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张行长在体内越来越快/黑黑的肥岳视频

2021-06-10 11:50:45情感专区
此话一出,沈父的心里好像更加的紧张了,他本来只是为了一时保命,暂时顺着秦瑞霖的话说下去的,毕竟他不是真心想让沈傲凝跟秦瑞霖离婚的,一来,是为着他自己,二来,也是为了沈傲凝好。沈

此话一出,沈父的心里好像更加的紧张了,他本来只是为了一时保命,暂时顺着秦瑞霖的话说下去的,毕竟他不是真心想让沈傲凝跟秦瑞霖离婚的,一来,是为着他自己,二来,也是为了沈傲凝好。

沈父心里想着,如今沈傲凝深得秦父和秦夫人的疼爱,到时候即算是秦瑞霖说要离婚,只要秦父秦母一插手,估计这事也成不了,不如现在应下秦瑞霖,解决了眼下的燃眉之急再说,等到了那个时候,只要把秦父和秦母扯进来,事情一复杂,说不定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听了秦瑞霖这似威胁的话,他慌得手心都在冒冷汗,背后更是不用说,做贼心虚的感觉他总算是明白了,“我知道,我先走了。”他哪里还敢再在秦瑞霖这办公室里面待下去,跟秦瑞霖简单的说了一声,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走出秦氏,沈父立刻拿出了手机,给沈傲凝打了个电话。

此时沈傲凝正在听韩沐熹讲课,听得认真,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两人的思绪,沈傲凝原本不打算接,但是韩沐熹却说:“接吧,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

沈傲凝原本听课听得起劲,这电话实在来得不是时候,沈傲凝很不情愿地拿出了手机,一看发现是沈父打来的,她就更加觉得烦闷,眉头皱得如同一条沟壑。

但是既然手机都拿出来了,她也不好不接,于是很不耐烦地问沈父:“什么事?”

沈父哪里听不出沈傲凝这语气里的不耐烦,突然觉得自己的女儿被秦瑞霖休弃,简直是活该,咎由自取,“你跟秦瑞霖到底怎么回事?”

一听到沈父提起秦瑞霖这个名字,沈傲凝连呼吸都变得谨慎了许多,“你问这做什么?”

“我就问问,你好好想想,看看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惹他生气了,最好改改你的臭脾气。”沈父自以为是在提点沈傲凝。

“你别没事找事做,管好你自己,别来管我。”沈傲凝被沈父打断了上课本就很不耐烦,如今还耽误她上课的时间,说一些这种废话,如果换作是秦父来说这番话,那她一定会立刻反省,可是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这番话,她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父亲一定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沈父原本就是一番好意劝说沈傲凝,见沈傲凝是这样的态度,越来越觉着秦瑞霖要和自己女儿离婚是情有可原的了,对待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是这副态度,那对自己老公的态度又会好到哪里去?在沈父心中,他简直就是模范父亲的榜样。

“你就活该被...”沈父口直心快,差一点就把秦瑞霖要和沈傲凝离婚的事情说漏了嘴,还好他收得快,心里还仿佛坐过山车一样,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沈傲凝实在是不想再跟沈父浪费口舌,觉得跟他多说一秒都是在浪费时间,于是什么话都没说,就挂断了沈父的电话,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沈父的话,自然也就不会对接下来的话产生好奇心。

沈傲凝觉得自己父亲的这通电话简直是莫名其妙,她原本以为沈父不会再联系自己,可是过了一天,他又打了电话给自己,仿佛他的麻烦已经得到了解决,还主动在自己面前提起了秦瑞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眉头也皱得愈发的深。

韩沐熹看着一路思考一路朝着自己走来的沈傲凝,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沈傲凝接秦瑞霖的电话在自己面前都不会遮遮掩掩的,如今是个什么大人物,让沈傲凝走很远出去接电话呢?

看到沈傲凝紧缩的眉头,正好在沈傲凝坐下的时候,便问:“是有什么急事吗?”

沈傲凝深陷疑问之中,完全没有听到韩沐熹的问话,思绪早就飘向了秦瑞霖,到底沈父和秦瑞霖有什么关系呢?怎么她就是想不通?

韩沐熹忍不住伸出手去,叉开五指,在沈傲凝的眼前晃了两下,沈傲凝这才回过神来,“恩?怎么了?噢,没什么事,我们继续。”沈傲凝整句话都保持着自言自语的状态,简直像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韩沐熹隐隐觉得刚才打电话来的人说了些什么事情,才使得沈傲凝这样魂不守舍,但是他又不好直言相问,于是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就此作罢,拿起沈傲凝的草稿继续看。

韩沐熹看沈傲凝拿着稿子,就是一副等待老师讲课的学生模样,见她的状态转换得很快,想着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沈傲凝没有提出要离开,想必也是可以拖一段时间的事情,于是也专心致志地开始给她讲事情,又回到了电话打进来之前的状态。

沈傲凝的思绪却飞了很远,她隐约觉得,自己的父亲应该是有去找过秦瑞霖的,不然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被秦瑞霖冷落?虽然说这是一件只要了解秦家的人就知道的事情,但是放在沈父身上却非常奇怪,因为沈父从来不过问她的情况,就更加不会担心她是不是过得好,和秦瑞霖的婚后生活是不是幸福,如今他突然提起,想必是有人跟他说过什么。

