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朋友每天都要做,好烦-紧致湿润花液h

2021-06-09 15:55:25情感专区
141以泽领丽娜回家气静雅,以莲有孕明轩欢喜没多久,孙丽娜也被分到了科协。科协一把手孙发亲自将女儿孙丽娜交到宁以泽手中,“以泽啊,丽娜刚刚毕业,不懂的地方,你要多教她。你

141以泽领丽娜回家气静雅,以莲有孕明轩欢喜

没多久,孙丽娜也被分到了科协。

科协一把手孙发亲自将女儿孙丽娜交到宁以泽手中,“以泽啊,丽娜刚刚毕业,不懂的地方,你要多教她。你跟丽娜都是同龄人,话题自然就多,以泽啊,我可把丽娜交给你了,以后,你要多多帮助她啊!”

宁以泽赶紧说:“孙局长,你这说的哪里话啊,孙丽娜可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我应该向她学习才对。”

孙丽娜说:“宁哥,你就别谦虚了,我们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孙发见二人越发地熟悉,就放心地走了。

孙丽娜本身就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再加上跟宁以泽在一个办公室,很快就跟科协的人打成了一片。业务方面,在宁以泽的指导下,孙丽娜进步得非常快。

其实,宁以泽在学习上不比孙丽娜差。当初宁以泽为了殷小菲而上了本地大学,而以他当时的高考分数,完全可以进京的。

一想到殷小菲,宁以泽的心就在痛。现在这个年代了,早就不实行包办婚姻了。可自己的妈妈为什么就接受不了殷小菲呢?如果妈妈当初接受了殷小菲,那么现在自己应该跟殷小菲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呢。

而所有的跟殷小菲的一切过往,就像电影的剧终一样,应该画上了句号。毕竟殷小菲现在已为人妻,宁以泽就是不想接受,也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高静雅把独身宿舍的床位退了,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了宁家。

宁以泽第一个反对,“高静雅,你还真把我们家当成你自己的家了?你赶紧把你那破东烂西的给我拿走,否则我直接当垃圾给扔出去了!”

高静雅面对宁以泽的指责,只是把自己的那些东西挪了个地方,依旧在宁家住着。

面对这样的高静雅,宁以泽是真的没招了。

看着宁以泽天天的唉声叹气,孙丽娜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宁哥,你这一天天的,有什么愁事呀?有事就跟我说,别自己憋在心里。”

宁以泽要是当着别的同志,还真说不出口。可孙丽娜毕竟跟自己年龄相仿,宁以泽就把高静雅硬赖在自己家的事,跟孙丽娜说了。

孙丽娜听了,也是非常气愤,“高静雅这是什么人呀,明明知道你不喜欢她,还非赖在你家,真是不知道羞耻!这种人,就应该好好治治她!”

“怎么治呀?丽娜,我让她折磨得都要疯了!”

“宁哥,要不我们这样这样办……”

第二天晚上,宁以泽领着孙丽娜就回了自己家,“爸,妈,这是我处的对象,叫孙丽娜,她是我科协的同志,她爸是我们局里的孙局长。”

孙丽娜拎出事先买好的四大件,说:“叔叔阿姨,你们好!这是我给叔叔买的烟和酒,这是我给阿姨买的糕点和水果。叔叔阿姨,我今天是第一次登门,有不周到的地方,你们不要见怪啊。”

宁妈妈一见这姑娘可比高静雅看着顺眼多了,“丽娜呀,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孙丽娜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说话办事自然要比小县城的高静雅强上太多太多。见了孙丽娜,宁妈妈突然觉得高静雅越来越不顺眼了。

孙丽娜特意高声地说:“叔叔阿姨,我是北大毕业的。”

还没等宁妈妈说话,宁爸爸首先夸道:“北大毕业的呀!丽娜,你真了不起啊。这么大的中国 ,能上北大的,全国可是屈指可数啊。丽娜,厉害!”

宁妈妈难得听宁爸爸夸人,不确信地问:“北大真的那么厉害?”

宁爸爸说:“当然了,老伴,全国的最高学府就数北大和清华了。北大,北大,就是北京大学,你说厉害不厉害?”

宁妈妈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北大就是北京大学呀,丽娜,了不起!”

这时,高静雅端了饭菜进来了,“叔叔阿姨,开饭了。”

孙丽娜一见高静雅,忙问:“这是叔叔阿姨请的小保姆吗?饭菜做的好像还不错呀?”

高静雅这时,气的脸色都青了。

饭桌上,宁以泽一个劲地给孙丽娜夹菜,“丽娜,吃菜。别不好意思,到了这,就跟到自己家一样,以后,你可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啊。”

孙丽娜夹了一块肉,送到了宁以泽的嘴里,“以泽,吃肉!”

