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闺蜜拿黄瓜教我自慰/在办公桌下为他口

2021-06-10 11:27:54情感专区
此话一出,蒋闻冷汗顺着毛簌簌地掉,不知道正在什么地方看着……他环顾四周,两面皆无动静,山下是稍秃的地界,空荡荡的只有几块石头,那女人就算在,也无处可藏。吴非清思忖

此话一出,蒋闻冷汗顺着毛簌簌地掉,不知道正在什么地方看着……他环顾四周,两面皆无动静,山下是稍秃的地界,空荡荡的只有几块石头,那女人就算在,也无处可藏。

吴非清思忖道:“你说那女人就在这附近,那她究竟身在何处?”

方易士背手绕着他们转了一圈,叹了口气:“我看你天资聪颖,眉间带有灵气,本想是个聪明人,怎的这样愚笨呢。”

他转到吴非清身后,低头看了眼脚边的蒋闻,继续道:“那红衣女是这山间的妖精,平日里以害人为本,对你存的坏心思自然是不用说的,方才躲在某处暗中观察你,此刻见我来了,肯定是要跑走的。”

吴非清道:“你是有多大能耐,她凭什么要这样怕你?”

方易士摇头晃脑,神色间颇有些自得之意:“我早已说过,在下是个炼丹师,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仙人名士,在这山中多年,那女人自然是吃过我的不少苦头,见到我了,肯定是会怕的。”

吴非清早些年一直在辉宗里,人微言轻,所见所闻自也比不上其他的名家子弟,消息还是较为闭塞的,更何况这方易士前几年不知去了哪里,在世间留下的传闻较少,听说过他的都是老一辈的人了,因此吴非清从未听过他的名号,也实属正常。

吴非清不愿再和他纠结他到底有多厉害这个问题,与他看来,这人就是过度自信罢了。

他往前走,边走边道:“未曾听说过。”

但方易士却是万万不肯接受自己已经过气这个事实的,他无法相信吴非清没有听说过他。

眼见吴非清转身就要走,方易士连忙追上他,在他耳边开始念叨:“哎你真的不认识我吗,我可是非常有名的,有多少人天天排着队只为想见我一面,为了取得我亲手炼的丹药可谓是煞费苦心,又有不知多少仙门中人挤破了脑袋想要把孩子往我这里送,就为了给他们指点一二。”

方易士嘴里不停,脚步也没停歇,蒋闻惊讶于这人的臭不要脸,仙门名士一般来讲都是非常谦虚的,像这种自夸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吴非清不理他,拿着衣服一路走,“那现在你还能找到那个红衣女人了吗?”

方易士道:“那是自然,这山里就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哎你有兴趣跟我学炼丹吗?见你第一眼起我就觉得孺子可教也,你若是愿意跟我学叫我一声师父,我就考虑一下收下你了——那衣服怎么还不扔了。”

吴非清看了他一眼:“你想收我为徒?”

方易士道:“不要误会,我是不想错过好苗子,想拜我为师的可是要排很长的队……”

吴非清打断他,举起手中的衣服:“现在就把那女人找出来,告诉我山中宝物的秘密,我就拜入你的门下。”

拜入方易士门下,就能跟他学习集天下之大成的炼丹术,对主角之后的发展极有帮助,好处不用言说。

但如果能通过他得到有关宝物的线索,一箭双雕,事半功倍。

闻言方易士思索了下,捕捉到了吴非清话里的重点:“宝物?你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要找到宝物?”

吴非清点点头:“若是能找到那红衣女,就不劳烦你了。你只管把她找出来,剩下的我自己来。”

方易士笑道:“若是没有遇见我,别说是找到宝物了,恐怕你能否活着出去都成问题。你可知左方山为何在外面传言那般?人们口口相传,众人皆言这左方山如何诡异如何恐怖,这一切啊,都是因为那传说中的宝物。”

本是吴非清走在前方,不知什么时候反成了方易士在前面带路,为了加快步伐,吴非清伸手一捞,把蒋闻又装到了侧边的袋子里。

白猫在布袋里一颠一颠,毛茸茸的小脑袋直楞楞伸出袋子,湛蓝眼睛直勾勾盯着正在说话的方易士。

“你这神兽,真是有灵性,这眼神,不像是一只猫该有的。”方易士低头摸了摸蒋闻的脑袋,笑道:“你这该不会是养了个妖精吧。”

