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试看-餐桌下的手指进进出出

2021-06-10 11:03:22情感专区
张起灵是被渴醒的,感觉有点没力气但是觉得比昨晚好多了,昨晚好像因为睡了会儿沙发,再加之最近身心俱疲所以一下子病倒了,他起身正要去喝水,却看到床头放着一杯,喝完以后转头看睡在

张起灵是被渴醒的,感觉有点没力气但是觉得比昨晚好多了,昨晚好像因为睡了会儿沙发,再加之最近身心俱疲所以一下子病倒了,他起身正要去喝水,却看到床头放着一杯,喝完以后转头看睡在身侧的吴邪,帮他掖好被角然后伸出一只手将他往怀里揽了揽,吴邪在睡梦中砸吧了下嘴转身面向他继续睡,瞬间鼻腔里全是吴邪的味道,张起灵深深的吸了口气——果然还是太想他了所以才生病。

一阵闹铃之后,吴邪睡眼惺忪,他昨晚睡的太晚,实在是困得不行,揉了揉眼睛才看到自己像被张起灵牢牢抱在怀里,这么多天了,吴邪本来都已经过了那段小男生的羞涩期,心里莫名的悸动在最近忙碌的生活中早就被遗忘,此刻自己被他这么抱在怀里,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只有两个人的早晨,似乎从一开始就如此,而且必须就这样老去。

吴邪看着眼前这个熟睡的人,因两人距离不超过三厘米,张起灵的呼吸全打在他的脸上,暖暖的,吴邪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一句话——安静的美男子,他扬了扬嘴角,自己很少见过张起灵的睡颜,都怪这人平时都是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因为生病嘴唇的颜色比平时红些,吴邪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轻轻触上,软软的,不知尝起来怎么样?正想着张起灵突然睁开眼,迷迷糊糊问道“几点了?”吴邪迅速的收回手,心跳却不由自主的加快,他支支吾吾的说“迟了,我起了。”说完迅速从张起灵怀里挣脱下床去洗漱。

张起灵想起来帮他做早餐,起身的一瞬间还是感觉晕乎乎的,无奈又躺下了,他听见吴邪在卫生间里一阵忙乱,完了又冲进房间穿上外套,张起灵刚想喊他背上书包只见他一阵风似的走了。过了大概有十分钟,房门又响了,吴邪带着一身清晨的味道将豆浆包子放在床头,“你一会起来吃点再把药吃了,我先走了啊。”

“你的早餐呢?”张起灵问道。

“在外面,等下我边走边吃,迟到了。”吴邪转身要走,犹豫了下又回过头冲他笑了一下,“今天别上班了,好好休息。”说完叮叮当当的一阵又开门走了。张起灵看着床头的早餐,想着他现在也是大孩子了,都会照顾自己了,心里暖暖的。

“喂!吴邪!”阿宁站起身喊住一放学已经冲到教室门口的吴邪,吴邪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老师让我俩讨论下学习小组的事,你忘了?”

吴邪停住脚步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没有忘......我今天有点事,改天行不行?”说完嘿嘿一笑又脚底抹油——溜了,阿宁气的直跺脚。

吴邪推开房门,家里传来一阵饭香味,他一边换鞋一边说,“你病还没好,等我回来——”面前站着的是笑意吟吟的霍玲,围着张起灵平常围的那条围裙,“小邪回来啦!你爸刚吃完药睡着了,快进来,我正煮鸡汤呢。”

吴邪保持换鞋的姿势一动不动的望着霍玲走进厨房的身影——心里突然百味杂陈,他很想揪起张起灵问一句“就那么等不及了?”又想转身离开,他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最后咬了咬牙走进卧室,看到张起灵果然正躺在床上,脸颊红红的,他伸手摸了摸,额头还是那样烫人。他中午给他发短信的时候,张起灵还回道自己没事呢。吴邪抽了抽鼻子伸手覆上张起灵露在外面的那只手上,轻轻摩挲着。

“小邪,饭煮好了,快去吃吧,锅里留了些,等你爸起来再吃。”霍玲出现在卧室门口轻声道,目光落在张起灵的脸上,眼神温柔,掺杂着爱恋与疼惜。吴邪将张起灵的手臂轻轻塞进被子里,转身对霍玲说,“今天谢谢您,我这会不想吃,您吃完请自己回吧,他,我会好好看着的,不用担心。”

霍玲将看着张起灵的目光移到吴邪身上,听完他说的话,莞尔一笑,“我今天也没事,你爷爷平时也总跟我说他身边没个女人,让我有空多照顾照顾他。”

吴邪扯着嘴角冷笑道,“那您真是费心了!”话音刚落门铃响了,吴邪看了一眼霍玲,擦着她的肩膀出去开门。

“当当当当~惊喜吧?”黑眼镜贱兮兮的开场白吴邪早就听腻了,不过此刻的他内心十分感激黑眼镜的到来。黑眼镜带着一大堆盒饭,进门就将饭放在茶几上,“没吃饭吧?你爸这一病倒,你这个小弱鸡就没奶吃了,黑爷我——”说着回过头看到出现在客厅的霍玲愣了下,“哟~霍总也在?”