宁以泽跟宁爸爸宁妈妈说:“爸妈,你们觉得丽娜怎么样?”

宁妈妈看着同在一桌吃饭的高静雅,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宁爸爸到没管那些,“丽娜当然好了,北大毕业的高材生,可遇不可求啊。这要是能做了我们宁家的儿媳妇,我们脸上也有光啊。”

宁以泽见宁爸爸这样说,又看看了旁边闭口不说话的宁妈妈,说道:“爸妈,既然你们都同意,我想下个星期,就跟丽娜领证结婚!”

这时,高静雅却说:“我不同意!”

宁以莲正喊着,就听有人对自己说:“以莲,快醒醒!吃饭了!谁是小丁当啊?以莲,快醒醒。”

宁以莲终于被摇醒,“我还没找到小丁当呢,你就把我弄醒了。”宁以莲抱怨到。

“小丁当是谁啊?听起来怎么像是小孩子的名字呢?”任明轩问道。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一个小男孩一直跟着我,他说他叫小丁当,是我儿子!”宁以莲边想着梦境,边对任明轩说。

任明轩笑笑,“咱们要是真有个儿子就好了,以莲,快起来了,妈他们在等你吃饭呢。”

任明霞也回来了,大家都坐在桌子旁边,等着宁以莲。

宁以莲赶紧走了过来,“妈,二弟三弟小妹,我刚才有点累了,就睡着了。让你们久等了,妈,咱们快吃饭吧!”

一家人坐下来开始吃饭。由于刚才宁以莲看到鱼就恶心,任妈妈特意把煎好的鱼,放在离宁以莲最远的位置。

任明霞是最后回来的,她不知道情况呀,见大家都抢着吃鱼,唯独宁以莲不伸筷子。任明霞以为装鱼的盘子离宁以莲太远了,所以宁以莲不好意思夹呢,于是,一下子就夹了4条小白漂子鱼放到宁以莲的碗里,“大嫂,你也吃鱼啊!”

刚才任妈妈在煎鱼的时候,见宁以莲又是吐又是恶心的,就想如果给宁以莲拌点酸黄瓜,她应该能愿意吃。鱼端上桌时,任妈妈还特意把酸黄瓜摆在宁以莲的前面。

吃饭时,宁以莲正满意面前的酸黄瓜呢,就见任明霞夹过来4条鱼。任妈妈煎鱼时,并未用多少油,但煎完后,鱼上也是有油星的。宁以莲看着满是油星的白漂子鱼,再近距离地闻着那浓浓的腥味,再也控制不住了,捂着嘴,就跑到院子里吐了起来。

任明轩赶紧跟着宁以莲就出来了,“以莲啊,还是闻不了鱼味啊?要不给你夹点菜,你回咱们屋吃去吧?”

宁以莲边吐边说:“好。”

任明轩回到大屋,就听任明远说:“大哥,大嫂是不是怀孕了?我们是不是要有大侄子了?”

任妈妈脸色阴沉地说:“明远,别乱说,兴许你大嫂是吃坏了肚子。”

任明远还不服气地说:“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那还能有错吗?”

其实,任明轩看着宁以莲的样子,感觉也像是怀孕了,但任明轩还是说:“你大嫂说她可能中暑了,今天太热了。”说着,又拿出一个盘子,拨了一多半酸黄瓜,给宁以莲送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宁以莲是随时随地都想吐,走走道,突然就上来恶心的感觉了,直接就能在道边吐了。在医院也是,说吐就吐,令宁以莲非常尴尬。现在,宁以莲是再也不好意思跟别人说没怀孕了,因为自己的诸多症状就是怀孕的表现啊。

任明轩还是非常高兴的,“以莲啊,你天天在医院,没事时也去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我要是有儿子了,我就给他起名字叫任重道远。”

宁以莲白了任明轩一眼,“你这起的什么名字啊,哪有4个字的名字啊?不好听,不好听!再说远字,还跟明远重名了,不好,不好。”

任明轩又想了一下,说:“要不叫任重,任务,任劳任怨?”

“还任务呢,明轩,多亏你姓任,如果你姓错,可真成了错误了!”

任明轩也让宁以莲给逗乐了,“以莲,别光顾着说我了,你也想想咱儿子的名字呀?”

宁以莲被任明轩问的烦了,就顺嘴说了句,“任子辰。”

任明轩嘴里嘀咕着,“任子辰,好听!不过,以莲,子辰是什么意思呢?”

宁以莲又顺嘴一说:“子夜星辰啊!”

“子夜星辰?以莲,咱儿子刚生出来,就叫子夜,能好吗?”任明轩想啊,子夜就是后半夜,一个小孩子,起个后半夜的名字,有点怕怕啊!

被任明轩这样一说,宁以莲也觉得确实是不太好,就说:“要不就是星辰好了!”