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出轨刺激h闺蜜-将她奶头含入口中宝贝你的奶好大

2021-06-10 11:14:17情感专区
馨姝殿。“碧鹭他们还没个结果吗?”这段时间真是烦透了,袁家和康家吵个不已,贤王这个“仁心”具在者时不时抽风,一是要把他们抓起来,又是要把他们好好养着,三

馨姝殿。

“碧鹭他们还没个结果吗?”

这段时间真是烦透了,袁家和康家吵个不已,贤王这个“仁心”具在者时不时抽风,一是要把他们抓起来,又是要把他们好好养着,三天两头要他们进行自我反省。

虽说这后宫事物大部分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可是也经不住袁家和康家的女眷递了腰牌进宫来打口水战,而我又谁都不能得罪,哎呀,当一个不偏不倚的主子还真是烦躁呢。

碧鹭笑道,上前继续为我捏捏肩膀:“公主可是烦她们?”

换了一个姿势捏肩,碧鹭继续说:“贤王不这般做,容易招来话柄,且太后那边不好交代,这背后的人迟早是要被揪出来的。公主不必忧心,过几日东边应该要有大动作了。”

我转过狗头,瞧着面前巧笑倩兮的女子,只觉得分外顺眼:“碧鹭可要看戏?”

碧鹭点点头,微微屈膝整理一下被捏皱的华服,轻轻柔柔回道:“碧鹭自然是要的。公主碧鹭倒觉得宫里虽然佳人易逝,但始终还是那一批人,想想还是腻了呢!”

这小妮子还得我装冷酷,话说得那般冷情冷心,实际上这家伙是在打趣我,谁宫里的主子会像我一样,躲在这个寂寞的深宫,即使掌权也不怎么去后宫转转。明明是宫内之人,却把自己活成了世外高人。

自从皇后阴宜然死后,前去请安的妃子自觉到馨姝殿坐坐,看到院子里面种的蔬菜,都不怎么好拍马屁了。碧鹭嗤笑她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至于德贵妃袁青琅本就是后宫位份最高的人,觊觎皇后之位从来没有掩饰过。康家和袁家因为徽香楼的事情,坚决撕破脸,袁青琅自然不想做表面上的大度之人。

看静妃不顺眼起来,什么都不对劲儿。

静妃的低调被袁青琅讥讽为自卑,安静叫做装模作样,衣裳稍稍有点颜色,就被袁青琅以皇后大丧刚过且陛下昏迷不醒为由,直接给关了禁闭。实际上袁青琅自己一身正宫娘娘穿的大红色是当所有人都眼瞎了吗?

当然去太后宫里请安的时候,袁青琅装模作样换上了素色的衣服,在太后身边一个乖巧怎么能体现她的演技?

好吧,这权力我也是暂管,你年纪大你说得都对哦,况且耳目众多的老妖精太后妈咪都没有说什么,也就意味着这人这事也不能随便管,到算总账的时候,开始翻旧账,啪啪打脸,那样做才觉得舒爽无比。

贱人就是矫情。

这不,袁家和康家的女眷不去劳烦她们吹耳旁风(哦,新帝还没醒呢,吹也是白吹,理解呐),也不去太后宫里滴眼药水太后(太后算是隐居的大人物,为下属家庭解决家庭之间的民事纠纷,有点掉格,她们不去,理解理解!),反而在我这个根基浅的公主这里唠嗑加添堵,这是要为哪般?强行刷存在感吗?

有用吗?计算我看重某一家和她们交好,我有什么可利用的?哎,果然是被养残、被养黑的金丝雀,还不如去求家主大人帮忙清理门户呢。

象征性地回应碧鹭的话,然后八卦之心燃起熊熊烈火:“碧鹭可有喜欢的侍卫?本公主把他们调来使你近水楼台?”

碧鹭先是一愣,然后小脸憋得通红,没忍住洪荒之力,捏着肩膀的时候瞬间变成了无敌大力机械手,使劲儿一捏,疼死我了,后看我扭曲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冒犯主子了,赶紧松手,轻柔捏肩,顺便讨饶:“公主,碧鹭没有喜欢的侍卫,欣赏的侍卫倒是有,但是他家的嫂嫂是个有名的泼皮户,碧鹭可不敢当小白兔给母野狼塞牙缝。”

我一听乐了,这碧鹭是学我,现在比以前有趣多了,还会背后说人坏话了,可喜可贺。再看看这个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古代美人,如果真把她嫁给平庸又没本事的人,我这个看守胡萝卜地的兔子可是要急眼的。

拍拍搁在肩膀上的手:“放心,本公主不会亏待你的,到时候给你选个乘龙快婿,然后十里红妆怎么样?”