吴非清低头看去,对于摸在蒋闻头上的那只手颇为不悦,他几乎是把方易士的手给一巴掌打了下来,转而把自己的手放在了猫脑袋上,“它是神兽。”

方易士甩甩手“呦”了一声:“那不也是你养的宠物么,说是妖精又怎么了。”

眼见吴非清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方易士连忙住嘴:“就算是妖精,那也是不得了的妖精,更何况你这个是神兽呢。”

吴非清转过脑袋,手却在蒋闻脑袋上没有拿下来:“听方才所讲,你应该是对这座山以及这山里的宝物是非常清楚的吧。”

这条河流似是很长,连绵向前,他们顺着河流走,方易士带他们跨过了河,走到那一边,与这面全部都是碎块石头不同,那面全部都是陡峭无比的山崖,方易士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块布满青苔的崖壁,那面石壁看上去坚硬无比,是绝对无法人工打开或是直接进入的。

方易士顺着青苔的长势用指尖在其中细细摸索了一阵,在某一处轻轻一按,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石壁“轰隆”巨响,那面青苔遮盖的崖壁竟然如同一扇门一样,缓慢地向上打开了。

这扇暗门的出现证实了蒋闻之前的想法,方易士要在山中久居,必然要给自己搞一个固定住处,不出所料的话,这个山洞大概就是方易士的藏身之地了。

洞内无比幽暗,只隐约能窥到一星半点,洞口处的通道非常狭窄,仅能供一人通过,再往里走又是曲曲折折,若不是有人带路,恐怕一进来就会迷失方向。

方易士对这地方很是熟悉,带着他们七拐八绕:“你来这里之前,可曾知道那宝物是什么?”

吴非清道:“不曾知晓,只是对那传说中的东西心之向往罢了,想找来一睹风采。”

方易士看了他一眼,道:“只是想要一睹风采,又何至于来这里,山里除了那红衣女,其他的各种妖精可也都够你受得了。饶是你有再大本事,也不一定能闯过去。”

“红衣女用媚术,早已不知骗过了多少能人异士,不光是洗衣服,她的招数可谓是千奇百怪,目的啊,就是为了吸取你们这种青年人身上的阳气,要是再碰到个像你这样修仙的,灵气就更为值钱了,对她来说,可是不能再好的补药了。”

吴非清道:“就凭这些小小伎俩,未必骗得了我。”

方易士道:“红衣女不可,其他就未必了,若是遇到个比你强的,后果如何,可不是你能说的算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山洞的深处,穿过曲折的狭窄小路后,走过一层重叠茂密的倒挂树枝,忽而豁然开朗,睁眼所见竟是如同洞天福地一般的世外桃源。

只见天空白云飘飘,万里蔚蓝,树木层层叠叠,远处流水潺湲,瀑布从山上顺着崖壁流下,流水叮咚配着树丛间鸟儿叽叽喳喳的啼叫如同上好的交响乐曲,放眼望去全部都是绿色一片,无论现在外面是何季节,此刻在这里面,竟是万物勃勃生机,毫无人烟痕迹,俨然一处人间宝地。

“你看这处,像不像那传说中的‘宝物’?”

吴非清环视四周,这宝地实属人间难得,肉眼所及几乎全都是奇珍异宝,满地的宝贝药草和天空的珍贵飞禽,有的是外面的人一生都得不到的,在这里却和普通的草丛树木和鸟兽一般随处可见。

对于炼丹师来讲,这地方确实是不好寻的地界。

“宝物?”

方易士笑道:“我已经活了很长时间,这人呐,一旦活得久了,就容易感到寂寞,饶是早些年不愿意收徒,这几年有时候也还是会感到体力不支,只是我走就走了,可惜的是这一身的本领,”他们走到一棵树下站住,“我是有意收你为徒的,拜入我门下后,炼丹术定是毫无保留地全部教于你,至于这个地方,若是你想要的话,为师也会赠与你。”

蒋闻惊了,这种洞天福地,方易士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说送就送,果然这个副本是来对了,这趟下来,不仅主角的实力可以大大提升,还能免费收获一枚师父和一个宝地。

吴非清不敢置信:“这一整个地方?”

“那是自然,哪有师父送徒弟东西还支支吾吾不爽快的,”他弯腰随便拔起一棵紫色的花,“这是藏红花,人间难得的名贵药草,在我这里却是遍地都是,若是学会了我的炼丹术,这些东西经过你手便可成为众人追求的宝贵丹药,等到那时,钱财名利,不管你想要什么,全部都应有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