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学长一下就有水了啊/黑人太大太长疼死我了

2021-06-10 11:26:36情感专区
“你为何要救我?”绛夜抬头,看着兔子的眉眼。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嵌在白皙的脸上,眉很浓,如剑一般。粉色的唇并不薄,也并不是很厚,极为适中。他的眉眼并不出彩,只是十分的协

“你为何要救我?”

绛夜抬头,看着兔子的眉眼。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嵌在白皙的脸上,眉很浓,如剑一般。粉色的唇并不薄,也并不是很厚,极为适中。他的眉眼并不出彩,只是十分的协调,搭在一起很是好看。它如今不想吃了他,却很想舔舔他的嘴唇。这么好看的男子,他的嘴唇一定比他的肉甜美许多。肉是鲜美,唇是甜美,为了这甜美,舍了鲜美他也愿意,狐狸咽了一下口水。

这一听见狐狸咽口水,兔子有些警觉,但是看到这狐狸接下来不曾有什么动作,只是安静地在他怀中蹭了蹭,也便放下了心来。

只是这一切扎在孔雀的眼中生疼,孔雀忍不住呛了一句:“哟,不就是救了只落难的狗么?”

“你说谁是狗?”

狐狸恨恨地看着兔子背后那个一身青衣,发上雀翎,生的无比妖孽的男人。这孔雀果然不是什么好鸟,走到哪里都能这么风情,就连化成人形也是这个样子。虽然不得不承认这孔雀生的模样可真是不错,至少五官要比那兔子还俏些,但是可惜了,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他的菜。它还是喜欢像兔子那一款,以后等他修成了人形,一定要找许多这样英俊的人间男子,让他们被他迷得死去活来。

要是如此,那可真是狐生圆满。

“说的便是你。”孔雀口中倒是一点都不含糊,他非要报了那当日的“山鸡之恨”,“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可不就是一只狗儿么?”

“重羽。”兔子面色有些暗了,他鲜少觉得,孔雀的话有如此的刺耳。也不知孔雀为什么要这样说狐狸,一定是它吃了他的同族,大致还是能够理解的吧。

狐狸故意往兔子怀里钻了钻,学着从前孔雀的样子叫道,还带着几分撒娇:“绯策策,我好冷。”

看到狐狸这样说,孔雀更是气便不打一处来。这什么和什么啊?不过就是只骚狐狸,还想垂涎他的绯策策?想都别想!这些狐狸,可真是可恶的要命!

看着这三个灵兽相争,火君和雨君有些尴尬。当年的他们,不也是这么把风君夹在中间的么?到底很是尴尬呵,风君当日一定也是如此不知所措。可惜他们当日年轻,都不曾意识到,直到年纪大了,也不曾意识到。只是不知道这份歉疚,能不能维持的久些了。

“你化成个人,还是挺好看的。”绛夜说这话的时候,它只觉得自己的脸都是烫烫的,心跳得飞快。除了追猎之外,它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心能够跳得这么快。

“你在说重羽吧?”

绛夜没有否认,它扬头,咧开嘴对兔子笑了一下:“你猜我在说谁。”

“那肯定是本殿下了。”孔雀抢白道,顺道白了一眼那狐狸,“还算你这狐狸有点审美,还有良心。”

绛夜没有再接话,他知道自己若是再接话,那一定是要怼的天翻地覆。它可是一只狐狸啊,狡猾的狐狸怎么能轻易和他人吵起来呢?总能轻易和他人吵起来的狐狸,那一定不是一只优秀的狐狸。如今孔雀接了这句话,也算是为他解了个围,他可是只狐狸啊,吃肉的狐族怎么能看上那些吃草的小白兔呢?

可是这小白兔,也不是只吃草的胆小鬼,这不是还狠狠地咬过它一口么?那一口可真疼。这些兔子发起狠来,可真是可怕。

“火君大人方才不是说,喜欢这只小狐狸么?”兔子将狐狸递到火君手中,“这狐狸跟了火君大人,也是福分了。我和重羽还得留在人间继续修炼,争取他日早日在天宫与二位仙君再重逢。”

火君没有接过兔子怀里的狐狸,他猜也猜得到,这狐狸肯定想在兔子怀里再赖上一会儿。

“我与雨君,还想再请求你们二人一件事,只是不知道……”

“何事?”兔子问道。

“能否带我们去风君陨落的地方,我们想,看看他……也不知能不能再见上一面。”雨君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感伤,在他的心里,风君当然是很重要的一位。风雨同舟,风雨共济,只是如今与他一起布雨的已经不再是他的飞廉师兄了,而是他的师侄。他对这个师侄可没什么想法,只是一起布雨的交情而已。但是风君啊,有那么多和他一道的回忆。

这些回忆都回忆了几万年了,可就是抹不掉。他多想让这些回忆被风吹散开来,可是却又恋恋不舍。有些东西,怎么可能说忘就能忘呢?他忽然有些羡慕这三只灵兽,到底少年不知愁滋味呵。

这一路,孔雀看着兔子怀中的狐狸,都很是不快,尤其是这狐狸往兔子怀里钻的样子。天啊,这只狐狸,怎么能吃他的绯策策的豆腐呢?这些狐狸,没一个是好东西!没有例外!