碧鹭停下手,蹲下来,眼眶微红盯着我看,我觉得不自在极了,正想开了玩笑缓解一下气氛,碧鹭一把抱住我,一身细柳腰身软绵绵、香喷喷的:“碧鹭哪儿也不去?哪个也不嫁?就待在公主身边,如果公主不要碧鹭了,碧鹭就请辞南山庵绞了头发做姑子去,日日夜夜为公主祈福。”

我天,这话说得窝心很,我一个无处归还的幽魂,这时真感觉自己活着,没忍住情多又柔软的心,下意识也抱住了碧鹭:“为什么呢?碧鹭你也是该有一个完整人生的人呀,一辈子都奉献给我,岂不是很浪费吗?”

“不浪费...不浪费...,碧鹭如果不在公主身边,这世上就没有人知道公主喜欢吃琉璃糕、鸡蛋脆饼、炸酱面、荔枝蜜、香蕉派、葡萄酒......”碧鹭一个劲儿把我老底给揭了。

我哭笑不得合着我就是因为碧鹭会做吃的才离不开她,而她不开我是因为没有做菜的对象,她会害怕这种转变,其实我也是,习惯一人在身边和你同吃同住,很难戒掉这种依赖。

“好了,好了,本公主饿了,你去帮我准备琉璃糕可好?”说完顺便给碧鹭一个教训,佯装要敲碧鹭饱满光滑的额头。

碧鹭一瞧知道要遭殃,起身就跑了。

终于安静下来,真是有点累呢。

“朵朵,你的小丫鬟真好玩。”炎目现在一般都是饭前出现,也不知道一个人待在虚无空间里有什么意思。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人!”炎目夸奖我的人,自然是尾巴翘天高。

“切,你也就这点自信!话说你到底想让谁上位?新帝昏迷从而贤王掌权,皇后被弄死袁青琅后宫独大,康家和袁家势同水火,雪丽珍和贤王现在都没有说过什么话,对比前世剧情这都是些什么鬼?”炎目不悦地叫嚣道,也不在意刚刚软塌被谁弄皱了,直接躺上去,当他的睡美人。

说到这个还真是有些丧气,折腾半天,雪丽珍那个“后宫第一人”的愿望根本没沾边,半点希望都看不见。平时对自己催眠,雪丽珍正在努力呢!

现在我只想回“呵呵”二字,真是雪丽珍不急急死公主我啦!

“谁知道呢?”我敷衍地回了一句。

“你...”显然炎目是被我气到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要是能直接操控人物的心思那还用这么费劲儿。

于是炎目在继续“你...”几次后宣布和我绝交了,等碧鹭把吃食派人送过来,试吃一边后就出去后,眼疾手快把我的午膳卷走了。

哎,没想到,高冷傲娇的红袍美男子竟然是个盗贼!瞎了狗眼我!

吩咐碧鹭再去准备一桌,然后在她惊疑的眼光中,我也会能不自在地清咳几声,然后示意碧鹭闭嘴。

吃饱喝足后,姜太医派人传话,陛下的毒可解,只不过要药引子。

我有点疑惑,前世没有这么一出,不过也对,我的出现就是引起世界刮龙卷风的小蝴蝶,剧情有些改变也是正常的。

启程去了姜太医给新帝看诊的偏殿,询问什么药引子这般金贵。

姜太医虽然年纪一大把,可是还是个没娶过媳妇儿的大龄剩男,这药引子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本着医者仁心,还是支支吾吾地说出来。

“什么?陛下都昏迷了还能做春梦,这人...呵呵,也真情种啊!”我表示又被刷新了一遍世界观。

我穿过来的时候,外貌和新帝还是有几分相似的,准确来说,帝王家的人都超高颜值,自然是长得不差的,可是慢慢地我又变成了我本来的样子,和帝王家唯一像的应该就是那一身清冷的气质了。幸好和新帝长得不像,不然我要被恶心死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上个世界的云舒未又痴情对妹妹又温柔,洁身自好没话说,哪像这个世界的哥哥情种不得了,还冷酷无情,真真是我黑名单中的那一型。

“然后呢?这个和药引子有什么关系?”我看向坐在那儿战战兢兢、满脸通红的中年姜太医,心里不由觉得好笑,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纯情,真是活久见。

姜太医羞答答地说:“陛下身体有恙,即使中毒也抵制不了陛下旺盛的...咳咳,精力。所以得让陛下纾解出来。纾解之人应是已及笄而又守身如玉之人,然后以处子血浇灌,方得解毒。”

我噗嗤一笑:“姜习邈姜太医,您这药方还真是...真是不同寻常呢。行了,您既然这说,本公主自然是信任您的,您就照实对太后说,如果被问谁最合适,你就看着办,反正全帝都地位高,且甚是清白的不就那一位吗?对了,汤二子也中了这毒,为什么他却死了?”

姜太医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子,因为紧张不敢贸然去擦,加上脸上还有害羞的红晕,衬得一张那个黑脸煞是好看:“汤二子是被毒杀再被窒息而死,自然是死相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