沈傲凝抬起头,把目光从稿子上转向韩沐熹,看了一眼认真给自己修订稿子的韩沐熹,她觉得不能辜负了韩沐熹的一番好意,于是也没有多想,认真听韩沐熹提的建议。

“好了,就这么改,已经是二稿了,你没多少机会修改了,争取一次改好。”韩沐熹把沈傲凝的一稿放在了沈傲凝的手中,沈傲凝只觉得握着沉甸甸的东西,这对她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东西,这关乎到她设计考验的事情,一点也马虎不得。

沈傲凝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已经过了饭点,“对不起啊,你饿了吧?”沈傲凝没提出要去吃饭,韩沐熹也不说话,居然让一个病人就这么饿着,她实在有些惭愧。

韩沐熹摇摇头,看着沈傲凝,他便觉得做什么事情都是快乐的,没有任何痛苦。

“我去外面看看,还有什么吃的,你等我。”沈傲凝随手就把自己的稿子放在了另一张病床上,然后飞奔出了病房门,跑到医院外面买回了吃的。

韩沐熹看到沈傲凝气喘吁吁地开始给他布餐,有些不忍,从桌子上拿了一张纸,想给沈傲凝擦擦因为奔跑而冒出来的汗珠,沈傲凝却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朝着他笑笑,抬起头用手肘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韩沐熹对此也只是尴尬地笑笑,没再多说,一想起早晨沈傲凝和秦瑞霖那亲昵的模样,他就嫉妒得几乎快要发狂,如今他只是想帮她擦擦汗,都被如此委婉地拒绝,这样的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

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饭,塞到嘴里,只觉得味同嚼蜡,韩沐熹寥寥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勺子,沈傲凝在一旁,见他放下勺子,便问:“是不喜欢吃吗?要不要吃我这一份?对不起啊,因为过了饭点,那些店子都关门了...”

沈傲凝的语气里满是抱歉,她的确是很抱歉,毕竟是因为她的原因,才有了这样一出的小乌龙,韩沐熹立即摇摇头,“不,是我不饿。”

沈傲凝只当是韩沐熹找了个借口,然后默默地吃完饭,再次问韩沐熹:“你真的不吃吗?”见韩沐熹摇摇头,沈傲凝便将那份没动过几口的饭菜扔掉了。

沈傲凝刚回到病房里,韩沐熹就说:“你回去吧。”听了这话,沈傲凝便觉得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韩沐熹这是在赶她走吗?她拼命的回忆,就是回忆不起什么事情惹到了韩沐熹,正打算为自己辩解一番,却被韩沐熹一眼洞悉,“你今天早上起很早吧,你现在回去休息一会儿,我这儿下午不需要人的,有什么事我可以叫护士小姐,下午我睡一觉就过去了,你明天再来也无碍。”

听了韩沐熹的解释,沈傲凝这才觉得放心,她好不容易打算照顾一个人,如果就这么赤裸裸地被拒绝,那她的心就是真的受伤了,好在,并不是这样。

沈傲凝如韩沐熹所愿,回了家里,在家里休息了一晚上,她晚上也没出去,就在家里改了一下稿子,然后打算等到第二天拿去给韩沐熹检查。

第二天,韩沐熹看了沈傲凝的稿子,觉得差不多已经可以定稿了,但是还是没有拍板决定,因为这种关乎前途的事情还是不能太过草率。

沈傲凝果然是一点就通的人,韩沐熹只是指出了哪里不对,缺少了一些什么感觉,其实描述得非常的抽象,可是沈傲凝却都能一一理解,然后一一修正。

韩沐熹对沈傲凝的理解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沈傲凝对韩沐熹是感激了又感激,最后两人约定,两人以后都不能再互相恭维,韩沐熹对沈傲凝的感情,让他受不起沈傲凝的恭维,韩沐熹为了沈傲凝受过伤,在沈傲凝心里,韩沐熹是她的恩人,自然她也受不起韩沐熹的恭维,于是两人就此扯平。

“秦瑞霖他这几日怎么都没来了呢?”沈傲凝冷不丁地提起了秦瑞霖,韩沐熹的表情一瞬间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但是沈傲凝没有仔细观察,自然也就看不出。

韩沐熹回答说:“应该是前几天在我这耽搁的时间长,落下来了不少工作,这几天都在那补呢。”

秦瑞霖这几日确实是有些忙,沈父的事情处理起来其实还很耗费财力物力和人力的,如果只是钱可以解决的问题,自然他不会提那么高的要求,让沈父成为他的棋子。

秦瑞霖先是找了黑道上的人,和高利贷的人谈了三天,其中僵持了也有将近一天半的时间,到最后,放高利贷的人拗不过他们这边的人,这才松了口。

紧接着,秦瑞霖又把钱付给了放高利贷的人,这才算是解决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他都没露过面,只在背后暗箱操作,如果被那些人知道了他的身份,那他就真的是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后面的路也就会难走很多。

沈父大概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处理起来难度系数比较大,才咬牙答应下来的,毕竟一开始他还是很抗拒的,还询问自己为了什么原因而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