只是到了瀑布下面,兔子犯了难。只见孔雀幻化成一只鸟儿,飞到那帘幕之后。而他现在手中抱着狐狸,孔雀纵使能抓着它,也没法再抓着一只狐狸过去。

“太急了些。”水君叹了一口气,“如今啊,你们成了人形,虽然还没修得仙,但好歹也是妖精了。妖精哪里要考虑这些问题。你闭上眼,再一定神,也便能飞过去。”

兔子点点头,随着水君所说去办。可能是借着风君的修为,他轻而易举便做到了这件事。好像飞起来,也没那么害怕,身体很轻,和他日是只兔子的时候倒真是不一样。原来修成了人形,还有如此多的妙处。

兔子镇定的要命,倒是狐狸在空中,开始“哇哇”乱叫了起来。它叫了几声,便不再叫了。兔子的手,慢慢复过它的毛发,有些痒痒的,似乎在安抚他。总有一日,它也要如此抚摸兔子,然后把它丢进锅里煮一锅兔肉汤。

帘幕后的孔雀,化作了人形,但是身上和发上依旧是湿漉漉的。沾了水的青衫包裹着孔雀纤细的身躯,倒是,倒是还有几分诱惑了。

他看着干爽的兔子,有些吃惊:“你,你身上怎么不曾湿?”

“你们如今已经有了法术,很多事情不必再凭借着真身去做。”水君说道,看着孔雀的模样,不自觉地笑了出来。火君更是直接地“哈哈”大笑几声,弄的孔雀很是尴尬。

这一天之内,遭受的打击有点多了。

孔雀无精打采地垂下了脑袋,撅起了小嘴。

兔子看出了他的不高兴,孔雀的性格他最是了解。那么骄傲的孔雀,不容得自己有一丝缺点。

“走吧,带二位仙君去看看风君。”兔子小声提醒道。

火君和雨君环绕着四处,这山洞的景象很是瑰丽,洞壁剔透,不知从哪里透进来的光。没走几步,还有镶嵌在墙上的夜明珠,将整个山洞照得灯火通明。

火君和雨君一眼便看到了那寒冰床,他们二人慢慢做了下来,手指轻轻抚着那寒冰床,像抚摸着爱人的脸。

雨君倒是不惧,只是火君,都开始打起了哆嗦,这床的寒凉之气太重,与他体内的正阳之气刚好相斥。火君哆哆嗦嗦地收回了手指,却又舍不得和这床分开。昔日的风君,一定就是躺在这床上的吧。

倒是雨君思绪万分,昔日他和师兄一道修炼的时候,师父让他们睡的便是这寒冰床。这床虽冷,却对修炼大有裨益,他每每不肯睡,师兄便抱着他,用身子暖着他,虽然师兄自己的身上也是冷得要命。这些都是孩童时候的事儿了,自从成年后,师兄便再也没有这般抱着他在寒冰床上一同睡过觉了。

雨君慢慢躺下来,趴在那寒冰床上,他似乎在听着什么。是师兄的心跳声么?还是什么?

师兄是他们几人中最早修成仙君的那一位,却也成了最早寂灭的,难免是惋惜。

除却惋惜之外,当然还有别的情愫在。那种淡淡的情愫一直困扰着他、缠绕在他的周身。

他们沉默了良久,一直等雨君起身,像完成了某种仪式似的。火君亦是安静了许久,也不曾出言抢白雨君。什么都只不过刚刚好,这也只是,刚刚好而已。

再向里走,便是石像所在的位置了。那石像似乎知道有人会来,一直静静地守在那里。待到火君和雨君走过去,才开始慢慢消散,从脚底、到衣袂、从指间、再到眉眼,一直到最后一缕发丝都消失在了空气中,似乎风君只是在等他们的最后一面。现在他们来了,也了了最后的牵挂。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你们来的时候,我也该离开了,请不要为我难过。我只是化作了自由的风。”

连最后一缕声音,也随风飘逝了。只是水中慢慢浮起两个海螺,一个红色,一个蓝色。

两位仙君上前从水中捞起那海螺,没什么不一样,只有风从海螺里呜呜咽咽吹过的声音——那是,风的声音呵。又过了良久,雨君和火君将海螺收入了袖中。

兔子、孔雀和狐狸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也不知该说什么,或许沉默才是最合适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