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奶水充足的人妖,白天夹自慰器上班小说

2021-06-10 11:39:30情感专区
顾远没有说话,冷淡地挑了挑眉。柯小柯将他骂了一通之后猛地抬头,发现眼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而且还很眼熟,她到底什么时候见过他呢?她脑袋瓜里一直搜索着,可怎么也记不起来,她

顾远没有说话,冷淡地挑了挑眉。柯小柯将他骂了一通之后猛地抬头,发现眼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而且还很眼熟,她到底什么时候见过他呢?她脑袋瓜里一直搜索着,可怎么也记不起来,她闪神了几秒后,注意力再次回到她惨不忍睹的摊位上。哼,她才不认识这个脑袋被驴踢的奇葩男。帅有什么用,也不能当饭吃啊!帅,也不可以撞烂人家的“饭碗”啊!

于是,她继续质问着,顾远听她这样喋喋不休地念叨着,表情没有一丝变动,柯小柯忽然觉得她好像在演独角戏。“喂……你至少应该道歉吧!”

顾远心里烦着,不想跟她继续纠缠下去,从西装的钱包里拿出一沓红红的“毛爷爷”,“这个应该够赔你的货了吧。”

柯小柯愣了愣,本来这个赔钱也没大问题了,可她看着他这态度就是不爽。万年脸瘫,还钱多气粗的样儿,讨厌……

“有钱了不起啊。”她接过将钱摔在了他的身上。

顾远脸色阴沉了几分,好看的眼睛也染上了几分怒气,用手拨了拨自己的衣服,“我看我应该找城管。”

“城管就城管,有什么……了不起”他这么一说,怒上心头的柯小柯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是一个不法摆卖者,等意识过来,一下子就焉了……

眼睁睁地望着顾远的车在她面前开走,她狠狠地跺了跺脚,这时细细一瞧才发现人家开的是法拉利。“暴发户,恶人,没素质……”她将这辈子想得到的骂人词儿都说了一遍后,弯腰,正准备捡起地上的钱。她现在的状况,还当不了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主儿……

可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过来了,踩住了地上的钱,“小妞,新来的?你还没交保护费吧!”

拖着一大包货推门而进,柯小柯整个人瘫尸般地躺在屋子的沙发上,阮丁丁端着一杯水从厨房里出来,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即便千万种疑惑在心里飘荡着,但她看柯小柯这个状态也不敢问什么了。

柯小柯的头发凌乱着,刘海不规则地贴在了脸颊上,好是狼狈,身上粉色的运动服也沾上了黑色的脏东西。

“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呢?好端端的就碰上这么一个恶人?”她气呼呼地捏住了桌上的水杯,仰头一口喝尽杯子里的水。

阮丁丁眼珠子转了转,收回了盯着柯小柯的诧异目光,轻咳一声,“到底……发生啥事啦?”

柯小柯从沙发上翻身起来,咬牙切齿地解释了一番,阮丁丁完全不能代入她愤怒的状态,不过还是附和着点头。

“这么说来,撞到你的是一个帅哥啦?哇塞,这个太太太言情了……你跟他有木有……”阮丁丁暧昧地挤了挤眼睛,估算着在脑袋里已经YY了n个版本的狗血剧情。

柯小柯飞了一记狠狠的眼神过去。“就那个脑袋被门夹的暴发户?姐才看不上他呢。”虽然刚刚顾远已经赔了钱,可柯小柯现在就是认定了,要不是顾远开车将她的东西撞到,说不定她今天已经将货全部都已经卖出了,更不会有后面被地痞流氓逼着交保护费的惨剧……

她在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的尾光瞥到放在桌上的杂志,眸光一变,伸手捉起,阮丁丁大声地喊着让她轻一点。说着还一把地将杂志抢回来,护在怀里,“拜托,不要对我偶像伸出你的魔爪。”

柯小柯瞪大了眼睛,“这杂志封面就是顾寒?”

因为这句话,她被阮丁丁彻底地鄙视了一回,但刚刚撞到她摊位的人真的跟这杂志上的好像,不过经过仔细一瞧,还是不一样。不偏颇地来说,那个暴发户皮相还真比圆圆喜欢的大明星还更胜一筹。

听好友这么一说,阮丁丁的兴趣也被勾起了,“我好像见见哟。”

柯小柯捧着西瓜,狠狠地咬了一口,清凉的舒畅感在身体里传遍,扬眉,“哼,不要再让我见到他,否则,我一定让他好看。”

这倒霉的日子好像还真是陆续有来,三天后一大清早的,阮丁丁家里的门就被人狂拍着,那“咚咚”的响声将柯小柯生生地从睡梦里拉起来了,她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门,“谁啊?”

