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伪装学渣朝俞按摩棒,校草硕大布满青筋

2021-06-10 11:48:56情感专区
Chapter5.盯着手中的盒子,南烈着实感到奇怪。快递在送货前,通常会打电话来,而且一个小小的报箱,想塞入这个纸盒还要等到派送报纸的人来,这不太合逻辑。纸盒上什么标签都没贴,南烈

Chapter5.

盯着手中的盒子,南烈着实感到奇怪。快递在送货前,通常会打电话来,而且一个小小的报箱,想塞入这个纸盒还要等到派送报纸的人来,这不太合逻辑。

纸盒上什么标签都没贴,南烈将它转了过来。

上面依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却用黑色的水彩笔写着“藤真健司的恋人收”几个大字。

“送给我的?”南烈感到很奇怪。看了看这字迹,不像是藤真写的,也没见藤真使用过黑色的水彩笔:“难道是藤真在网上购买的,送给我的礼物?”

想到这里,南烈的嘴角也跟着上扬了几分,伸出手来去撕盒子封装得不算严密的地方,南烈用了用力,纸盒便被扯开了。里面的物品被白色的布简简单单地盖了一层,南烈伸出手去取里面的东西,手指刚碰到最上面的白布,忽然被什么刺了一下。

“好痛!”南烈缩回了手,甩了甩手指,好像这样做就能把疼痛甩向别处一般。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南烈更奇怪了。

为了避免不被刺痛,南烈揪住布料上平整的部分,小心翼翼地将白布抖掉。随着南烈的动作,这礼物的神秘“面纱”也被缓缓揭开——

“啊!”在看到礼物的真面目之后,南烈惊得向后倒退了一步。

一个巴掌大的和氏娃娃静静地躺在破棺材一般的被挤压得面目全非的盒子里。她脸色惨白,双唇血红,眼角挂着两行血泪,嘴巴弯起怨毒的弧度。她的全身都被钢针刺着——尤其是她似要裂开的眼眶,加上钢针满满刺着就快滚出眼眶的眼珠,看起来格外恐怖。

就算自己是男人,也被吓了一跳。

……

瞥了一眼手中这个怨毒的小东西,愤怒从南烈的心底缓缓升起。

这东西显然不是藤真送的,但上面写着藤真的恋人收,说明是送给自己的。

但是——南烈的黑眸定了一定,这是一个女娃娃,而自己是个男人,更加显而易见的是,这位“藤真的恋人”应该是名女性,却很不巧辗转到了自己手中。

喝!南烈心中的怒火快要烧起来了。好你个藤真健司,竟然在外面还有女人,而且争风吃醋还到了我的头上!

不堪的记忆又重新回到了脑海,果然答应藤真重修旧好,这个决定是错的吗?五年前他就背弃自己选择了花形,而现在还没在一起多久便又有了新的恋人!

把白布重新盖在娃娃上,南烈转身进了家门。把那恶心的东西往沙发上一丢,南烈回到卧室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和证件。

“表现得这么乖,没想到在外面有女人!老子现在就走,永远都不回来了!”

南烈打开衣柜,把为数不多的几件自己的衣服团了团,硬塞进行李箱里;抄起卧室床头柜的电脑,就往行李箱里怼。两只手不够用,南烈还伸出腿,把自己那可怜的电脑硬往那个狭小的空间挤,但它很不听话地就是进不去。

“该死,连行李箱都欺负我,我不要了!”

南烈一边骂着,一边开始寻找自己的证件。之前被绑架的时候,身上的证件有好多都被犯罪分子损毁了,补办之后,藤真怕自己偷偷跑掉,还煞有介事地藏了起来。想起藤真怀里小心翼翼地揣着自己身份证、驾照等证件还一副怕自己抢走的表情,南烈那时心里还有一丝窃喜,如今这个场景重现眼前,却让南烈的冰眸燃起熊熊火焰。

如今这些重要的东西怎么找都找不到!走到饭桌前的南烈急火攻心,拼命控制着自己想掀翻饭桌泄愤的冲动。伸出手去拿饭桌上的文件,那是藤真公司的报表,不知道下面有没有藏东西!

