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爱妃我想进去/玩弄军警粗大浓稠硕大青筋

2021-06-10 11:18:48情感专区
随着青蛙头与豹头被驱逐出地球,安藤正裕也跟着在江户销声匿迹。他计划挑起天人与地球人的矛盾只成功了一半,另一半的失败是他对江户人预估不足。经历过战争肆虐的人更期待和平

随着青蛙头与豹头被驱逐出地球,安藤正裕也跟着在江户销声匿迹。他计划挑起天人与地球人的矛盾只成功了一半,另一半的失败是他对江户人预估不足。经历过战争肆虐的人更期待和平,能够像如今这般平稳地生活已是不易,没有人想再次挑起成功率不足一成的战争。

安藤看着换了牌匾的前安藤宅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本以为自己还能够同安藤正裕促膝长谈,改变他极端的做法,现在看来,并没有这个机会。她跟安藤正裕终究要因为立场不同背道而驰。不过能够得知他平安活着,已经是上天给她的最好消息了。

无论如何,她都希望安藤正裕能够好好的。

再一次抬头看了一眼熟悉的安藤宅,她转身离去。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想要得到什么的同时必须失去。她要做的就是以平稳的心态对待这种得失。

她离开安藤宅还不到一百米就见到几个地痞流氓模样的人在欺负一个女生。那女生身着粉色衣服,半长的栗发被梳成马尾。本着警察的职业道德,安藤想也未想就冲到了女生的身前。她还未开口,那几个地痞流氓作鸟兽散,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真选组的制服在这种时候还是相当具有威慑力的。她满意地勾了勾唇,回过身去看那栗发女生。后者有一双澄澈圆润的红色眼睛,眸中饱含着温柔之色。她觉得很是亲切,便开口问道:“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作为一个警察,随时随地都能解决普通百姓的问题,对提升真选组在民众之中的风评绝对十分有利。更何况对方还是这样一个温柔可爱的女生,就更不用说了。

那女生笑了笑,嗓音轻柔地道:“谢谢你。”

这友好的亲切感让安藤生出了一种管闲事的情绪,“我是真选组一番队队员安藤由美,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栗发女生目露迷茫,她想了好半天,才说:“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

安藤一愣,以为她颠沛流离,失去了家人,心中不免生出一股同情。她是这么走过来的,自是清楚这其中有着怎样的痛苦。

“我的记忆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是忘记了一切,还是从来就不曾有过任何经历。”栗发女生补充道,“请问你,认识我吗?”

看着她眼里的希冀,安藤心有不忍,可还是摇了摇头。

“是吗?真可惜。”栗发女生敛住眸子,颇有些沮丧地说,“我问了好多人,都说不认识我。”

“不然你随我回真选组,或许我的同事可以帮你找到熟人。”

只身一人又失去记忆,放任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独自离去安藤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而且他们真选组的存在一方面是保护幕府,另外一方面是保护江户的百姓。

“真的吗?”栗发女生激动地抓住她的双手,眼中闪着光。

“我也不确定,只能说尽力而为。”安藤回答道。她给了对方一个希望,并不想到时候亲手打碎它。茫茫人海,她到哪里去寻找一个没有半点线索的女子的身份。她唯一能够帮她的,就是给她一个安全庇佑之处,不至于风雨飘零。

“没关系的,你不要有压力。”栗发女生的笑容像是春日暖阳,轻抚人心。

安藤微微颔首,心中却想着一定要帮她找回记忆,找回她的家人。这样一个温柔女子的笑容,该是纯洁无垢的,不该透着悲伤。或许该找冲田商量一下,他平时喜欢到处乱晃,街边老爷爷都能聊得很熟,没准可以帮忙打听到这个女生的家人呢。

这么想着,她带着栗发女生往真选组屯所走去。

屯所的院子里有些安静,大家基本都上街巡逻去了。才恢复工作不久,组员们比以往都更有干劲。冲田还是倚靠在那棵他专属的大树下光明正大地翘班。

她轻扬嘴角,蹑手蹑脚地朝他走过去,俯身凑到他脸前大喝道:“冲田前辈,着火啦!”

自从同他确定关系以后,她明显比以前胆子大了许多。以前她哪里敢做这种恶作剧。

冲田推开眼罩,睡眼朦胧地看着她。透亮的红瞳与毫无防备的表情像极了呆萌的玩偶,让人忍不住想要把玩一番。安藤顺从自己的内心,抬起手去捏他的脸颊,却被他抓住手腕一扯,落入了他的怀里。

“大清早就投怀送抱?”

冲田英俊的脸在她的眼中放大,她急忙从他怀里站起来。若是没有旁人在,她不介意跟他打情骂俏。可毕竟身旁还有个千瓦灯泡,她的脸皮还不够厚实。

“我在路上捡了个失忆的女生,你认识吗?”安藤随口问道。

她本来没抱希望他会认识,只不过想用这句话过渡一下,为留下栗发女生做铺垫。然而当冲田把视线放到那女生身上时,却再也没有收回。他直直地盯着她看了许久,安藤叫了他好几声都没有回话。

“我们是不是认识?”栗发女生呢喃着,“我觉得你好像有些面熟。”

相同的发色,相像的眼睛,这个女生跟冲田前辈好像……

难道她,长得像三叶姐姐?

安藤咽了口唾沫,她从来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她听说过三叶的很多故事,可她并没有见过她。

“她无家可归,我们收留她吧?”

安藤觉得自己该在此处说点什么,否则这两个人一直对望下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场。最重要的是,她的冲田总悟,怎么能跟别的女生一直对望。

“不行。”

冲田还未回答,身后却有一把清冷的声音开了口。

安藤略带疑惑地回头望去,却见土方叼着根烟缓缓地走了过来。他烟蓝色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似乎总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虽然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外冷内热的性子,可不熟悉他的,很容易被他的外表吓到。

栗发女生显然被他吓到了,她抓起安藤的衣角,躲到了她的身后,胆怯之中又带着丝好奇地看着土方。

“对不起姑娘,真选组不能收留你。”

土方在冲田身旁站定,又说了一次。

安藤一直以来都觉得土方对待女孩子还算温和,至少不像他对待男子那般的态度。这一次对待这个女生这么生硬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果然是因为像三叶姐姐?可是她孤孤单单的一个弱女子,真选组又是警察局,怎么能够弃她于不顾?安藤踌躇着想要开口说点啥说服土方,可是竟不知该从哪个方面开口。她印象中的土方,总是理智地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如此对待她一定是有他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这样执着的土方,她又怎么可能劝说得动?

“真选组收留你。”

反倒是冲田先开了口。

“总悟!”

虽然两人经常闹不和,但大体上冲田的想法还是跟土方保持一致的。若是以往,土方相信他绝不会看不出这个女人有问题。

“真选组房间很多,你想住多久都可以。”冲田十分有礼貌地朝那个女生微笑,“有什么难处都可以告诉我。”

他几乎是无视土方,领着那栗发女生去住所。

土方在他身后气急败坏地跳脚,可他嚷嚷了半天,冲田只是把他当成空气。

安藤目送他俩离去,心中吃味,却不知该跟上他们,还是留在这里跟土方交流想法。她挪动了一下步子,想着眼不见为净,便又回到了土方身边,问:“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