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妈妈和猛犬,桌子底下跪含着开会

2021-06-09 16:05:30情感专区
第一章 电梯里的火热长得很漂亮,像江疏影,又长又白的腿,还有着36的胸,而我现在是铁路三中的老师,我俩结了婚之后,除了我俩没有生孩子以外,婚后的生活也挺不错的。 只是最近妻子有

 

 

第一章 电梯里的火热

长得很漂亮,像江疏影,又长又白的腿,还有着36的胸,而我现在是铁路三中的老师,我俩结了婚之后,除了我俩没有生孩子以外,婚后的生活也挺不错的。

 

只是最近妻子有点反常了,她上完夜班回来之后,立刻就要去洗澡,从来不像以前一样先跟我亲近,而且最近我要跟她亲近的时候,她总说累了拒绝我。

 

今天是我跟妻子王蕙结婚四周年纪念,我早早的下班买好菜和红酒,准备回家给妻子做个烛光晚宴,做好饭菜已经很久了,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还有已经燃烧殆尽的蜡烛,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钟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妻子还没回来。

 

我的心里不禁有些着急了起来,今天是我和妻子四周年的纪念,我说了让妻子今天晚班请假早点回来的,可是现在都十一点了,她还是没有回来。

 

更重要的是有一天早上我起的早,就看到了妻子从一辆宝马车上下来的,想到这些的我,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担忧,王蕙可能出轨了。

 

这个时候王蕙连我们四周年纪念的日子都不回来了,我心里都开始怀疑妻子现在是不是正在跟别的男人在床上**呢,越想我越觉得不放心,连忙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妻子才接听了电话,我急切的问道:“老婆,今天咱们四周年纪念,我不是让你早点回来吗?你怎么还没回来呢?”

 

“哦!我……我跟朋友……一起在健身房健身呢,马上回去!”电话中妻子的声音喘息的很厉害,好像很累的样子。

 

这么晚的时间她跟朋友一起去健身房?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说道:“这么晚健身房还开门吗?而且我不是说了……”

 

“啊!”电话中的妻子忽然惊呼了一声,我连忙问怎么了,妻子匆忙的说道:“没事,我……我崴到脚了,我很快就回去了!先不说了!”

 

妻子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我怎么感觉妻子不像是在健身,反倒像是在做那种事情啊,难道妻子是在边跟人做那种事边给我打电话?

 

我连忙又给妻子拨打过去了电话,想要重新确认一遍,但是电话通着却始终没有人接了,最后索性我也不打了,回到了卧室躺着了,虽然躺着但是我却始终睡不着,翻来覆去的都是妻子刚才打电话时喘粗气的声音。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到了凌晨三点,我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妻子回来了,我连忙起身走了出去,只见王蕙一手扶着门框一手脱着自己的高跟鞋,小声对我说道:“怎么还没睡啊?都已经这么晚了!”

 

我心里有点赌气,王蕙刚才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不接我电话的行为,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王蕙说道:“今天不是咱们四周年吗,我一直在等你,你这么晚不回来去健身房干什么?还有,后来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都不接了?”

 

妻子换好了拖鞋,把包往沙发上一扔说道:“我不是说了嘛,我同事非要让我陪她去健身,我寻思咱都老夫老妻的了,什么四周年纪念啊,我累了,去洗个澡!”

 

妻子的样子好像真的很劳累,而且她是护士经常上夜班还要伺候病人,我的心里也不由得生出了一股怜爱的情感,可能我是想多了吧。

 

就在妻子去卧室放完包路过我去卫生间的时候,我直接抱起了妻子向着卧室小跑了过去,妻子吓了一大跳,挣扎着小声喊道:“林涛!你干什么?”

 

我直接把妻子放到了床上,我说今天是咱俩四周年纪念,而且咱俩都好久没亲热了,我想你了,说着我就亲吻着妻子,同时手也直接从妻子穿着的白衬衫下面伸到了妻子的胸口,但是这么一摸,我就发现了,王蕙居然没有穿胸罩。

 

一下子我就愣住了,妻子昨天上夜班走的时候分明是穿着胸罩的,但是现在胸罩竟然没了,妻子怎么可能在医院把胸罩脱了?

 

我趴在妻子身上,问她的胸罩呢,她说晚上拿药的时候手伸的太高了,一下子把胸罩带扯断了,她就脱下来了,现在放在包里呢!说着她就推开我,把包里的胸罩拿了出来,我看了一下确实是后面的扣带断掉了。

 

虽然妻子36的胸很大但是也没有这么夸张吧,手向上伸太高了,把胸罩带弄断了?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心里窝火,我下意识的问道:“真的是它自己断的?”

 

听我这么问,妻子直接就火了,瞪着眼睛看着我反问道:“林涛!你什么意思?不是它自己断的还能是怎么断的?噢,你怀疑是有男人给我扯断的,是不是?”

 

我一看妻子真的生气了,而且我也没有证据证明她确实有男人了,我连忙说道:“老婆,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个胸罩不是刚买没多久嘛,应该不会断吧,我就是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林涛,我告诉你,我每天为了这个家我容易吗?每天起早贪黑的我不就是希望咱俩能过好点吗?将来咱俩有了孩子也能轻松点,不然就你当老师那点破工资,你觉得够吗?现在你还怀疑起我来了,你是人吗?”妻子说着说着直接委屈的哭了起来。

 

我心里一下子软了,想起了妻子确实不太可能出轨,因为妻子从小的家教就很严,是一个很传统的女性,而且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我俩想要个孩子都有怀上,好像就是我自己的问题,妻子都没有说什么,我现在好像确实不应该怀疑妻子。

 

想着,我连忙起身把妻子抱在怀里道歉,哄了好半天妻子才不哭了,狠狠的照着我的腰上掐了一把,然后说道:“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正常的东西,我要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我当初会看上你吗?而且你摸摸看,不知道我的胸多大吗?往上伸手质量差的胸罩带当然会扯断扣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