“那去吧,多和成绩好的人玩玩,向人家学习学习。不过这次段考,你必须给我进步三十名!”

容年仍低着头,轻声说,“知道了。”

周末的游乐场人挺多,熙熙攘攘的,很多父母趁着这个时候带孩子出来玩,也有不少小情侣趁着这个机会出来约会。

门口两旁的街道,摆了许多带着五颜六色伞篷的移动小车,上面有各色小吃,挺多人在那排队。

容年一过来,就看到站在树下的萧时。

穿件黑T,带个棒球帽。大半张脸都掩在阴影下,只露出尖尖的下巴。

她连忙小跑过去,微微喘息,有些歉意,“抱歉,路上堵车了。”

“没事儿。”

萧时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轻的覆在容年脸上,把上面细小的汗珠拂去。

过了一会儿,许又蓝和陈聊终于骑着车晃晃悠悠的过来了。

他俩把共享单车停在一边,脸被晒的跟红铁蛋似的,一见着人就开始抱怨,“这交通简直了,我俩七点就出门接头了,一路走一路堵,还是靠自行车才能过来。”

“进去吧。”萧时说,“等会儿人更多。”

这是最近新开的一家游乐场,吃喝玩乐全包含在里头。进门处就是一艘海盗船,正在疯狂摇摆,几乎达到了笔直的角度,上面传来一阵比一阵高的尖叫。

陈聊站在下面,怂不啦叽的往后头缩了缩,“我可不玩这个,不找罪受嘛。”

许又蓝面不改色的揭穿他,“胆小鬼。”

“反正我不玩。”陈聊小声嘟囔,指指前面的摩天轮,“我们去坐那个吧,多浪漫。”

“那么慢,一圈下来半小时没了,有什么好玩的。”许又蓝气的要命,“血性!哥哥你能不能拿出点儿男人的血性?!”

“去嘛去嘛。”陈聊拉着许又蓝的袖子来回扭动,表情娇俏,神色可人。

许又蓝见鬼一样看着他,往后退了两步,“离我远点啊,别来这一套!”

“来嘛来嘛。”他老鸨似的挥挥手,说着就往上凑。

“艹艹艹你别过来!”

许又蓝赶紧撒腿往摩天轮那跑,边喊,“容容我去那边了,分开玩啊~~”

“哦。”

容年连忙应了一声。

“那我们去玩什么啊?”她转过头问萧时。

太阳已经出来了,斜挂在天上,一点一点的向地上辐射热量。容年皮肤白,容易脸红,此时脸上已经出现两块小红晕,像块淡色的小红饼。

萧时把帽子摘下来,戴到容年头上,然后帮她理好耳边的碎发。

这动作有点亲密了,容年怔了怔,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萧时面不改色安如山,仿佛没看到一般,反问道,“你想玩什么?”

容年抿抿嘴,压下心底的异样,往四处看了看。

她转过头来,指指他们的斜后方,有点不好意思,“我想玩那个……”

萧时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是旋转木马。五颜六色的像是一道道小彩虹,大多数是女孩子在玩。

“嗯,走吧。”

他自然而然的拉起容年的手,“跟紧我,别走丢了。”

容年晃晃手,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改拉住他的衣角,“这样就不会丢了。”

萧时笑笑,随了她。

来这边玩的大多是情侣,一路看过去,全是手拉手的。

两人往前晃了一会儿,萧时突然停下来,对她说,“在这儿等我一下,别乱跑。”

然后就小跑着走开了。

容年往路旁边挪了挪,避开来往的人。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有点好奇。

突然,她感觉衣角被拉了拉,低头,是个粉嫩的小女孩,扎着羊角辫,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她,声音清清脆脆的,“姐姐姐姐。”

“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容年蹲下来,和她视线平齐。

小女孩冲她甜甜的笑了笑,从胸前的小篮子里抽出一朵俏丽的百合花,举到她面前,“姐姐,买朵花吧。”

她古灵精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一眨一眨的看着她。

容年被她看的不好意思,摸摸衣兜,掏出十块钱,“那给我一朵吧。”

“好嘞。”小女孩脆生生的应道,把花递给她,然后把找回的钱递给她,“客人这是你的零钱,收好呦。”

末了,还不忘嘴甜的夸一句“姐姐你最漂亮了。”

容年被她说的不好意思,摸摸她的头,“你也很漂亮的。”

她把花收起来,找了个人相对少一些的地方等萧时。

没一会儿萧时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棉花糖。不是平时吃的一团一团的那种,而是五颜六色的,被做成了花的形状,大大蓬蓬的,散发着甜香味。

萧时把糖递给她,“试试,据说这家的棉花糖很甜的。”

容年见他只买了一支,连忙摇头,“你吃吧,我不喜欢吃甜的。”

萧时点点她的帽檐,眼神戏谑——

“哦?那是谁整天课间偷偷吃糖啊,还挑食,除了蓝莓味的,其他的都不爱吃。”

容年被他戳破,悄悄低下头,让帽檐遮住自己的脸,软软羞羞的,“可,可能是我吧。”

萧时把糖塞给她,“乖,哪有大老爷们拿着个棉花糖满大街啃的,等会儿就该化了。”

容年拗不过他,红着脸接过来,小小的咬了一口,顿时眉毛都舒展开了,惊喜道,“这个真的好甜啊。”

“没骗你吧。”萧时揽着她的肩膀,把人护在胸前,避免旁边的人撞到她。

容年仰着小脸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个好吃的?”

萧时指指门口,“有朋友上星期来过,说吃一口能甜一辈子呢。”

“哦。”容年点点头。

她突然停下来。

萧时跟着停下来,低头问,“怎么了?”

说完他嘴边就被塞了口棉花糖,大大软软的,都快遮住他鼻尖了。

容年垫着脚尖,努力把胳膊往上伸,帽子下的眼笑的亮亮的,“那你咬一口,就一辈子都是甜的了。”

来来往往形色各异的人,汇成一股股溪流,朝他们流过来,在他们面前分开,而又复合。

对他来说,容年真的有些矮了,她努力垫着脚尖,胳膊微微发颤,脸上有细小的汗珠,挂在挺翘瓷白的鼻尖,摇摇欲坠。

她终于坚持不住,身子晃了晃。萧时伸出大手,稳住她的身形,然后在面前那团软白上大大的咬了一口。

容年期待的问他,“甜吗?”

萧时勾起嘴角,“没你甜。”

说完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得那么腻,他抬起胳膊,凑到容年鼻子底下,问她,“我现在甜了吗?”

容年认真嗅了嗅,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比我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