门外站着两个男人,眼神狠戾地盯着柯小柯,“说好了昨天将货款付清的呢,怎么不见钱?”

“啊……”柯小柯脑袋一片空白,敲了自个儿一记,想起她悲惨的货物虽然被毁了,可货款还得付给人家。债主上门赤果果地提醒了她这个残酷的现实,顿然间,她浑身凉飕飕的,即便外面此刻阳光灿烂。

柯小柯艰难地扯出假笑,“您再宽限两天吧,现在资金还没到位……还没到位。”她心里哀嚎着,这个到位的时候是猴年马月,连她都不知道。

两个男人一听她这么一说,脸色沉郁,“开门,你今天要是不给钱,那就干脆将货给回来。”

他们猛烈地拍门,邻居都打开门,不满地投诉了,柯小柯只好赶快将门给打开。

“现在钱真的还没到位,你来催我也没用……那货……”

他们打开了装货物的袋子,发现里面的东西都坏了。柯小柯咬了咬唇,还是被发现了,就是因为货坏了,退也退不回,卖也卖不去,她也很头疼。

“怎么都坏了,那就不能要回去了,赶快给钱。”

柯小柯也被逼急了,“大哥,我现在是真没钱。”这两个人怎么都听不明白,要是能给得出来,她也不废话了。

两个男人相视一眼,握了握拳头,手上的肌肉绷紧,那手臂上老虎形状的刺青也更明显了。“小妞,你还真当我这里是善堂啊。”

柯小柯之前在柯家不过也就是被人奴役而已,哪里真正见过这种场面,心里一下子也慌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转身,拔腿就跑……

磕磕碰碰地下楼,一把就撞上了刚买早餐回来的阮丁丁,阮丁丁额角都被撞疼了,捂着,眯起眼睛,“小柯,你横冲直撞什么呀?”

“圆圆,别说那么多了,我们赶快跑吧。”

柯小柯一脸着急,圆圆也来不及说什么就被拉着没头没脑地跑了。

跑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时候,阮丁丁终于忍不住了,“到底你是白天被鬼追,还是屋子着火了。”

“债主上门……”柯小柯还没解释完,那两个男人就追上来了,阮丁丁一下子也就明白了,还说啥呢,当然就赶快跑了……

阮丁丁的出租屋在旧城区一带,因为历史原因,这附近中西合璧的古老建筑很多,虽然台阶上长着青苔,墙上也斑驳,可那些哥特式的屋顶,满是雕花的柱子让这一带成为了许多电影取景的地点,为了拉动经济的发展,政府前年还特意搞了一个影视城,就是将古建筑相对集中的地儿划分出来,加以修葺,更方便剧组来这边取景。

六月天的,即便是早上,阳光也很毒辣,她们没方向地直冲,不知不觉地就冲进了影视城。

这里摄影机林立,还有动作片的钢线,柯小柯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睁着新奇的眸子四处打量,一点也没有被人追债的自觉性……

“哇塞,那里不是前段时间刚上电影的场景吗?怎么我在这城市生活了那么久,都不知道有这个。”她高兴地指着那边飘着彩旗的长街,阮丁丁已经在这边住了好几年了,这些早就看腻了,没有太大的反应。

“看你们往哪里跑……”听到恶狠狠的声音,柯小柯浑身一颤,拐到一个巷子里去,眼看着后面的人要追上来了,她伸手往旁边一抓,打算拉上阮丁丁一起跑,总不能让阮丁丁落在他们手里。

可跑了好一段路之后,她发现不大对劲,这手的触感怎么跟之前不一样,宽厚得……好像是男人的手?

她猛然抬头,发现自己牵着的不是阮丁丁,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头上带着帽子,浑身的打扮就像是年代片里上海滩的人物,她整个人都愣住了,目光呆滞地站在一旁。

男人另一只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喂……”

“啊……我,我怎么牵着的人是你?”她马上使劲地甩开了手。

男人拿下头上的帽子,在手中把玩着,嘴角泛出玩味的笑容,“我刚刚还在想,你要跑多久才知道你拉错人了。”他撇了撇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