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南烈的双眼都要射出两道灼人的激光来了,视线却突然停驻在一杯冷掉的咖啡上面。

这杯咖啡……南烈想起昨天自己只是冲了一包想随便喝喝,却被藤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到了自己手里。

“你最近喝太多咖啡了,你会得骨质疏松的你知不知道!”藤真不客气地对自己吼了一声:“你的脑袋经过开颅手术的,骨质疏松就会变得很脆弱,然后头骨就会裂,然后你就会……”

“我不要失去你!”那时的藤真说着说着突然声音也哽咽起来,原本阳光的微笑也在一瞬间消失了,变脸变得比南烈看过的京剧脸谱还要快。这个家伙还奋力向前一扑,抱住自己的腰,把自己拉向他的方向死活都不撒手,还用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看着自己,好像自己马上就要羽化登仙了似的!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啊……!”想起藤真前言不搭后语的胡乱担心,南烈眼中的怒火消失了,恨恨地拿起咖啡杯又往桌子上一放,南烈翻了个大白眼。

“妈的,我再信你一次!如果你这次让我失望,我可就永远都不回来了!”

……

下了班的藤真急急忙忙地往家赶,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家中有最爱的人在等着自己,藤真便归心似箭。

一路上,开着车的藤真一边哼着歌,一边打着响指,想到南烈那么冷漠的人却用带着一丝温柔的眼神望着自己,藤真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未这么踏实和满足过。

而且,还有爱心晚餐等着自己呢!想到这里,藤真又把油门用力踩了踩。

“我回来啦!”藤真推开门,看到南烈正翘着二郎腿,抱着书在沙发上坐着,头不抬眼不睁也不看看自己。

“我回来了哟?”藤真对着南烈绽开了一个阳光的笑容,他对着镜子练过无数次,这可算得上是他最迷人的笑容了!

“哦。”南烈不为所动地应了一声,一副完全对藤真的笑容免疫的样子。

“我说我回来啦!”藤真欢快地跳到南烈身边,搂住南烈的脖子,在南烈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你已经有将近十二个小时没有见到我了,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啊?”

还真是没心没肺呢!南烈翻了个大白眼,把手里的书也翻了一页,不理身上的家伙,他还在生气。

“你没有做饭,那今晚我们出去吃好不好?我的助理给我说有一家韩国料理很不错,我请你去吃好不好?”

“嗯。”南烈哼了一声,低沉醇厚的嗓音让藤真呆了呆。南烈也不理他,先藤真一步走进了两人的卧室,从行李箱里抽出自己的外套,然后又不着痕迹地把行李箱从床上塞到了床下。

……

走进韩国料理餐厅,南烈从服务生手里接过菜单,浏览了一番之后,全部按照藤真的喜好点了餐。看到自己的恋人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目的,一脸心不设防的快乐,南烈的眼中掠过一丝算计,脸上缓缓展开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这是你喜欢的,多吃点。”南烈不断把藤真爱吃的菜往藤真的碗里夹,在藤真完全把注意力放在美食上而忘记了跟南烈聊天的时候,南烈知道他要的时刻已经到了。事实上他也一直在等,因为他吃不进任何东西。

“给你讲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啊?”

“好啊好啊!”藤真呜咽着,刚刚抬起头就又埋进了饭里。

“我们工作室有一个女作家,她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怎么有趣?”

“她嘛……”南烈浅浅地啜饮了一口面前的清酒,事实上此时他还在生气,而且吃不进去任何东西。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想拿出一根烟来抽。可自己一向没有抽烟的习惯,也不会去买,上一次抽烟,还是在藤真跑去大阪找到自己公寓的时候:“她实在是个很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