霍玲抱着臂冷冷的看着他,手里还捏着刚摘下的围裙,“我过来看看起灵。”此刻的霍玲知道自己再待着也没什么意思,虽然她确实放心不下张起灵,但看得出眼前这两人并不欢迎她。“我还有点事要忙,先走了,小邪,你记得起灵醒来给他吃点东西再吃药。”吴邪看着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这不废话嘛!他又不是傻子!

听到霍玲走到门外将门拉上“砰”的一声,吴邪与黑眼镜两人都长长吁了口气,果然女人很难缠。黑眼镜看着吴邪嘿嘿一笑,“去吃吧,吃完一会还要上晚自习。”吴邪坐到沙发上打开面前的饭盒,“今天不去上自习了,我跟老师请了假。”黑眼镜也没说什么,坐在他身边打开电视也吃起来。

“这样吧,等会我开车我们两把哑巴带医院去看看,这不能硬撑着了。”黑眼镜一边吃青椒肉丝一边说。

“好,我没想到他会病这么重。”吴邪顿了顿筷子,十分自责道。

张起灵睁开眼,只觉自己可能睡太久了,他这会甚至能听到输液管里点滴落下的声音,天黑黑的,房间里也黑黑的,他一转头就看到吴邪趴在自己身边以一种极不舒服的姿势睡着,“吴邪......”

他还记得自己刚领养吴邪没多久的时候,吴邪第一次发烧,当时的张起灵也还年轻,没有抚养小孩子的经验,等他发现的时候,小孩已经烧到神志不清了,黑瞎子当时还在国外,家里杂七杂八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他来抗,他把吴邪扔到医院便去忙其他事,等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发现往日里那个乖乖坐在沙发上等自己下班的小身影不在,才记起吴邪还在医院。赶过去的时候,吴邪比他刚领养的看上去更可怜无助,别的孩子爸爸妈妈都围在身边寒虚问暖,吃的喝的以及玩具占了大半个床,而吴邪小小的身躯蜷在病床上睁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窗外,张起灵当时心狠狠的疼了一下,从此以后对小孩的生活起居用尽了心,而那次住院的经历也成了吴邪心中抹不去的阴影,自此无论大病小病死活都不肯住院。

而此刻的吴邪陪在自己身边,以一种极不舒服的姿势趴在病床边上,迷迷糊糊做着梦一听张起灵的声音立马抬起头,惊喜的发现他终于醒了。

“要喝水吗?”他立刻起身弯腰问道。

张起灵轻轻点点头,吴邪先将病床摇了个张起灵半躺着的舒服姿势然后去接水,回身看到张起灵因生病而消瘦的脸庞显得一双眼睛更加深沉,吴邪看了他一眼将水递过去,看他一口一口全部喝完才坐在旁边。

喝完水两个人都沉默了,午夜的病房安静的过分,许久没好好说上一句话的两人似乎都丧失了说话功能。过了半晌,吴邪看得出自己是比不过眼前这个闷油瓶子的——没错,他平日里都偷偷腹诽张起灵就是个闷油瓶,“霍玲是你叫来的?”一张嘴便后悔了,他并不想提这件事,可是嘴却比心快了一步。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她自己来的。”昨天正烧的迷迷糊糊,听见一阵门铃声在耳边忽远忽近的响,听了一会才意识到是自家的门铃,他拖着烫的能烙饼的身体刚打开门就眼前发黑倒下了,后来是被霍玲叫醒的,喂他吃了药整个人又昏睡过去。

吴邪盯着校服的拉链没有说话,两人正各自沉默着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拿着药瓶来换点滴,换好以后嘱咐道生病了要多休息,言下之意就是赶快睡觉,吴邪点点头看着小护士转身出了病房,将病床放平并掖好被角,“睡吧。”

好在张起灵身体素质不错,病来的突然去的也快,第二天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两人打了辆车回到家,发现黑眼镜正翘着脚看电视,桌上还放着一个保温桶,看到他们回来了笑嘻嘻的说,“霍大小姐专门给煲的汤。”张起灵盯着那个保温桶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卧室,吴邪总觉得自己身上一股医院的消毒水味道,便去卫生间冲澡了,洗完出来看到黑眼镜,“你怎么还在?”吴邪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

黑眼镜神秘兮兮的笑,“等人。”

吴邪疑惑道,“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